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社会主义的本质越来越清晰了

作者:萧竹 发布时间:2022-08-31 08:59:3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经过长期的实践检验和正反历史教育,人们对于社会主义本质的认知,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本文所要探讨其本质的“社会主义”,是指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通常所说的作为“共产主义低级阶段”的社会主义。

  可以说,只有正确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才能为世界大变局中的社会主义复兴和世界人民对光明的追求,确立起一个科学社会主义的“北斗导航定位系统”。

  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经典作家们早已作出了精辟的理论阐释,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尚未给出严格定义上的揭示。

  而已成为当今主流理念的“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以下称“该本质论”),在经过数十年的历史风雨之后,有必要对之进行认真深入地理论探究。

  (一)“该本质论”有一定的合理性。

  “该本质论”,若只是作为社会主义必须发挥某些功能的一种要求,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只是,“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中的“最终达到”,会让百姓产生疑虑:难道要“最终”等到完全消灭了剥削的共产主义社会到来的时候,才能达到共同富裕?故笔者认为,“最终达到”似宜改为“努力实现”,这样才能让“共同富裕”成为一个努力奋斗、逐步完善的实现过程。

  还有,“该本质论”,并未提及“人民民主专政”这一社会主义的统帅性、保障性功能。这应该是战略性局限。

  (二)“该本质论”有哲学和逻辑失误。

  “该本质论”,若作为社会主义本质的严格定义,则因其未能抓住社会主义的特殊根本属性而难以真正揭示社会主义的本质。

  这是因为,从哲学和逻辑上讲:要正确揭示事物的本质,就必须抓住事物的特殊根本属性;而事物的特殊根本属性,只能主要用事物原生的结构属性、而不能仅仅用派生的功能属性来揭示。

  比如说,“商品是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就是用商品原生的结构属性(亦特殊根本属性)来正确揭示其本质。而若仅仅用商品派生的功能属性来揭示,比如说,“商品是能够满足人们某种需求的产品”,则因为能够满足需求的产品不一定是用来交换的产品,故不能抓住商品的特殊根本属性,从而不能揭示其本质。

  诸如此类的例子,比比皆是,完全可以证明:一般来说,排除原生的结构属性而仅仅用派生的功能属性,就不能抓住事物的特殊根本属性,从而不能正确揭示事物的本质。

  而“该本质论”,运用的就是排除原生的结构属性而仅仅用派生的功能属性来揭示社会主义本质的方法,故其哲学和逻辑失误是显然的。

  (三)“该本质论”有实质失误。

  第一,“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不是社会主义的特有属性。

  马克思主义常识告诉我们,迄今为止的所有社会,都具有“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功能,尤其是在各个社会的新生上升时期,以及在政治清明、管理良好的时候,此功能的发挥都会比较顺畅。否则,新社会就不可能最终战胜旧社会。

  因此,“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虽然是社会主义必须发挥的功能,但却不是社会主义的特有属性,从而不能揭示社会主义的本质。

  而若将并非社会主义本质的“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作为“首要的社会主义本质”来统帅全局,则会陷入机械唯物史观的“唯经济决定论”(恩格斯批判过)的发展误区!

  第二,“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没有锚定基础。

  应该说,“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努力实现共同富裕”,确实是社会主义必须发挥的特有功能。

  但这些功能的运行,却必须锚定基础。换言之:必须明确在什么体系结构上才能发挥这些功能的问题。社会主义社会形态是其特定功能必须锚定的基础。而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若只是强调社会主义的一些亮丽功能,却回避这些功能必须落实在什么特定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社会形态上,则会为官僚主义和资产阶级私有价值观的文化侵蚀,留下乘“思想解放”而入的后门,从而会自觉不自觉地酿成异化社会主义的潮流。

  (四)社会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要客观地揭示社会主义的本质,就必须抓住社会主义的特殊根本属性。而这只能到社会主义的社会形态和生产方式中去寻找。

  第一,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形式)——有独特的定位。

  由于本真的社会主义“以人民为本”,故其生产关系——即使在所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必须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是公有制(占主体);在产品分配上是按劳分配(占主体);在人们的地位和关系上是:人民当家作主,人民之间是平等合作的关系。

  那么,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能否落实到市场经济上去呢?

  由于市场经济“以资为本”,故其生产关系只能是:资本私有制;按资分配(资本家独占剩余价值,雇佣工人只能得到反映劳动力价值的工资);资本家当家作主,工人是雇佣奴仆,二者之间是统治与服从的关系。

  这就决定了以下两点:一是市场经济绝非所谓的“既不姓社也不性资的中性经济手段”,而是只能承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经济形式。实际上,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就是一个统一体的两个不可绝对分割的方面——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独有的雇佣劳动生产方式;资本主义,是市场经济独有的社会基本制度。二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与市场经济所固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之间,是两极对立、水火不容的关系。

  因而,社会主义国家一旦走上市场经济道路,不管是通过“激进休克式”,还是通过“温水煮青蛙式”,都不会是社会主义改造了市场经济的固有生产关系,而是市场经济演变了社会主义的根本性质。

  并且,这些国家都是在市场经济的“耄耋疾戾期”挤上了市场经济的“末路车”——即国际金融垄断市场经济。在此金融资本主义全球化(美元金融霸权操控下的新自由主义、新殖民主义的全球化)大潮的裹挟下,这些国家,除了为西方资本主义的回光返照立下汗马首功之外,都在内外因的叠加下,极速地产生出了产品和产能过剩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同时还内生出了阶级分化、两极分化、通货膨胀、严重失业、财富西流、新殖民化和科技的资本应用的“魔害化”等等全面社会危机。尤其是某些大国,还面临着被霸权势力肢解国家、灭绝人口的凶险挑战!

  既然,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绝不能定位于市场经济——即资本主义的“商品市场经济”,也不能定位于共产主义的“产品计划经济”,那么,也就只能定位于社会主义的“商品计划经济”了。

  如果说,“简单商品经济”(自然经济的辅助),是商品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资本主义独有的“商品市场经济”(企业有计划,国家无计划),是商品经济发展的中高级阶段;那么,社会主义独有的“商品计划经济”(企业和国家都有计划:以计划调节为主,以市场调节为辅),才是商品经济发展的最高和最后阶段——这是由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激化和社会自组织从无序向有序的发展,所决定的必然进化逻辑。

  第二,社会主义成熟的标志——在于上层建筑。

  社会主义成熟或合格的标志,并不在于国家的经济、科技和政治法律体系的强大或完备,而是在于“人民民主专政(大众民主政治)”的上层建筑中枢机制建设的基本完善和有效运行。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长期的经验教训已经证实:并非一旦建立了公有制就等于建成了“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实际上,只要人民民主专政的机制建设被边缘化,其他诸如:“人民当家作主,民主集中管理”,“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计划经济的内在优势”,“党的正确领导和社会的自觉反腐纠错”,以及“解放生产力,科学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努力实现共同富裕”等等必要功能,都会难以发挥,甚至背道而驰,走上市场化私有化的两极分化歧途而不能自拔,直至酿成苏东剧变的亡党亡国悲剧!

  新中国的历史实践也已经证实:只有坚持毛主席的无 产阶 级专政下的继 续革 命,才能有效建设和强化人民民主专政的中枢机制,才能逐步建立起与公有制相适应的公有观念文化的统帅地位和有效的自觉反腐纠错机制(毛主席在1956年时,就对八大《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中的“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的情况下,也就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的定性,进行了有效的理论路线纠偏。现在看来,这实在是超前的英明伟大!),从而才能使社会主义成为能够战胜资 产阶级复 辟的现实共产主义运动。

  再从社会政治的历史进化来说,社会主义的大众民主政治(完善的人民民主专政),既超越封建主义的官僚民主政治,又超越资本主义的资本民主政治,是迄今为止最高阶段的真正民主政治。也只有她,才能突出“人民是推动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的科学唯物史观和群众路线的统帅作用,才能保证“人民当家作主,民主集中管理”的地位和制度,才能保证作为领导核心的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才能确立有效的社会自觉反腐纠错机制,才能使社会主义跳出历史周期律的怪圈,使人类开始在自由王国的基础上脱离弱肉强食的动物界(而开始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劳动,则使原始人类在必然王国的基础上脱离了动物界)。

  总之,如果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世界,那么,也只有毛主席创造性不断建设完善的大众民主政治(“四大”的人民民主专政,人民当家作主,民主集中管理等),才能拯救社会主义(计划经济)!

  第三,客观地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尽量客观地作出如下概括: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以(商品)计划经济为生产方式,以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通过公有思想文化的继续革命,不断建设和强化大众民主政治的上层建筑,以统帅和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努力实现共同富裕。

  在这里,毛主席创造性不断建设完善的大众民主政治,无疑是社会主义本质的核心和灵魂。

  2022-08-31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