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子午:“屡教不改”的丁香园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2-10-17 09:39:57 来源:子夜呐喊 字体:   |    |  

      今年8月才被全平台暂停整顿一个月,前天才被工信部点名通报“APP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侵害用户权益”并要求限期整改的丁香园(丁香医生),

  今天又开始作妖了。

  其公众号“丁香园”以“高值耗材集采落地半年后,手术医生:厂家明显变懒了”为题,又双叒叕阴阳怪气地嘲讽政府主导的,旨在打破医药和医疗设备的行业暴利、减少医疗销售的中间环节和灰色地带,鼓励企业把更多的资源投入研发当中、引导行业健康发展,节省医保开支、切实减轻人民群众医疗负担的国家“带量集采”。

  这早已经不是丁香园第一次公开与全国医疗耗材带量集采“唱反调”。如2020年10月,心脏支架的带量集采刚刚落地,将上万元的暴利心脏支架降到中位价700元左右,丁香园公众号就在11月初抛出一篇文章,恫吓说“此次集采之后,上百亿的冠脉支架市场将会轰然萎缩为 10 亿级别的市场”,“市场轰然萎缩,国内一大批企业面临生死存亡”,鼓吹降价会逼死一大堆企业,制约他们研发创新的积极性,是在“保护落后”。

  当时在丁香园论坛立刻有人煽动医生群体,认为心脏支架降价损害了医生利益:

  然而,冠脉支架带量集采经历了两年时间,并未发生丁香园所恫吓的现象,“上百亿的冠脉支架市场将会轰然萎缩为 10 亿级别的市场”的现象并未出现。

  真实的状况是,2019年到2022年我国的心脏血管支架行业市场规模一直呈现的是递增趋势。

  心脏支架的均价从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降到原来价格的1/20,如果按照简单的数学计算,即便考虑到降价让更多的人用得起心脏支架,使用数量有所增加(例如翻倍),但也不难以抵消这个降价幅度,简单乘除计算,的确会得出“百亿市场萎缩为十亿”的结论。

  对这个行业丝毫不了解的门外汉这么去计算无可厚非,然后号称医疗行业最专业的丁香园平台也这么计算,就太让人大跌眼镜了。

  那么,这里的门道究竟在哪里?

  首先,心血管介入耗材主要分为:支架、导管、导丝、球囊、电生理介入、人工瓣膜、栓塞材料和管鞘。而2020年10月那轮心脏支架带量采购,并没有对心血管介入高值耗材实施全线降价,主要针对的是金属支架本身,实施支架手术的导管、球囊等产品尚未纳入其中,更何况集中采购的总量仅够满足实际需求的六成左右,已经为厂商留下了足够的缓冲空间。

  其次,支架集中采购带来的降价,的确惠及了很多收入相对较低的群体,2021年中国冠脉支架植入数量猛增至189.4万支,无论是对于医院还是对于企业,心血管介入术的数量显著增加了,这极大抵消了集采降价给厂商带来的利润压力。

  第三,按照行业估算,带量集采导致单个支架的净利润从之前的640-1440元,下降至70元以下,显然这与均价从1.3万元降至700元是完全不对等的。这里的奥秘就在于,此前均价1.3万元的心脏支架,相当一部分成本构成存在于销售流通环节,为企业与医院之间搞权钱交易留下了广阔的灰色地带,企业花费了大量成本用于经营销售渠道,养着大批销售队伍、医药代表,包括这里的利益输送也都折算到成本构成里了。而国家带量集采相当于砍掉了相当一部分灰色地带。

  国家带量集采对于企业来讲,并没有像丁香园所恫吓的“逼死一大堆企业”。以中国心脏支架龙头企业微创医疗为例,虽然受大流行以及带量集采的影响,2020年脏支架相关业务收入大幅下滑,但2021年又缓慢回升;受益于心脏支架植入术绝对数量的增加,带动了其他相关耗材的销售,所以其总的营业收入并未出现明显下滑,2021年相比2020年还出现了大幅增长,几乎回升到大流行前的水平。

  也就是说,带量集采的确让相关行业的资本企业“利益受损”了,但远远没到丁香园所吓唬的“被逼死”的底部,而且所谓的“利益受损”,也不过就是被“虎口夺食”,“损失”了原先的暴利而已。

  此外,医生群体也并未因为带量集采成为丁香园论坛所鼓吹的“受害群体”。根据北京市的测算,集采后接受支架植入的患者平均个人负担下降1万元,很多原本用不起支架、用不起铬合金支架的群众也用上了“质优价宜”的铬合金支架。另外,冠脉支架集采后,部分原来冠脉支架植入手术收费标准较低的省份上调了收费标准,叠加医保支付结余留用、支付方式改革等机制,相关科室医务人员在工作量稳定的情况下阳光收入有所提高。

  显然,丁香园在两年前所恫吓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于是在最新的这篇文章里就改换了攻讦方向,一不小心却露了底,暴露了丁香园究竟代表谁的利益。

  这篇题为《高值耗材集采落地半年后,手术医生:厂家明显变懒了》的文章,列举了几个方面的问题:

  因为“商家都是逐利的”,可图的利益变少了,器械商的跟台服务水平下降了。

  厂商提供配件可能不成套,(人工关节器械)螺钉是最新的,股骨头却是老款的库存;“除了产品批次不同,有时型号也对不上”;跟台服务水平下降的器械商也是应付了事。

  因为手术量增加、器械不合用,导致医生的药耗比不合格被扣钱,有时做一台手术会被倒扣钱。

  此外,丁香园还列举了集采导致医院需要提前备货,而备多备少也成了问题。

  这些问题或许是高值耗材带量集采后才出现的,但并不是集采本身所造成的。

  厂家提供的耗材“以旧冒新”、“批次不同、型号也对不上”……这些明显是违背了基本的商业规范的。集中采购是一个政府与企业平等谈判、讨价还价的过程,企业既然签下了合同,就应该忠实地履行合同;跟台服务不同于销售公关、请客吃饭,这也应当是器械商应尽的义务;此外,集采的验收单位也应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些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更加严格的监管和处罚措施,而绝不是反过来去否定带量集采本身。

  丁香园在这篇文章下精选的最热门的一条评论倒是道出了“真谛”:

  原来是利润下滑导致医药代表没钱请手术科室吃“盒饭”(笑),所以不去跟台服务?那么,笔者感兴趣的是你们之前请吃盒饭的地点,是在手术科室的办公室里,还是在什么会所、酒店?

  至于丁香园所举的因为药耗比增加扣医生的钱,还有备货数量不好把握等问题,这明显是医院管理制度的问题,是医院领导懒政怠政的表现。丁香园不去切实地挖掘这些“制度层面”的问题,反倒把矛头指向了更大的经济制度——带量集采,岂不怪哉?

  说到底,带量集采“损害”了医疗资本的利益、损害了医药代表和销售的利益,这才是丁香园“屡教不改”地反对带量集采的真正原因。

  不过,丁香园所列举的问题也给人们提了一个醒:带量集采说到底是用计划经济的手段去革除市场经济的弊端,用权力去驾驭脱缰的资本。而回避了所有制的根本问题,这样的革除和驾驭能否达到预期的目的呢?就像丁香园的文章所说的,“商家都是逐利的”——只不过,在笔者看来这是需要被解决的本质问题,而在丁香园看来这是个“存在即合理”的现象。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