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躺平”惊动了谁?“师爷是装糊涂的高手”

作者:热风2021 发布时间:2021-05-31 08:47:59 来源: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字体:   |    |  

  年轻人为什么不能“躺平”?

  “躺平”无错无罪,而且对,而且有功;“认命”,才是有错有罪。

  年轻人又为什么不能“宣传躺平”?

  “躺平”既无错无罪,“宣传躺平”更天经地义。岂有不大宣特宣之理?

  一句话:好得很,而不是糟得很。

  实际上,“躺平”堪称21世纪10、20年代我国青年“再觉醒”路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里程碑,是觉悟到了一定程度(当然程度还不够)的体现。因此,“躺平”形式上是消极的,实质上却是积极的,堪称为一种“无声的反抗”。

  现在有些油腻人士——准确说,是既得利益人士,喜欢给年轻人当爹当导师,其中有的就埋怨年轻人说“你看看百年前的先辈,多么朝气蓬勃”。

  这帮伪导师、蠢“导师”不知道嘛:当代青年,要是真的像百年前的先辈一样“朝气蓬勃”,吓尿的还不是你们???

  看来,久居主导地位会使“精英”们的大脑或多或少愚钝化,以至于现在在群众面前演技尴尬,丑态百出。

  他们老了,看不懂为什么而“躺”。

  很有意思,在“躺平”问题上,沐猴而冠的“主流”媒体、社会“精英”、民族主义大V等等平日里表现得并不完全一样的各类人,完全操起了同一副腔调,不谋而合,不约而同开始向年轻人“劝善”。那话说得,简直语重心长,催人泪下:

  呵呵,老爷们的戏唱不下去啦!

  有点好笑的是:这类人要求的“不躺平”,其实是“顺应现存秩序”;年轻人心里的“不躺平”,却更多是把“人民企业家”挂路灯之类………… 谢谢啊! 指责“躺平”的人,不去指责造成“躺平”、迫使年轻人选择“躺平”的那种社会条件,那种垄断性的、集中型的、固化了的、令人窒息的、违背新中国建国精神的社会条件,反倒来指责“躺平”——这是什么意思?还能是什么意思? 这种“你可以奋斗,应当奋斗,但只能按我规定的样子去奋斗”的伪奋斗哲学,岂止油腻,简直反动。因此我们以为,不要什么“奋斗”哲学了,“奋斗”一词已经和“自由”“民主”等原本美妙的词汇一样被污染了。 建议改信“斗争哲学”。 有人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毛教员以为然。 近期,恰好是毛教员重上井冈山56周年的纪念日子。 1965年5月21日至29日,时隔38年,72岁的毛泽东同志重上井冈山。在这一极富政治象征意义的举动中,毛教员同时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谈话,结合当时我国和世界的实际,作出了不忘革命初心、在继续革命中继续前进的庄重宣示:

  “问题不在于谁的判断正确,而在于包产到户还是农业集体化。这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问题。如果无产阶级不加强领导,不做工作,就无法巩固集体经济,就可能走到资本主义的斜路上去。包产到户短期内可能会增加一些粮食,时间长了,就会两极分化,资产阶级就会重新起来,剥削劳动人民。”

  “还有没有阶级?对我们共产党人来说,这是个根本问题。一部文明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现在无产阶级掌权了,不让资产阶级复辟。资产阶级掌权,不让无产阶级起来,不是你压迫我,就是我剥夺你,这就是阶级斗争嘛。不过形式有所不同。资产阶级嘴里不承认,实质一样。我们共产党的第一课就是阶级斗争,血淋淋的阶级斗争。”

  “鲁迅有句名言,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其为路。井冈山的道路是这样,社会主义的道路也是这样。不过,走这条路比井冈山时期还要难。搞不好,就会走到邪路上去。苏联不就是这样吗?”

  “井冈山的斗争是伟大的,这些为革命牺牲的青年人是伟大的。一想到建立红色政权牺牲了那么多的好青年、好同志,我就担心今天的政权。苏联的政权变了顏色,苏联党内有个特权集团、官僚集团,他们掌握了国家的要害部门,为个人捞取了大量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一般党员和普通老百姓是没有权利的。你提意见他们不听,还要打击迫害。”

  “我们国家也有危险,官僚主义作风反了多次,还是存在,甚至比较严重,官僚主义思想也比较严重。打击迫害、假公济私的事有没有?这样的事情你们知道得比我多。但报喜不报忧,这也是官僚和封建东西。做官有特权、有政治需要、有人情关系。县官不如现管,假话满天飞,忽‘左’忽右、形左实右,这些很容易造成干部的腐化、蜕化和变质,苏联就是教训。”

  “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和井冈山的追求。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所利用。四分五裂,危险得很。印度不是分裂了吗?”

  “我们要摸索出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避免走资本主义道路,防止修正主义,要继承和发扬井冈山的一些好制度、好作风。”

  “井冈山谈话”坚定站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立场上,在国际国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严峻的修正主义右转考验的又一个重大历史关头,高高举起了社会主义旗帜,坚持革命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和路线,深刻揭示了长期存在并将继续存在的许多关系我国社会主义生死存亡的重大实践和认识问题,是把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的一份反修防修、继续革命的宣言书。

  从此,是不是按井冈山谈话的精神办事,是不是沿着井冈山谈话指引的道路(“摸索出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避免走资本主义道路,防止修正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道路向前进,就实际成为了斗争的焦点所在。

  对左派群众特别是青左群众而言,毛教员与其说是一个名字,不如说是一个纲领。“躺平”是什么?是在没有办法将纲领直接付诸实践的客观形势下的一种选择,一种“最不坏”的选择。

  油腻“导师”们如果明智点儿,就应该感谢,而非指责和劝阻年轻人的“躺平”;因为,这届年轻人一旦不“躺平”了,多半也是不会按他们的剧本去“奋斗”的,那样他们的事情才真正是不好办了。如果再明智点儿,现在就应该马上动起来,像西方同行那样搞点花里胡哨的东西,如“自由民主”之类,对无产者施以小恩小惠,改良一波,使他们心爱的既存秩序真正“固化”下去。只可惜,现在看来他们还是不够明智,毕竟“高贵者最愚蠢”。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