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忆老军长——李际均

作者:马誉炜 发布时间:2023-01-19 21:05:09 来源:我的卧虎湾 字体:   |    |  

  老军长李际均到38军部队任职那一年,我刚从西安政治学院毕业,重新回到军政治部干部处当干事。那时候,人们议论起老军长,就颇有些传奇色彩——

  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长期在军事科学院工作,对战略战术很有研究;在24军71师师长任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很快被破格提拔为38军军长。

  有这样经历的军长,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风格和作风?一时间部队上下都很关注。

  渐渐地人们发现,这位中等个子、戴着一副金边近视眼镜的新任军长低调干练,温文尔雅;轻车简从,作风深入;平易近人,十分谦和。

  他和时任军政委高天正,一位解放战争时期入伍的老首长,配合默契,经常在一起商量工作,交谈看法,很是融洽。

  更为让人称奇的是,他每天和我们一样,竟排队到机关食堂吃饭,边吃饭边和机关干部聊天,问寒问暖,说这说那,没有一点儿大官儿的架子。

  要知道,我们当兵的那个年代,在团里见到团长、政委都不容易,我印象最深的是,每次团里集会时,只见团长政委等领导坐在主席台上,我们远远地只影影绰绰地看见一个个头脑,平时很少见到他们的身影。

  李际均将军在视察阵地

  在军师机关工作,要想见到主官也不容易。军师首长吃饭也都有小灶儿。而李际均军长却一改固有的传统,天天到机关食堂吃饭,可谓开了先河。还有,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在军部院里转,偶尔还骑自行车到保定大街上去转市场,这也爆了冷门儿。

  一直到后来我几次去国防大学学习,知道在军科和国防大学,肩扛将星的将军骑自行车、提着水壶打水、步行吃食堂是很自然的事情。大概李际均军长是在军科工作时就养成的习惯。

  老军长李际均下部队检查工作,一般不提前通知,经常突然到哪个团队或分散的执勤点上,往往已看了半天现场才引来所在单位的领导。

  一次周末,他着便装到一个团队检查工作,乘坐的“一号车”在进团队大门时,被哨兵拦截住,说啥也不让军长进去。没办法军长只好打电话给军司令部值班室协调,听说军长事后还表扬这个团队哨兵警惕性高。

  大概军长上任半年后,在一次由机关干部参加的大会上他发了一次火,只见军长一改往日斯文,语气斩钉截铁。

  原来是机关一位以善于察言观色著称的处长,受人之托了解新任军长有什么爱好,据说往常领导人更换没几天,这位处长就能揣摩出新官的喜怒哀乐,比如爱吃什么、爱玩什么,对啥感兴趣、喜欢啥收藏等等。

  李际均军长上任好几个月了,这位处长只看到军长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天天在食堂吃饭,有空就下部队。真看不出个人有啥特殊喜好。

  这位处长毕竟还是有这方面功夫,经过更细致的观察,他兴奋地发现,军长的公务员经常往外扔方便面盒子,那个年代吃方便面还是新生事物。哦!原来军长爱吃方便面。

  这位处长将他的这一重大发现很快传递给委托之人。于是,那人在一个月高风清的夜晚,扛着两箱方便面就去拜访李际均军长了,当场被军长严辞拒绝。

  军长在那次大会上,慷慨激昂地痛斥道:

  “现在我们的机关干部中,有的人不把功夫下在如何出色完成上级交给的工作任务上,而是在研究领导喜好上下功夫、打主意,不清除这种恶劣作风,军队是要吃败仗的!我奉劝同志们一定要多琢磨干事儿,少琢磨当官儿。”

  事实上,军长有晚上看书、办公的习惯,常常睡得很晚,有时饿了,他也不让炊事班做加班夜餐,而是自己买来方便面充饥。那是一种省事儿的办法,绝对谈不上“爱吃”。

  多年后,我任某炮兵旅政委时,曾经根据老军长的这段轶事,写成小小说《 X长爱吃方便面》,发表在驻地《山西晚报》上,还被评为受读者欢迎的好稿儿。

  转眼到了1986年9月——

  38集团军奉命组建一支侦察大队,担负老山前线左翼战场侦察轮战任务。

  从侦察大队的人员抽调到临战训练,从长途铁路输送到执行作战任务,李际均军长和高天正政委都倾注了大量心血。

  侦察大队临出征时,军长、政委陪同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秦基伟亲自到部队集结地送行。

  誓师大会上,李军长作主持讲话时深情地说:“八百壮士南疆去,全军万众心相随。希望侦察大队官兵弘扬我们38集团军部队敢打硬仗、恶仗、大仗的光荣传统,在老山战场上打出新一代‘万岁军’的军威!为人民、为祖国立新功!为鲜红的军旗增添新的光彩!”

  1986年9月,李际均军长向侦察大队南去军列敬礼 。

  南下的军列开动前,军长、政委带领班子成员一个连队一个连队地检阅部队,与838名参战官兵一一握手。军列缓缓开动了,只见军长笔直地站在高高的铁路路基下,向着军列敬标准的军礼。作为侦察大队的一员,这个镜头异常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们在老山前线一年零三个月的日子里,真切体会到李际均军长、高天正政委等首长的牵肠挂肚。部队出师不利、遭受挫折时,军长、政委亲自给大队主官打电话,告诫他们不能急躁,沉着应战,积极寻找战机;每次捕俘作战胜利时,都能收到军长、政委发来的贺电,给予前线指战员以亲切关怀和巨大鼓励。

  作战期间,集团军几次派慰问团赴前线慰问部队,热情帮助前线官兵解决后顾之忧问题。任务后期,侦察大队郐万增政委带我回军里请示汇报工作,军长、政委都鼓励我珍惜参战机会,努力提高工作本领。

  集团军组建的这支侦察大队在战区共作战442天。先后组织各种侦察行动335次;毙伤敌112名、俘敌7名;引导炮兵摧毁敌驻兵房32栋、火炮6门、弹药库一座、火力点14个、各种枪械27件、工事20处;排雷257枚。轮战期间,侦察大队共有3人牺牲、11人负伤。

  侦察大队凯旋回到保定,军长、政委亲自到军供站迎接,又随部队到临时驻地听取汇报、观看实战录像片,一道欢庆胜利。

  尤其让参战官兵非常感动和不能忘怀的是,建军60周年那年“八一”前夕,在侦察大队执行作战任务中排雷受重伤、双腿截肢的一等功臣刘庄将要去北京出席全军英模大会时,李际均军长特意赶到刘庄住的军部招待所的房间里,执意亲自背起刘庄,送到等候在门外的吉普车上。

  时年53岁的集团军军长李际均,躬着脊背,背起年仅20岁双腿高位截肢的英雄士兵刘庄,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我敢说,这在世界军事史上也应该算得上珍贵瞬间。

  后来,刘庄和故乡心爱的姑娘赵润莲喜结良缘,举行婚礼时,李际均军长和高天正政委又驱车百余公里赶到部队驻地高碑店贺喜。

  侦察大队另一位在战场上失去一条腿的战斗功臣刘树洪和空军驻云南部队医院护士张红彦结婚时,李际均军长和爱人一起赶到部队驻地南口参加这对年轻人的婚礼,主动当起英雄士兵婚礼的证婚人。

  壬寅腊月,瑞雪纷飞。传来老军长李际均与我们永别的噩耗。曾经在他麾下服役、熟悉他的官德和学识的人们顿时陷入万分悲痛中。

  回眸往昔事,泪咽却无声。我有多年未见到老军长李际均了,但经常在各类媒体上读到他颇有真知灼见的文章,为军旅生涯中曾经在他领导下工作过一段岁月感到幸福和自豪。

  印象里,他还是那样结结实实、英武干练、和蔼可亲、魅力四射。多想回到过去的岁月,与老军长一道学习工作、训练演习,一起排队到食堂吃饭,看他骑自行车的样子,在他的注视下出征、向前……

  老军长李际均,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23.1.15于北京
 

  作者:马誉炜,1976年——1990年9月在38军,后调北京军区政治部工作。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