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李旭之:点评《秦桧怒训韩世忠》

作者:李旭之 发布时间:2015-11-01 10:42:5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秦桧怒训韩世忠》是在网络和微信群里被大量转发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作者应是一个有文学和历史水平的人,通篇以小说体的对话形式表达了岳飞之死的原因,具有比较强的可读性。读毕,读者就会被作者的思路指引,接受了作者的思想。这正是文学的教化作用。今天我们的文学从去政治化到走上市场化的路子,官方倡导的文学的人民性基本已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是娱乐性,商业性和作家们自娱自乐的自我满足,在象牙塔里编织着自己。

  作者在文中,通篇讲话中有很多比如韬光养晦、爱好和平、国家主人、维稳等等的使用于当下的语言。作者将岳飞之死的原因,定为了岳飞触及了宋高宗的皇位和统治集团的利益,关于这一点也符合历史事实。岳飞作为民族英雄,其立场必然是站在了国家和民族一边,否则岳飞也不可能成为万代颂扬的民族英雄。正是顺着这个历史定性,所以作者的这篇文章才有了迷惑人的本钱。但作者所要表达的却不是颂扬岳飞,而是通篇批判岳飞的不识时务、不会揣摩宋高宗和统治集团的心意,却偏执顽固地一门心思为国为民,同时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汉奸秦桧翻案,将秦桧美化成一个只不过是顺应了宋高宗心意的执行者。我想这才是这篇文章所要表达的观点。

  靖康之难后,宋徽宗宋钦宗被金国掠到北国坐井观天,高宗赵构南逃建立南宋,偏安一隅。以历史为依据,南宋君臣和军民百姓也想收复失地,迎回二圣,历史上多次北伐,其中岳飞就是在北伐战争中涌现出来的民族英雄。

  古代中国以孝治天下,宋高宗作为宋徽宗的儿子和宋钦宗的弟弟,在表现上是不可能不做北伐迎回的动作,在其内心估计也难以有违作为儿子和弟弟的孝悌,但为了维护自己的皇位,应该也会在宋高宗极深的内心深处有不想北伐成功的阴暗心理,但处于中国古代社会伦理环境中的宋高宗,这一阴暗心理只能埋藏在他自己内心的深处。应当说,这样的一个特殊的背景,是制造中国历史上第一大汉奸卖国贼的重要历史条件。但并不能因此而成为秦桧开脱罪责的理由。

  这篇文章将宋高宗极阴暗的心理张白,也只有在今天的中国才能做到。今天的中国是一个以钱为导向的社会,为了钱,有多少父子反目,父子成仇,甚至子杀父,整个社会乌烟瘴气,混乱不堪,做人的孝道早已不复存在,以致有的地区在选拔干部中不得不将孝作为了选人的第一标准。这篇文章,只能在这样一个社会里被编造出来,可以说是这个社会的产物。

  作者将岳飞之死,说成秦桧仅仅不过是宋高宗阴暗心理的执行者,没有他来执行,也会有别人来执行,总之,秦桧是被栽赃成汉奸卖国贼的,是被冤枉的,根源和祸首应该归罪到宋高宗。这一点并不能完全否认,但是必须要认清和看到的是,正是因为有了秦桧这个大汉奸和卖国贼,才主动迎合了宋高宗极深处的阴暗心理,甚至宋高宗什么都不用暗示,秦桧也会主动去做出卖民族和国家的勾当,因为这已由秦桧的汉奸本性所决定。所以在皇上表面上没有任何意思的情况下,出卖民族和国家的勾当,只能是秦桧的汉奸卖国贼的勾当。如果没有秦桧这样的一个大汉奸大卖国贼在身边,宋高宗阴暗的心理活动就无法浮现更不能被扑捉。因此,岳飞之死,汉奸卖国的秦桧是首要条件,宋高宗的阴暗心理不过助推了秦桧汉奸本性的高涨。

  这篇文章的要害,以貌似合理的说辞,实为第一汉奸卖国贼的秦桧翻案,翻一千年来的历史定性。为秦桧翻案,其根本目标是为今天的汉奸和卖国贼们张目,为他们的汉奸卖国行为辩护。比如文中的君国、国家主人的论述,实则是将我们党与国家的关系丑化成了一党专制的形象,用一党专制来冲击我们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将党与人民群众对立起来,将我们在宪法中规定的人民是国家主人的规定,予以丑化和贬损,将人民群众是国家主人的说法说成是骗人的鬼话,将人民群众企图给教育成被骗的傻子。民族英雄韩世忠在文中就被文中的秦桧训斥成了站上汉奸一路上去的人,成了不顾国家和民族利益而甘心维稳去维护利益集团的帮凶。

  总之,读完这篇文章,读者是需要好好想想的,切不可掉入被设计的陷阱中去。

  10月29日 北京

  附文:

秦桧怒训韩世忠

  话说岳飞死于风波亭后,韩世忠心中愤懑不平,便气呼呼地来到秦桧府上。

  二人屏退左右入座之后,韩世忠劈头盖脸地责问道:“请问秦大人,你为什么要杀岳飞?!”

  秦桧勃然大怒:“放屁!!!什么叫我要杀岳飞???他岳飞就是和我有天大的过节,我也杀不了他。像你我和岳飞这样的大臣彼此谁也杀不了谁,能杀我们这些人的只有一个人。你韩世忠在官场上也混了几十年,难道连这个都不清楚!?”

  韩世忠脸涨得通红,连连拱手:“世忠言语唐突,请宰相大人原谅。”

  秦桧往前探了探身子,幽幽地说道:“其实你的潜意识里是知道我杀不了岳飞,也杀不了你,所以你才敢到我这兴师问罪。要不你也同样去向那个人问罪试试?……我陪你去如何?”

  韩世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连称不敢。

  沉默了片刻,韩世忠谦恭起来:“刚才都是俺韩某言辞不当,现诚心请教秦大人。岳飞乃忠君爱国之臣,如此死了岂不冤枉?”

  秦桧的气也消了,微微一笑:“你说岳飞乃忠君爱国之臣,那我来问你,这君和国有何区别?可不可以说君就是国,国就是君。”

  韩世忠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嘛。”

  秦桧:“既然岳飞乃忠君爱国之臣,如今是君要他死,国要他死,他又何冤之有?倘若他有不满,岂不是不忠君不爱国了?岳飞自己临死前还山呼万岁呢,哪里轮得到你来抱冤叫屈?”

  韩世忠一时语塞。思索片刻后问道:“岳飞为何会落到如此下场,还请大人赐教。”

  秦桧苦笑了一下:“这岳飞虽然有忠君爱国之心,却不知道该如何忠君爱国。”

  韩世忠:“此话怎讲?”

  秦桧:“是否忠君爱国谁说了算?皇上。皇上说你忠君爱国那你就是忠君爱国,皇上说你欺君卖国那你就是欺君卖国。所以想要忠君爱国就得揣摩上意,想皇上之所想,急皇上之所急,最起码得分清皇上说的那些话是真话,那些话是假话。皇上在大会小会、大庭广众上讲的十有八九都是假话,像什么执政为民、爱民如子、正大光明、直言进谏等等,都是假话,倘若当了真,轻则丢官,重则丢命。”

  韩世忠:“我也知道一些话是皇上用来忽悠草民们的。但是‘收复失地,迎还二圣’这句皇上天天挂在嘴上的难道也是假话?岳飞可是一心一意这么做的。”

  秦桧叹了口气:“这岳飞傻就傻在把这两句话当成了真话。咱皇上能攒上这么点家当坐上龙椅可不容易,自然是倍加珍惜。保住他的政权,保证他能享受荣华富贵就是皇上执政的根本,也是大宋国的核心利益。收复失地?谈何容易!那金人可不是大宋国的贱民,凶悍无比,皇上可不愿意冒险,不是被金人逼的没招了就绝不会去和金国打仗,皇上心理想的就是如何韬光养晦。这个世界上谁最爱和平?大宋国的皇上!为了和平哪怕是割地赔款也在所不惜。”

  韩世忠恍然大悟:“难怪有时我们虽然打了胜仗,可签的都是吃亏的协议。每次我们这些主战的和你们这些主和的发生对峙,最后占上风的都是你们,原来主和派的老大不是你秦大人啊。”

  秦桧微微一笑后接着说到:“再说说这迎还二圣吧。这二圣一个是皇上他爹,一个是皇上他哥,以前可都是皇帝,倘若真把这二人给弄回来了,咱现在的皇上往哪摆?退回去重新当康王?皇上是绝不会甘心让位的,因此这弄回来的二圣就会成为皇上的心病,杀不得关不得,得好吃好喝的供着,还得当贼一样的防着,时刻提防他们复辟,咱皇上还能睡得上一天安稳觉吗?所以别说是抢回二圣,就是他大金国现在主动把二圣送回来,皇上也会找借口不收的。”

  韩世忠:“多谢宰相大人点破,我以后不会犯岳飞这样的错误。”

  秦桧:“岳飞有点傻也就罢了,更要命的是他还有点倔。皇上让他从朱仙镇撤兵,他老大的不情愿,虽然没有外界传说的十二道金牌那么邪乎,但岳飞已经露出不听话的苗头了。听不出真假话再加上不听话,皇上岂能容他,若任他岳飞一意孤行,万一他真的直捣黄龙,迎还了二圣,岂不是把皇上架到了烧烤炉上,所以皇上防患于未然也就不奇怪了。”

  韩世忠叹了口气:“岳飞还犯了什么错,请大人赐教。”

  秦桧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接着说到:“这岳飞还犯了个大错,就是没搞清自己在大宋国是什么身份。你别看皇上平时一口一个咱们大宋国如何如何,好像这大宋国人人有份,个个都是国家主人。其实这大宋国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皇上,那些草民也就是奴隶,而我们也不过是奴才而已,而且还不是一等的奴才。”

  韩世忠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秦桧微微一笑:“我且问你,满朝文武都巴结皇上身边的那几个太监,你韩世忠敢说没讨好过他们?”

  韩世忠有些不好意思:“不瞒宰相大人,我也给他们送过礼,不为别的,我也怕他们背后在皇上那给我上眼药。”

  秦桧:“他们给你送过礼没?”

  韩世忠:“送个屁!这帮子阉货连礼尚往来都不懂。”

  秦桧哈哈大笑:“不是他们不懂礼尚往来,而是根本不在乎你。你韩世忠敢得罪我秦桧却不敢得罪他们。所以这一等的奴才就是你说的这些阉货,往下才轮到我们。在皇上眼里我们和那些太监没多大区别,也就是多个鸡鸡而已,甚至还比不上他们贴心。”

  韩世忠连连点头。

  秦桧:“草民们若是错把自己当成国家的主人倒也无妨,皇上还巴不得他们那样呢,可这岳飞也错把自己当成了国家的主人,竟然主动过问起立嗣之事来。这立嗣说小那是皇帝的家事,说大那是国家的大事,岂是奴才能过问的?古往今来多少聪明的大臣即使被皇帝主动问起此事,都是以这是皇帝的家事为由而请皇上乾纲独断。这岳飞可是手握重兵的大将,主动过问起立嗣之事岂不引起皇上的疑心,疑心时间一长必然会动杀心,岳飞也就在劫难逃了。”

  韩世忠:“确实如此,做臣子的最怕的就是皇帝起疑心,伴君如伴虎啊。”

  秦桧:“岳飞还经常给人题字,你知道他都写些什么吗?”

  韩世忠:“好像是还我河山。”

  秦桧:“你说这岳飞是不是闲的蛋疼,写什么不好要写这句。还我河山——这可是标准的国家主人语气。这大宋国的河山是谁的?那可都是皇上的。在庙堂之上跟着皇上喊喊没啥,背着皇上到处题这句,皇上知道了心里害怕呀。”

  韩世忠:“以后有人请俺题字,俺就只写吾皇万岁万万岁,这样不会有事吧?”

  秦桧乐了:“当然没事,这样的字你题的越多皇上越高兴。”

  韩世忠也笑了。

  秦桧:“有不少人把岳飞统领的部队称为岳家军,你知道吗?”

  韩世忠:“知道,好像岳飞也不反感他们这样称呼。”

  秦桧:“这可是犯了皇上的大忌。这大宋国的军队也就是咱皇上私家的军队,所以只能有皇家军,岂能有别家军的存在?咱皇上最危险的敌人是谁你知道吗?”

  韩世忠有些疑惑:“难道不是大金国?”

  秦桧:“当然不是。皇上最危险的敌人就是你们这些执掌兵权的将领,最怕的就是你们拥兵自重,尾大不掉。大金国要灭大宋国不是一两年的事,可你们要夺他的江山却只是一两天的事,太祖爷不就是这么得的天下吗?为什么要杯酒释兵权,就是怕将领们照葫芦画瓢,大宋国历代皇帝都提防这点,你要谨慎小心。如果有人称你什么韩家军,你给他俩耳刮子绝对没错。”

  韩世忠:“多谢大人提醒,我不仅要给他俩耳刮子,还要砍他的脑袋。奶奶的,叫唤什么韩家军,那是把我往风波亭上推嘛。”

  秦桧:“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岳飞的那些罪名都是没有的,就是那个人认为岳飞威胁到了他的政权,所以要杀岳飞。”

  韩世忠:“可就这么杀了岳飞,难道不怕天下人不服吗?”

  秦桧连连摇头:“看来你脑子是真的进水了,而且还是开水。你也不想想,如果皇上做事都能让天下人口服心服,那还要养着你们干什么?你们首要的任务不就是维稳吗?咱们毕竟还属于利益集团,忠君爱国还说的过去,而那些草民中除了十足的傻逼还有谁会忠君爱国?皇上过的什么日子?他们又过的什么日子?怎么会心服口服。钟相杨幺不是不服吗?不是聚众造反吗?最后还不是岳飞带兵把他们给和谐了。”

  韩世忠:“大人指教的极是,世忠还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秦桧:“但说无妨。”

  韩世忠:“岳飞被杀,大人恐怕以后会落下骂名的,你不怕吗?”

  秦桧长叹了一声:“老韩哪,你就这句话说的有点靠谱。怕啊,怎么不怕呢?也许将来某位君王或者就是咱们现在的皇上根据需要为岳飞平了反,到那时节,他岳飞就成了抗金名将,民族英雄,满脑袋五颜六色的光环,朝廷会大修岳王墓,大建岳王祠,主旋律会把他捧成古今中外的第一忠臣。可这岳飞三十九岁就死于非命,总得有个交代吧。后世的皇帝自然不会说是他的先祖杀了岳飞,现在的皇上就更不会说是他自己要杀岳飞,自然会找个替罪羊。皇上要杀谁只要一句话甚至一个暗示,而剩下的缺德事就得我们去做了,罗织罪名、刑讯逼供、栽赃陷害、屈打成招等等,谁当这个替罪羊最合适?非我秦桧莫属。到那时我秦桧就由从犯摇身一变为主犯,而真正的元凶依然享受着顶礼膜拜。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和被主旋律洗白脑子的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是我秦桧杀了岳飞,个个对我恨之入骨,恨不能食肉寝皮;趋炎附势的文人墨客们会发挥他们无尽的想象力,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我的头上,甚至会编造出我是叛徒内奸之类的故事。也许还会用生铁铸个我的跪像放在岳庙里,可能连老婆都得受牵连,子孙后代都抬不起头。想到可能发生的这些,我怎么会不怕?”

  韩世忠一脸同情地望着秦桧。

  秦桧平定了一下情绪:“我虽然害怕这些,可我更怕死。皇上让我动手杀岳飞,我若不肯,皇上自然会叫别人干,岳飞终究难逃一死。”

  韩世忠点头赞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秦桧:“岳飞死后我怎么办?皇上能饶过我?违抗圣命、抗旨不遵、欺君罔上,还不得找个借口把我给宰了,只要说我是岳飞同党就能要了我的命,我又岂能和你在这推心置腹,早到阴曹地府陪着岳飞哭天抹泪去了,搞不好还会株连九族。所以皇上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至少我秦桧现在还是忠臣,还是大宋国的宰相,还依然享受着荣华富贵,没准还能善终。”

  沉默了一会,秦桧缓缓地说到:“韩大人,老夫今天对你可是开诚布公,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了,你还有想法吗?”

  韩世忠站起身,双手抱拳深深地一个作揖:“韩某这趟没白来,大人的话让我受益匪浅,我就是再读上一百年书也不会明白,因为书上根本就没这些道理,世忠感激不尽。”

  秦桧:“你今天感激我,可难保你的子孙将来不会义愤填膺地痛骂我秦桧啊。”

  韩世忠两手一摊,一脸的无奈:“那我就管不了了。”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完)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