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校园

李昊益:当代红色青年应该如何对待人民群众

作者:李昊益 发布时间:2022-08-01 08:20:1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从人民群众中来,更要到人民群众中去!

  当今资本主义的发展再也不仅仅满足于物质的丰富与精神的奢靡,也不仅仅停留在资本垄断的阶段,资本主义更渴望得到脱胎换骨式的重生、迫切地希望进行剥削系统的格式化以及更热衷于对劳动人民的定向清除,从而进入到1%精英对99%人民大众剥削与压迫的全新资本主义阶段。这种新型的资本主义在原有的垄断基础上进行有条件、有目的的定向格式化,即对剥削和压迫的统治系统中不完善的地方进行删除或清除,全世界的人民群众将只是1%少数精英操控下的纯粹的生物学的人,人类也即将进入非自由人类阶段,从能人与普通人的差距扩大到“神”与“动物”的差距。

  目前发展和维护私有制或存在着剥削制度体系的各国政府俨然变成了垄断资本集团的跟班和店小二,尤其是帝国主义和特色修正主义(主要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对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歪曲和封锁)为代表的政府,在资本、阶级政权和现代科技3合1的强大力量面前,在时间、精力和非创造性劳动被系统性地占有、消耗、浪费以及反复折腾下,在思想文化上的真善美提纯、创造性劳动与较大范围内的自由联合被系统性地磨损、打压、封锁、遏制下,在两性对立、家庭伦理冲突以及剥削精英有计划地清除大多数无用人口的现实情形下,客观上人民群众已经失去了革命和造反的条件!只能被迫无奈地选择躺平状态,甚至在遭遇生存威胁时不得不绝对服从。

  不仅中国的大多数青年躺平了,全世界的大多数青年也躺平了。这种躺平不仅仅是一代人的事,很可能是代代下去的事,从属于这种躺平的青年可能是最绝望的一代!除非人民群众改天换地的大团结压垮了剥削精英对劳动人民定向清除的罪恶稻草或终止了剥削精英对剥削体系的格式化后的升级进程!

  私有观念的传统惯性还是其次,最重要的当属私有观念不断寄生在集体、民族、国家、国际或全球等整体性的公有观念上,这才是人民群众和左派最大的精神枷锁,也是最严峻的现实,这才是剥削精英所维持的阶级统治几乎牢不可破的核心秘密!既然传统公有观念及其相适应的工业分工体系已经被资本主义的病毒所侵蚀,那么就到了打造全新的公有观念及其相适应的工业聚合体系的历史性时刻了!能不能迈出这种飞跃,就看当代红色青年能不能扛起这样的历史重任了!

  当代红色青年从哪里来?一个是身份或社会属性源自哪里?一个是思想认识的立场源自哪里?一个是自身的实际利益源自哪里?

  第一个,当代红色青年来源于广大青年之中,广大青年来源于人民群众之中。众所周知左派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当代红色青年又在左派中成长,但如今的左派内部混浊,真正能代表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已经寥寥可数!当代红色青年能否在这样的左派中健康成长是个未知数,也就是说当代红色青年虽然是人民群众的一部分,但是其身份或社会属性能否保持人民群众的本色还需要不断历练!任何人在阶级社会中都只有三种选择,或者是压迫者,或者是被压迫者,或者是革命者。当代红色青年大多数来自于被压迫者,少数来自于压迫者(变修红后代、官后代、富后代等既得利益者,但同情革命,厌恶旧制度),少数来自于革命者(真正的红后代)。就这三种身份来说,当代红色青年应该选择革命者,因为他们能够度过真正人的一生。

  第二个,当代红色青年在思想认识的立场上也是有渊缘的,有的来自于广大青年之间的玩耍与交流,有的来自于家事、琐事、人际交往、工作劳动、娱乐休闲等现实生活的感悟与反思,有的来自于剥削社会的丛林法则有的来自于真善美的启蒙,有的来自于对国家大事的关心,这些可能出现在人生青年阶段的早期,也可能是中期,也有可能是晚期,它们出现的时期可能各有先后!是倾向于真正的左派(代表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还是倾向于假的左派(投机人民群众的汉奸五毛党)?还是倾向于右派(少数的资产阶级精英)?而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和诉求才是当代红色青年思想认识的立场的真正来源!即坚持无产阶级的人民立场!

  第三个,当代红色青年自身的实际利益源自哪里?最先肯定源自父母或大家庭的支持,这是大多数红色青年的成长基础。中后期靠自身的“做题”努力(对小镇做题家而言更是如此!),靠自身的勤劳摆摊的探索,靠剥削体系的漏洞,靠自身的伪装与潜伏,靠阶级上升通道的给予的幸运安排,还有的靠被剥削者的抱团取暖与互帮互助,这样既可以获得一定的物质保障,也可以获取一定的精神慰藉。实际利益源自哪里,可以说直接影响了当代红色青年根本道路的选择!

  从人民中来,这个理念可以说寓意十分丰富,是极其不简单的!不难发现,真正做到从人民群众中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那么到人民群众中去就是难上加难!这一来一去才是合乎宇宙万事万物运行的规律,才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与东方哲学文化里所深刻揭示的共同真理!

  怎么到人民群众中去?首先,人民群众能接纳当代红色青年吗?这是个发人深省的问题! 反问一句,当代红色青年能做到真正接纳人民群众吗?回答是不一定的,为什么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代红色青年大多数只是从网络社会中、从他人的经历中,去了解人民群众的心声与疾苦,自己还不完全甚至根本就没有遭受过阶级苦,更不大可能拥有强烈的阶级仇恨!人民群众虽然知道生活的艰辛与苦难,但他们大多数已经在私有化的物质追求中迷失了自我,由此产生了心魔,也不能将自身的遭遇与阶级这个整体观念联系在一起了,更不用说他人的悲惨遭遇究竟能不能对他们有所触动,人民群众也形成不了主观自觉的阶级意识。这样的现状,不是靠满腔热血就能够一蹴而就的,还得将阶级革命的理想主义与人民群众的劳动实践有机结合起来才行!不然,这种和人民群众的结合很可能总是充满误解,进而出现反复的波折,这不利于革命力量的蓄势!

  所以,红色青年想要真正地接纳人民群众,就需要因势利导,从人民群众中探索革命的成功道路,不能盲目地闭门造车或纸上谈兵!有了红色青年对人民群众接纳的这个前提,也就有了人民群众对红色青年的接纳,而且这种接纳需要红色青年主动转换一定的角色。传统的角色对人民群众来说,接纳有些困难。一方面,大多数人不想被人教育。另一方面,大多数人也没有时间和精力被动参与。所以,很明显,这两点红色青年要避免!应对措施:1、向人民群众学习。2、学会一定的方式方法,让大多数人民群众主动参与变革,越是好雨知时节,越是能够随风潜入夜!越是悄无声息越可能润物细无声!

  当代红色青年想要改变人民群众对革命的态度,就得想群众所想,找出一条更合适的道路来。《让子弹飞》中引导穷苦老百姓造反的情节就很有代表性,发钱给老百姓,老百姓不敢造反,相反还要乖乖交出造反派发的钱,发枪给老百姓,老百姓依然不敢造反,但是老百姓一旦拥有了枪,也就不会再受阶级统治的恫吓了,相反惹怒了老百姓,老百姓会开枪反击的。只有造反派带头向反动的阶级统治开枪,持续地开枪,只要打得赢,老百姓就会跟着打!最关键的赢,不在于交火中能不能制服反动阶级统治的打手和走狗,而在于剥削阶级的精英能否被擒拿住或剥削的制度体系是否被卡脖子,不一定是精英本人,可能是阶级精英朴素的秘密,可能是阶级精英不经意的中奖(剥削阶级内部几乎人人都能中奖),可能是阶级精英天真傻瓜式的治理,可能是阶级精英脆弱的统治体系,可能是阶级精英的指鹿为马、刻舟求剑、削足适履、纸上谈兵,可能是阶级精英在私德上的名垂青史,可能是阶级精英对人民群众的嘲弄与鄙视,可能是阶级精英的丑陋、阴暗甚至扭曲的内心,可能是阶级精英灭绝人性的任性与狂妄,可能是阶级精英对人民力量的极度恐惧…… 只要把阶级精英们赖以生存的荣耀光环与传奇神话打破,老百姓就会找到自信心,就会找到自身智慧的光芒,赢的希望就会油然而生,就会奋不顾身地响应革命,革命的洪流就会势不可挡!

  当代红色青年,既然自己很难想出或找出革命成功的道路在哪里,那么就要从人民群众中寻找答案!在到人民群众中去的具体实践中,我们既要饱有无产阶级的阶级感情,同时也要注意对待群众的态度。如何对待人民群众,是检验真假左派的根本标准!而不是什么教条和经验,不是所谓的大多数,也不是所谓的集体智慧,更不是什么投机与实用。那么,左派该如何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去引导群众、帮助群众、服务群众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向人民群众学习!态度上要谦虚谨慎,尽可能把我们的所长贡献给人民群众!面对群众的不足,我们要多包容,不要动不动就好为人师,拿着脱离实际的一定条件、一定情境下的道德标准、能力标准、价值标准、认知标准进而粗暴地对待群众。也就是说,我们不能拿人民战士的严格标准随意评判人民群众,不能犯教条主义式的错误。当然也不能走向反面,即无原则地投机群众(实则投机剥削阶级的权力,打着红旗反红旗),这不仅是我们革命左派最凶险的敌人!更是人民群众最大的祸害与最阴险的内奸。因为这些比明面上的敌人还要危险,它会腐蚀我们的红心,降低我们的阶级敏锐性,乃至丧失无产阶级的战斗性!

  第一,当代红色青年竭尽所能选择一个真正的左派平台(例如民族复兴网等少数真正的左派平台),要同假左派进行彻底地决裂!如果带着假左派的身份或社会属性,就完全没必要真正地到人民群众中去了,因为这样会与自己初心完全相悖,与其这样还不如光明正大地混社会,做网红明星也好,混迹官场也好,在商场上唯利是图也好,官商勾结也好,对人民群众坑蒙拐骗也罢,就是不要打着左派捍卫人民利益、为人民服务的旗号,不要去做那些小人才干的阴险、卑鄙、龌龊的事。哪怕只沾一点,也是断然不可的!不然,当代红色青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真正回到人民群众中去!

  为什么假左派是当代红色青年到人民群众中去最忌讳的身份或社会属性呢?这要从了解假左派开始,这些假左派,也称为机会主义者或汉奸五毛党,他们的道理归根结底就是一条,出卖人民群众的核心利益给剥削阶级的精英!投机的本质必然要抛售、出卖,所以必然是内奸!内奸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深藏不露,平时勤勤恳恳,尽心尽力地服务,甚至无条件地表忠心,然而在最关键的时候为了自己的私利就公然站到敌人那边,完全不顾原来的所有名誉。所以说不能只看平时的表现,只能根据最重要的时刻最关键的表现来判断!没有其他的考量选项,如果平时就可以发现出来,那就不是真正的内奸了!分属各个局部的内奸,还容易靠个人的判断力来识辨,阶级的内奸则隐藏的很深,甚至他们屡次在最重要、最关键的时刻出卖原属阶级的核心利益,但是却屡次被人民群众所忽略、遗忘乃至麻木!对付这种阶级内奸,不仅需要不惧权威、不迷信权威、不从众、敢于质疑、敢于怀疑的个人素质,更需要阶级的敏锐性!阶级的敏锐性从哪里来?首先就从识别阶级内奸中来!对于那些无赖、流氓式所谓的左派,我们要坚决地与之斗争!纯洁左派,将是我们这一代红色青年重要的一项历史性任务!

  事实上,假左派们都号称从人民群众中来,哪怕我们坚定的左派同志确确实实从左派中来,面对假左派们拥有的群众数量、舆论阵地、发声渠道、后台的官方支持、腐败保护伞、资本平台所给予的惊人的利益变换等等现实的巨大悬殊,除了在极有限的平台上坚持斗争外,别无他法。重点不是谁真正来自于人民群众,而在于谁真正到人民群众中去!假左派们,在这点上只能做表面文章,或者柿子捡软的捏,只做小的事情,多做小的事情,这点上假左派们凭借着呼风唤雨的号召力和规模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

  当代红色青年要旗帜鲜明地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当然多数情况下,很多红色青年因为假左派的各种有利态势和广泛的接触阵地,红色思想的启蒙与发展难免受其影响,可能被假左派的人或平台所迷惑或欺骗,但一定要及时反躬自省,我们所有的学习难道不是为了求真务实吗?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要大胆地追求真理!选择正确的道路!在前进的道路上及时调整方向是非常必要的!即使红色青年的身份或社会属性已明确了是真正的左派,也需要不断地在历练中保持人民群众的本色!

  第二,当代红色青年在思想认识的立场上也要尊重历史的渊缘,不是说学习了红色革命的先进思想就不尊重人民群众思想认识的各自立场的渊源,也包括自己。周总理和赫鲁晓夫关于阶级出生的对话就是这个道理,自己原有的立场渊源可能对革命事业是有积极作用的,只不过你更懂得界限、更加进步了而已,这样容易和持有这样思想认识立场的人进行沟通,从自身思想认识的发展历史或实践经历出发,更容易帮助对方取得进步!如果一个很单纯、没有持有过这样的思想认识立场的红色青年,他就不容易从那方面为革命事业打开突破口,相反却很容易在那方面沦陷、堕落,当然只是从风险上来说的。

  到人民群众中去就要聆听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和诉求,就要坚定无产阶级的人民立场!不要动不动让人民群众选边站,不要总是拿着左派、假左派、右派的立场去强行地将人民群众区分开来,去分出高低来,去拉开差距来,去优胜劣汰来。这样的纸上谈兵、刻舟求剑、削足适履,甚至是指鹿为马,人民群众不仅不会关心,还有所厌恶!人民群众关心的是能否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关心的是实际的利益如何得到保证,关心的是利益的冲突如何化解,关心的是人如何全面发展,关心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何更加和谐,关心的是人与人之间如何更好地相互配合。也不要将人民群众置于各派的政治斗争中来,因为你的立场、各个政治派别的立场、人民群众各自的立场,这些都不是人民群众的立场,只有这些共性的立场、有机的立场、整体的立场、能动的立场、符合天理人伦的立场、符合人类文明进步的立场才是人民群众真正的立场!人民群众的立场是人类社会最高的立场!人与自然的统一立场是宇宙万事万物最高的立场!

  到人民群众中去,就需要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人民群众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以及其他具体实践经验的总结毕竟有很多种,作为红色青年是应该保持基本一致且有鲜明特色的社会交往还是需要保持一种灵活多变、有包容性、积极主动且有核心原则的社会交往呢?实际上,两者的结合才是最科学的,这里需要注意一定的层次性。基本一致且有鲜明特色的社会交往是适用于有一定觉悟的人民群众,灵活多变、有包容性、积极主动且有核心原则的社会交往适用于觉悟程度较低或暂未觉悟的或麻木的人民群众。也就是说,思想的上层建筑越往上,就越需要有坚定的核心立场,不能够随波逐流,一定要旗帜鲜明,没有什么妥协性,斗争性占据主要的;思想的上层建筑越往下,就越需要在维护核心立场的前提下具有更多的灵活性,能包容的尽量包容,能积极主动的就积极主动,多发现这部分人民群众的优点,面对群众的消极情绪则多鼓励、面对进步则多肯定,旗帜方面在不合适的情况下就适当规避或暂且不提,要充分尊重群众的主观意愿,必要的时候可以适当妥协,追求有效性、基础性的联合,团结性占据主要的。以上这两种层次性的应用在具体的情形或具体的事件中需要各有各的倾向性和侧重点。

  要用阶级的立场看待问题,不是说任何事物或现象只用无产阶级的立场看待,而是应用不同的阶级立场去分门别类、运动发展、组合联系、立体几何、简单复杂、对立统一、唯物辩证地看待问题。客观来讲,使用无产阶级的立场考虑问题,本身不是绝对全面的,不是绝对正确的,可能只达到理论上的2/3,1/2,1/3甚至更少!这一点我们要实事求是!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我们的立场绝对全面、绝对正确,然而最关键的问题是,别人不这么想!别人不是用你的立场去想问题、分析问题的!这里的立场的复杂性就体现出来了,不同阶级,不同利益集团、不同派别,不同对象,他们的所思所想基本上是站在他们自己的立场去考虑问题,但是也有例外,例如人民群众这个对象,他们有时就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或站在某利益集团的立场或站在某一派别的立场或站在某对象的立场考虑问题,甚至与人民群众自己的根本立场完全相反,同时这些不同立场之间的内外关系、层次高低、直接辐射与间接辐射、集合的重复性等等,考虑整体时一定要把这种关系给考虑进去。

  第三,到人民群众中去,最根本的就是要解决当代红色青年自身实际利益的问题。

  利益可以是客观的,也可以是主观的!客观的利益,可以是可获取的物质财富,可以是一定的阶级地位,可以是一定的社会名誉,可以是各种可利用的社会关系,可以是一定的可支配的劳动力,可以是一定的科学技术等等。当超出客观条件时客观利益就不可能实现。主观的利益,可以是自己的所思所想能否在在现实中实现即是否如意,可以是情绪能否被照顾到,可以是被人尊重与否,可以是孤独感如何,可以是安全感如何,可以是归属感如何,可以是默契程度如何,可以是认知理解能力是否得到提高,可以是审美是否得到满足,可以是自我实现程度如何,可以是荣誉感如何,可以是成就感如何,可以是心情是否愉悦,可以是喜欢或喜爱程度是否到位,可以是幸福感如何等等。

  客观的利益也需要人的消化和吸收,也需要人的主观感觉,并不是说客观的利益越大,人就越幸福,人的主观利益就越大,但是没有客观的利益保障也是不行的。大多数人之所以参加革命,那是因为没有客观利益的保障!缺乏这种保障是最现实、最主要的革命动力,追求这种客观利益是天经地义的,是完全正当的,即使砸烂了一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也不应该有任何负罪感!

  到人民群众中去,当代红色青年需要学会将客观利益和主观利益有机地结合起来,要实现客观利益与主观利益的和谐统一。不能贪大求全!什么都想照顾到,什么都想去实现,而不顾客观的实际条件和事物发展和变化的科学规律!也不能片面地追求某一部分或某一方面,而忽略两者的整体,实际上两者缺一不可!不可偏废!另外,在到人民群众中去的实践活动中,不能拔苗助长,急于求成,也不能不管不顾,坐享其成,安于现状,甚至出现状况时还不以为然。如果继续对消极的、不良的,甚至罪恶的现象熟视无睹,那么再先进的组织机制也会退化掉、颓废掉。当客观利益与主观利益冲突时,要促使它们之间相同相成、相辅相成、相反相成、互助合作、互利互惠、互促互补、共同发展。客观认清它们各自的存在条件,结合现实情况做好相互间的衔接。合理分析各自对人民群众、革命事业以及自身的重要程度,优先解决最紧急的。具体做法上可以先分解任务,接着制定计划,最后按部就班。这样的统筹安排与动态均衡,最大程度保证整体利益的最大化,努力形成在一定的条件下、具体、动态、相对、辩证的和谐统一。

  到人民群众中去,更要懂得客观利益与主观利益之间的相互转化!因为客观利益与主观利益不可能都是圆满的,也不可能都是欠缺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一花一叶一枯荣,万事万物都是此消彼长,周而复始,否极泰来。阴阳互补、阳阳互化,这种能量相的互转化,生生不息,这就是自然宇宙的天然哲理!

  利益的转化问题必然涉及到发展的问题,发展的问题必然涉及到发展路线的问题,那么发展路线的选择对于利益的转化就是决定性的!在发展中是政治挂帅还是经济挂帅?一定是政治挂帅!经济挂帅注定要走向事物的反面!而政治挂帅则是兼顾精神和物质两方面的发展,但又抓住发展的重点!就如同在人民战争中人民军队有一句话总结得好,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在前,保存自己在后!是为了消灭敌人,才去保存自己的。如果是为了保存自己,那就会出现避而不战或者干脆投降就行了!晚清政府大臣李鸿章的淮军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尤其是北洋水师躲在港口内避而不战,结果被日本军全歼!抗日战争中的国民党军队甚至一个军、一个军成建制地主动找日军投降!这种汉奸式的主动投降真是具有鲜明特色啊!而邓派的猫论,即不论白猫黑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更是这种实用主义至上给社会主义建设带来了沉重的生态灾难!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无底线无原则的疯狂投机,总之无所不用其极!虽是和平年代,可是汉奸现象层出不穷!羊群式的民族、国家、社会是决不能出现汉奸的!因为一旦出现,迟早会把羊群给毁灭的!狼群式的民族、国家、社会却是可以的,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狼注定要吃羊的,狼群的内讧从根本上来说是不会影响这种天性的!

  当代红色青年一般是客观利益较为欠缺,一是本身就缺乏(主要是当代残酷的特色阶级剥削和特色阶级压迫);二是没有在经济上组织起来、联合起来,整体上目前还处于分散状态,各顾各的较为普遍,这与以前的职业革命家有经费或党费的支持明显不同;三是因为理想信念而主动放弃的。而主观利益较为可观,主观利益方面不足的主要是由于当今社会越来越超出底线的黑暗而引发的不良情绪以及对革命事业的失望乃至绝望。就如伟大的精神力量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化为物质力量一样!有些时候主观利益确实可以转化为客观利益!伟大的、无私的主动牺牲在客观利益上是完全失败的,但是在主观利益上却是完全成功的!以往历史上的革命者大都是被动牺牲,参加革命大都是为了胜利的,而为了正义主动牺牲的是少数,甚至是极少数。为了胜利实质上就是为了实际的利益,这就是古往今来剥削社会周而复始不断上演王朝兴替的内在需求。短暂打破这种历史周期律的唯有毛主席以及始终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无产阶级战士。鲁迅对革命是不抱希望的,他支持革命是因为革命是正义的。理想主义者是令人敬佩的,尤其是40年来默默坚守的毛派共产党人!哪怕在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同时被边缘化到了似人非人的边缘状态!毛派共产党人牺牲的还不仅仅是生命,而是比生命更加重要的荣誉。

  为了正义而革命,概括起来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为了胜利而革命,概括起来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是一个新事物由弱小逐渐变强大的过程,事物或一种现象虽然经过很严厉的打击和制止,但就是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不能断根,只待条件一成熟,又爆发出来。新事物是不可战胜的,顽强的生命力是无法被外界轻易扼杀的,只会更加茂盛、繁荣。这是客观利益转化为主观利益的过程!星火燎原的过程,就是一个失望逐渐变成希望的过程,虽然现在的新事物的力量还很小,但是它会一直不停的发展,直到力量强大到可以顶替原来的旧事物。这也诠释了发展的实质,事物发展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新事物的产生和旧事物的灭亡。这也是主观利益转化为客观利益的过程!为了正义与失望的对应、为了胜利与希望的对应、为了正义和为了胜利之间的辩证法、失望与希望之间的辩证法就是主、客观利益的相互转化!

  在到人民群众中去的实践活动中,要抓住根本!抓住重难点!抓住主要矛盾!抓住问题的主要方面!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在所有的实践活动中,人是最根本的!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当代红色青年,是要完全回归人的纯生物学状态,还是要回归纯自然人的状态?是要满足于动物相同的感官需求,还是要实现人的所有社会需求?对利益的诉求应该着重放在社会理想、社会担当、人的类本质、人的社会属性等方面上。

  到人民群众中去,重点在于阶级斗争!难点在于如何团结人民群众!主要矛盾就是革命的理想主义与人民群众现实困境的冲突!问题的主要方面就是如何找到革命成功的现实道路!这就需要把阶级斗争传播出去、贯彻下去、凝聚起来!有人会问,哪些事物和现象可以或有必要进行阶级斗争?其实,只要是不合理的事物和现象且存在阶级利益的,都是可以且有必要进行阶级斗争的!而我们红色青年对此更有必要进行阶级斗争!这是我们的责任,更是我们的义务!因为我们是无产阶级战士!

  我们可以看看身边的一些现象,例如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老年人在廉价地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以他们的消费习惯和消费水平,他们缺钱吗?不怎么缺?实际上是他们的子女缺!他们大都不是体制内的,也不是较为富裕的小资产阶级,他们的子女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他们的子女有孩子需要抚养,抚养的重头戏就是教育,而且很内卷,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女都想让下一代做人上人,以改变他们自己乃至家庭的阶级地位。有人会说,我们无法改变他们,我们就不要去管它了,让他们走他们自己的路!说这话的人,如果说是体制内的人,那么这是耍牛氓的,因为体制内的人拿的是国家或地方财政的钱,这些钱是人民群众的纳税钱!因此,不替这些劳苦大众说话是不应该的,是有愧与劳苦大众的!如果说话的人是较为富裕的小资产阶级或者富裕的大资产阶级,那么也不可能说这话,反倒有些鄙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剥削行为合理合法,甚至天经地义,靠聪明才智致富,劳苦大众是因为自己不聪明、懒惰才导致他们的穷困,是不求上进的表现!因此,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的立场天然就决定了他们说什么话,即什么阶级说什么话!立场源于利益!如果这是普通工薪阶层说的,那么这就是假惺惺的同情,实质上就是麻木!就是对自己的安慰!如果对此既同情又痛苦,那么就是对剥削社会失望乃至绝望,那么就是认命了,即回到了无欲无求、不说不干的原始“躺平”状态。如果这些工薪阶层对革命不仅不包任何的希望,而且还对革命事业冷嘲热讽、甚至破口大骂!那么,他们的阶级立场就完全站在了和他们阶级利益相互对立的立场上去了,这是极其可悲的!

  相反资产阶级始终站稳自己的阶级立场!俗话说,什么阶级看什么书!无产阶级的人民群众按道理是应该看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书,可是现在出现了一种奇特的现象!无产阶级不愿意看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书,反而在看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书。资产阶级不仅看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书,还在看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书!例如,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是资产阶级精英着重研究的对象。这本书是讲新中国初期的社会主义建设。要知道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是不让公开发表的,是统治阶级不愿意让人民群众去学习的!对人民群众来说,这就是他们的火眼金睛,这就是他们捍卫自身利益的思想武器。这些剥削精英这么勤快地、这么认真地研究人民群众的护身法宝、御敌法宝、团结法宝、制胜法宝,这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无非是想,了解人民群众这些法宝的原理与方法,进而利用这些原理与方法反其道而行之,逆向对人民群众进行剥削和压迫,让人民群众内部分裂,使之团结不起来,无法捍卫人民群众自己的利益,甚至让人民群众自愿放弃自己的根本利益与核心利益!防止人民群众造反!这是什么?这就是最尖锐的阶级斗争!这种行为是资产阶级想置无产阶级与死地的阶级行为!不是你不想阶级斗争就不会发生阶级斗争的,是资产阶级主动找你进行阶级斗争的!不信,你躺平看看?当然,阶级斗争的形式有很多种,武装斗争、意识形态斗争(舆论宣传)、民主与专制斗争、人民群众的团结与分裂斗争、组织体系斗争、分工与合作斗争、五免福利斗争等等,但我们一定要结合具体的现实条件和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选择正确的阶级斗争形式,同人民群众结合,牵着敌人的鼻子走,逐步瓦解阶级敌人对我们的围剿,逐步在斗争中掌握主动权!要学会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领会游击战的精髓!充分发挥人民战争的优势和特点!阶级斗争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也不是一小撮人的事,而是关乎大多数人民群众的事。当代红色青年想要真正发动有利于广大无产阶级人民群众的阶级斗争,就得发动大多数的人民群众,而阶级斗争有力的依靠对象就是大多数人民群众!所以,当代红色青年就应该把重点放在到人民群众中去的这个伟大实践中!

  到人民群众中去,当代红色青年就一定要抓住阶级斗争这个核心纲领!阶级斗争是我们受剥削、受压迫阶级获取几乎全部阶级利益的行动指南!没有阶级斗争,阶级利益就不可能获得,革命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人民群众并不是铁板一块的,正如袋子里面的马铃薯,表面上是紧密团结的,袋子一但打开了,马铃薯就各滚各的!当代红色青年应该清楚这一点!我们的初心既然是要帮助群众,那么首先就得理解群众,学会与群众和谐且高效地相处,这样我们的革命事业才有良好的发展根基。群众基础对于我们左派来说至关重要!在对待人民群众的方式上,我们应该发挥人民群众智慧的创造性!正如我们应该把马铃薯放回到大自然,放回到滋养它们的土地里,这样的马铃薯不仅自动地紧密团结,而且可以不断地发展壮大,然后一代一代地茁壮成长下去!我们不要总想着去收获这些马铃薯,被收获的马铃薯必然是马克思所指的麻袋中的一个个马铃薯!一旦失去了这个麻袋的控制权,那么整个麻袋的马铃薯都将被其他人据为己有。如果麻袋打开了,马铃薯的命运注定是各滚各的!这个麻袋是主动打开的,还是被动打开的,这也会有不同的命运!如果你临时掌握了麻袋打开与否的权力,你该怎么办?不打开,迟早被人据为己有!打开,马铃薯注定是各滚各的!但人们只会看到你打开后出现的后果,这样的历史包袱你该如何承受?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打开那个麻袋的,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当代红色青年应该如何对待人民群众?我想最好的回答就是:从人民群众中来,更要到人民群众中去!即我们从麻袋中的马铃薯而来,然而要想改变这个剥削、压迫的世界,改变人吃人的阶级社会,就更需要到大自然泥土里的马铃薯中去!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