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作者有生活,作品才有生命——访词作家邬大为

作者:焦凡洪 记者袁丽萍 发布时间:2022-11-17 10:08:23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邬大为(右一)为某红军团官兵教唱团歌。刘庆祝提供

  邬大为,著名词作家,国家一级编剧,浙江奉化人,1933年6月出生,1949年9月参军。曾任原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艺术室主任、艺术指导。他创作有《红星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师长有床绿军被》《保卫祖国紧握枪》等歌曲,著有《歌诗韵谱》《歌词技法》等著作。

  问:最近您有什么创作吗?

  邬大为: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让我们文艺战士备受鼓舞。我创作了歌颂党的歌词表达我的心声,有《听党话,跟党走》《民心》等。

  问:您是怎样走上军事文艺创作道路的?

  邬大为:我从小立志从军报国,1949年9月,我穿上了军装。1952年9月,我被调入原第23军文工团,走上抗美援朝战场。作为火线上的一名文艺战士,我唱歌、跳舞、讲故事、演快板、说相声,部队需要什么我就干什么。后来,我根据志愿军战士鸿雁传书的素材,创作了歌词《单落下一句贴心话》,被作曲家谱曲后,在一些志愿军战士中传唱开了。这让我更加感受到了战歌的力量。

  问:您在长达70年的文艺创作生涯中写下了一系列歌颂党、祖国和军队的歌词作品。其中,《师长有床绿军被》被官兵称赞为“弘扬我军优良作风的好教材”,产生较大影响。

  邬大为:创作的道路,走起来并不容易。还记得我第一次参加前进歌舞团的作品讨论会,我创作的4首歌词全都不行。团领导开导我:“我们写战歌的,需要到战士中去、到战斗生活中去。”于是,我走进火热的基层部队,与官兵一起流汗,与战士贴心唠嗑,不断触发创作灵感。《师长有床绿军被》便创作于到部队体验生活时。当时,我和词作家魏宝贵在连队宿舍看到有一床被子格外醒目。它的布面已洗得黄中泛白,内里还打着补丁。战士说,这是师长的被子,他正在连里蹲点。这让我们很受触动。后来,我们俩得空便“磨词”:“师长有床绿军被……当年背它上战场,如今带它下连队……”之后,我们又征求官兵意见,对作品进行修改。这首词由作曲家关绪昌、铁源谱曲,歌唱家顾威演唱后,在军内外流传。

  问:电影《闪闪的红星》主题曲《红星歌》久唱不衰,其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邬大为:1973年夏天,我到北京出差,刚办完公务,就接到八一厂的电话。他们要拍摄彩色故事影片《闪闪的红星》,主题歌词的创作任务请我与魏宝贵完成。电影的作曲、音乐家傅庚辰也带着剧本找到我们,对歌词创作提出标准和建议:要高度概括和反映主人公潘冬子在党教育关怀下的成长历程,要把它写成战斗性的少儿队列歌曲……

  我俩立即投入了创作,边看剧本边想词。虽然我们与潘冬子所处的年代不同,但我们同样感受到党的关怀深情似海……渐渐地,一颗“红星”在我们的心中升起,词句流淌出来:“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

  问:军旅抒情歌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广受人们喜爱。“桃花”是怎样“盛开”的?

  邬大为:那年冬末春初,我来到北部边防一个侦察连。有一晚,我冷得睡不着觉,便钻到官兵的帐篷里唠嗑。这时,正好有几个战士完成潜伏任务,撤下阵地。一进帐篷,他们身上的冰碴就稀里哗啦地往下掉。我问,你们在外面蹲雪窝子,得冻成啥样?有战士说,钻进雪地里,冷得感觉浑身像被猫咬。一个南方老兵说,趴在雪地里,看着雪花,我就想,现在家乡是桃花就要盛开的季节,亲人们正在暖屋里睡得香哩……想到这里,什么冷呀苦呀,都觉得值了。

  头上的红星映着钢枪的准星,边关的雪花连着家乡的桃花……从部队回来,这种美丽的画面不断在我心中闪现。1980年,我与老搭档魏宝贵合作,写出了《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的歌词。作曲家铁源曾多次和我一起下连蹲班,在与部队官兵的情感上,我们是相通的。他以精彩乐谱张扬了词律诗韵,使满园“桃花”盛开,“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故乡……”

  问:您是如何一直葆有高昂的创作热情的?

  邬大为:当年,在朝鲜战场上,我们3个人在坑道里为一个加强排演出时,突遭敌机轰炸。大火和浓烟直往坑道里灌。志愿军官兵给我们捂上湿毛巾,把我们转移到烟雾少的坑道深处,但我们还是先后被呛得昏了过去。待我们醒过来,是在救护所。听医生说,是官兵冲破生死线把我们送到了救护所……最可爱的人总是让我受到感动,受到震撼。所以,只要我拿得动笔,我的创作就不会停息。我要一辈子为官兵写作、为部队服务。

  问:您对年轻的军旅音乐创作者有些什么建议?

  邬大为:要在紧跟时代中提炼主题。我们要体悟新的强军实践,感受生活新气象,运用声乐艺术形式高扬时代精神。要克服“表态式”“喊口号”等倾向,应做到切口小、站位高、角度新、立意深,“滴水见太阳”。

  在深入生活中塑造形象。作者有生活,作品才有生命。一些部队音乐创作骨干可能说,我们身处军营一线还用深入生活吗?这同样有一个既“身入”又“心入”,既会观察生活、又会分析生活的问题。我们要学习战士的好思想、好作风、好语言,把由生活触发的灵感生发为活灵活现的艺术形象。

  在守正创新中提高品位。我们要从民族文化和我军军歌创作传统中汲取有益营养,尊重歌词创作的艺术规律,克服“口水化”“庸俗化”的问题,提升军旅歌曲的创作水平。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