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子午:“烫嘴”的后疫情时代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3-11-02 14:24:0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最近两周,因为肺炎支原体大流行,笔者两个孩子班里陆陆续续有人请假,周末结束前班级群里总要统计孩子有没有咳嗽、发热等症状,并告知上学路上需戴口罩,有症状的孩子尽快就医、暂缓返校。

  前些天小区里一位邻居的孩子高烧不退,去了附近的医院,告知需要住院,但加床都加满了。于是又去了市妇幼,大半夜的发热门诊还排着长队,住院同样需要预约,只能在急诊科输液。

  这样的状况在全国很多地方发生着。某地的一位患儿家属发视频,称住进了方舱医院,并赞扬这样的做法。结果被医院建议删除、改称“负压病房”。

  没想到,如今连“方舱医院”这四个字都变得烫嘴了。

  无独有偶,今年传染病防治法迎来第三次修订,网上传出的修订内容,第一条就让人大惑不解:

  病毒的确永远无法消除,但病毒不等于传染病,只有病毒在人群中普遍流行的时候,才构成了传染病。而传染病咋就不能消除了呢?新中国只用了11年就消灭了天花,新生儿破伤风、脊髓灰质炎、丝虫病、疟疾陆续在新中国被消除;血吸虫病在毛泽东时代一度被消除,后来因为赤脚医生的废除、农村公卫的退步,才有死灰复燃。

  因为去年一些“不好的记忆”,如今连“消除传染病”也变得烫嘴。

  今年春季,诺如病毒、流感病毒、RSV(呼吸道合胞病毒)就曾一度造成了儿科病房的爆满;现在进入秋冬季节,又迎来了肺炎支原体感染和流感的叠加流行。

  肺炎支原体并不在我国规定的传染病序列,以往在我国发病率并不高,危害也没那么大。但正如一些儿科医生指出的:今年可能是肺炎支原体流行大年,感染率比往年至少高出20%~30%,并且出现了出现了低龄化的特点。

  支原体是一种微生物既不属于病毒,也不属于细菌,只是形态上更接近细菌一些。以往感染肺炎支原体的儿童中只有3%~10%会发展为肺炎,很有可能是合并感染的其他病毒或细菌引起的。

  肺炎支原体

  简而言之,肺炎支原体在以往只能算是一个“弱鸡”。

  RSV以往同样是“弱鸡”,却在去年秋季挤爆了美国的儿科ICU。国内有些“专家”解释说这是“免疫债”——就是新冠大流行期间儿童被保护的太好了,没有经历病毒和细菌的免疫锻炼,才让“弱鸡”发挥如此强劲的实力。

  这种论调笔者之前已经反驳过,当时讲“免疫债”在中国可能还说得过去,在已经与病毒共存一两年的美国,还能扯什么“免疫债”吗?

  而中国的儿童在今年上半年已经经历了新冠一阳、二阳,诺如、RSV、流感……的多重免疫锻炼,结果到秋季又要被曾经“弱鸡”的肺炎支原体打趴下,这是能用“免疫债”解释的吗?

  硬要说“免疫债”也可以,但这个“债”不是“过度防护”欠下的,而恰恰是“病毒感染”欠下的,是病毒感染造成了免疫系统的损伤,进而留下了“免疫债”。

  前几天,一位医生博主贴出了几张关于她的病人在感染前后的NK细胞(自然杀伤细胞,是机体重要的免疫细胞)计数数据:

  然而,很多人的情绪却很奇怪。现在日子过得不好,还在怪防护,仿佛早点全民感染了,就不会有现在的状况了。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方舱医院”、“消除传染病”这样的字眼在后疫情时代变得“烫嘴”。

  而比“后疫情时代”影响更深远的,就是持续低迷的“后房地产时代”。“房地产时代”形成的债务大山,压得很多家庭喘不过气来。然而,他们不去怪造成房地产时代的资本兴风作浪、P2P泛滥成灾,反倒盼着房地产再来一轮暴涨让自己脱困;还有一些人失业了,于是又开始怀念起了马爸爸,全然忘了正是自己的加班,造成了另一些人的失业,而今只是回旋镖扎到自己身上罢了……

  很多人的身体正承受着新冠后遗症,很多的家庭正承受着房地产后遗症,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沉浸于失败主义的消极情绪中、自暴自弃,放弃了斗争,忘记了真正的敌人是谁——30年前日本发生的一幕,似乎又在我们这里上演了,而今天日本的“普罗列塔利亚”还能看到希望吗?这是值得今天中国的“普罗列塔利亚”警醒的。

  这个敌人是谁?过去的历史告诉我们:消除传染病是在社会主义制度出现以后,而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公共卫生状况的改善以及对传染病的消除也只是在社会主义阵营的道义压力下被迫作出的改善;是借用资本主义手段“消除传染病”造成了“龙王买伞”的怪象,错在资本主义而不在“消除”本身……

  从“后疫情”到“后房地产”,道理是相通的。

     (文/子午,来源:遥望黎明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