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在冰雪中发起“元旦攻势”

作者:朱晓晖 孙彤 发布时间:2022-01-30 09:40:34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志愿军部队向汉江南岸进发。 资料图片

  1950年12月31日,“三八线”附近,凛冽寒风卷起漫天飞雪,气温低至零下25摄氏度。17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短促的炮火准备之后,向“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在“三八线”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

  战役发起前,志愿军从上到下进行了缜密的战前侦察。第39军第116师派出侦察人员连续3天趴在临津江北岸前沿阵地仔细观察,终于发现了南岸峭壁中多条宽窄不一、利于突防的裂沟。随后,师组织各团进一步观察研究,确定了突击连可以利用的4条攀爬通道。

  为避开敌空中火力打击,总攻一周前,志愿军连续校对日落时间和敌机飞离我阵地上空的时间。最后测定日落时间为17时03分,敌机飞离时间为16时40分,这中间的23分钟成为最佳炮火准备窗口。为保证成功突防,志愿军利用江北岸自然沟构筑出发阵地。攻击发起前,全师7500余人、70余门火炮、500匹骡马均严密隐藏,在距敌阵地最近不到150米处潜伏了18个小时。12月31日当天,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乘飞机进行低空巡视,也未发现我军即将发动攻势的迹象。16时40分,志愿军的炮火准备开始了,北岸飞起一串耀眼的信号弹。数千勇士从潜伏阵地中一跃而起,冒着南岸射来的弹雨,跨过刺骨的冰河,兵锋直指北纬38度线。

  志愿军的炮火和冲锋号在傍晚响起后,李奇微如梦方醒:“真没想到,中国军人在这片毫无生机的荒原上发起了元旦攻势。”而这时,他的前沿防线早被打得千疮百孔。

  志愿军右纵队第40、第50、第39、第38军各担任突破任务的指战员,在高浪浦里至永平地段上,冒着敌炮火封锁,向临津江和汉滩川南岸攻进。

  临津江和汉滩川南岸是天然峭壁,南朝鲜第1、第6师凭险据守,敌防线前沿布满铁丝网和地雷。志愿军右纵队过江后,一举突破敌防御前沿,继续向敌防御纵深发展进攻。志愿军左纵队第42、第66军在永平至马坪里地段上突破南朝鲜军阵地。这一地段敌防御正面狭小,纵深内山川交错,白雪皑皑,两侧依托临津江和北汉江,南朝鲜第2、第5师在这一地段纵深布防。

  志愿军第39军第116师副师长张锋向突击部队下达了冲锋命令。战士们跳出交通壕,在炮弹爆炸的火光中踏冰向对岸进攻。突然,江南沙滩上腾起一片火光和烟柱,左翼连冲击地段上地雷爆炸了。在一连串爆炸后,志愿军战士冲到对岸悬崖边,架起云梯。紧接着,敌阵地上响起一片手榴弹爆炸声,三颗红色信号弹随即升上天空。

  第39军在新垡、土井地段突过临津江后,迅速从南朝鲜第1师防御正面突入。经过一夜激战,于1951年1月1日拂晓前突入敌防御纵深约10公里,占领了大村、武建里地区,并有力地策应了第50军渡江。

  为了阻止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进攻,美第5航空队倾巢出动,对沿开城到汉城和沿涟川到汉城公路向南进的志愿军进行了猛烈攻击。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不顾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继续发展进攻,“联合国军”在“三八线”既设阵地的防御彻底崩溃,中国人民志愿军6个军和朝鲜人民军3个军团,乘胜继续向纵深发展进攻。鉴于此情况,李奇微于1月3日晨下令,全线撤至汉城以南组织防御。“联合国军”凭借其摩托化和机械化装备,在其空军掩护下迅速南逃。

  在第三次战役发起前,彭德怀致电志愿军左右两个纵队领导的电报中,就对战役发起后“联合国军”动态进行了分析,认为在南朝鲜军遭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严厉打击下,美军有放弃汉城,退守汉江南岸或在汉城以北固守清平里、议政府、高阳线之两种可能。

  1月2日,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令右纵队第38、第39军各以1个师抓住议政府之敌;第38军主力前进至议政府以南,阻击议政府之敌南逃和从南向议政府增援之敌;第39军主力从西北及西南、第40军从北向议政府攻击;第50军迅速向议政府以西高阳前进,如高阳之敌南逃,则向汉城逼近。如议政府、高阳一线之敌撤逃,则第50军向汉城追击,抢占汉江大桥,相机渡过汉江,其他各军向汉江攻进,并设法准备渡江,由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担任汉城警戒。据此,志愿军各部于2日晚和3日上午继续向南挺进。

  “联合国军”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勇猛追击下,被迫于1月3日下午自汉城撤退。李奇微命令自下午3时起,汉城桥梁和来往要道除军队之外,民间车辆和行人一律禁止通行。1月3日下午,美第8集团军从汉城撤退,步兵、卡车、坦克以及各种运载工具缓缓通过浮桥。美军在撤离的同时,用汽油、炸弹对汉城、仁川、金浦机场等进行了疯狂破坏。

  1月4日下午,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第116师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占领汉城。志愿军第50军第149师于当晚进入汉城,第38军第114师、第39军第117师各有一部分侦察分队也于同日进入汉城。

  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进入汉城后,严格遵守政策纪律,受到汉城市民的一致拥护。1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对占领汉城表示祝贺。社论同时指出:中国人民志愿军之所以在朝鲜能战胜“武装到牙齿”的美国侵略军,主要是因为他们是为正义人道而战,为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而战,为消灭美国侵略者而战,为使朝鲜和中国人民免于屠杀而战,为朝鲜和中国妇女儿童的安全而战。因而他们所到之地,救死扶伤,恢复城镇和乡村,恢复朝鲜人民的和平生活。他们的伟大行动,已受到朝鲜人民的热烈欢迎。

  这时,彭德怀鉴于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进攻中未能大量歼灭敌有生力量,“联合国军”似在有计划地撤退,企图利用其海空军优势,对志愿军进行南北夹击。而志愿军经过三次战役后,非常疲惫,急需休整补充。为避免前进过远而陷于不利境地,7日,彭德怀致电左右纵队指挥员韩先楚、吴瑞林及朝鲜人民军方虎山军团长:各军立即停止追击,结束战役,转入休整,准备春季攻势,并注意加强警戒和防空。

  第三次战役胜利结束。“联合国军”全部撤至北纬37度线附近之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及以南。在这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克服艰难险阻,经过8昼夜的连续进攻,突破了“联合国军”在“三八线”的防御,占领了汉城,并将战线从“三八线”推进到37度线附近,毙伤俘敌1.9万余人,进一步扩大了中朝两国人民在国际上的影响。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