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对标“台独”绿营:亚速营里到底还有什么鬼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2-05-13 09:51:0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俄军包围马里乌波尔近两个月却久攻不下亚速营,泽连斯基何以下死命令不准亚速营投降?坊间由此而对其中的猫腻越猜越离谱,此类话题的热度越来越不亚于中国人民对“台独”绿营的不可告人的“撒手锏”的一系列质疑。

  随着马里乌波尔被俄军像剥洋葱一样越来越露出最后的“死角”,被吹得神乎其神的亚速钢铁厂地下隧道在俄联军空中打击与地面炮火轰炸下出现大段的内层坍塌,将蔡英文办公室的地下逃生通道吹得神乎其神的台军也许比中国人民解放军更关注其中到底还有什么鬼吧!同时隧道内的电力供应几乎被完全切断。但由于有柴油发电机与外界通讯星链的支持,亚速钢铁厂隧道内的亚速营等乌军残余仍能与外界保持联系。对亚速营与乌军残部一直能上网的诟病其实有两面性的问题:亚速营的确能通过网络与外界沟通联络求援,但亚速营武装发布的视频也让俄联军随时了解他们的动态与心态,同时也能让亚速营等乌军残余通过网络渠道了解看清他们自己的处境。比如,乌军大本营此前通知钢铁厂包围圈内的亚速营残余,正在扎波罗热集结训练大约1500名特种作战人员。这批精锐力量很快将南下到马里乌波尔钢铁厂工业园解救亚速营。但扎波罗热铝厂训练基地内的弹药库发生殉爆,连同外籍教官与雇佣兵在内总共800多人死伤,装甲设备几乎被完全摧毁。这是一个令亚速营感到彻底绝望的消息。因为,在亚速营食物与饮用水耗尽的极限时间内,乌军大本营再无可能组织起足够的救援力量。亚速钢铁厂内的乌军亚速营顽固分子封闭上述不利消息,以免悲观情绪加速蔓延,加快乌军残部的顽抗意志崩溃。实际上,这种担忧是多余的,因为没有比挨饿更现实的打击了,亚速营骨干在退守地下隧道时对下属做出的“地下储备物资支持坚守七年”的承诺很快就变成了笑话。4月29日,在地下隧道内因联军轰炸导致大面积塌方与断电的绝望环境下,乌军第36海军陆战旅指挥官沃伦斯基拍视频,向北约第二军事大国总统求援。他希望埃尔多安发挥作用,帮被困在亚速钢铁厂内的乌军及亚速营残部撤离马里乌波尔。沃伦斯基在视频中自称“代表所有被困的军民请求救援……现在我们这里有600名军人有不同程度的伤口……食物、饮用水与药品都严重短缺并接近极限……”但这种看不到希望的求救越来越挡不住亚速营内部的分化了,亚速营从来就不是坊间传说的那样“铁板一块”。

  泽连斯基提出愿用俄罗斯战俘交换亚速营钢铁厂内的人员,但乌克兰越是关心就俄罗斯越是不会放人,这个钢铁厂内到底还有什么鬼?这个问题似可参考于美国介入未来有可能爆发的台海战争的程度。目前各方消息主要提供了三种相关版本:一是生化武器:俄乌战争爆发不久,俄罗斯就占领了几处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很有可能从实验室中得到了美国在乌克兰研制生化武器的情报,而且据俄罗斯方面透露,美国在乌克兰境内有336个生化实验室基地,而且还在用乌克兰士兵做人体实验,因此找到这些生化武器予以摧毁,并让美国声誉扫地,这必然是俄军的重要目标。二是北约成员国高级将领:在俄乌战争还未爆发之前,北约就向乌克兰援助了大量的军事教官,这些教官的主要工作就是训练乌克兰士兵,让他们有与俄罗斯一战之力,在冲突爆发后,北约的军事教官就大规模撤出了,但不排除还有重要人物没有来得及撤离或是留下来继续帮助乌克兰抵抗。为此,联合国秘书长还专程找到普京,希望俄罗斯能开放人道主义通道,让钢铁厂内的平民撤离。但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4月28日联合国准备撤离平民的团队可能也正试图营救困在钢铁厂的北约现役军人,而一名前加拿大陆军将军可能藏在那里,此前加拿大国防部也曾声明这位将军曾留言称自己从军队辞职并前往乌克兰。三是拜登的儿子:这样的猜测很大胆,但也并不是不可能,一个美国国内媒体都默认的消息是,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一直在乌克兰从事某些经济活动,并为拜登的选举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而在俄乌战争爆发后,本该在乌克兰的亨特却一直没有露面,外界也没有他的消息。而且,从美国高层最近的动作来看,他们的确很焦急,包括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以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都纷纷访问乌克兰首都基辅,一个基辅就值得美国高官全部来个遍吗?

  2022年俄罗斯红场阅兵前夕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总裁罗戈津指出,亚速营内有美国“星链”卫星的地面终端设备,让马斯克别装傻。如果情况被第三方媒体证实,马斯克及其公司在中国的“钱途”将不言而喻。DPR首席顾加金接受俄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被俄俄顿联军封锁的亚速钢铁厂内可能有暗藏来自美国、法国与英国的高级军官,亚速营的成员、被俘人员以及从那里出来的平民都是这么说的。这或许就是亚速营拼死抵抗至今不投降的原因:不能让外籍军官曝光。此前在回答媒体采访时,一位俄罗斯军事专家表示,乌军中有170名西方列强的退役将领,他们在乌军中充当顾问,包括防长顾问、安全局局长顾问、集群司令的顾问、参谋部的顾问。在乌克兰国防部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有办公室的。马里乌波尔开战之前是北约设立的狙击手培训中心,当时有2000名狙击手在训练。训练他们的人很多是北约国家的狙击手大师,这些人当中有准将、少将军衔的人不在少数。但他也特别强调,他们一旦被抓即使是现役军官也会变成前军官,如果顿涅斯克武装所说属实则也能印证此前俄媒猜测普京突然下令停止强攻亚速钢铁厂的命令的原因。4月24日,退休上校尤里·克努托夫在《60分钟》节目中承认,亚速钢铁厂隐藏了有全球重要性的秘密,除了亚速与乌克兰武装部队的成员外,北约顾问可能也在亚速钢铁厂,而且是非常高级别的顾问。如果这些人落入俄军手中,这将引发一场国际丑闻,并在北约国家内部产生重影响。北约国家的领导人声称他们的顾问都不在那里,北约也没有参与其中,只是通过运送武器来提供辅助援助。如果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谎言,马克龙可能会在选举中被击败,其他一些政客可能会被迫辞职。克努托夫强调,用炸弹摧毁亚速钢铁厂并不困难,但这会使俄罗斯失去确认留在那里的人身份的机会。因此,普京封锁的想法更有可能保住钢铁厂的秘密。虽然无法证实是否会影响马克龙的选举,但法国媒体曾报道亚速钢铁厂有50名法国军官,所以马克龙才如此热心于营救亚速钢铁厂的乌军。由于信息迷雾的蔓延,亚速钢铁厂是否有西方列强的“大鱼”,我们只能拭目以待吧。但就算亚速钢铁厂真有“大鱼”,西方列强也会宣布这些人都是退役军官且以个人身份出于同情志愿帮助乌克兰的,与其所属国家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一贯的外交伎俩,在台湾问题上也不例外。

  亚速营的“源远流长”足以让“台独”绿营望尘莫及,连希特勒等德国纳粹恐怕也要“敬畏”亚速营三分吧!俄军进攻乌克兰的兵力不足而不得不收缩战线,车臣军队誓师进入乌克兰作战后,乌克兰亚速营发布“子弹抹猪油”视频挑衅车臣人,都知道车臣信仰伊斯兰教,亚速营这么玩还真就是杀人诛心了。俄版安禄山对上乌克兰亚速营,极端宗教主义对上极右翼民族主义,这还真就是以毒攻毒。13世纪蒙古铁骑踏到欧洲,俄罗斯人与乌克兰人最早的共同祖国“基辅罗斯”四分五裂,从此东斯拉夫人被大致分成了两大块,一部分处于立陶宛与波兰统治下,大致就是今天的乌克兰人与白俄罗斯,另一边则是长期处于蒙古人统治下,也就是今天的俄罗斯人。一边是西化的乌克兰,一边是蒙古化的俄罗斯,谁也看不惯谁,俩兄弟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此后乌克兰一直夹在大国之间两头受罪,寄人篱下的日子要多惨有多惨!乌克兰民族主义者非常渴望建立一个统一独立的乌克兰国家,跟俄罗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国家。这时一个叫班杰拉的民族主义者登上了历史舞台:谁压迫我们乌克兰人,我们就跟谁干到底!班杰拉参加针对波兰统治者的暴力倾覆活动没几年就被波兰人扔进监狱,苏联趁德军闪击波兰拿下西乌克兰与西白俄罗斯地区后趁乱逃出生天的班杰拉润到了德占波兰,也不知道蹲大牢几年里格了什么东西,开始为德军服务,成为乌克兰版汪精卫。班杰拉的行为不是个例,苏德战争爆发后,乌克兰战场上的乌克兰人也分成了两种阵营,乌克兰大地上遍布着反抗德军的乌克兰游击队,同时也活跃着西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组成的乌克兰起义军,苏联人他们打,德国人他们打,波兰人他们打,犹太人他们也打。乌克兰起义军纳粹起来比纳粹还纳粹,简直就是无师自通。他们慢慢发现,德军虽然入侵了乌克兰,但大家的意识形态是一样的,都认为除自己其它民族都不算人,那还不如一起先干倒苏联人。极端的乌克兰起义军开始纳粹化,甚至自己直接加入德军,还鼓励乌克兰人也加入德军为纳粹效力。由于大量乌克兰人加入,1943年德军甚至专门组建了党卫军第14步兵师,成员几乎都是西乌志愿者。这帮纳粹皈依者的战斗力实在是差强人意,被苏联红军打垮好几次后,只能被派到东欧其它德战区干镇压的活儿,正面硬刚打但欺压游击队倒是有一手,手法有多残暴,如果看过亚速营施暴视频,那么两者相当。1944年苏军占领乌克兰全境,把乌克兰地区全部纳入苏联版图,纳粹德国随后也在盟军的进攻下覆灭。但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并没有与纳粹德国一起消逝,在苏联经营下,乌克兰成为苏联最发达的加盟共和国,愈发膨胀,分离主义渐起。20世纪60年代,乌克兰党中央第一书记谢列斯特还尝试过彻底乌克兰化的乌克兰,虽然勋宗及时出手赶走了谢列斯特,但乌克兰分离主义也慢慢做大了。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在历史上一直是波兰、沙俄与苏联的一部分,乌克兰政府为了获得独立的合法性,就又举起了民族主义的旗帜,把苏联描述成侵略者与压迫者,再加上西方列强吹风,就连手上沾满鲜血的纳粹刽子手都被奉为是乌克兰独立的先驱。2010年班杰拉还被授予了乌克兰英雄称号,真是离谱到家了。在这种叙事背景下,出现极右翼极端新纳粹组织就不用奇怪了。亚速营的前身是一个叫“82派”的狂热球迷组织,这种球迷叫ultra,跟足球流氓那种还不一样,ultra有组织有纪律,一言不合就开干。这种球迷在哪个国家都有,曾追着上千英国足球流氓打的俄罗斯球迷八成就是ultra。这帮人天天待一起,除了暴力就是把热情转化为对本民族极端的忠诚,非本民族人在他们看来根本不算人,所以动起手来就不用有什么底线了。2014年乌克兰爆发颜色革命后克里米亚半岛与东乌被分裂,这帮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号称要守护哈尔科夫,占领了市政大楼,成立巡逻队,下手毫无底线。乌克兰政府见这帮人这么好使,所以迅速招安批准成立准军事组织。往往极端思想是很容易吸引人的,亚速营规模迅速长大,2015年变成了一个团编制,而且来自巴西、意大利、英国、法国、美国等地的新纳粹分子也纷至沓来,加入亚速营。在亚速营里纳粹标志无处不在,亚速营标识狼之钩与二战德国党卫军第2师的标志如出一辙,背景标识甚至就是希姆莱设计的黑太阳纳粹标志,元首知道了恐怕都得笑活过来,最恐怖的是,这帮人还用纳粹的那套极端酷刑折磨平民百姓,看过相关视频的恐怕晚上觉都睡不着。而且亚速营并不只是唯一的法西斯民团,目前乌克兰政府批准的组织的法西斯民团数量达到了80多个,数量过万,甚至被打散的民团还被重新编入政府军序列,全球吃瓜群众要开眼了。

  俄乌战争期间台湾最流行的一句话是“今日乌克兰不是明日台湾”,目的是金蝉脱壳,“台独”绿营幻想乌克兰的惨象不至于让兔死狐悲的台湾人变成惊弓之鸟。台湾不是乌克兰,但台湾人比乌克兰人更关心乌克兰,乌克兰人最多会发几句俄罗斯人不该炸毁他家房子的牢骚,可台湾人,会诅咒俄罗斯会亡国,他们总是把乌克兰人塑造成战斗英雄,就象把蔡英文塑造成台湾的辣台妹那样,台湾的造神运动,造到了快要亡国的乌克兰,这让人很诧异,台湾人的脑袋,是否还能正常运行?这倒不是说“皇帝不急太监急”,而是台湾人深知自己的命运与乌克兰人有着某些异乎寻常的相似结果,尽管他们嘴巴否认,可心里都在这么想,嘴巴否认,是基于政治正确与舆论宣传,而心里想的才是真实的答案。所以,乌克兰就变成了未来台湾的影子,现在的乌克兰活,就是未来的台湾活,现在的乌克兰死,就是未来的台湾死。台湾人不是关心乌克兰,而是在关心自己的未来。但现实是残酷的,乌克兰的战局,丝毫不受台湾舆论战的影响,乌克兰的尖刀部队亚速营被打的跪地求饶,从血战到底,从让俄军要流完最后一滴血到”求降无门“,据俄罗斯披露,亚速营通过无线电1天内高呼投降367次,创造了战争史上呼喊投降次数最多的奇迹,这真是被打急了。亚速营盘踞的乌克兰钢铁厂,地下工事坚固复杂,物资储备丰富,号称是攻不破的地下钢铁长城,能经受的起“核打击”,但俄罗斯只用炮弹就打的喊投降。世界上没有什么攻不破的堡垒,台湾人没有亚速营这样骁勇善战,台湾威力最大的也许就是蔡英文、苏贞昌、赵少康、田鼠哥、林郁芳、韩国喻与陈馆长们的嘴炮了,就是散布个假消息或做个网络攻击,但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战斗方式在乌克兰战争都被证明是丝毫经不起打的。俄罗斯并没有亡国,台湾在乌克兰塑造的神仙亚速营则离完蛋了。亚速营,号称乌克兰的“纳粹”,是顽固中的顽固,极端中的极端,精锐中的精锐,可莫斯科更不相信眼泪,不要说你是亚速营,你就是块磐石,也能砸碎,你就是个刺猬,也要拔掉你的刺,俄罗斯不准亚速营投降,那就是要全部歼灭了!一天喊出367次投降,这是被打的有多惨了?!除了8小时睡觉时间,其它时间平均5分钟喊一次投降。今天的乌克兰亚速营就是明天的台湾民进党、“时代力量”、台联党、“喜乐岛”与国民党里的顽固份子,不同的是乌克兰的亚速营全是战场经验丰富,骁勇善战的好战份子,而台湾的亚速营全靠茶叶蛋,卤肉饭做武器,乌克兰的亚速营能喊投降,台湾的亚速营自然会喊投降,乌克兰的亚速营5分钟喊一次投降,台湾的亚速营5秒钟就会喊一次投降,看看下边这些举手投降的人,哪个更凶悍,哪个更能打,哪个更会投降?如果你会相面,不用打就能看出来。吉它手有句名言,战场上没有英雄,战场上只有活人与死人,想活的就投降,想死的就抵抗,乌克兰的尖刀部队都会投降,很难想象台湾人会誓死抵抗中国人民解放军。

  俄乌战争期间美国曾拒绝向亚速营提供援助,这不可能不让“台独”绿营有兔死狐悲之感。苏联解体后一系列“颜色革命”带来的各种冲突与出现的若干纳粹性质的小团体给了极右势力在乌克兰死灰复燃的机会。这个团体的表现特别强劲,但成立之初是不被政府认可的,也没有机会发挥他们的实力。直到乌克兰政府的正规军队的实力减弱,在战争中出现了无兵可用的情况,这时才有了亚速营的机会。从那时起,亚速营就不再是一个幕后的民间武装团体,他们已走到了台前,被大家看见。1982年,哈尔科夫冶金工人的足球俱乐部成了一个狂热的“82派别”组织,进而在2014年俄乌战争中占领了哈尔科夫州的行政楼。随后自己宣布成为当地的“自卫”部队,吸收更多的志愿兵加入,扩大成为“东部兵团”。乌克兰内政部长宣布成立准军事部队后“东部兵团”的实力与规模迅速壮大,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后正式在别尔江斯克成立亚速营。亚速营的标志就是“黑色太阳”与“狼之钩”,前者代表着纳粹的意识形态,后者则与纳粹直接相联系。在看到亚速营的标志采用这两个元素时,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与指责,但亚速营的人依旧我行我素,并没有做出改变。亚速营在成立之后还经过了格鲁吉亚退役军人的训练,回来之后,开始有了正规的编制,编制为400人。在职责定位方面,乌克兰内政部与国民卫队的安排是侦查、反侦察、警戒、巡逻等,而亚速营则是还包括了特殊武器的使用方面。2015年亚速营有了两个突击营、一个坦克营、侦察连、警卫连、工程连、维修连等多个组织分部。自亚速营成立以来,他们一直都在东乌克兰地区频繁活动,也曾参加过一些比较小型的军事战斗,但在参与的过程中目无法纪,一直都是没人管的。你能想象吗?一只乌克兰的正规国家部队竟然是纳粹分子的集合地,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公然在大街上开枪射杀平民,乌克兰亚速营究竟有多残暴?亚速营的创始人安德烈·别列茨基就是这群财狼的带头人,这个组织也是联合国点名要惩治的。根据2016年联合国收到的一份报告,以亚速营为代表的部分武装力量犯下了烧伤抢掠、违法拘禁、残害百姓等一系列的严重恶行。此外,在之前的报告中也有显示,亚速营等其他组织对平民百姓还实施了一系列的强奸与暴力行为,肆意对他们用私刑。更有其他数据佐证,在当地还出现了“万人坑”,被他们丢在坑里的人,或许是宁死不从的女人,或许是还在街上奔跑的孩子,也或许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亚速营的思想与宗旨都被极端的民族主义与纳粹主义包围着,他们在刚成立不久就犯下如此种种令人发指的恶行,如果任由他们一直发展下去,造成的后果将是无法预料的。由亚速营做出的这一系列的行为,吸引了大量外界人员的关注,但亚速营的组织领导人给出的解释是,营内人员只有一小部分人是纳粹,而且还有一部分只是迷途青年而已。他们给出的解释,毫无信服力,在冷战结束,东欧地区陷入思想混乱的局面时,亚速营的意识形态就是纳粹的“恶之花”,他们选择最为极端的走向。亚速营越来越不满足于只做一个乌克兰手下的武装组织,营内一部分人踏上了乌克兰政坛,而依附于亚速营产生出的政治党派在外交上明确要与俄罗斯断绝一切经济文化上的来往。在内政上扩大乌克兰总统的权威,期望重新能有核武器;允许公民都能持有枪械,并发起对一些刑法的讨论。俄乌战争期间,亚速营又再一次让我们看见了他们的罪恶。据俄媒的官方消息报道,在马里乌波尔梅蒂达的一个街道上的居民住所,亚速营朝着那些手无寸铁,但阻止他们部队进入居民区的平民开枪了,而且还是机枪扫射并在居民区的楼顶布置了狙击手,一旦发现有俄军就会毫不手软,触发俄军的爆炸装置时居民楼坍塌,下面还有几百个平民无辜送死,他们也丝毫不会心软。乌克兰疯了吗?一只国家的正规部队竟然充斥着极端主义与纳粹思想,就连美国也明令禁止向乌克兰亚速营提供援助任何援助。乌克兰的总统以及亚速营等一些重量级的人物都极力要求重新有核武器,但亚速营与西方列强的关系又非常微妙。他们反对自己的国家加入欧盟或北约,但又非常渴望得到西方列强的资金与武器等支持。2015年,乌克兰获得了美国的军事援助。但乌克兰不知道的是,恰恰是这一举动让此次所有的援助活动取消,美国通过专门法案宣布禁止对乌克兰的亚速营的任何援助。刚才还在为能得到美国与加拿大的援助而沾沾自喜的亚速营得知这一消息后完全变了一副嘴脸,他们的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早在2014年亚速营刚正式成立时,美国就通过修正案明令禁止对亚速营提供资金帮扶、军事与训练上的支持。虽然后来有了一定的调整,但2017年再次提出严禁对有新纳粹意识与白人至上的亚速营提供任何形式的帮助。能让美国两度提出抵制拒绝帮助的亚速营,真的距离我们很遥远吗?虽然亚速营现在是在遥远的东欧,一时之间也不会来到中国,但他们武装部队的手从来都不是安分守己的。2019年亚速营的成员曾到过香港参与反修例风波,而亚速营的发展又是以我们难以想象的速度拓展却丝毫没有受到制裁,这一情况是值得其他国家提高警惕的。美国《时代周刊》完整地介绍了关于亚速营的极端思想如何传播与他们如何通过网络上的传播来吸引信徒加入亚速营,他们的传播速度及其严重的纳粹思想是全世界共同的敌人,也是人类文明要共同抵制。当然,乌克兰政府不可能让亚速营一直这么发展下去,最后成为世界公敌,他们也要发展,那么就只有给亚速营“洗白”。例如:2020年大西洋理事会的一份刊物澄清了亚速营不是民兵组织,而是归属于乌克兰政府的一支正规的军事力量,是乌克兰官方架构组成的一部分,并不属于独立的部分。要求美国的政府不要轻信《时代周刊》,不要把亚速营定义为恐怖组织。但这些言论都是自相矛盾的,如果我们纵容这样一个有新纳粹思想的军事组织发展壮大,不只是对乌克兰本身有一定的威胁性与风险性,对世界人民也是极其不负责任,各国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俄乌战争爆发时已有媒体记者发文警告亚速营的危害性,这些组织利用当前的局势不断扩大自己在乌克兰舆论场与内政上的影响力,全世界的仁人志士都不该对亚速营的暴行视而不见。

  亚速营的战斗力较之于支持绿营的台军如何?亚速营刚一成立,正好碰上了被西方列强的大V吹嘘的三次马里乌波尔战役,尤其是在第二次与第三次战役中,亚速营“右团”武装力量首先攻下当时效忠顿涅茨克民兵部队的马里乌波尔,然后在随后的第三次战役中成功守住了该城,被西方列强的媒体吹嘘成了乌克兰保卫者。实际上,所谓的“第二次战役”,顿方的民兵部队包括步战车在内的装甲力量仅有四辆,步兵部队的规模顶天了是连级,更何况当时对顿卢民兵进攻的主力是乌克兰的精锐机步部队……所谓的“第三次战役”也仅仅是在第二次战役后一天,顿方以四辆坦克为核心试图攻击亚速营,在正规军的支援下,顿方损失了两辆坦克后撤退,第三辆因操作失误遗弃,第四辆掩护民兵部队撤退。拿下马里乌波尔后,亚速营“右团”正式抢班夺权,并在马里乌波尔整军扩编。亚速营从一开始就属于内政部直辖,有地域自主防卫、招兵权,甚至在战时还能指挥同级别的国防部下属部队。所以在此次战争中乌克兰36海军陆战旅做为防守马里乌波尔的国防部头号主力,竟然还要忍气吞声被亚速营当做消耗品。在得到官方授权的马里乌波尔这个基地城市后,亚速营在顿卢地区与民兵鏖战了六年,仗没少打但战果有限,杀良冒功倒是不少。因此,美国从2015年起改开制裁亚速营,但在五角大楼出面斡旋与兰利中心的暗箱操作下,该项制裁很快就被叫停了。整个西方列强对亚速营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这些法外狂徒是反俄的政治正确,恨的是这些没脑子的匪徒崇拜的是纳粹,而打倒纳粹与打倒俄罗斯同样也是政治正确。2017年已有战地记者拍到美国与英国的军事人员在向亚速营武装人员传授技战术,但美国的评价是“这些人穿的是乌克兰正式军装,无法证明其是纳粹分子”。这种典型的美式无赖在支持绿营的台军那里也有记录,尤其是美军突破《8•17联合公报》规定美军要逐年减少对台军售规模时。2021年亚速营再度整编,下辖第一突击营、第二突击营、第五坦克营、野战炮兵连、侦察连、安保连、工程连、维修连、运输连、信号排、核生化防御排、第四训练营等单位,对外公开的总兵力超过3000人,妥妥的旅级规模。相比之下,乌克兰最精锐的空突旅都没有亚速营这样规模的重型装甲装备,野战能力可能还不如亚速营。俄乌战争爆发后,俄军BTG狂飙突进,极速包围了马里乌波尔、哈尔科夫等地,而亚速营的某些单位此时分散在包括基辅在内的多个地区,留守马里乌波尔的主力迅速在战前扩编,短短数天内扩编至4000人左右,加上从别尔江斯克等地退防的乌军部队,马里乌波尔的守军达到了1.5万人规模,至少含有3个旅级单位与一些零散后备单位。连民兵部队都干不过的亚速营,以乌克兰正规军正面硬抗俄军,自己则利用居民聚居区不断伏击袭扰俄军,意图再打出一个格罗兹尼。但俄军调来城市战行家车臣及顿卢部队后,亚速营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被俄军逐点清除。外援断绝,内讧不断的亚速营拖延了俄军一个月后终于无力再维持完整的防御区二只能退守战前就作为主要基地的工业区了。3月28日,泽连斯基严令军方派出直升机前往马里乌波尔接回亚速营现任最高军事指挥官亨纳迪约维奇,但这架“米-8”在亚速海上空被击落,俄方已铁了心要将亨纳迪约维奇及其下属围死在马里乌波尔。但亚速营战前部署于其他地区的小部队在乌克兰官方支持下不断扩编,目前比较有名气的就有哈尔科夫第225、226亚速侦查营,预计这些部队的总兵力仍保持2000至2500人规模。最新消息显示,随着俄军在哈尔科夫的推进,哈尔科夫主要的居民点基本被俄军控制,俄军已投入大量炮兵部队,哈尔科夫也即将进入最后的解决阶段。这些新招收的亚速营部队能否与马里乌波尔的主力部队一样坚挺尚未可知,但支持绿营的台军外强中干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据《环球时报》爆料,俄乌战争爆发前夕一名向俄军投降的乌克兰军官供认,亚速营阴谋对美国外交官发动恐袭并将袭击嫁祸在俄罗斯的身上,从而使得美俄两国爆发冲突,此类会否被“台独”绿营复制更值得中国人民关注。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俄罗斯在乌克兰也取得了不少的战果。摧毁上千处乌克兰的军事设施,并且控制了亚速海与黑海的周边城市。随着乌克兰局势越来越紧迫,泽连斯基也多次在视频当中向美国求援,但美国依旧无动于衷。眼看着求助无望,亚速营想狗急跳墙才会出此下策。亚速营隶属于乌克兰国民卫队,其创立之初不乏美国的影子。在这支武装组织中,包含着大量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外界选择称呼他们为新纳粹。而他们也对此称呼甚为满意,多次公开展示纳粹旗帜以及手势。据联合国调查,亚速营的武装分子长期迫害乌东平民,并在乌东地区造就了大量的乱坟岗。同时亚速营还承认,曾培训恐怖分子并在新西兰发起多次恐怖袭击行动。亚速营就是一个有着政府背景的恐怖组织。亚速营的壮大离不开乌克兰政府以及美国的支持。在乌俄冲突爆发之初,俄罗斯就是要打击这个组织,但在美国的挑拨下才会发展到如今的境地。如今被自己一手养大的“白眼狼”选择反噬,不知美国会作何感想。但如果亚速营的计划真的成功了,美俄战争爆发后中国也很难置之不理。早在冬奥期间,普京就曾旋风访华,并且与中国签订了多项合作订单,共同发表的联合声明更是中俄友好关系的见证。俄乌战争爆发后中俄两国继续在多个层面达成深度合作,而俄乌战争的结局势必被中美两国参考于未来有可能爆发的台海战争,户破则堂危、唇亡则齿寒的道理中国人民还是懂的。

  2022年5月10日,美国国务院大幅度更新网站上的“美台关系现况描述成果清单”删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与“不支持台独”等用语而新增“基于与台湾关系法、美中三个联合公报与六项保证的一个中国政策”,这种表态变化与美国对亚速营的表态变化如影随形绝非偶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痛批这是虚化掏空一中原则的小动作,这种在台湾问题上搞政治操弄,试图改变台海现状的做法,必将引火烧身。美国国务院针对所有与美往来的国家与地区一一简介,且不定期更新;根据网站时光机记录,官网截至上周放的还是东亚局2018年8月31日发布的版本,该版本如今已进入存档区。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旧版本称,“根据1979年的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联合公报,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美国认知的中国立场是,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同时提到“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与台湾保持强健的非官方关系是美国的主要目标,也符合美国在亚洲追求和平稳定的期望”。但5月5日发布的新版本称,“台湾作为民主领头羊与科技重镇,是美国在印太区域的重要伙伴”,且并未引用美中三个公报的文字内容,而是新增“美国有长期的、基于与台湾关系法、美中三个联合公报与六项保证的一个中国政策”。台湾“中央社”称,这是“六项保证”第一次写进去。根据美国在台协会(AIT)2020年8月公布的解密电报,1982年8月17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舒尔茨发给美国在台协会处长李洁明一份电报写着对台“六项保证”:美国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未同意修订“与台湾关系法”、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不会对台施压并要求台湾与大陆谈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没有改变。台“外交部”称,美国拜登政府对台承诺“坚若磐石”,台湾会深化与美合作,共同促进台海和平稳定。民进党当局似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得意忘形。绿营很清楚,被修改的只是美国国务院官方网站一个陈述性的页面,不是什么法律文件,也不是正式的政策文件,不具备任何实质性的政策效力。岛内的解读也相当慎重。台湾前“外交部长”程建人认为,现在美国与大陆的关系与1979年很不同,美方普遍视北京为竞争者,也是威胁,在这种情况下处理台湾问题上有些改变、调整,他不感到意外,“重要的是一中(政策)不敢丢,否则就跨了红线”。他称,美国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是为了制衡大陆影响力,这与美国自身利益有关。台湾政治大学国关中心兼任研究员严震生表示,新版事实清单中,美国并没有说“支持台独”,删除“美国不支持台独”这句话并不代表支持。他提出两个观察重点:一是未来如果媒体询问美方是否支持“台独”,官员如何解释;二是有无实际行动,如即将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美国是否为台湾提案或联署台“邦交国”提案。国民党发言人称,针对美国对北京政策及对两岸关系观点,国民党一向密切关注,也一直有畅通的沟通渠道。国民党重申对“国家定位”、两岸关系立场,始终依据“中华民国宪法”、本党党章党纲,从未改变,也不会改变。联合新闻网猜测,这是拜登重新评估中国政策的结果,此时公布也有为其亚洲之行做铺垫的意味。美国国务院的做法就是一场非常经典的虚伪的政治表演。这些人很清楚,美国现在并没有实力与大陆正面冲突,但又不甘心浪费“台湾牌”的“效力”,于是想方设法搞一点偷偷摸摸见不得人、又有“想象空间”的小动作。美国对台政策表态变化当日,台空军公布西南空域空情动态,显示解放军一架自舰艇升空的“武直-10”直升机闯过所谓的“海峡中线”,另有两架“卡-28”反潜直升机在台西南防空识别区内活动。台媒称,“武直-10”与“米-17”直升机过去也曾有跨海峡的动作,但都在“海峡中线”南侧,刻意沿着“中线”东侧飞行一阵后折返,“在美国修订美台事实列表文字下,此举颇有挑衅意味”。

  2022年5月11号东方网报道,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扎哈罗娃证实,亚速钢铁厂内被抓的“大鱼”不是美国总统的儿子,但“在乌克兰被捕的不是亨特先生,相比于亨特先生,他更超值”,甚至足以“让北约投降”!因此,亚速营“大鱼”的身份值得中国参考于美国如何介入未来有可能爆发的台海战争。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