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九十年前“你背叛了工人阶级”的梗何以轮回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2-06-22 09:20:1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你背叛了工人阶级”出自德国电视剧《巴比伦柏林》,这句话特指对原是为工人阶级的一员而革命成功后却背叛工人阶级投向资本主义怀抱的叛徒的愤怒。常用于斥责资本主义渗透某种圈子,亦指某种人背叛了自己原来所属的群体时引起的控诉,比如在一个全是穷人的群里毫无底线的装腔作势炫富斗气。

  “哔哩哔哩”网站有一帖:“名场面:你,背叛了工人阶级”。“豆干Doug”评论:剧情概要:男主作为科隆警察被派往柏林寻找关于勒索高官案件的线索,逃跑的是个线人但隐瞒了线索,男主在制片厂发现了这个线索,于是前去对质。当时刚刚发生了柏林警方扫射工人游行队伍的事件,线人利用这句话刺激车上的工人,所以才有了这句台词。全剧资源可见FIX昆仑德语字幕组。“gtrgdmfp233”评论:五一屠杀是军队干的,基层警察全程不知情,男主都差点凉凉。“urielamuka”评论:那不是普通工人,是德国工人纠察队。“Hgknime_”评论:主角不知情,但是主角要给他们洗。“手贱一下”评论:我想指着阅文脑门说这话。“伪军大队长”评论:阅文不存在背不背叛,它从一开始就是敌人。“碳酸饮料加柠檬”评论:你应该对那些大神说才对,阅文一直是那个不但剥削利益,还抢夺生产资料的资本家。“控几不住我记几啊”评论:这段情节类似于几个工人兄弟被人当了枪使,前阵子看到有人在后浪后何冰微博下面评论这个图,也算某种讽刺意味的恰当。“风之使徒”评论:后浪是睿站整的,结果何冰背锅。睿总爽歪歪啊!“控几不住我记几啊”评论:何冰老师是有思想的演员,他拍后浪我也很失望,但既然他肯接后浪,那么他肯定有他自己的顾虑,可是大多人斗争的对象搞错了。“spitewater”评论:这个演员是不是演过我们的父辈里面的哥哥。“N晓苏”评论:故事发生在二战前,他之前刚参加一战。“付一炬”评论:看表情包我一直以为是这个人喊的,头一次知道原来是他被骂。“李米华先生”评论:看他那样也不像个工人阶级啊!“驾风者酋长”评论:我以为他是加入共产党的知识青年。“寂寞的88炮”评论:骂的有气无力的像个娘们。“玉龙释羁向胡羯”评论:感谢UP主的介绍,只要你持续推出优质节目我就坚持一建武联,同时欢迎你加入我们国际共产主义联合!加油!“海忘了岛的心”评论:最近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冒充张麻子想勾出大伙儿心中的怒。警惕他们,别被他们挑起情绪了,别在屋子拆屋顶。“河童重工劳动组合”评论:切莫当岁月静好党。“Sennic”评论: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是整个世界。害怕砸碎坛坛罐罐的,只有既得利益者。“闻-战”评论:巧了,哈士奇也是这样想的。“san1020698”评论:【美国工人歌曲】Which Side Are You on 你站哪一边?【中文字幕】-哔哩哔哩】【美国工人歌曲】Which Side Are You on 你站哪一边?【中文字幕】“账号已注销”评论:无产工人集结起来!“大宝很瘦”评论:这是讲的魏玛共和国的事情嘛!“连续杀人”评论:为什么要配音,铿锵有力的工人阶级德语它不香吗?“为什么这么多人叫小明”评论:水个视频。本来是配普通话(我觉得能听懂比较容易有代入感),但因为过于粗鄙被退回了,所以才改成方言,弹幕也因为更换了视频被清空了。“幸运Z字菌”评论:白日放歌须纵酒,飘摇潇洒笑孔丘。好是西风吹酒醒,爽气东来逆河流。三万星辰没入海,连山接天戴月钩。别处杨柳随风摆,想是佳人念我由。“-天启-”评论:我看成了你背叛了工人阶级CNN。“油爆枇杷拌浊面”评论:背叛者在另一个视频就会喊千古。“lwax-岑奇”评论:你打码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背叛了?“松本踩奈奈”评论:这男主本身就是警察。“Caplain”评论:原来表情包上这个人是被骂的啊!“左翼云-风雨喵”评论:你搞红色我给三连, 达瓦里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对不起同志,没有硬币了,已经给了600多首红色歌曲,纪念缅怀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学习不积极每天都开心”评论:虽然我成分测试是极右,但我还是支持你,希望能吃完你们的一员。“飞雷龙猫仔”评论:这场面,层出不穷。“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评论:资本主义大胜利。“梦与实的临界线”评论:深圳亮剑。“庸子の正常人”评论:警惕诸葛亮打南蛮入侵。“桥洞底下盖小被丶”评论:诸葛亮使用了南蛮入侵。“网游视频宝宝”评论:有了利益。就有了伤害,少部分人赚多数人的钱,这就是现实。“海忘了岛的心”评论:老三起码是麻子,而有些人只是带上面具的假麻子,嘴上说着反老三,实际上就是美国黄四郎的犬。这样下去,笑到最后的不是鹅城的黄四郎也不是张麻子,是美国的黄四郎。“金三角の冰”评论:现在怎么首页都给我推这种视频啊,我有丶怕了。“nuntius跑得快”评论:我动态里有屠龙术,建议保存。“无名之炎月”评论:腐朽的旧社会必将成为尘土。“澜叠”评论:你不怕他让你消失吗?“忍者嚓嚓丸”评论:我们又有谁没有背叛工人阶级呢?“君莫笑人心易变”评论:戈尔巴乔夫,你背叛了苏维埃,cnm!“夜幕降临丶丶”评论:苏修解体了也挺好。“浪宝的咕咕日记”评论:成分太浓了。“niconiconj”评论:拜登的狗粮到位了?打马恩牌破坏社会稳定很有意思是吧,苟罕见!“下位神恶魔”评论:这段时间你在国内搞这个,我怀疑你收了美国政府的钱。“友好团结关爱善良”评论:我确实收到一百大洋,拿来买毛选了。“OrtolaN”评论:这段时间不搞,那就下段时间搞,迟早都是要的。“Elluka”评论:这波是做贼心虚。“自由行-环行5”评论:小心钓鱼。“准备革命”评论:我们一定要走计划经济道路。“争取月存过万少花多存”评论:资本从来都是敌人。“谢耳朵的世界观”评论:工人阶级? 呵呵,农民工算不算?为什么要叫农民工,何不直接叫工人。“密纳法”评论:说的没错,有人背叛理想,背叛了工人阶级。“cuber-咸鱼翻身从我做起”评论:B站人人都是大资本家。“厉害了我的宇宙”评论:为了国家,低工资,长工时……这是一般人的脑子能想出来的奇葩逻辑吗?

  “Du, Verräter der Arbeiterklasse, Verpfeif dich!”原句最常见的翻译是:“你,工人阶级的叛徒,滚吧!”因为这样翻译真的够粗俗够解气,所以在“996福报”与B站《后浪》宣传片等引起各种争议或热点或新闻的评价下面都会有这张图的身影。当然,直接引用也是一大把,毕竟能让共产主义接班人们用上更有一种身份上的感同身受。没想到德剧也能靠表情包/memes火起来,还有“元首的愤怒”那种鬼畜配音。德国电视剧《巴比伦柏林》(Babylon Berlin)在IMDb上赢得8.4的高分评价,在豆瓣上的评分更在9.0以上。评价人数算不上很多,但足以管见该剧的优秀。该剧的背景设立在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也就是处于一战战败与纳粹上台之间的德国。这个时间当然很敏感,不仅纳粹在打着工人阶级代言人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德国共产党本身也在蜕变,其相关言论较之于《尼罗河是的惨案》里的“共产主义者”弗格森更难识别。

  新冠病毒疫情花样百出造成的此起彼伏的封控、进而引起的各种民生问题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讨论,尤其是上海防疫一线的护士突发疾病后居然在自己在职的医院得不到救治,任何政策都是有代价的,放开封控之后的代价真的是我们不得不承受的吗?又有何种结果是某种人承受不了的?事实证明,防治疫情没有中间路线可走,只是眼下承担代价的很多人明显吃不消了。比如,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的商户抗议,深圳面对防疫人员嘶吼的小哥,更不要说以家庭为单位相继走向破产的餐饮业等不计其数的中小微企业了。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北京二手房的一个业主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前改行开了一家旅游公司,为了维持公司的开销而抵押了名下的房子,后来由于疫情反复发作而公司入不敷出,拖欠银行的贷款后其名下的很多房子的挂牌价比同小区同户型便宜了20%以上,前提是配合业主把贷款还上,直至房子被人以更低的价格接盘了,因为这还算主动割肉,如果再拖欠下去,等法院强制处理就没他什么事儿了!在大家都在期待疫情结束时,国内却等来了越来越猛烈的疫情反弹,直至民生问题到了不能回避的地步。整顿市容市貌,小摊小贩撤走了;保护老年人权益,老龄的农民工返乡了;供给侧结构改革,小乱散清空了;打击资本的无序扩张,互联网新锐失业了;防止教育资本化,一批教培机构消亡了……如此种种都有一个宏大的叙事,都有一个伟岸而光明的前景,但很多业主看不到了。单独一个政策的落地貌似不会激起太大的影响,但在特定的阶段,若干貌似毫无关联的因素就会交织在一起引起共振。但代价是什么,谁来承担?能事事分摊到每个人头上吗?在经济“停摆”的地区,税费要不要“停摆”?暂停营业的商户,租金要不要减免?面临失业或断供风险的家庭,银行要不要暂停计息?企业因为停工而造成的损失,工资能不能不发或政府代发?答案当然都是不可能的,但有识之士仍有必要一一丢出来,为什么?道理是一样的,我们都有一个社会主义的大的宏观叙事,面对具体问题时都有一个市场化的解法。中庸?骑墙?随便你怎么形容。看看最近的相关政策,减税降费,甚至鼓励退税,但可惜了,下蛋的鸡都没了。三农问题被进一步强调,就业问题也被提上日程,但两亿多自由职业者呢?路边摊、滴滴司机呢?没谁能得到额外的重视。做不到就接受市场经济的那一套叙事风格,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不患寡而患不均”,在社会主义的前提下解构“共同富裕”就是背叛工人阶级。

  马克思界定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必然随着经济的发展而不断下降,“发展生产力”就是要让劳动力的价值不断上升而商品的价值不断下降。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形成寡头是必然现象,这种人将控制着全部的生产资料与科技成果,尤其是有可能利用先进科技改造自己、改造自然,其最终成分甚至有可能脱离人类而形成一种超人类,从而更有条件让人类文明再次回到奴隶社会。这一点连新自由制度主义者凡勃伦也是承认的,对高科技、低生活的“赛博朋克文化”的恐惧更是当今世界各国全年不谋而合的心态。原始社会是按劳分配的公有制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后又利用宗教、法权等统治工具控制被统治者的思想,对产品进一步集中而促成奴隶与奴隶主的从属关系意即奴隶主之间的利益关系,小奴隶主不断被大奴隶主兼并后向完全的从属关系过度,奴隶的生产成本这个过程中不断下降,奴隶的劳动价值成本越来越低而产出的的产品越来越集中,这个阶段的商业受到严格限制,人类很难利用商业活动提高资源的利用率与生产率。(比如,a城善于伐木,可一小时砍一百颗棵树或一小时开五十斤矿,b城善于开矿,可一小时开一百斤矿或一小时砍五十棵树,a只伐木而b只开矿,然后用商业活动交换产品就能大大提高两城人口的总生产效率,参见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到了封建社会,在欧洲是分封建国,大小领主之间的从属关系,小领主对大领主负责,对自己的领民有完全的权利。领民生产的产品大部分的留为己用,但要向领主缴纳一定的税,这种并不是完全的为他人劳动较之于奴隶制的制度更有助于商业的繁荣,但只是将简单的从属关系变成了不同阶级的层次剥削。在中国,君主专制制度的本质是大小地主与皇权分别剥削佃农与普通国民的封建模式。到了资本主义社会,阶级解构进一步简化,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革命的本质就是要掌控生产资料的资本家对社会分配制度的合法化革命,新的生产关系将社会分割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随着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激化,很多国家的资本家被联合起来的无产者严重打击了(比如巴黎公社与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短暂的共产主义社会因为生产力条件的限制而难以为继,后资本主义时代在苏东剧变后成了主流。一部分前社会主义国家的资本主义被分化后掌握巨大财产乃至国民经济命脉的寡头与分散的小资产者成了经济基础,另一部分国家在阶级矛盾激化后选择了改良的资本主义,主要是将无产阶级分化为一部分廉价劳动力与另一部分“中产阶级”,但这种阶级在阶级论述上是不存在的。经典马克思主义只承认根据生产资料划分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但这与封建社会层级剥削的专制制度在本质上是相同的,比如皇室、官员、地主与佃农的矛盾,寡头、官僚资本、小资产者/中产者与无产者的矛盾。根据黄炎培总结的“历史周期律”,历史就像一个圈,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专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后资本主义/改良资本主义(封建/专制社会的本质)的下一步是什么?答案也许是“新奴隶社会”,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逐步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主要动力是人口的不断增长,社会为了缓解人口压力而不得不不断提高生产力,阶级社会的阶级矛盾与人性的递增需求等问题被最起码的生存问题不断弱化。但随着社会生产力不断的发展,人性的递增需求与阶级矛盾也会不断突出,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而从量变改良走向质变的革命,直至社会意识形态有了系统性进步。在资本主义社会,人类对自我价值与人性的追求发展到了很高的程度,直至回归人性的初始阶段为人人平等的追求而形成新的原始社会生态。如果渔猎业、采摘业等原始的生活方式能养活不断增长的人口,我们的祖先就不会从部落氏族这种原始的公有制社会过渡到现在的社会形态了。工业化资源压力迫使人类脱离原始的生活方式而不断提高生产力,直到如今的大工厂模式推广到全世界。随着人工智能等高精尖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生产力将加速提高,生存压力越来越小而精神追求越来越重要,商品的价值将不断下降而劳动力的价值越来越高,所以会不断回归人类的本源社会以解决人与人之间的人性冲突与为了维持生产力而激化的阶级矛盾,直至与原始社会在本质上相同的共产主义社会变成现实。既然后资本主义时代与封建制度在本质上是相同的,下新一轮社会形态变革催生的“新奴隶社会”将是什么样的?随着科技的进步与大工厂建设所需的资本越来越多,小资产者将不断被兼并而生产资料不断流向大资本,直至新人类或超人类在人类社会普及完全的奴隶主与奴隶的关系。这个阶段的社会矛盾将再次激化,直至迫使无产阶级重新革命,彼时的生产力水平足以让人类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都能达到共产主义水平。根据“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历史发展观绿,共产主义社会延续不久后生产力水平又会对人口等方面的资源消耗不堪重负,工人阶级的背叛与反背叛则难免会再来一遍。

  “知乎”网站有一问:“如何评价‘资本家挂路灯’,言论是不是过激了?”知友“知乎用户”答:挂路灯这种说法,本质上是无产阶级渴望消灭资产阶级的一种质朴的愿望的情绪化表达。其本质就是抒情,就和国骂是一个道理。现代社会了,没有资本家真的被挂路灯,也没有人的妈妈真的被人临幸,不能说被骂了就是玻璃心,但为什么被骂心里没点数吗?更极端点来说,哪怕真打算把人挂路灯了,也不要忘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这句话,更不要谈法律,因为在马克思主义的语境下社会主义国家就是无产阶级压迫资产阶级的统治工具,法律就是用来允许把资本家挂路灯的。那你问为什么法律不允许我把马云挂路灯?那当然是因为马云不是“资 产 阶 级”,他是“企 业 家”,“资本家”在三大改造就被消灭了,改革开放只是涌现了一批“企业家”,他们也是无产阶级。正是这种文字游戏使得国家失去了这种阶级职能,使得这些人如此的嚣张。回到挂路灯的问题上,虽然这种表达方式比较极端,但其实目标大家都是一致的,即消灭资本主义,消灭阶级,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消灭并非从人的粒度上消灭,而是从制度的粒度上消灭,我们可以劝他们不用这么极端的表述,但绝对不应当放弃暴力这一底线。人类社会的每一次进步都是暴力的,所以暴力是能解决问题的。但暴力解决的是最不可调和的矛盾,最尖锐的矛盾。没人喜欢暴力,谁不爱和平呢?但放弃暴力等于背叛阶级,事实一直是如此。知友“月半微”答:2077年,我所居住的城市被称为理想之城。为什么呢?她汇聚了所有人的理想而成。所欲者成之,所恶者诛之。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大大小小的理想城撑起了理想之国。如同世界灯塔一般的理想国。拥有从生至死的保障体系。2060年,我出生了。我出生时伴随想起的是AI悦耳的声音。虽然我并不理解那声音的含义。欢迎您来到这个世界,公民XXXXXXXXXXXX号。上一年仙逝的公民人数为XXXXXXXXXXXXXX人。其遗产为XXXXXXXXXX美元。根据XXXXX,经系统排除金融系统的需求后,折算为XXXXXXXXX美元。已按近年来出生的公民人数平均分配。尊敬的公民TrumpXXXXXXXXXXXVIII。您的出生基金为XXX美元,祝您在理想国的生活幸福。时间一晃而过,今年我四岁了。我已经可以自己拿着幼儿餐票到餐厅刷脸就餐了。当然,我觉得这应该归咎为我比较聪明的原因。毕竟从小和我一起玩的BidenXXXXXXXXXXXVIII,就从来都做不到这一点,直到七岁才能做到自己一个人就餐。因此他也就无法完成【独立就餐】的传说级任务。我可是足足领了两年的任务奖励。2069年,和我一同出生的HillaryXXXXXXXXXXXVIII得了癌症,她是个聪明可爱的小姑娘,我觉得她不应该得这个病。该死!可她偏偏得了这样一个病。这都是后来的想法了。当时我可是十分羡慕她的。因为她那时可是从系统那里得到了一个新的任务。神明级任务:代表人类与癌症抗争。是的。2077年我们依然没有人能完全解决癌症。这里有着太多的未知在等待这我们。但可能正是因为有着很多像小Hillary这样不幸,但在这一神明级任务中做的不错的人。我们才对癌症有了更多的了解。写道这里,我就很不能理解历史上的那些自私的人,那些宁愿把医疗资源拿去浪费,也不愿意给那些付不起医疗费的人。但我想到后来学到的历史知识,就很容易理解了。封建社会的贵族中,不是也有很多人宁愿把武士和骑士拿来守卫自己的安全,也不愿意让他们上前线,抗击异族侵略的吗?如果没有制度把这些力量统一起来,就无法战胜异族。如果没有理想城计划,我们恐怕会浪费更多的医疗资源吧!2075年,我15岁了我靠着我自己的聪慧,提前从【中学学习任务】和【大学任务】中毕业,并获得了【任务奖励】但我现在对【研究生任务】等等学术路线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整理了一下我从小积累下的任务奖励和赫赫声威,我决定做一些投资企业的任务。理想城的居民很喜欢炒股票。这是从前理想城时代就遗留下来的传统。在交付了手续费之后,我为某个任务目标建立了一个项目组。然后游说和招纳了几个我看好的人。我们承担了一个市政建设的项目。进入市政系统。一个人不断的系统上根据不同人的质询提出符合逻辑的回答。市政问题:新建道路项目。项目提出人【公民ObamaXXXXXXXXXXXVIII】目标:修建XX——XX的公路。答复:评估道路项目,资金来源【道路维护项目组】,项目效果【加速新开发的水培农场物流30%有效】答复:同意修建。任免问题:撤销市长BushXXXXXXXXXXXVIII。项目提出人【公民ObamaXXXXXXXXXXXVIII】进入投票裁定系统。请于30日内获得XXXXXXXXXXX位公民支持。例行评定。项目提出人:系统。公民可自行进行项目人员的评价。获得10%不满者,警告处分。获得20%不满者,调查。获得30%不满者请民主党自行罢免,并提名新的成员,警告:获得五次以上罢免,则废除民主党任免权。由新党:自由党提名市政人员。总之,系统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不过也很少有人打开系统就是了。除了遇到一些天怒人怨的市政官,会有人打开系统,投出自己愤怒的一票。言归正传,我进入系统,接下公民ObamaXXXXXXXXXXXVIII的项目。并组织了一些希望一同完成这个任务获得奖励的萌新们。我本来是想找一个老手带一带的。但我一想到我的聪明才智,我那么迅速的超越BidenXXXXXXXXXXXVIII完成毕业的才智,我就想舍弃了这比预算。因此我以最小的成本组织起了这个团队。尤其是其中的BidenXXXXXXXXXXXVIII,近乎是免费,他只求我帮他完成这次的经历,获得【一级见习员工】的教学实践任务。我当然乐意如此。但很不幸,任务失败了。最后,因为过早幻想到成功。所以我在日常的挥霍中花光了所有的财产。以至于身无分文的我不得不售卖了我今年的100平公民年房产票,搬到青年救济公寓去。这才获得一笔钱来支付日常的一些开支。每个公民每年都有获得100平房产票。但有的人更喜欢小房子,有的人则占用了过多的资源。因为房票市场就应运而生。今年2077年,我今年就17岁了,但我还完全没有想好我以后该干什么,但我最近对一件事很感兴趣。近来有人在历史文化论坛中提出了质疑,质疑教科书中所讲的【法国大革命的大屠杀】【XXX中的大屠杀】【美国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中的XXX】等等事件是不是都太过于残暴无道了。当然最为严厉的指责还是针对【美利坚合众国理想城变革】中挂路灯的那些资本家。尤其备受争议的是洛圣都理想城史诗公会大道上的【资本家路灯历史纪念街】很多人质疑这一事件的历史正当性,更多的人建议拆除这一违反人道的历史纪念街。公民们针对这件事分成了左右两派,在网上争论不休。而市政系统里面也不断的有新项目提出。【拆除资本家路灯历史纪念碑计划】提出人:柴静。【中国即将崩溃,因此这些无辜资本家都是功臣,应该得到平凡】提出人:小章家敦。【将资本家挂路灯历史纪念街改为失德男人历史纪念街】笠·范·伊丽莎白·叶卡琳捷娜。说起来资本家路灯历史纪念街。这是由昔日洛圣都资本家最为聚集的街道改造而来的。昔日占据了美国最多财产和生产资料,并试图在革命中转移财产的资本家们都被挂在了高高的路灯之上。这些人在上面腐朽,生出虫子,吸引来秃鹫,最后连秃鹫也不愿意留恋,成了风中孤响的骨架们。那些无家可归的工人,曾在下面聚集呐喊哭泣。那些普通的市民,曾来此猎奇,并为家里增大的房子感到心安理得。那些昔日的竞争对手。早早搬的离这地方远远的,才能睡得着好觉。这片街区直到今日,还有戴上袖章的老工人们自发的守卫着,不许别人破坏,这是他们胜利的标记,也是他们像年轻人教育的素材。但很多从远处来的游学者都是对此一副厌恶的表情。甚至有些人上前和残肢断臂的老工人们争论。“人的财产不受侵犯!那些资本家又没犯错,甚至很多都是好人。怎么能这样呢?”“以前有些人比资本家还伟大,还神圣合法!但我只闻诛一夫纣,未闻弑君!”“你们只看到了这些资本家的哀死,却没见识过那些被资本统治下无辜惨死的人,他们是备受压迫后绝望麻木的人,是无药可医的人,是漂泊孤零的人!他们是备受压迫的人!是他们不愿意被压迫,站起来了,才有你们现在的美好生活。每个人平等的享受着这些机遇,这些机会,这些医疗资源,教育资源,而在以前,这些都是分阶级的!都是有特权的!都被人垄断了,被人拿去喂狗,都不愿意给你们!”“哼,喂狗有什么不好,我从小努力,比那些笨蛋提前毕业。才有了一堆资源,凭什么这些资源不能传给我儿子们?”“那是因为以前有人比你们更聪明!更努力,但就是因为没有资本,才一辈子备受压迫。到最后想明白了!你们以为过去投胎就能投胎到富人家庭?”……这天我又在看着这些人和老工人们争论不休,突然一个新项目在我脑海中启动了。【新项目提名:弄清历史真相·资本家挂路灯】提名人:TrumpXXXXXXXXXXXVIII。提名人等级:神童、不建议成为企业家者、无所事事的游民。提名人建议:对资本家挂路灯进行调查,申请成为调查员。项目1:建立投胎系统,项目2:进行投胎模拟。项目3:进行成长假定……项目附议者:XXXXXXXXXXX人。附议者高赞意见:建立穿越系统,由调查员进行穿越调查。科学家协会建议:可以对时空干涉进行理由研究,申请项目拨款。民主党建议:XXXXXX。共和党建议:XXXXX。自由党建议:XXXXXX。工人党建议:XXXXXXXXX。高华历史研究院建议:根据搜集而来的资本家挂路灯前的舆论资料【各类报纸书籍】显示,这完全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是对人类文明的背叛……总之,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穿越了。然后我想只要把下面这段文字发过去就好,这些无聊的争论实在只是因为吃的太饱!只要我们稍稍回忆和思考一下,就会明白:法国事实上存在两个'恐怖时代'。一个在感情冲动下进行屠杀,一个是冷漠地、蓄意地进行屠杀。一个只持续了数月,一个则持续了千年以上。一个使千余人死亡,一个则使一亿人丧生。可是我们只是对那个小规模的、短暂的恐怖时代感到恐惧。然而,刀斧在一瞬间带来的死亡,能够比得上饥饿、冷酷的侮辱、残忍和悲痛的慢性屠杀吗?闪电在一瞬间带来的死亡,能够比得上炮烙之刑的慢性屠杀吗?短暂的恐怖时代所填装的棺材,只要城市里的一块墓地就能容纳下了,却有人不断告诉我们要为之战栗和哀鸣。可是,那自古以来的真正恐怖,那种不可名状,惨绝人寰的恐怖,其所填装的棺材,就连整个法兰西也容纳不下啊,却没有人告诉我们要看到这种恐怖的巨大规模,要寄予应有的同情。知友“刘聪聪”答:大多数反资本家的人是极度肤浅的,当然,资本家以及拜金主义也是极度肤浅的,当然,很多宗教信徒也是极度肤浅的,当然,很多以爱国自居并且以国家层面评判他人和乃至各种价值的人也是极度肤浅的,当然,平均主义一类的理想者也是极度肤浅的,当然,很多片面鼓吹传统奴役道德的人也是极度肤浅的。我们缺的是什么?人性的精神高度,对价值本质的认识和捍卫,仅此而已,我们批判一切的一切,都应是那种事物出于价值的底层或者把低价值定义为高价值的人,而不是什么不患寡而患不均,也不是什么宗教、政治、物质、传统道德一类的理想,然后以这种理想为名义而毁灭价值本身及其创造力,当有人反对时,你只能说对方不懂这种理想,事实上这样的人连应该怎么活着,乃至像艺术家科学家那样发现美创造美,他们眼里只有整人与被整,忠诚与背叛,有钱与没钱,名义上的伟大与渺小,然后就没了,说来说去,从来与创造美好的价值本身毫无关系,而是停留在某种概念上的正确性之上,说白了,还是文化素养不够,说到文化素养,他们又谈论文化入侵和文化输出了,然后捍卫了这种概念之后就没了,从来与文化素养本身无关。知友“老曼1984”答:“资本家挂路灯”,这只是某一个历史时间段的使命,显然现在不是。每个历史进程都对应着一些任务。有的时候,地主资产阶级应该去死。有的时候,农民应该去挨饿。有的时候,工人应该被抛弃和背叛。前面一段时间的历史使命是大家一起xjb卷。我寻思着接下来应该不是挂路灯,而是大家一起有原则地卷。

  九十年前德国留下“你背叛了工人阶级”的梗却在当今中国引起更多的争议,谁能保证未来不会有某国再来一次?“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如此而已。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