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校园

红军过得这样苦,为什么还能胜利?——纪念建军95周年

作者:青年赵文凌 发布时间:2022-08-02 07:31:50 来源:青年思考 字体:   |    |  

  每个中国人都对中国共产党、中国军队的历史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对我个人而言,最震撼我的一段历史是长征,长征最震撼我的是血战湘江。

  开始战略转移时,中央红军总兵力八万六千余人,湘江之战后锐减到了四万余人。这场战斗使红军损失了大半的军力,数万将军和士兵们血染湘江,以至于湘江的老百姓们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

  每每想到这般惨烈的一段历史或者看到相关的影视时,我在万分心痛之余,经常会想:

  红军过得这样苦,为什么最后胜利的是红军?

  为什么杨荣显一家八兄弟争当红军、最后全部在革命战争中壮烈牺牲?

  为什么哪怕是在最艰苦的长征路上,也有人不断自发加入红军队伍?

  虽然我和这些革命先烈隔着漫漫的时空长河,我也知道在现在的富庶生活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可能很难去想像过去人的生活,很难去体会当时红军战士的心理。但是,套用一句现在常常说的话:

  从来都没有什么岁月静好,

  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不管我们现在的生活如何,我们都没有理由忘记为了我们的现在拼命的那些革命先烈,我们也都有理由去追忆他们的过去。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受苦受难的农民。解放前,地主剥削我们,乡、保、甲长骑在我们的头上,祖传的几亩田地也被迫典当了,一家人少吃无穿,实在苦啊!一九四二年旱灾,我的几个儿子,都饿困在床上动也动不得。

  一九四九年二月,家里没有吃的东西,继光到河沟里捞虾子,碰着伪甲长的一条毛狗被人打死在河沟里。伪甲长不分青红皂白就一口咬定是继光打死的,叫他背死狗游街,还要我家给狗买棺材、做道场。

  那时,简直是没有我们穷人的活路啊!

  我在这里摘录的是黄继光牺牲后,她的母亲写给毛主席的信。

  看完这段最平常不过的文字,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我在想,生在那个黑暗、险恶的旧社会,恐怕连最普通的活着都很难啊!

  那时候,最多数的中国人就是农民,而一个没有财富、没有家世的普通农民,生在一个兵匪多如牛毛、侵略者铁蹄横行的时代,真的能奢望平安的活到善终吗?

  著名红军将领徐海东在斯诺的《红军照耀中国》里曾回忆说:

  蒋介石曾下令一旦占领我的家乡,姓徐的一个也不能留……在句容集镇,有一条街上,以前有许多苏维埃合作社,人们安居乐业。如今一切已化为乌有,只有几个老年人苟延残喘。他们领我们走到镇外的一条山沟,只见十七具半裸的年轻妇女尸体在光天化日之下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她们都是遭强奸后被杀害的……我们都哭了……

  万恶的旧社会对我们来说,也许只是几个字符而已,我们更不知道“红军”两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对于当年的红军战士们来说,对当年的贫苦百姓来说,对被甲长逼的给狗披麻戴孝游街示众的黄继光来说,对被几乎灭门了的徐海东来说……

  红军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一句话: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

  当然,不是所有军人都是“人民子弟兵”。比如,历史上侵华的日军不是,解放战争中为蒋介石资本集团卖命的国军也不是。

  我们都知道八一建军节源于94年前的南昌起义,是为了纪念我们党开始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壮举。但是,那时候的军队内部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思想,比如旧社会的军阀作风盛行等,那时候的军队也还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当兵是为了人民服务。

  历史上,“人民子弟兵”的名号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叫出来的,但人民子弟兵的思想是从三湾改编、古田会议开始形成的,是从人民军队的缔造者——毛主席那里来的。

  90多年前,红军离开井冈山进了闽西,手头只剩3000多人,但问题却不少。

  朱德带来的老兵,上战场英勇,在根据地却抽大烟、打人;从莫斯科回来刘安恭,腹中有一肚子知识理论,却也只是理论,僵硬的很,不听朱毛劝阻,还居高临下,颐指气使;林彪虽英勇善战,但政治见解还嫩得很;当政治部主任的陈毅也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在朱德和毛主席中间无原则地扮演和事佬,被毛主席批评“没有立场”……

  这支队伍到底怎么带?

  历史上,从井冈山到中央苏区,从“三湾改编”到“古田会议”,党内、军内争论到焦点之一,就是建设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包括红军除了打仗之外,还要不要做群众工作?要不要宣传群众、教育群众、组织群众?要不要付出艰苦的努力建立根据地?等等。

  在这些问题上,朱老总和毛主席有很多冲突,谁也说服不了谁。改做地方工作的毛泽东,生了一场大病,反复发作,迁延不愈,披着被子哆嗦成一团。

  另一方面,毛委员的离去,反而凸显了他才是红四军真正的灵魂。失去了毛委员的红四军,出现了“人心涣散,队伍不好带了”的情况。后来,僵硬然而英勇无畏的教条主义者刘安恭同志在战场上牺牲了,朱德陈毅费尽力气,队伍越来越难带,又在军事上吃了败仗,损失惨重……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有了中央决定毛泽东“仍为前委书记”的“九月来信”,才有了朱德、陈毅联袂迎接毛委员重返红四军,也才有了毛委员整军方案的提出和“古田会议”的召开。

  古田会议决议系统总结了自1927年以来我党创立红军的斗争经验,强调用马列主义和党的正确路线教育党和军队,划清了人民军队同旧军队的界限,确定了无产阶级的建军路线。

  这支队伍也终于被注入了不死的灵魂。一支崭新的人民军队也就由此诞生。红军真正变成名副其实的“人民子弟兵”,跟着红军,就能堂堂正正做人!

  所以,只要能堂堂正正做人,即使面临着封锁和物资匮乏,红军们也能够甘之如饴。

  况且,红军官兵生活水平上下一致。在军饷制的时代,全体指战员都拿一样的军饷,按时发放;后来实行供给制,官兵的衣食住行全部由部队负担。

  只要条件允许,他们会有图书馆,有教室,他们会打篮球、玩体操、开运动会、开文艺晚会,甚至还在大会堂跳广场舞。

  没有名字的战士,要给他们起名字,告诉他们自己的名字怎么写。日常训练中不但教军事技术,还教文化知识。

  埃德加.斯诺在延安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小红军们在学英语、学几何、读小说、学画画,惊得目瞪口呆。他说他从未在其他任何一支部队的士兵脸上,看到那种充满活力、充满希望、充满幸福感的表情。


  最重要的是,红军战士知道自己是在为和自己一样的劳苦大众战斗!

  红军一向都很重视对人的教育,不像国民党“抓壮丁”那样简单粗暴的招人来打仗,打仗也是要讲道理的,红军会告诉大家:“我是谁,我为什么而战。”他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苦,知道自己如何摆脱这种苦。

  有了这样的理想信念,就算过得再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历史的光辉之所以如此耀眼,是因为不论经过多少岁月的沉淀,人民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始终拥有着强大的战斗力!这力量来自人民,这力量要服务于人民!

  所以,只要这个宗旨不变,加入这个队伍的群众就会不断。

  试想一下,如果我生在过去那个时代,大概率就是一个给人当做牛马的贫农的女儿,如果真的能遇到像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军队这样的队伍,我拼了命也要加入的。

  跟着他们,这一生,活的是个人,活的有意义!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