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校园

你还记得“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吗?

作者:青年赵文凌 发布时间:2022-06-02 08:59:24 来源:青年思考 字体:   |    |  

  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虽说小学过后就再也没有过过这个节日,但现在的“大朋友”们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之下只能怀念小时候的无忧无虑,这个儿童节倒也被越来越多成年人所珍视。只是,不管是小朋友还是成年人,还有多少人记得“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最近的教材插图事件备受关注,大家才注意到原来我们下一代的教材已经走向了邪路。当教材出了问题,下一代孩子的思想又会是怎样的呢?

  这时候,很多人开始怀念以前的教材,怀念之前教材里孩子的笑脸、红军战士的英勇顽强和乐观。这时候,我们才发现教材的变化其实也代表着思想的逐步变化。

  当教材上越来越多欧美日色彩的时候;当教材上的红色题材文章比如鲁迅的文章越来越少的时候;当类似于《陈涉世家》的文学经典也被删除的时候……

  我们痛惜,无奈!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再被认同;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奋斗终身不再被倡导;就连鲁迅这样用自己的笔来反思社会也不被允许……

  这样的教材能教出敢于担当的孩子吗?能教出独立思想的孩子吗?能教出“共产主义接班人”吗?

  小时候,我们都学过“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首歌,但我不知道现在的小朋友还有多少人会唱这首歌,还有多少小朋友理解其中的内涵,还是说,大家都已悄悄淡忘了?

  其实,从八九十年代开始,我们的思想领域就在经历地动山摇的变化。随着私有资本的分量越来越重、地位越来越高,“共产主义”思想已经悄悄被抛弃了。文艺作品作为一种表现形式,也只是历史的见证者之一。

  以我自己为例,我出生在90年代,成长在21世纪初,小时候儿童节文艺演出的时候,大多数节目就已经是当时的流行歌曲编排的了,我自己也参加过《踏浪》的舞蹈表演。只有大合唱还保留了一些红色歌曲,我记得我们班唱的是《打靶归来》。

  而现在的小朋友呢?更是如此。十年前我参加乡村的支教活动时,小朋友中间流行的是张杰的《逆战》,而现在一首给游戏写的主题曲《孤勇者》则变成了小朋友们最喜爱的“儿歌”,就算吐字都不清晰,也会唱上几句。唯一庆幸的是,这类歌曲还不算萎靡,但歌颂的确实是“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般个人英雄主义式的奋斗。

  思想的转变就这样悄悄在流行歌曲中留下了一些痕迹。

  不过反过来想想,如果小时候给大家讲“大公无私”,长大后却在职场经历996、内卷、被降薪裁员,这样前后矛盾的现实体验如何与教材里的内容自洽呢?

  回溯六一国际儿童节,这个日子本来就是为了悼念1942年6月10日的利迪策惨案和全世界所有在战争中死难的儿童。主张反对虐杀和毒害儿童,要保障儿童的生存权、受教育权。这个节日和五一劳动节、五四青年节一样有着浓浓的阶ji色彩。我们一致反对帝国主义分子和各国反动派残杀、毒害儿童的罪行;我们热烈期盼下一代能够在一个健康的物质和精神环境里成长。

  感慨的是,六一儿童节前夕,我们刚刚声讨了毒害儿童心灵和思想的插图,而且还发现了一系列过去不曾注意到的问题。细思极恐的是这些教材已经存在了近十年之久,庆幸的是我们终于把他们找出来并要算个总账了。

  多说一点,教材这件事情,我有一个体会很深——当完全脱离了群众之后,专家们就连为私有zi本服务的教材也编不好。假如让一些学生家长代替所谓的专家来编辑、审核教材,也会犯这么露骨的错误吗?

  起初,一两个群众反应问题,结果石沉大海;但当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觉悟起来的时候,我们就有力量去改变一点点。

  积少成多,只有大多数人起来发声,我们才能“救救孩子”!

  同样,也只有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私有资本的恶、意识到欧美文明的不文明之处、意识到我们过去的教材之所以好是因为什么的时候,我们才真正能教育出“共产主义接班人”。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