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美国政治体制的实质及其对乌克兰的影响

作者:匡建中 发布时间:2023-01-12 08:17:0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从乌克兰的困境所想到的(一)

  本文目录:

  1 美国政治体制的实质及其对乌克兰的影响

  1.1 乌克兰的年轻人在2006年为什么几乎都是亲美国的?

  1.2 美国政治体制的实质和能吸引年轻人的原因

  1.2.1 美国政治体制能吸引年轻人的原因

  1.2.2 美国政治体制下的选举制度的实质

  1.2.2.1 其选举的操作方式决定了在大部分情况下选举结果是由金钱的力量决定的

  1.2.2.1.1 在一般情况下,西方选举制度的选举结果往往是由金钱的力量决定的

  1.2.2.1.2 能反映多数选民意愿的选举结果,其实际的施政,仍由金钱的力量决定

  1.2.2.2 西方的选举制度,很难帮助不发达国家走向现代化

  1.2.2.2.1 在发达国家能相对平稳运行的西方选举制度,是“富人的游戏”

  1.2.2.2.2 西方发达国家国民享有的舒适生活的形成,并不是靠其宣扬的的选举制度

  1.2.2.2.3 贫穷落后的国家难以靠西方发达国家宣扬的的选举制度走向现代化的原因

  1.3 看透对“富人的游戏”的幻想,是寻找适合自己国家发展的方式的第一步

  本文正文:

  从2022年初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大规模的战争爆发以来,平时很少在我们中国人的社会舆论中提到的乌克兰,迅速吸引了许多国人的眼球,对乌克兰的各种议论曾经成为过去一段时间内中国网络上的主要内容之一。虽然发表议论者的观点种类繁多,甚至有些是直接相互冲突的,但是,都承认目前乌克兰已经陷入了困境,乌克兰人民遭受了苦难。

  在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49期:“颜色革命”是如何摧毁乌克兰的”一文中,张维为教授说:“我自己去乌克兰已经是2006年,当时我的印象就是年轻人几乎都是亲西方的”。我相信张教授所说的是事实。

  人们常说,年轻人是代表未来的。为了避免乌克兰人民所遭受的苦难未来降临到我们中国人(特别是自己的家人和亲朋好友)的头上,探讨一下在当年乌克兰的“年轻人几乎都是亲西方的”事实和乌克兰目前遭受的苦难之间究竟有哪些关系,从中寻找对于我们中国未来发展的警示和启发,很重要。因此,我在这方面想得很多。下面,我将把我想到的一部分内容表述在本文中,供大家参考。这些内容是:美国政治体制的实质及其对乌克兰的影响;乌克兰是如何陷入战乱泥潭的?我们应该从乌克兰的悲剧中吸取怎样的经验教训?

  由于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美国是西方的典型代表。因此,在下面的叙述中,我就把美国作为西方的主要代表。

  1 美国政治体制的实质及其对乌克兰的影响

  1.1 乌克兰的年轻人在2006年为什么几乎都是亲美国的?

  我想到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经过了苏联的崩溃、休克疗法等一系列变动后,乌克兰人民的生活水平比原来差了,社会层面上抱怨多了,而当时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确实比乌克兰高,这种差别是事实;在当时一片抱怨声的社会舆论影响下,年轻人因为经历少,特别容易感受到这种差别,并因此认为美国比乌克兰好,从生活上向望美国。

  第二、如张教授在《这就是中国》第149期中所说的,当时已经“把整个苏联时期的历史全部丑化”了;实际上这个丑化的过程在苏联崩溃以前就开始了,大概是从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作攻击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时开始;那时,还主要是苏联内部的力量进行的。苏联崩溃后,美国原来在冷战时用于攻击苏联的各种说辞又毫无阻挡地进入前苏联区域,加速了对苏联丑化的进度。乌克兰的年轻人因为没有经受过前苏联建国初期和卫国战争时期那样的苦难和英勇的斗争,在当时这样的舆论环境下,很自然会产生自卑的心理,埋怨自己为什么生长在有如此丑恶历史的国度。

  第三、是由于当时乌克兰的舆论界和文化界已经对美国全面开放了。美国对外的文化舆论输出,当然不会说自己曾经是如何虐杀北美洲的印地安人,不会说自己曾经是如何残酷对待黑人奴隶的,只会把看上去是光鲜亮丽的文化和历史向外展示。这些看着好莱坞的影片和其他文化节目长大的乌克兰青年,当然会产生对美国一种精神上的崇拜。

  可以说,日常生活水平降低引起的抱怨、因受到舆论环境对自己国家历史丑化的影响而产生的自卑和对美国文化在精神上的崇拜,这三条是决定当年乌克兰年轻人思想倾向的最重要的因素。并且,身处当时的社会经济情况和舆论环境中的乌克兰青年,很容易在潜移默化过程中自然形成上面的想法,他们也就很容易相信,这些想法是思想的解放和迷茫后的觉醒。这些想法的形成,不仅是乌克兰的年轻人在2006年为什么几乎都是亲美国的原因,也是俄罗斯的精英知识分子曾经有着很强大的亲美国情结的原因。当时,极少有人去思考和分析导致形成这些思想的社会经济情况和舆论环境是怎么发生的。

  1.2 美国政治体制的实质和能吸引年轻人的原因

  在上面所说到的亲美国情结形成的社会基础环境下,美国所宣传的表面上以个人权利为核心的强调一人一票的政治体制,就很容易被乌克兰的年轻人所接受。

  1.2.1 美国政治体制能吸引年轻人的原因

  经过几百年发展的美国的这套政治体制,实际上是很复杂的,其中有很多复杂的关键性细节决定了其主要是维护富人的利益的;但是,当向普通老百姓宣传时,那些复杂的东西很自然地省略了,因为普通老百姓既没有精力也很难搞懂相关的复杂的法律条文,而那些强调个人权利的一人一票之类的比较简单的部分,就成了美国这套政治体制的代表了。实际上,乌克兰的年轻人所了解的美国的政治体制,也只是其中那些强调个人权利的一人一票之类的比较简单的部分,再加上原来已经形成的对美国的崇拜和向望,就让乌克兰年轻人想到自己手里的一票是多么神圣,并从此推断出,只要有足够多的与自己在政治态度相同的票数,自己的政治态度就能付之现实,就能因此获得自己向望的生活。这是乌克兰的年轻人根据自己所了解到的美国的政治体制后可以推断出的美好的结论。这是已经有了对美国生活的羡慕又缺乏复杂的社会经历的乌克兰的年轻人很容易接受美国政治体制的主要原因。

  1.2.2 美国政治体制下的选举制度的实质

  1.2.2.1 其选举的操作方式决定了在大部分情况下选举结果是由金钱的力量决定的

  我们在前面说到“美国的这套政治体制,实际上是很复杂的,其中有很多复杂的关键性细节决定了其主要是维护富人的利益的”。下面我们就从代表美国政治体制的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的细节来看其是如何维护富人利益的。

  1.2.2.1.1 在一般情况下,西方选举制度的选举结果往往是由金钱的力量决定的

  在具体选举操作过程中,要让尽可能多的人在投票时赞成某种政治主张,就要汇集可以确保该主张实施的那么多数量的选票,这是需要有人去组织,有人去宣传的;而组织、宣传是要化时间、精力和金钱的。在一般情况下(主要指人们对一些在舆论界流行的政治主张有传统上习惯上的分歧,而社会形势看来并不是十分危急时的情况;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一般人总是不愿意下决心化自己的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去研究和操作选举的细节,而只在投票时表明一下自己的政治倾向,总认为大家的各种原始的政治态度会自然地表达、自然地分类汇集起来。由于在一般情况下具有某种清晰的政治态度的人往往不会占大多数,而有相当多的人们的政治态度又往往是摇摆不定的(也就是所谓的中间状态);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召集远远少于大多数的一批人,去下大力宣传某种政治主张,就有可能促使政治态度摇摆的人投票时同意该政治主张,促使原来就赞成该政治主张的人们坚持该政治主张的决心。由此可见,即使在开展选举宣传前真正同意某政治主张的人数只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都不到,通过选举宣传,就有可能促使大多数人投票赞成这种政治主张。在西方各国实际竞选中,往往是谁的宣传力度大,谁就能取得竞选的胜利。当双方竞选人员差不多时,哪一方在竞选上投入的金钱多,哪一方就容易获胜。特别是在有了电视、网络、广播的今天,谁能在这些现代传播工具上多化钱宣传哪种政治主张,哪种政治主张在选举期间就容易获得更多的人的赞同。现实情况就是这样的。在此过程中,可以看到,在一般情况下,往往不是赞成某种政治主张的人多竞选就能获胜,而是支持某种政治主张的金钱多就能获胜。因此,西方的政治体制,在一般情况下,以个人权利为核心只是表面上的,而真正决定在该体制下某种政治主张在选举中获胜的,是金钱的力量。

  1.2.2.1.2 能反映多数选民意愿的选举结果,其实际的施政,仍由金钱的力量决定

  除了上面所说的在大部分时间出现的一般情况下的选举之外,现实中还存在着在小部分时间出现的特殊情况下的选举(如遇到几乎人人都理解的天灾,或者受到外国的侵略,等等);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的选举,西方选举制度产生的选举结果也可能冲破金钱的力量,在选举期间能反映选民的真实意愿。

  即使这种少数在选举期间能反映选民的真实意愿的选举,最后也很难摆脱金钱力量的控制。这是因为,虽然此时的选举结果看上去是反映了选民的真实意愿,但是,出了选举结果,并不就等于选民就能够直接享受这个选举结果了,这个选举结果的落实,要靠通过选举取得执政权力的执政团队通过选举前就存在的政府机构来实施。而这个政府机构平时的执政程序(各种法律法规等)和人员组织(政府机构人员的选拔标准和选拔方式)都是平时按依靠和维护金钱力量的原则建立起来的。选举只能改变指导政府机构工作的执政团队,不能改变原有的政府机构。由于选举上来的执政团队人数大大少于原政府机构,其要能顺利执政,必须依靠原政府机构和大部分原有的执政程序,这就使得这个选举上来的执政团队的具体执政,不得不在很大程度上遵循原政府机构的执政程序和依靠原政府机构的人员去实施,这就无法摆脱金钱力量的利益。

  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背后,都有一批长年提供金钱支持的资本大佬,这应该是一种常识了。民主党上台执政后,决不会在具体的施政措施上得罪那些长年提供金钱支持的资本大佬,只会给予这些资本大佬们好处。若共和党上台执政,也一样。这应该是条铁律。谁在具体施政中违背这条铁律,谁就会下台,甚至于身败名裂。

  有人会说,选举上台的执政团队可以采取措施彻底改变原政府机构的人员结构和执政程序,这是他们的权力。这是一种太天真的想法。世界上发生过的许多选举以后的军事政变,就是旧的国家机器对新的执政团队的反抗。实际上,引起绝大多数军事政变的,还不是新上台的执政团队企图彻底改变原政府机构的人员结构和执政程序,而只是想改变其中的一部分;只企图改变一部分,就遭到了这么激烈的反抗,如果企图彻底改变的话,还有可能成功吗?

  1.2.2.2 西方的选举制度,很难帮助不发达国家走向现代化

  1.2.2.2.1 在发达国家能相对平稳运行的西方选举制度,是“富人的游戏”

  上面所说到的金钱控制选举的选举制度,在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中已经运行了多年。由于在这些国家中,其在历史上用各种方式形成的比较发达的政治经济状况已经能给予其国民相对稳定的舒适生活;任何能上台执政的政党或团体,其实际的施政措施虽然有所不同,但是都不敢破坏其国民所享有的相对稳定的舒适生活。因此,在一般情况下,虽然这些国家的选举场上看上去风云变幻,但是,其国民的生活还是相对稳定的。这种选举制度虽然有各种缺陷,由于其对国民的实际享有的相对稳定的舒适生活影响不大,因此仍能相对平稳地运行下去。对于这种现象,有人说西方的选举是“富人的游戏”,是种很形象的描述。

  1.2.2.2.2 西方发达国家国民享有的舒适生活的形成,并不是靠其宣扬的的选举制度

  各个发达国家的国民享有的比较的舒适生活,是由各国目前比较发达的政治经济状况所提供的,而这些国家形成目前这种政治经济状况的经历有多种多样,参与到这些经历中去的难以启齿的血与火或丑恶太多了,正是这些难以启齿的血与火或丑恶促成发达国家达到目前的政治经济状况,而不是其目前的选举制度。例如,美国成为发达国家前,经历了屠杀印地安人、贩卖和奴役非洲黑人、独立战争、南北战争、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等重要的历史阶段;正是经历了在这些血与火或丑恶中的挣扎,才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发达国家。并不是美国现在的选举制度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发达国家。国民有普选权,是现在许多人向望美国选举制度的核心内容;可是,美国的黑人国民,直到1965年才从法律上获得美国的普选权;此时,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和军事强国已经许多年了。因此,促使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和军事强国的,并不是美国目前的选举制度。

  实际上,韩国走向发达国家的关键一步,是当年朴正熙执政后开始的;我国台湾地区走向现代化,是蒋经国执政时开始的。他们执政时搞的选举方式,并不是现在西方推崇的自由民主的选举方式,而是要被现在的西方政治学家标上专制、独裁等标签的。这种例子多得很。但是,仅靠西方推崇的、被乌克兰的年轻人所向望的自由民主的选举方式,而使国家从贫穷落后开始现代化的,世界上一个也没有。

  1.2.2.2.3 贫穷落后的国家难以靠西方发达国家宣扬的的选举制度走向现代化的原因

  仅靠西方推崇的自由民主选举方式,而使国家从贫穷落后开始现代化的,一个也没有。这是为什么?若要从理论上细说,要说一大套,很长,比较繁。这里用一种不太严谨的办法简单扼要地说一下。

  在政治经济落后的国家或地区中,绝大多数的国民缺乏相对稳定的舒适生活,更没有经历从贫穷落后到获得相对稳定的舒适生活的挣扎过程。在这种情况下,用西方选举方式,很难选出具有能带领他们摆脱政治经济落后状态的执政团队或执政领袖;即使偶然选出了比较优秀的执政团队或执政领袖,在其真正采取措施发挥作用、摆脱政治经济落后状态时,往往就会触犯在这种社会中的为了个人或小集团的私利所结成的集团(正是这类集团阻碍了所在社会的进步),就会被这类集团用罢免或暴力手段推翻了(例如,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荡或直接的军事政变);因为在这样的社会中,这类势力往往具有用金钱来吸引人或用暴力胁迫人的能力,而多数老百姓在“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这样类似的舆论环境中,其个人的政治选择都不得不屈从于这类势力,来求得能维持原有的落后但仍能勉强活下去的生活。

  目前,西方通过各种手段推崇的自由民主选举方式,显示着自己国家的国民所享受的舒适的生活,并自觉或不自觉地选择性遗忘了自己从落后到发达的难以启齿的血与火或丑恶的关键的历史。在这样的舆论和现实环境下,一般的人总是受现实的影响最大,极少有人去关注历史。因此,发达国家现在的选举方式和其国民所享受的比较舒适的生活,就很容易在不发达国家的一些普通老百姓(包括知识分子)中造成了一种幻想,认为这种选举方式能摆脱政治经济落后状态,使国民得到舒适的生活。这种幻想的依据,只是看到了西方发达国家中老百姓早已存在的比较舒适的生活状态;他们中极少有人能关注发达国家从落后到发达的历史,极少有人能看透西方发达国家的选举制度是“富人的游戏”这个本质。

  在不发达国家中存在着各种政治势力,这些势力大多数是为了个人或小集团私利服务的,他们参与到不发达国家或地区的政治斗争,从来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不是为了国民得到舒适的生活。这些政治势力附和那些对西方发达国家选举制度的幻想,则往往是为了利用这种幻想上台执政、给自己捞好处而已。目前,国际新闻经常报导,某不发达国家的政治势力利用选举上台后不顾国计民生大肆腐败等等,则真实地反映了这种现实。这些事实一再表明,仅靠西方推崇的自由民主选举方式,而使国家从贫穷落后开始现代化是难以成功的。

  1.3 看透对“富人的游戏”的幻想,是寻找适合自己国家发展方式的第一步

  当然,对西方发达国家的选举制度存在幻想的不发达国家或地区的那些国民和知识分子中,确实也有一批先进分子是想努力为了自己国家国民的舒适生活而奋斗的。如果这些人不沉溺于对西方发达国家选举制度的幻想中,只把这种幻想作为他们思考改变自己国家落后状态的一个阶段,就有希望跳出这种思想的束缚;对于他们来说,看透对“富人的游戏”的幻想,是寻找适合自己国家发展的方式的第一步,非常重要。

  在讨论乌克兰目前糟糕的政治经济状态时,应该相信,乌克兰和不发达国家中的先进分子,总有一天也能看透对西方发达国家选举制度的幻想,寻找到能摆脱目前困境的正确道路。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