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九十年后重读《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百感交集

作者:剑云拨雾 发布时间:2022-11-23 13:33:2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太史公曰:史书勃兴忽亡,印证天道轨迹,董狐直笔,不溢美,不掩瑕。但在虎贲满街,网管厉害,捂着嘴巴说话的“民主进程”时代,难免词不达意, “xxx,wg”很多,聊凑合看吧,如有错漏,敬请后世拾遗斧正。

  首卷:【推翻旧三座大山革命的性质,对象,依靠的基本力量,采取的形式】

  太史公记载:

  1927年毛主席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曰: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一切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都将被他们葬入坟墓。

  农民的主要攻击目标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旁及各种宗法的思想和制度,城里的贪官污吏,乡村的恶劣习惯。这个攻击的形势,简直是急风暴雨,顺之者存,违之者灭。其结果,把几千年封建地主的特权,打得个落花流水。地主的体面威风,扫地以尽。地主权力既倒,农会便成了唯一的权力机关,真正办到了人们所谓“一切权力归农会”。连两公婆吵架的小事,也要到农民协会去解决。一切事情,农会的人不到场,便不能解决。农会在乡村简直独裁一切,真是“说得出,做得到”。外界的人只能说农会好,不能说农会坏。土豪劣绅,不法地主,则完全被剥夺了发言权,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在农会威力之下,土豪劣绅们头等的跑到上海,二等的跑到汉口,三等的跑到长沙,四等的跑到县城,五等以下土豪劣绅崽子则在乡里向农会投降。

  现在,农民在乡里颇有一点子”乱来’。农会权力无上,不许地主说话,把地主的威风扫光。这等于将地主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把你入另册!’向土豪劣绅罚款捐款,打轿子。反对农会的土豪劣绅的家里,一群人涌进去,杀猪出谷。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动不动捉人戴高帽子游乡,‘劣绅!今天认得我们!’为所欲为,一切反常,竟在乡村造成一种恐怖现象。”

  “从中层以上社会至国民党右派,无不一言以蔽之曰:‘糟得很’。即使是很革命的人吧,受了那班‘糟得很’派的满城风雨的议论的压迫,他闭眼一想乡村的情况,也就气馁起来,没有法子否认这‘糟’字。很进步的人也只是说:‘这是革命过程中应有的事,虽则是糟。’总而言之,无论什么人都无法完全否认‘糟’字。”

  太史公记载:在舆论一边倒的中国革命的紧要关头,毛泽东挺身而出,针对指责农民运动“所谓‘过分’,所谓‘矫枉过正’,所谓‘未免太不成话’,”毛泽东驳斥道:“这派议论貌似有理,其实也是错的。第一,上述那些事,都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自己逼出来的。土豪劣绅、不法地主,历来凭借势力称霸,践踏农民,农民才有这种很大的反抗。凡是反抗最力、乱子闹得最大的地方,都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为恶最甚的地方。农民的眼睛,全然没有错的。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最甚,谁个稍次,谁个惩办要严,谁个处罚从轻,农民都有极明白的计算,罚不当罪的极少。”

  “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 “农村革命是农民阶级推翻封建地主阶级的权力的革命。农民若不用极大的力量,决不能推翻几千年根深蒂固的地主权力。农村中须有一个大的革命热潮,才能鼓动成千成万的群众,形成一个大的力量。” “孙中山先生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所要做而没有做到的事,农民在几个月内做到了”。“一切革命同志须知:国民革命需要一个大的农村变动。辛亥革命没有这个变动,所以失败了。现在有了这个变动,乃是革命完成的重要因素。”

  太史公曰:鲁迅笔下的阿Q,对革命麻木不仁,革命党人无视他们的存在,不欢迎他们革命,而毛泽东调查中认识到的农民,在革命理论的指引下,却成为革命先锋,他们生机勃勃,充满自信,对未来充满理想,毛泽东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国革命的希望。

  太史公曰:马克思讲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在中国就表现为贫苦农民与地主富农和蒋介石四大家族官僚资本,农民是革命的主要力量,是成就革命大业的元勋。以鲁迅笔下的阿Q为主要成份,在革命漫长历史中,通过官兵平等,“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等一系列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思想和制度,竟然最后能够担当起中国革命的重任,这是中国革命的奇迹,也是中国革命的必然。

  一切权力归革命委员会

  下卷:【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对象,依靠的基本力量,革命的形式,民主宪政。】

  太史公记载:毛主席对“走资派”与人民的关系有一个解释:

  “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分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作了大官了,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社会主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合作化时党内就有人反对,批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还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总是一部分人觉得受压,小官、学生、工、农、兵,不喜欢大人物压他们,所以他们要革命呢。” 毛泽东认为官僚阶级与工农是根本对立的阶级。

  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力量:小官、学生、工、农、兵,普通知识分子。

  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太史公记载:政治上打击等级官僚体系。小官、学生、工、农、兵,普通知识分子有了红卫兵组织之后,第一个行动,便是从政治上把等级官僚体系的威风打下去,即是从全国的社会地位上把等级官僚体系权力打下去,把人民权力长上来。这是一个极严重极紧要的斗争。这个斗争是第二时期即革命时期的中心斗争。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红卫兵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民主的路上迅跑。一切贪官污吏走资派等级官僚体系,都将被他们葬入坟墓。

  文化大革命运动中,也是自下而上的,不仅从公社社长,县长,省长,中央委员,各级“革命委员会”,层层选举产生。各级“革命委员会”席位,也是多派分享的,叫做“革命群众,革命知识分子,革命干部三结合”,也就是说各级“革命委员会”席位,造反派群众占主导,经过批判悔改了的走资派,知识分子都占有一定席位,这就是一种政治平衡的布局,古人谓此调和阴阳以治天下,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所在,毛主席有时称此为“掺沙子” ,毛主席五千年一真圣人啊!全国一片红,政权权力基本控制在人民手里。当然,有些地区和部门环节,不可避免,依然被形左实右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潜伏残余控制着。

  推翻等级官僚体系老爷衙门差役的政权。中国的政治必须人民起来才能澄清,xxxxx已经有了证明。这回在xx,尤其得到了充分的证明。在等级官僚体系霸占权力的地方,无论什么人去做官,几乎都是贪官污吏,“反腐败”的调子很高,但无一例外地越反越腐。在人民已经起来的地方,无论什么人去,都是廉洁政府。(一)凡事取决于“革命委员会”——革命民众团体的联合会议。这种会议,由革命干部召集,有些名之曰“公法团联席会议”,有些名之曰“x务会议”。出席的人,革命干以外,为农协、总工会、商民协会、女界联合会、教职员联合会、学生联合会以及党代表们。在这样的会议里,各民众团体的意见影响很大,x长们总是唯命是听。所以,在全国采用民主的委员制政治组织,应当是没有问题的了。现在的政府,形式和实质,都已经是颇民主的了,达到这种形势,是最近两三个月的事,即人民起来打倒了等级官僚体系权力以后的事。官们看见旧靠山已倒,要做宫除非另找靠山,这才开始巴结民众团体,变成了上述的局面。 (二)承审员没有案子。旧的司法制度,官僚及其僚佐要发财,全靠在民刑诉讼上颠倒敲诈罗织构陷这几件事,尤以后一件为经常可靠的财源。几个月来,等级官僚体系倒了,没有了律师这些讼棍。大小事又一概在各级“革命委员会”里处理。所以,公署的官僚律师讼棍承审员,简直没有事做。xx乡的示审员告诉我:“没有革命委员会以前,公检法平均每日可收几千件民刑诉讼禀帖;有革命委员会后,平均每日只有四五件了。”于是公署的官僚律师讼棍承审员们的荷包,只好空着。 (三)警备队、警察、差役,一概敛迹,不敢敲诈。他们看见红卫兵就发抖。

  资料:【游寿星“关于研究的思考”:建国以后建立起来的政治体制,是苏联体制的翻版。这种体制的最大问题,是不能防止新的官僚利益集团的产生。中革委会的的建立,彻底改变了这一体制,从制度上保证了人民政权的性质不变。领导人的产生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民众直接选举。首先通过民主协商推选侯选人,然后按巴黎公社的选举方式由民众无记名投票直接选出革委会委员。这样由民众选出的革委会委员是真正的社会公仆,深得民众的拥护和爱戴。这是古今中外都没有的民选政权。革委会由老、中、青三个年龄段的人组成。除wg前的干部外,还包括工农商学兵各行各业的群众代表。这些来自最基层的群众,一方面可直接面对面的监督革委会中干部的工作,另一方面他们最能体查群众的冷暖疾苦,所以他们最能代表群众的利益,反映群众的意见,直接传达群众的声音。使整个革委会的委员能真正成为人民的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太史公记载: “议会”与“革命委员会”,名字不同而已。资产阶级发明的“委员会制度”代替君主个人独裁制度是革命性的,关键是组成“议会”的人员,一群“普选”出来的大资本家政客官僚反动学术权威们聚在一起,无论它有着什么“委员会” (议会,国会,人代会,政协会)外衣,能为穷人谋福祉吗?这是不可思议的。同样,一群普选出来的陈永贵吴桂贤们聚在一起,能为大资本家政客官僚唱赞歌吗?这也是不可思议的。什么“制度化,依法治国”骗子谎言,关键是人。

  太史公斥曰:吴精炼这些“民主”人士又要大叫起来,这不是“人治”吗?去你的乱臣贼子猪脑子,美国政治核心也是“委员会”运作立法执法,难道也是“人治”?

  从形式上看,是不是很相似啊?确实很相似。各级“革命委员会” 或“议会” 彻底废除了全国自上而下的等级官僚体系。变成了各地区人民群众自治的行政体系。人民自己管理自己,人民当家作主,“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真实地史无前例的实现了,而不是整天喊些“保障”的空洞口号。自上而下的等级官僚体系多余了,瘫痪了,无用了,大大小小官僚官迷一夜之间成为多余的人,“靠边站了”,他们想起自己以前的阔绰与作威作福,恨得咬牙切齿:大喊大叫“政府机关瘫痪啊,一场浩劫啊………”

  “从中层以上社会至走资派,无不一言以蔽之曰:‘糟得很’。即使是很左的人吧,受了那班‘糟得很’派的满城风雨的议论的压迫,他闭眼一想wg的情况,也就气馁起来,没有法子否认这‘糟’字。很进步的人也只是说:‘这是wg过程中无法避免的负面作用,虽则是糟。’总而言之,无论什么人都无法完全否认‘糟’字。”

  太史公曰:但是,问题是那些等级官僚体系难道不应该瘫痪吗?不瘫痪,人民怎么当家作主?天无二日吗。世间万事,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矫何以枉。

  太史公曰:wg中那些“过分“的事,难道不都是等级官僚体系自己逼出来的吗?等级官僚体系历来凭借势力称霸,贪官污吏践踏鱼肉百姓,人民才有这种很大的反抗。凡是反抗最力、乱子闹得最大的地方,都是等级官僚体系为恶最甚的地方。人民的眼睛,全然没有错的。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最甚,谁个稍次,谁个惩办要严,谁个处罚从轻,人民都有极明白的计算,罚不当罪的极少。

  黎阳分析“wg武斗”时,有段话说的很透:“当走资当权派还有权、但这个权面临威胁时,就发生了上述种种暴行。当当权派不再有权、权力被新的权力机构“革命委员会”取代之后,上述一切暴行就销声匿迹。事实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很简单:有权而面临危机时便乱象丛生;等没了权了,什么乱子都没了。大是大非一目了然——开关一开,灯就亮了;开关一关,灯就灭了,不用说开关与灯是连在一起的。要打倒的当权派在要打倒还没打倒、手里还有权时就出现了武斗、破坏、打砸抢抄抓;等打倒了、没了权了,武斗、破坏、打砸抢抄抓也全停了,不用说这些要打倒的当权派与武斗、破坏、打砸抢抄抓是连在一起的——只要不是“为权力而‘真理’”,只要脑子还会思维,根据这个简单的事实就可以明白所谓“wg罪行”全是毛泽东的对手为保住自己的权力蓄意制造出来的——“权力高于一切,为了权力不惜一切”。制造一切“罪恶”的罪魁祸首不是毛泽东,而是毛泽东的要打倒的敌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太史公沉思曰:那些等级官僚体系难道不应该瘫痪吗?

  毛主席还没来得及深刻总结wg,他只是简单地说了:wg对于巩固人民江山是很必要的,很及时的。就与世长辞了,天塌下来了。

  太史公暂代主席略总结曰:马克思讲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在社会主义时期,就表现为小官、学生、工、农、兵,普通知识分子等组成的红卫兵群众组织与等级官僚体系之间的阶级斗争,他们是革命的主要力量,是巩固社会主义大业的元勋。自然要被贪官污吏资本咒骂成“刁民”。

  太史公沉思曰:按照主席的设想,是一种社会主义阶段的制度化,这就是著名的“七八年来一次”。这在形式上很类似西方的n年一届,届满到期自动启动竞选程序。主席在世,启动程序当然没有问题。但在主席逝世后,谁来启动“七八年来一次”程序?如何在宪法层面运作?这点上西方的经验要汲取借鉴。有没有什么人有权废止这个“七八年来一次”的程序?如果发生了这样废止违宪行为,如何制止违宪者的倒行逆施?谁来制止?自发的群众运动显然无法作到这一点。假如布什掌握了军权,突然宣布竞选程序是一场“浩劫”,宣布从此以后不再搞 “竞选运动”,要一心一意“发展经济”,这个宣布的核心就是布什家族独裁世袭。美国的民众将通过什么行动反击?布什为什么不能成功?其中有什么制约机制?这点西方民主的经验要汲取。有人对美国宪法的私人拥有枪支异议,我觉得是政治幼稚。布什的违宪乱国行为,与突然宣布取消“大鸣,大放,大辩论,大纸报”, 突然宣布“今后永远不搞群众运动”,有什么区别吗?如此悍然废除民主制度的重大违宪政治事件,而中国却一片死一样的沉默………袁世凯复辟,孙中山还有南方及蔡锷护国军举兵反袁!这就是今天全部灾难悲剧的核心缘由?宪法与政治,也就是宪政,绝对不是写在纸上的条文那么简单。

  太史公哭曰:主席您走了,走资离间左右人心乱纷纷,国有疑难去问谁?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