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第十   铁饭碗的弊病 改革的路径与计划指标流通论的提出

作者:剑云拨雾 发布时间:2022-11-18 09:43:0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反者道之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世纪大搏杀尘埃落定(5)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中国大地上发生的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大事变,莫过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生死大搏杀,几千万国营职工下岗,数百万亿以国营集体企业为形式的国民共有财富蒸发灰飞烟灭,上亿人失业,产生出数万个亿万富豪和数不清的贪官污吏,给中华民族的未来产生了不可预知的深远影响。作为中华族学人,谨以记之,以资史鉴(本文约5万字)。

  续前:

  第十 铁饭碗的弊病,改革的路径与计划指标流通论的提出。

  铁饭碗固然好,但兴一利必生一弊。在计划经济制度下,厂长经理不能随便开除员工,反过来,劳动者也就不能自由流动,自由择业,调动工作比较难,这就是凡是即非的法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

  这成了极端主义分子,极右翼反动派大加挞伐,诋毁计划经济制度的一个缺口,什么“扼杀个人自由”啊“就业终身制”啊……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对计划经济制度确保劳动者主人法律地位,消灭失业现象,人人有工作,全覆盖的福利保障,黑社会夜总会娼妓随之绝迹(特色市场经济产生的亿万失业人口贫困化是土壤),从经济制度上根除了旧社会的官府贪腐现象(计划经济制度下干部“既不能腐,更不敢腐,也不想腐“),砸碎了资本官僚统治劳动者的千年锁链,身心解放所爆发出来的巨大生产热情,当家作主所带来的归宿感,以厂为家的主人翁自豪感,经济告诉增长,社会公平稳定,人际关系和谐,社会风气健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等等史无前例的优越性,只字不提,一笔勾销。

  实话实说,过去的计划经济制度确实有这个弊病,“就业终身制”确实很不合理,一个就是,特别是年轻人,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干什么?总得让他折腾几次,才能慢慢地学会了解自己,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位置,大家都是从年轻过来的,谁都年轻过。

  而工作一分配便定终身,片面地强调“党叫干啥就干啥,干一行爱一行,要做一颗社会主义的螺丝钉”等左倾现象,完全漠视劳动者个人兴趣爱好特长意愿,这就引起年轻人的反感。这会严重影响他们工作积极性,从宏观上来看,也不能做到人尽其才,是一种很大的浪费。他们毕竟没有吃过特色旧社会的苦,也不能像老一代工人阶级那样,有个饭碗就不错了,所以能做到“党叫干啥就干啥“ 毫无怨言。随着老一代工人阶级的退休,新生代的工人阶级这个问题就会越来越突出,必须改革。

  再有就是人在一个单位干腻味了,想换个环境,这都是人之常情。老子云”久动思静,久静思动“,这是易学阴阳学说的精髓,而以前各单位都有些个”马列主义老太太“,就横加指责这是什么”工作态度不好,思想不好,不服从组织分配“,唠唠叨叨,无限上纲,让年轻人很反感。这才是真正的极左,这些人满嘴报纸上学来的马列词句,却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不懂毛泽东思想,影响很不好,很讨厌。

  再就是比如你在一个单位干得很不顺心,比如跟领导不对付,老给你穿小鞋,或毕业分配时遭小人暗算,专业不对口,用非所学,想换个单位,这也是很困难的,甚至耽误一生。限制了人的自由流动择业,这可能让人很痛苦,我自己就有过这种痛苦的亲身经历。

  这些因素积聚起来,就形成了对计划经济制度很大的不满情绪,给了狡猾阴险的阶级敌人反动派攻击提供了机会,甚至能在大家心里引起了“共鸣“。

  良好的愿望是地狱的入口,现在好了,计划经济“旧体制”被搞掉了,也”批倒批臭了“,“再踏上一只脚”,特色市场经济制度终于建起来了,尘埃落定,“私有制万岁,特色市场经济万岁,某某万万岁!”甚至那些自诩”左派“人士,在最近谈到”供销社火起来了“这件事的时候,也不忘记加上一句”这不会走计划经济的回头路“ ,以示”撇清“自己。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计划经济为何物,脑子里的那些关于计划经的荒诞概念,都是反动派给灌输进去的反动意识形态。

  现在好了,特色市场经济制度终于如权贵之愿建立起来了,权贵老板独裁专断,可以任意开除员工。然有一弊也必生一利,反过来,劳工也就有了自由择业的“充分自由”。老板自由炒员工,员工也可以自由炒老板,炒来炒去,天下乌鸦一般黑,铁打的营盘流水兵,资本家越来越富,贫富悬殊日益加深,而工人阶级则像流浪狗一样自由流浪,自由失业,自由蜗居,自由自杀,灵魂和肉体都找不到安放归宿,像富士康那样自由“十三跳”,自由跳楼,自由的“大逃亡”,自由地饿死在大街上也没人搭理。这也就是凡是即非的法则。这几天,我在网上看到富士康孩子们自由大逃亡的视频,看到特色官家的冷漠,看到路上河南乡亲们放在路边的免费食品饮料,货车司机的古道热肠,止不住老泪纵横,人非草木,谁不是父母生的,资本的血腥残酷让人发指,特色官府的冷血让人胆寒,这算什么社会zhuyi啊? 你嘴里说自己搞社会zhuyi,实际上却把富士康这种纯粹劳动密集型的资本血汗装配工厂弄到中国来干什么?挂羊头卖狗肉,无耻之尤!

  所以说所谓的“不搞意识形态”是假的虚伪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人们的社会意识,不同阶级就形成了不同的意识形态,劳苦大众的意识形态就是贪官污吏资本家都是吸血鬼,贪官污吏资本家阶级的意识心态就是老百姓仇富仇官,官僚阶级意识形态就是老百姓都是屁民刁民,劳苦大众的意识形态就是当官的都是贪官狗官。这些意识形态是一种客观存在,谁也挡不住,你可以封锁网络,禁言,删帖,但你挡不住人们这么想,想的人多了,自然就会形成怒潮汹涌,安源暴动,秋收起义,就更挡不住了。连尔等的前辈蒋总统也挡不住了, 蒋总统那可以说是马中赤兔,人中吕布,麾下八百万美式装备大军,一代枭雄啊,他也硬是挡不住。刁民,屁民,草民,平日里老实巴交,任人剥削维稳欺凌,一旦发起怒来也实在是太厉害了:四渡赤水出奇兵,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赤旗卷起农奴戟,权贵资本成俘囚,杀尽不平方太平。砸碎万恶旧世界,人民天下红彤彤,千年万千说不尽,人民领袖毛泽东——这种意识形态任谁也挡不住。

  马克思认为意识形态具有相对的独立性,社会存在变了,但旧意识形态还会独立地存在于新的社会形态,并不会随着旧社会的消灭而消亡。社会主义是从旧社会生出来的,旧社会种种恶习意识形态还没有完全被改造掉,奸佞小人窃取领导职位的还是不少的,走资派不少,所以要文化革命,要斗私批修,改造思想,计划经济制度要改革完善吗。孔老夫子有个“君子小人,君子儒小人儒”的区分理论,很精到,比如“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君子表里如一,小人当面附和,会下叽叽喳喳,拉帮结派捣鬼。“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等等,通过这些办法来辨别识别君子小人,这是中华易学识人辨伪的精髓。而马克思建党学说里没有这个,马克思强调了人的阶级属性,这是高屋建瓴,非常正确的,但不可否认人性除了阶级属性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社会属性,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不同阶级内部,不同组织内部,自古都有贤愚不肖君子小人的分野。国民党很坏,但也有不少正直的真君子,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过去很好,但也不乏狡诈阴险的小人。我老人家觉得这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一个缺陷。无产阶级内部,共产党内部,难道都是坦荡荡的君子? 难道没有奸佞小人?要建成社会主义,必须汲取全人类的智慧才有可能。毛主席“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思想,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马克思的缺陷,死不改悔走资派们嘴里喊着马列词句,行动上则另搞一套,阴险毒辣,蛇蝎心肠,当面认错,背后下毒手,说的不做,做的不说,两面三刀,好行小惠,言不及义,大恶若善,就是朝廷的奸佞,。所以在计划经济编制和执行过程中,这些窃取权力的奸佞小人,走资派,出于私心或阴谋,就会使得计划编制和执行运行过程扭曲,出现种种弊端,但个人的遭遇并不能否定计划经济制度本身,这不是制度本身的原因。这也是迫使我思考计划经济制度改革完善的最初动力之一。

  与现行特色市场经济制度下院校自主招生,个人自谋职业,毕业即失业,人才供需的完全盲目性和无政府状态相反;计划经济制度下,计划经济委员会要严格经过“两下两上程序”,编制全国各种人才需求计划,并下达到各大专院校和各企事业单位执行, “用人指标”“分配指标”是当时大家熟知的概念。刚才说过,因为国家计划是包括人财物,当然也包括人员计划安排分配的,国家很大,计划的调整费时长,难度很大,比较不灵活,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的问题,就调整个国家计划,所以当时只能强调“服从分配”服从大局,牺牲个人利益,这就产生了“一次分配定终身”这个弊病,这就是我讲到的计划缺乏灵活性弹性弊端之一,但是大部分劳动者不了解的是,你在这个单位工作,你的头上是有一个人员计划指标的,这就是我提出的计划指标流通论要解决的问题。

  根据1987年我当时的构想,就是通过建立指标流通交易中心,你可以到这个中心报备挂单,填写清楚你的专业技术特长兴趣爱好和流转意愿,可能别的单位正苦于找不到你这样的人才焦虑呢,我们国家很大,什么人才都有,也需要各种人才。今天在信息处理技术发展到大数据时代,指标流通交易中心很容易与相关联部门便捷地交换数据,对国家计划做出微调,迅速把这个事情以及相关的工资等等事项办妥,如果双方满意同意,办理相关手续,则这个“用人指标”就可以通过指标流通交易中心流转到愿意接受你的单位去,而原来的单位就会减少了一个“用人指标”,如果该单位还需要相关人才,可以重新申请“用人计划指标”,这种用人指标的流通,不会影响国家计划的整体性,严肃性,法律性,是合法的。但你无论流动到那一个单位,也依旧是主人,不可能像如今的特色市场经济制度下,变成奴隶,因为全民公有制是一个整体。

  1987年(那时还没有出现资本家)我写计划指标流通论一书和论文,是指令性计划指标全局性,全面的流通流转,物资指标,外汇额度,信贷额度,财政额度,四大综合平衡指标都包括进去(涉及复杂的专业问题,另专题论述),不仅仅指用人指标的流通,这就在计划经济制度体系内部导入市场供求价格机制,大大增强体系的灵活性和弹性。

  但如果是本人工作态度不端正,流转来流转去都不合适,自然会有领导(不是特色官吏)找你谈心做耐心的思想教育工作,马克思说劳动是人的第一需要,不仅仅是谋生手段,我们毛主席领导的的社会主义人民当家做主大家庭,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干部要关心每一个职工,一切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不会抛弃任何一个成员阶级兄弟,甚至地主富农资本家国民党军政人员的孩子也不会抛弃,让你失业,喊天不应,叫地不灵,妻离子散,啃老,颓废堕落的。真正做到人尽其才, 如老子所云“天生万物无弃物”。

  即使不讲劳动神圣,即使从纯经济的角度,劳动者也是决定性的最活跃的生产要素,保护劳动者就是保护社会生产力,消灭失业就是最大程度的解放生产力。孩子们,你们自己想一想。那些高叫着“减员增效,砸破铁饭碗,发展生产力,解放生产力”的鬼魅,本质上减的是劳动者主人地位的“员”,增的资本家最大利润的“效”,为了资本贪得无厌的利润,人为制造国营职工下岗大潮,上亿人失业浩劫,实际上是歇斯底里地疯狂破坏摧残中华民族的生产力。

  年轻的计划经济不完善,有弊病,这没什么,可以改革,可以不断改进,但疯狂破坏摧残中华民族生产力却是罪恶渊薮,罪恶不能“深化”,“深化”下去只能更加罪恶,贫富悬殊进一步加剧,经济崩溃,走向不归路。

  正邪不两立,革命不偏安。两条改革道路,两条改革路线,何去何从,人在做,天在看!

  吾祖黄帝曰:“民心乃天心“——这个“天”就是无产阶级劳苦人民大众!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