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美西方策划实施的精神殖民政策对我国的严重危害

作者:东边四号(覃万成) 发布时间:2022-06-17 08:38:1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之二:美西方精神殖民政策的得手给我们的警示

  《之一》写“清华、北大大量高材生滞留国外是美西方精神殖民政策在我国高校的得手”。其实,美西方精神殖民政策岂只在我国高校得手?远远不是。可以说,其殖民思想已横扫了我们的知识界,流毒已蔓延到全社会。这里暂且不说,本文谈点警示。

  警示1:我们应该看清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DNA,说其“亡我之心不死”,准确无误。

  有人说,我们又没招人惹人,美西方怎么就盯上我们,挖我们的墙角?不要抱怨。老鹰瞪着鹰眼扫描下地,随时准备扑下来抓捕猎物;豺狼拖着尾巴窥伺羊圈,等待羊圈破损以乘虚而入;苍蝇四处嗡嗡,逐臭而下蛆。本性使然,哪管你招没招人、惹没惹人!你没招人?你干社会主义还没招人?你没惹人?你想振兴中华还没惹人?

  其实类似的事我们是经历过的。早年蒋介石、汪精卫叛变革命后,国民党极右势力之于共产党人可就不含糊。他们是把共产党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予赶尽杀绝而后快。他们遍布鹰犬,对于转入地下的共产党人,是时时处处盯着、捕杀着、诱降着。那时候有共产党人被捕了、被抢杀了,也有软骨头叛变了,你会奇怪怎么被敌人找上了吗?不会。如今也不必奇怪。二十世纪末叶的的天下,苏联解体了,东欧六国变色了,美西方反动势力眼中的所谓非“民主”国家,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就如同早年蒋、汪反动势力眼中的“赤党”。尤其是我们中国这样一个逐渐富强的社会主义大国,在美国(包括西方)反动势力的眼中,就更是首位的必予打压且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清华、北大高材生滞留国外的惊心事实告诉我们,不要受“公知”们的忽悠,要看清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征服、霸陵、掠夺的本性。人家有几百年的发家发展史,且经过两次世界大战,还搞冷战数十年,其间无不充满着生死的征服博弈,无不充满着征服过程中和征服后的霸陵和掠夺。二战后,老牌帝国主义的征服力衰弱了,但征服欲尤在其肚腹胸腔里冲撞;而新起的超级霸权大国——美国,在成为独霸之后则把征服、霸陵、掠夺玩到极致。历史早就告诉我们,现实更是警示我们,征服、霸陵、掠夺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与生俱来的DNA,进土不会改变。

  诚然,一些时候,美西方为了自身的利益,也向我们伸出过“友谊”的橄榄枝,我们也曾努力争取这种“友谊”,今天也仍然应该争取。同时,资本主义世界也不是铁板一块,因为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也受超级大国的霸陵,我们应区别对待。但我们切切不要忘记,帝国主义征服、霸陵、掠夺的本性,是生在骨子里的。尽管美西方也不乏有格局的政治家,他们懂得尊重中国对世界发展进步有利,对自己的发展也有利,他们也愿意同中国搞好关系,正常交往,但他们绝跳不出他们自己的帝国那个圈儿,也不可能摆脱根深蒂固的极端反动势力的牵扯,巴望他们施恩是可笑可悲的。

  其实,上述所言的这些基本的东西,革命导师、革命前辈早就有言在先,只是前些年被人忽悠了。记得早年有一句警示语,叫“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今天我没查到出处,但我觉得此语真是洞察至深至远之警句。

  警示2:我们应该意识到,美西方有一股极端的反动势力。

  这股极端反动势力的存在,已有很长历史了,至少可以追溯到共产主义运动的起始。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孕育锤炼出了无数矢志不渝、坚忍不拔的共产主义战士,这些战士为了人们的翻身解放,为了共产主义事业,自觉地忘我地百折不挠地奋斗,不惜洒热血抛头颅。与此同时,阴暗角落里也滋生出了一批极端的带有自发自觉性的仇视进步、仇视革命、仇视红色的反动势力。譬如,以前国民党的“军统”、“中统”里就汇聚了大量的这种极端的反动势力。渐渐的,美西方成为这类人的大本营,尤其是冷战时期。大本营里的尤其是美国的这些极端的反动势力,不仅自发自觉地仇视进步、仇视革命、仇视红色,满脑子充斥着资本主义价值观,还有强烈的霸权思想、殖民思想。这股反动势力的突出特点是,花岗岩脑袋,死硬而顽固,特别下力鼓吹所谓的“普世价值”,特别喜欢打意识形态这张牌,搞“政治正确”。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出现了大叛徒、大糊涂,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也似乎式微了,倒是这极端的反动势力在世界范围内更加猖獗起来。其突出表现就是,加紧了对所谓“非民主”国家尤其是对社会主义的围堵。如今美国的这股极端的反动势力,更是将仇视进步、仇视革命、仇视红色,还加上仇视中国,提炼成为一种纯度极高的毒液,再贴上维护张扬“普世价值”的标签,四处投放,让毒素蔓延八方。

  我们回想一下过去。我国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美国明明知道国民党腐朽,扶不上墙,到过延安的美国人也大多看好且赞赏延安,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更是想得到美国的支持,乐意同美国搞好关系;然而美国总是向着国民党,而且最终选择一败再败一直败到台湾小岛上的国民党。这是为什么?除帝国主义本质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的极端反动势力打出意识形态这张牌,反对支持红色政权。

  二战时期,日本罪大恶极,还偷袭国美国的珍珠港,它战败了,美国怎么在一些方面还袒护它并且后来还扶持它?这同样是美国的极端反动势力在暗中举着意识形态这块牌子着力导向的结果。

  不久前的2012年,瑞典文学院居然把诺贝尔文学奖发给了莫言,还炮制了一个毒气熏天的《颁奖词》。莫言的《丰乳肥臀》等小说作品真那么上档次吗?非也。那不过是莫言迎合美西方精神殖民政策,“想像飞掠”地丑化中华民族、丑化革命政权、丑化革命英雄,“夸张和戏仿”地揭新中国“最阴暗的方面”,被瑞典文学院一些骨子里仇视红色中国的极端反动势力看中了。

  再看看如今。美国国内一遇到中国问题,“民主”、“共和”两党高度一致,几乎异口同声地喊制裁打压,而且“民意”也好像趋同。为什么?就是上述毒液在流动,就是极端反动势力在搅动,在鼓动,在推波助澜。他们举的旗帜仍然是维护张扬“普世价值”,对抗红色。

  我们素来主张睦邻友好,国与国之间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现在还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命题,而且我国与世界上无论什么国体的许多国家都有友好合作,都有紧密的经贸关系,那么为什么美国一招呼,就有一群小老弟诸如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跟随其后,围堵中国,欧盟一些国家也跟着叫喊助威?加拿大、欧洲离我们那么远,不存在地缘之争,更不存在什么争霸问题,中美之间有矛盾,与它何干?其根本原因,就是美国又祭出意识形态这面旗,吹哨召唤“民主”国家站队,这就引起了我国周边资本主义国家中极端反动势力的共鸣,引起了欧洲的极端反动势力的共鸣。这股极端的反动势力一躁动,“政治正确”的标准又亮出来,于是反动政客鼓掌弹冠,大局政治家只好退缩。

  其实,现在美国的政客真正害怕中国推销社会主义于它吗?不。因为中国秉持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并没有鼓动美国人民起来造反搞社会主义。那它害怕什么呢?害怕中国逐渐强大起来,危及它的霸权。它害怕,它就打压。靠自己一个打压不行,它一个的力量本就不够,何况现在还虚弱了好些。力量不够,就拉邦结队。要拉邦结队,就喊,我是老大,大家都跟我来干垮中国!这恐怕不行,形势摆在这,别人又不都是傻子。智囊团说,拜登老总,您用点智谋,傻子还是会不少的。于是拜登就祭出意识形态这面旗,激发、鼓动所谓“民主国家”的极端反动势力,以之绑架整个所谓“民主国家”。果然奏效,聚拢的傻子们不少。

  傻子们哪,其实并不需要好大的智谋,只要稍稍想一想,美国取代英国当老大时,怎么不讲意识形态?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收割日本经济时,怎么不讲意识形态?美国打压欧州经济、打压欧元时怎么不讲意识形态?美元不停地大量放水薅世界羊毛又为什么不讲意识形态?

  说实话,并不是西方的政治家真多是傻子,而是西方世界的极端反动势力煞是厉害。

  美西方的极端反动势力,已成为坑害进步、瓦解革命、颠覆社会主义的最为凶恶的打手。他们有的存在于他们的国家体制内,有的则有自己专门的组织,他们顽固偏执且有自觉意识,随时随地地准备向革命力量举刀使绊,且毫不松懈,毫不手软。谁低估了美西方的仇视进步、仇视革命、仇视红色,大力鼓吹所谓的“普世价值”,善打意识形态牌而搞“政治正确”,且长着花岗岩脑袋的极端反动势力,谁就会吃大亏。

  警示3:要看到,人家是有专门组织的。

  人家的中情局、军情局,所谓的“第五纵队”,基本上就是专门用于对付所谓非“民主”国家,特别是对付社会主义国家的特战队、暗战队。

  人家还有极端反动势力力量聚合的“非政府组织”。美西方有巨量的所谓“非政府组织”,其中有一些就是极端反动势力组建的;也有政府出资为其组建的,如“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极端反动势力的“非政府组织”,则完全是专门对付所谓非“民主”国家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极端反动势力的“非政府组织”,其反动能量不亚于政府组织,由于其隐蔽性较强,反动能量有时可能较政府组织还大。

  这些国家体制内外的专门组织,它不需要中央政府的直接安排,就天天盯着革命力量,暗算着革命力量,因为它们就是吃这碗饭的。只是如果有政府的安排、指挥,他们就跳得更高,干得更欢更猖狂。只要我们稍加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在世界上被“颜色革命”的地方,在我国早些年的西藏,近些年的香港、新疆,多年来的台湾,都有这些专门组织的猖獗活动。可以说,世界上哪里多事,哪里有动乱,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

  有人讥讽“阴谋论”。其实,美西方的这些专门组织,就是阴谋组织,它无时无刻不在耍阴谋,近些年来,简直就像打了鸡血,鼓着劲儿地耍。我们说,来点“阴谋论”,要比浑浑噩噩、懵懵懂懂、稀里糊涂受骗上当好得多。

  警示4:要明确,我国“改开”后,“精神殖民”、“和平演变”是美国对付我国的最重要的策略与手段。(近年来有大变化,在此不说。)

  美国对付我们中国,可能自打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就可能开始改变策略了,就不那么想与我们枪对枪的直接对打了。原因有二:一是时代变了,新手段更凑效。二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以英帝国主义为首的帝国主义殖民地纷纷独立,自此,殖民者们意识到,把他国打下来直接进行殖民统治难以继续不下去了。武力威胁、精神殖民、资本输出掠夺、货币霸权掠夺等,比直接打更划算。二是美国觉得与我们中国对打没有胜算。朝鲜战争一打,美国就有点怵了。核武器我们中国也有了,对打就更危险了。

  美国仗没少打,因为总有人不怕武力威胁,不听霸权;但打也只是选欺得住的弱者打。二战后,美国发动了那么多的战争,被打的哪一个是真正的强茬?朝鲜战争除外,有些仗美国虽不是完胜,但它自己断臂断爪的却没有。“911”之后,阿富汗打了,南联盟打了,伊拉克打了,叙利亚打了,而对伊朗,跃跃欲试,但终究没开。为什么?还是怕自己断臂断爪,因为伊朗稍强。(当然,伊朗也没达到危及它霸权的程度。)

  朝鲜战争过后,冷战时期的前20年,美国对付我们中国,主要是实行严密的政治经济军事围堵与封锁,支持并怂恿台湾对抗大陆。虽说也在搞“和平演变”,但根本不起作用。1970年代,中美关系和解并建交。70年代末,中国“改开”,美国的极端反动势力,见机就又蠢蠢而动,加大“和平演变”的攻势。看到我国国内有人配合,就更加起劲,把他们操弄熟了的“精神殖民”武器与经济合作一起打包,入侵中国。

  可以说,我国“改开”以来至新时代来临,“和平演变”、“精神殖民”是美国(也包括西方)的反动势力对付中国的主要策略。

  所谓精神殖民,就是在意识领域控制和奴役他国人民。其基本手段就是在他国渲染、灌输殖民思想,从意识领域瓦解他国人民的精神,使其接受自己的意识形态(含价值观),形成屈从于自己的思想文化认知。美西方殖民思想入侵中国,受到中国“恨国党”与“公知”们的青睐而扎根发芽;早被新中国打灭了的封建奴性遗毒、买办媚外思想也借机沉渣泛起,与美西方的现代精神殖民论调媾和起来。于是,美西方反动势力泡制的殖民思想就有了中国色,其要点有二——

  ①.崇洋媚外——渲染美西方人种最高贵,国家是天堂,月亮也比中国的圆,称美西方自由、民主是灯塔,是世界的榜样。外国精神殖民者及其我国国内代言人,总是乐此不疲地聒噪这一套,犹如传销组织给传销人员洗脑。

  另一个刃面则是诋毁中华民族,诋毁新中国。妄言中华愚昧落后,污蔑新中国独裁贫穷黑暗一无是处。历史说中华历史悠久,他们则一言以蔽之:这是妄自尊大的产物,远不能与西方比。过来人讲新中国人民当家作主人,改天换地日月新,他们则阴着脸说:假!假!这是“政治伪装”。老英雄们讲毛泽东时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无数有志者为了祖国、为了理想而无私忘我的奋斗,他们则恶言讥讽:虚妄!这是“暴政”下的“狂热”,浪费个人青春。还有曾受恩于国家,受恩于周围“雷锋”关爱的人说,真难忘那团结友爱处处有援手的阳光年代,他们则冷语曰:傻蛋!这是“迷失自我”、“禁锢人性”。

  ②.鼓吹资本主义价值观:宣扬金钱至上、自我第一、享乐主义,并把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诸如反对“禁欲主义”、提倡“个性解放”一套思想,放置到“改开”时的中国,吹得不亦乐乎。金钱至上、自我第一、享乐主义,是资本主义世界自己的处世哲学,也是美西方殖民思想的基本内容。这些东西,被外国精神殖民者及其国内代言人的海量演义,在社会主义中国无限膨胀,搞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知是什么主义。

  其手段是多种多样,且花样翻新。譬如他们诱导说,经济发展了,“物欲横流”很自然,“共产党人也有七情六欲”,来点物质享受,来点婚外情,合情合理,无可厚非,直说到那些开始蜕变的“共产党人”的心底。

  1990年代,东欧六国变色,列宁缔造的已经十分强大的曾经的社会主义老大哥——苏联轰然瓦解,美西方推行的“和平演变”取得世界性成功。呀,这些外国精神殖民者及其我国国内代言人真是心花怒放。于是乎,他们更是掀起抹黑新中国、抹黑共和国领袖、抹黑人民英雄、诋毁革命、诋毁社会主义的黑色高潮,妄图从挖祖坟——诋毁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史入手,来搞垮社会主义中国。

  事实上,美西方“精神殖民”、“和平演变”的策略还是挺厉害,“殖民思想”之毒更是堪比新冠肺炎病毒。今天大家都领教了新冠病毒的厉害,可以说它横扫世界,几乎是无坚不摧。为什么加一个“几乎”,因为它在中国只是露了一下头角就被掐住了,尽管它还在拼死挣扎,但掀起大浪是不行了。但改开以来的那些年可不同,殖民思想病毒来袭,我们的思想武器放在库里了,来了个不抗。因此,它也就横扫了我们的高校,横扫了我们的知识界,几乎横扫了全社会。如若不是新时代到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中国人民力挽狂澜,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颜色恐怕也就变了。

  如今美西方推行的“精神殖民”、“和平演变”在中国是被迎头痛击了,但其“殖民思想”流毒还远未消除。

  警示5.革命的旗帜必须高高举起。

  前四条警示,是说美国(包括西方)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是其本质所决定,且他们有组织,有核心力量,有致人死命的策略与手段。这一条-第5条警示是说我们自己。面对敌人的种种形式的进攻,我们不应该偃旗息鼓,而应该坚定地举起革命的旗帜,举起共产党的旗帜,举起社会主义的旗帜,举起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举旗才能凝聚力量朝着一个目标奋斗,举旗才能鼓起勇气打退敌人的进攻,举旗才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百折不挠向前进。放下红旗,就是堕落,放下红旗,就是投降,放下红旗,只有失败!

  当然,我们举旗,并不是不讲策略。譬如,蒋、汪叛变革命,搜捕屠杀共产党人,我们的党组织就立即转入地下,而不是举着红旗做靶子让敌人来抓来杀。这是策略,也算是某种“韬光养晦”吧。但共产党真正放下党的旗帜了吗?没有!新党员宣誓仍然要挂上党旗,每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心中更是坚定地挂着党的旗帜。再者,党领导的南昌起义不举旗行吗?秋收起义,建立井冈山根据地不举旗,千千万万群众能跟你闹革命吗?

  再譬如,国共抗日时期,为了蒋介石也能抗日,我们的红军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衣服换了,编号也属国民革命军了,明面上不挂共产党的旗帜了。这也是策略,为了统一战线。但八路军真正放下共产党的旗帜了吗?没有!到了敌后,八路军不亮出自己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就不可能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支持。在敌后,八路军心中不挂着共产党的旗帜,就不可能经受住狱火般烧炼,而建立起稳固的抗日根据地,成为抗日的中流砥柱。

  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世界紧张局势有所缓和,我们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包括资本主义国家)也已建交,正是我们大力发展经济,加快赶超先进的好时机;这时候我们在外交上,就没有必要把社会主义的旗举到联合国,召唤别人跟我来搞社会主义。在联合国,在外交上,我们就大力讲友好合作、和平共处、合作共赢。这是我们的外交政策,其中也包含着策略。这策略当然对。但是,我们“改开”了,就应该放下共产党的旗帜、放下社会主义的旗帜,放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吗?就应该无视敌人的“和平演变”,无视敌人的“精神殖民”,让“殖民思想”自由污染社会、毒害国民吗?显然不应该!然而,在许多年,我们有许多人偏偏就是打着“改开”的旗号,把所有的红旗都放到了箱底,或是让红旗退了色,或是干脆烧了红旗站到敌人队伍里去了。于是就有了,“殖民思想”横扫我们的高校,横扫我们的知识界,流毒蔓延到我们全社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颜色面临改变的险恶情势。于是也就有了我们的媒体大力转播戈尔巴乔夫的所谓改革,帮助戈尔巴乔夫宣传修正主义理论-“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为苏联社会主义彻底变色、为苏联苏维埃政权土崩瓦解助力。

  惊心的事实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你不讲了,人家就会给你送来他的所谓“普世价值”;红旗你不举,别人就会把黑旗挂进你的堂屋!

  所谓“韬光养晦”,如果是指如上世纪70-90年代,国际形势相对较为缓和,给了我们一个和平发展的机会,我们则抓住这个机会,不在世界上张扬社会主义,不主动与美国对抗,闷着头学习赶超先进,发展经济,富强国家,那么这“韬光养晦”就是一种正确的策略。如果这“韬光养晦”,就是要我们中国放下共产党的旗帜、放下社会主义的旗帜,放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那它就是投降,就是叛变。

  今天,我们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已经挑明把我们当作最大对手,面对这等形势,居然还有人说我们要继续“韬光养晦”,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脑子进水了。

  2022.4.15

  (待续:之三)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