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社会主义复兴

人类最伟大的“顶层设计”

作者:蔡长运 发布时间:2019-05-08 09:36:0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纪念毛主席《五●七指示》发表53周年

  自古以来的人类社会都是一个金字塔型的结构。当一个社会刚建立起来时,这种结构还是比较地扁平;塔身还不是很重、还比较合理、比较健康。随着统治阶级的腐败与没落,这种金字塔的上半身的比重就会越来越大、塔的结构越来越复杂、塔身就越来越高;社会矛盾越来越复杂;底层民众受压迫越来越深重。当这个塔的结构无法自我调整时,到了最后整个金字塔就会轰然倒塌,社会崩溃,天下大乱。从而进入下一个轮回。

  然而,某些“理论”的“顶层设计”指引的却是建设一个倒金字塔型的,只要富不要穷;只有剥削没有被剥削;只有压迫没有被压迫;人人当精英、大家都做人上人、人人是老板、人人都不用劳动、人人都不用吃苦……的“理想”社会。如果说一个正常的金字塔型的社会有一天也都是要解体、倒塌,那这种倒立的金字塔型的社会,会不会随时都可能垮掉呢?

  几千年来中外的圣贤、哲人们都曾设想(梦想)去追求、去建设一个扁平型(没有或者说绝少上层的压迫)的金字塔型的社会,并都做出了相应的“顶层设计”。只有毛泽东带领中国人民建立起新中国,真正把他们的这一政治理想(没有剥削、没有压迫)很完美地实现了。虽然亲自设计并建设成功了伟大的新中国,但毛泽东还不是很满意(毛主席认为塔的上半身还是存在,而且还是很重)。1966年5月7日,毛泽东在解放军总后勤部的一份报造上批写了一段话,这就是著名的《五●七指示》。这个指示对中国影响巨大,随后在中国的大地上如果雨后春笋般地冒出很多的“五●七小学”(今天的实验小学,当年都叫五●七小学)、“五●七学校”、“五●七干校”……

  纵观古今中外的人类文明史和哲学史,《五●七指示》无疑是最明确、最可行、最务实的建设人类美好社会的规划书;是能消除压在塔基身上的塔尖的存在的操作说明书;是能实现人类理想的可行的路线图;是人类最伟大的“顶层设计”!

  一、人类最伟大的“顶层设计”——《五●七指示》

  详见毛主席《五七指示》

  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顶层设计”叫“共产主义”,其基本路线是消灭私有制、建设社会主义,然后过渡到共产主义。但他对“共产主义”目标描述的清晰性;实现目标的具体的操作方法、实施步骤以及可操作性并不如《五●七指示》。

  三、佛教的“顶层设计”叫“极乐世界”;基督教的“顶层设计”叫“天堂”;伊斯兰教的“顶层设计”叫“天园”;道教的“顶层设计”叫“仙境”。但这些“顶层设计”的目标都是定位在一个抽象的、片面的、虚无缥缈的另外的世界和人们转世的来生。因而他们除了对人起到一定的劝恶向善的作用外,并没什么现实的政治意义。

  四、孔子和儒家的“顶层设计”描绘的社会叫“大同世界”。但也只是停留在纸面上。

  《礼运·大同篇》中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其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儒家认为,当大道这个政治理想得到弘扬、推行后,天下成为大家的公的天下,选择道德高尚而又能力强的人来当领导、当领袖、当公务员;人和人之间“讲信修睦”,和谐自由地相处。人们不仅亲近自己的亲人,把自己的孩子当孩子,而且全体人民相亲相爱、相互关心、相互帮助;老人都能平和、幸福地安度晚年,青壮年能各尽所能,少年儿童能自由、快乐、健康地成长;“矜、寡、孤、独、废疾”等没有劳动能力的人都有生活的出路;男人都能干自己最善长的工作,女人都有幸福的家庭归属;生产、生活等物质资料大家都讨厌浪费,但没必要自己去贮藏起来(因为大家都无财产概念,而攀比物质、攀比谁更富,是可耻的、是要受批判的);大家都害怕自己能力小、力气小、劳动少、奉献少,但不是为了自己——大家为共同的利益自由、快活地比赛劳动、比奉献。所以,诡伪、欺诈、忽悠、奸黠、狡猾、诡曲、勾心斗角、攀比、浪费、奢侈、形式主义、唯心主义……就没有滋生的土壤,盗、窃、乱、贼都绝迹了,整个社呈现出“夜不闭户,路不拾贵”的景象。这就叫大同世界啊!

  五、老子的“顶层设计”是“执大象,天下往”;“不尚贤,使民不争”;“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其圣人亦不伤人”的“德交归焉”的社会。但老子也知道这种“顶层设计”在现实中是做不到的。于是就设想出一个与邻国“民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小国寡民”;设想在那里把他的这一政治理想实行之。

  六、姜太公与周文王追求的“顶层设计”是:“帝尧王天下之时”。

  在《六韬●盈虚》中姜太公说: “帝尧王天下之时,金银珠玉不饰,锦绣文绮不衣,奇怪珍异不视,玩好之器不宝,淫泆之乐不听,宫垣屋室不垩,甍桷椽楹不斫,茅茨●庭不剪。鹿裘御寒,布衣掩形;粝粱之饭,藜藿之羹。不以役作之故,害民耕绩之时,削心约志,从事乎无为。吏,忠正奉法者尊其位,廉洁爱人者厚其禄。民,有孝慈者爱敬之,尽力农桑者慰勉之。旌别淑德,表其门闾。平心正节,以法度禁邪伪。所憎者,有功必赏;所爱者,有罪必罚。存养天下鳏寡孤独,振赡祸亡之家。其自奉也甚薄,其赋役也甚寡。故万民富乐而无饥寒之色。百姓戴其君如日月,亲其君如父母。”

  姜太公认为帝尧就是古时最伟大的圣君,在他治理下的社会就是一个伟大的、光明的、美好的社会:帝尧治理天下时,没有人穿戴金银珠玉(他们都自觉的把穿金戴银做为一种腐朽的生活文化加以批判和抵制,他们认为穿金戴银是“小资”情调,不仅不美,而且是丑的)。 没人穿锦绣华丽的衣服(他们认为只有简朴、劳动者的穿戴——如男的戴草帽、卷裤腿、穿草鞋,女的围围裙才是最美的)。没人观赏稀奇古怪的所谓宝物(他们认为珍稀的东西是要保护的。所谓珍稀宝物并不是有什么真正的价值,而是因为少;因为少,我有而其他人却没有,所以才显得我富别人穷。如象牙、红豆彬、藏羚羊绒等,人类一旦开始抄作,就促使它灭绝;一旦那些东西多了起来,也就没人稀罕了)。没人去珍藏古玩宝器(他们认为艺术品、古董、文物最好的存身之地是艺术馆、博物馆,而不是私有。他们深知玩物丧志的道理)。没人听淫靡的音乐(他们自觉批判和抵制淫靡的音乐,而弘扬健康向上的劳动者音乐)。他们不粉饰宫廷墙垣,不雕饰甍、桷、 椽、楹,不修剪庭院茅草(对楼、堂、馆、所不过度装修,不建奇形怪状的房子,不搞形式主义)。大家都用鹿裘御寒,用粗布衣遮体,粗粮为饭,野菜为汤(他们的主流价值观是以艰苦朴素为最美)。他们幸勤劳作,不因劳役而妨害了农时。每个人都能抑制自己的欲望,约束自己的行为,每个社会细胞(家庭、村、小区等)都能很好地自我管理,而不需要过多的行政干预(更不需要到处配备警察、保安、律师),从而达到“无为”之治。官吏中凡忠心耿耿、正直奉法、廉洁爱民的“老实人”就能得到升迁、提拔、弘扬。百姓中孝敬父母,抚爱幼小的就表彰他、敬重他。尽力从事农耕、发展蚕桑的就慰劳他、勉励他。为区别善恶良莠,对品德高尚的人可在其门上挂“五好家庭”之类的牌子加以标志,以示崇敬;对品德恶劣的人则给予贴上“某某份子”之类的“标签”,以示批评、批判和警示;对于极端邪恶之徒则用法律打击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自己厌恶的人,有功也同样给予奖赏;对自己喜爱的人,有了罪过同样进行惩罚。对鳏、寡、孤、独等“五保户”给予抚恤;对祸患伤亡的家庭给予救济。帝尧(统治者、官员)自奉节俭,官员人数少、工资要求都不是很高,所以征用的赋税、劳役也很少。在那里天下百姓富足安乐,即没有饥饿之人,也没有饱食终日营养过度之人;即没有为生活疲于奔命之人,也没是终日游手好闲之徒。百姓爱戴君主(主义、思想、理论、旗帜)就象景仰红太阳一样,亲近他就像亲近父母一样。

  七、尉缭子的“顶层设计”是:“欲心去,争夺止,囹圄空,野充粟多,安民怀远”。

  尉缭子在《治本》中说:善政执其制,使民无私,为下不敢私,则无力非者矣。反本缘理,出乎一道,则欲心去,争夺止,囹圄空,野充粟多,安民怀远,外无天下之难,内无暴乱之事,治之至也。

  意思是:好的政治,就是坚持法制,教育民众不要自私。大家不敢自私了,就没有为非作歹的人了。如果人们恢复纯朴的本性,遵循无私的准则,那么,个人和私欲就会打消;争夺的行为就会停止;监狱里就会没有囚犯了、就空了;劳动的人就会遍布整个田野(这多么像毛主席描术的“遍地英雄下夕烟”;“六亿神州尽舜尧”);生产的粮食就会增多;民众的生活就会安定;四方的民族也会受到关怀、感召;国家就没有外患,也没有内乱。这样就可以称得上天下大治了。

  八、柏拉图的“顶层设计”叫“理想国”。但并没有现实的可操性,其意义只能停留中书本中。

  九、陶渊明反自己的“顶层设计”描写成“桃花源”。但也只是想像出来的世外的一个理想世界。

  十、某些“理论”的“顶层设计”指引的却是建设一个倒金字塔型的,只要富不要穷;只有剥削没有被剥削;只有压迫没有被压迫;人人当精英、大家都做人上人、人人是老板、人人都不用劳动、人人都不用吃苦……的“理想”社会。

  如果说一个正常的金字塔型的社会有一天也都是要解体、倒塌,那这种倒立的金字塔型的社会,会不会随时都可能垮掉呢?

毛主席的《五七指示》

  林彪同志:

  你在5月6日寄来的总后勤部的报告,收到了,我看这个计划是很好的。是否可以将这个报告发到各军区,请他们召集军、师两级干部在一起讨论一下,以其意见上告军委,然后报告中央取得同意,再向全军作出适当指示。请你酌定。只要在没有发生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军队应该是一个大学校,即使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很可能也成为一个这样的大学校,除打仗以外,还可做各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八年中,各个抗日根据地,我们不是这样做了吗?这个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又能从事群众工作,参加工厂农村的社教“四清”运动;“四清”完了,随时都有群众工作可做,使军民永远打成一片。又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斗争。这样,军学、军农、军工、军民这几项都可以兼起来。但要调配适当,要有主有从,农、工、民三项,一个部队只能兼一项或两项,不能同时都兼起来。这样,几百万军队所起的作用就是很大的了。

  同样,工人也是这样,以工为主,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四清”,也要参加批判资产阶级。在有条件的地方,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那样。

  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

  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凡有条件的,也要这样做。

  以上所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意见、创造发明,多年以来,很多人已经是这样做了,不过还没有普及。至于军队,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不过现在更要有所发展罢了。

  毛泽东

  1966年5月7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