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现代科技势推人民经济取代资本经济

作者:萧竹 发布时间:2022-11-30 07:37:3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前不久,温铁军教授甫一强调“人民经济”,便遭到资本文化势力的嚣张围攻。似乎,发展“资本经济”是天经地义,强调“人民经济”就大逆不道!

  其实,人民当家作主和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所以“人民经济”无疑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应有之义!再则,对于中国来说,打上“人民”烙印的称谓比比皆是,怎么强调“人民经济”就“不学无术”、“祸国殃民”了?!

  要辩明这个严重问题,必须站正人民立场,树立科学历史观,才能分清大是大非。

  人们的历史观形形色色,但正确的却只有一个。概括来说,认为神仙上帝或者绝对精神是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属于客观唯心史观;认为英雄精英的意志是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属于主观唯心史观;认为科技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唯一决定因素(“唯经济科技决定论”),属于机械唯物史观;而只有既承认科技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基础性决定因素,又承认政治上层建筑是社会发展的正向或反向的统帅性决定因素的理念,才是唯一科学的历史观,即马列毛主义的辩证唯物史观,其精髓是双向辩证决定:经济基础性决定政治,政治统帅性决定经济——马恩列尤其是毛泽东的通俗揭示为:经济决定政治,政治统帅经济。【而“经济决定政治,政治反作用于经济”之类的教科书式笼统概括,则难以揭示科学历史观的唯物辩证精髓,却易于滑向庸俗机械的唯物史观误区。】

  辩证唯物史观告诉我们:融入生产力中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将资本经济推上了资本统治的历史最高峰;并且在达到物极必反的转折点之后,科技生产力也正在通过激发人民的主观能动性,“逼宫”资本经济让位于人民经济(资本还会存在一定时期,但其世界统治地位定会逐渐丧失)。【①“资本经济”,在本质上是指:马克思所批判过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也就是现代始于西方所流行的狭义市场经济概念(广义市场经济,就是商品经济。狭义市场经济,是劳动力商品化、即雇佣劳动社会化的发达商品经济)。它作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统一体,是资本主义独有的雇佣劳动生产方式——其生产关系是:私有制,以资为本(资本当家作主),按资分配;其经济运行方式是:以资本(市场)调节为主,国家宏观调控为辅。②“人民经济”,在本质上就是:区别于共产主义产品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商品计划经济。它是社会主义独有的非雇佣劳动生产方式——其生产关系是:公有制,以民为本(人民当家作主),按劳分配;其经济运行方式是:以计划调节为主,市场调节为辅。】

  科学技术对于资本经济的兴衰来说,可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一、科学技术(科技生产力)的发展,基础性决定着资本经济的兴衰

  融入生产力中的科学技术对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决定作用”【即最终决定世界整体社会发展根本大势的顺序性和渐进性的作用,它以世界局部国家或地区社会发展顺序的扭曲性和跳跃性为必要表现形式;并且,为它所决定的进步社会形态,必须通过激发人们发挥政治的正向的统帅性决定作用下的主观能动性,才能得以实现】,可以用工具标志的科技生产力来大致量度:

  旧石器手工工具生产力的出现,基础性决定着原始公有制自然经济的产生。

  新石器和青铜器手工工具生产力的出现,基础性决定着简单商品经济和奴隶社会私有制自然经济的产生。

  铁器手工工具生产力的出现,基础性决定着封建社会私有制自然经济的产生。

  简单机械手工工具生产力的出现,基础性决定着工场手工业、也是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生产方式(市场经济)萌芽的产生。

  第一次科技革命时期,蒸汽机大机器生产力的出现,基础性决定着自由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时代的产生。自由资本主义以社会进步性为主。

  第二次科技革命时期,电机内燃机大机器生产力的出现,基础性决定着垄断资本主义(垄断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商品计划经济)并存斗争时代的开始。垄断资本主义已经转变为以社会落后性为主了。这里的必然性是:①世界上有了电机内燃机大机器生产力,迟早会有国家进入社会主义;而无此生产力,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不可能进入社会主义。②这种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国家(如英美),不一定会先行进入社会主义;而这种生产力相对落后的国家(如俄中),不一定不会先行进入社会主义。世界生产力大系统是主干,主干发育成熟了,往往并不首先开花结果,而是先在枝节上开花结果。③进入社会主义的国家,存在着量变引起质变的资本主义复辟趋势,这是其最基本的国情【决定了阶级消亡之前,阶级矛盾仍然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社会主义运动就是在复辟与反复辟的阶级斗争中螺旋式发展的。

  第三、第四次科技革命时期,初中级自动化智能化生产力的出现,基础性决定着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国际金融垄断市场经济)的全球化扩张,从而将资本经济推上了全球化资本统治的最高峰和加速物极必反的通道;同时也基础性决定着社会主义全球化逐步取代资本主义全球化、大众民主社会主义(完善的人民民主政治+高级的人民经济)逐步取代非成熟社会主义的世界大变局时期的到来。

  而将来高级超高级智能化生产力的出现,则必将基础性决定着共产主义产品计划经济(阶级、国家和商品经济完全消亡)时代的到来。

  二、现代科技强势“逼宫”资本经济,拥推人民经济

  (一)科技生产力的发展,基础性决定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激化和人民经济取代资本经济的大势。

  科技的发展,推动着生产分工的社会化和全球化的发展。而生产社会化与私有制之间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贯穿于市场经济发展的全过程,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呈正相关激化。当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发展到生产全球化与私有制激烈对抗之时,资本时代的世界大变局时期也就到来了。

  在蒸汽机大机器生产力阶段,市场经济在社会化、两极分化和经济危机的程度方面都比较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尚未激化,决定了资本主义还有充分的扩张空间,能像幼苗那样蓬勃发展。

  而在进入电机内燃机大机器生产力阶段之后,市场经济在一些发达国家实现了社会化并向全球化扩张,使得此阶段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进入了自我否定的激化通道,1825年英国爆发的世界第一次经济危机,就是其标志。1871年的巴黎公社和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则是电机内燃机科技生产力通过激发无产阶级革命“逼宫”资本经济质变为人民经济的开局标志。

  当初级态人民经济产生之后,在朴素态人民政治通过共产党民主集中制的领导下,不但消除了经济危机和两极分化,而且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高速地基本实现了独立自主、门类齐全的国家工业化,例如新生的苏联和中国。【假如当时苏中选择了市场化之路,在帝国主义时代想要实现去殖民性的工业化,只能是梦想。因为,市场经济的微观效率虽然较高,但在宏观上的危机顽疾却是致命的。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出现,正是对走向末路的市场经济的必然替代。】

  后来,虽然苏东剧变了,计划经济“被失败”了,但这绝不是“社会主义人民经济和人民政治原则”的失败,而恰恰是这一原则机制不进则退的失败,是受制于严重的历史局限【诞生于“资本主义世界场”的新生社会主义,其公有思想政治上层建筑尚很脆弱甚至退化——“私有观念和资产阶级法权社会场”强势,官僚特权主义盛行,形而上学猖獗,漠视强悍的私有观念文化和不见硝烟的阶级斗争,抓经济建设往往滑入“以经济建设为纲”的机械唯物史观误区——使得社会主义国家往往仅满足于浅层次的公有制经济革命,而止步于深层次的公有观念文化的政治革命,结果造成了人民政治(人民当家作主和民主集中制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治——本质上也就是无产阶级性的大众民主政治)的不进则退,进而引发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内在优势发挥的障碍和式微】,从而滑入官僚社会主义和市场化私有化颠覆性通道的失败!

  二战后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造成了资本主义全球性的回光返照。然而,只要市场经济还在运行,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就会不断发酵,从而社会主义也就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只是,要复兴社会主义,就必须重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严重教训:①新生资本主义最终战胜封建主义复辟,不是仅靠资本主义的经济革命和经济建设完成的,而是还必须进行资产阶级思想文化革命(如欧洲近代延续数百年的三大思想解放运动),以强化资产阶级专政。②资本主义,是一种私有制代替另一种私有制的变革,尚且必须长期进行资产阶级思想文化革命;而社会主义,是公有制要消灭一切私有制的变革,无疑更加需要无产阶级思想文化革命(继 继 革 命)。

  (二)资本绑架现代科技,引发毁灭性的世界综合危机——造成人民经济取代资本经济、人民政治取代精英政治的物极必反大势。

  科技是把利弊双刃剑,在追求剥削效率最大化的资本手中,却日益发挥着扬弊抑利的作用。尤其是资本绑架现代技术(网络技术、智能技术和基因技术等),正在引发着毁灭性的世界综合危机——这也佐证了辩证唯物史观的正确:科技不是第一生产力,而是基础性决定因素,它离不开政治的正向的统帅性决定因素的制衡,否则,科技越是发展,人类社会就越是趋向毁灭!

  1.世界性的失业危机。

  如前所述,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所独有的雇佣劳动生产方式。所以,不管什么主义拥抱它,都不可能避免其内生的危机。

  市场经济的“核心基因”是:劳动力是商品,商品交换按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的价值进行等价交换。它决定了市场经济的按资分配原则:占人口1%的资产阶级无偿占有劳动者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占人口99%的劳动阶级只能获得劳动者劳动力价值(工资)的补偿。

  按资分配,使得劳动阶级有支付能力的现实消费需求畸小——平均不超过维持劳动力再生产的社会必要劳动的价值(工资);而资产阶级虽然支付能力超大,但人数极少,故其现实消费需求也相对很小——即使他们相对扩大奢侈消费需求,也消耗不了多少剩余价值份额(若将剩余价值用来增加生产投资,则主要是在增加生产供应,而不是在实现有效消费需求)。这就决定了:资本家所独占的剩余价值,难以转化为相应的有效消费需求;换言之,市场经济的生产供给(表现为:转移的可变资本价值v+消耗的不变资本价值c+剩余价值m),只能过剩于现实消费需求(v+c+小部分m)。这说明:资产阶级独占剩余价值,引发需求侧畸小于供给侧,是造成产品产能过剩经济危机的最根本原因。

  生产供给与有效消费需求(即现实的生活性消费需求和必要的生产性消费需求之和)是社会经济正常运行的两个轮子,若一个轮子超大、另一个轮子畸小,就会翻车。于是,依靠周期性经济危机(和战争活动等)的暴力手段定期销毁供给侧过剩的产品产能,强制供给侧与需求侧实现勉强平衡,就成了周期发作的“市场经济羊角疯”。而供给侧过剩的常态性恶化,则不断地再生产着工人过剩的失业危机。

  同时,资本的逐利性和防范被吞并的内在驱动力,推动着工厂的血汗化倾向。私营企业主们,宁肯通过“996”、“997”或者“N连跳”等血汗性手段减员增效,也绝不随着生产自动化智能化的发展实行比“日8周5制”更能降低劳动时间和强度、相对增加就业人数的工作制度。所以,说“996是福报”、“私营企业可以解决就业,扩大内需”云云,纯粹是资本文化的无耻忽悠!

  还有,“科技发展,资本增密,排斥劳动”,是市场经济的铁律。随着科技在资本统治下的发展,资本有机构成和资本集中持续增密,同时市场经济也进一步向社会化和全球化扩张,而扩张的世界空间却是有限的,于是消化生产过剩、缓解失业危机和需求萎缩的回旋余地也就日趋枯竭,尤其是智能化生产的全球化扩张,以及资本下乡圈地驱赶小农进城,再加上世界性生物战疫情的叠加,更是将失业顽疾推向了世界性大危机的境地!

  2.世界性的无产阶级负产化危机。

  全球性的失业危机,造成了全球性的失业半失业大军和就业竞争加剧化,使得工资收入整体性下滑,而竞争就业的教育支出却大增;技术手段现代化的金融霸权等金融庞氏骗局,演绎着全球性的寄生掠夺;全球性的纸币超发,推高着全球性的通货膨胀;资本统治下科技越是发展,产品产能越是过剩,超前消费就越是常态化,劳动阶级则越是债奴化、负产化;再加上现代化软硬战争活动对财富的天量消耗和世界级的腐败黑洞对财富的惊人吞噬,等等两极分化因素的叠加,将马克思时代劳动阶级的无产化沉沦,推向了当代全球性的无产阶级负产化危机。

  在这一过程中,尤为不幸的是,那些被深度嵌入全球化新殖民经济循环圈的第三世界国家,它们为了争夺订单,维持就业和外向型经济的运转,不得不大搞出口退税补贴,大幅压低内企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利润占有额,大力将工人的工资和家用时间压低到劳动力再生产的费用以下,助长了工厂的血汗化倾向,致使不少国家普通工人的工资往往只能供养自己一口,酿成“买房结婚生子上学就业治病养老综合恐惧症”,致使人口出生率大幅下降,甚至人口负增长。这里的铁律是:(排除战争、灾害和移民等特殊因素)市场经济越发达的国家或地区,人口出生率越低。【社会平均的劳动力再生产费用标准似应是:一个男性普通工人的工资和照顾家庭时间,至少应能供养一个四口之家。这是保证社会正常的人口再生产的最低标准。若低于此标准,即使拥有楼房、轿车、手机和电脑等家用设备,也只能在科技进步层面上说生活提高了,但却不能在社会进步层面上说脱贫了——实质上,在工资收入和家用时间上无力进行正常人口再生产的生活,即使科技含量再高,也只能是亮丽外表下的无产阶级绝对贫困化!】

  3.世界性的资源环境危机和消灭“垃圾人口”的反人类威胁。

  资本的逐利性和防范被吞并的内在驱动力,使得盲目扩大过剩生产造成的资源挥霍常态化,再加上战争活动的天量消耗和资产阶级的极端奢靡,酿成了世界资源的枯竭化和环境的恶化。霸权资本势力为了垄断有限的地球资源,维护衰败的霸权生态,便疯狂策动现代化生物战等软硬战争,走上了消灭所谓“垃圾人口”的新纳粹反人类道路。

  4.劳动者的“牲口化威胁”。

  工厂的血汗化倾向是市场经济的必然。过去,资本控制雇佣工人,只能运用普通的血汗性手段。而现今,随着智能化科技的发展,将会增加一种更加高效缺德的手段,即通过在人体中植入芯片甚至对人种进行转基因,使工人变成像牲口那样只知劳作不知反抗的“人形牲口”。这是资本绑架高技术,将会酿成的劳动者“牲口化威胁”,也将是阶级分化恶变为人种与物种分化的反人类浩劫!

  5.人类社会的“格式化威胁”。

  “资本经济→丛林社会和生产过剩→自由竞争→垄断竞争→霸权统治和软硬战争”之铁律,昭示着资本经济是近现代软硬混合战争的策源地。而常态化的软硬战争,尤其是现代化的生物战和核战威胁,将人类社会推向了“格式化威胁”的凶境。正可谓:庆父(资本统治)不死,鲁难未已!

  总之,只要坚持资本经济制度,国家无论如何强化宏观调控,都不可能动摇危机的根源。而资本绑架现代科技和现代国家,却正在加速酝酿着毁灭性的世界危机;同时也在加速激发着大众民主运动,从而将世界推向人民经济取代资本经济、人民政治取代精英政治的特大变局时期!这是有史以来最危险也是最有希望的时期,但也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救中国,救世界,救人类!

  2022年11月30日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