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黄庭民:试论美国金融帝国主义的腐朽性与寄生性

作者:黄庭民 发布时间:2022-09-17 07:10:57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字体:   |    |  

  【摘要】列宁早就指出,帝国主义是靠金融掠夺世界的垄断资本主义。如今美国产业空心化,不生产工业消费品,主要依靠印美元,让他国接受为投资,从而控制他国资产获利,按照美国官方统计资料,美国仅2021年就用印钞方式增加“投资”2.95万亿美元,总计控制他国资产累积高达35.2万亿美元;当年还印钞”购买”产品4.09万亿美元,更因他国接受美国要求单方面开放资本项货币兑换,必须储备大量美元,导致货币兑换市场缺乏美元,汇率偏低而低价贱卖,损失更大。中国2021年因此损失就高达3万亿美元。美帝完全寄生在第三世界国家劳动成果之上,是最腐朽的资本主义,也是最反动的一小撮,早已成为世界人民的公敌。我们应与美国对等开放,同样不实施资本项货币兑换,限制西方资本,尤其是收回网络媒体的股份所有权,才能解放思想,消除美国文化侵略影响,为实现中华文明的复兴和人类共同体的建设打下思想基础。

  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中指出,“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和腐朽性是其最高历史阶段帝国主义阶段所特有的”。“资本主义已成为极少数‘先进’国家对世界上大多数居民施行殖民压迫和金融而至的世界体系,......它们专靠‘剪息票’来掠夺全世界”。

  如今美国产业空心化,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主要依靠金融来掠夺世界,寄生在各国人民的劳动成果之上。按照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美国国际投资头寸表》[1],到2021年底,美国向全世界借债53.3万亿美元,其中18.1亿美元用于进口各国物资,满足美国国内消费需求,仅2021年就通过这种借债消费方式增加债务4.09万亿美元。另外则是用35.2万亿美元,到各国“投资“,实则是控制了其他国家各类资产,仅2021年就增加了2.95万亿美元。美帝国主义的寄生性和掠夺性越来越严重。

  中国则是主要被掠夺者之一。以2021年为例,按照我国海关和外汇管理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我国货物贸易顺差为5627亿美元,其中1673亿美元直接留在国外银行流失;999亿服务贸易逆差,1638亿美元投资利润逆差;还有外资在我国国内没有汇出873亿美元利润的追加投资以及以投资损失等名义外逃的3664亿美元,其结果是我国国际净资产减少3053亿美元。在投资方面,总计我国在2021年就损失7681亿美元。著名金融专家余永定院士最近指出[2],“根据定义,海外净资产等于每年经常项目顺差的和。尽管中国年年经常项目顺差,顺差额平均是千亿美元级别,但2021年中国海外净资产却和2014年海外净资产差不多(约2万亿),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可以理解为,年年到银行存钱,存了7、8年后,发现本金根本没增加。”

  更大的损失来自贸易,由于央行大量储备美元,减少货币兑换市场外汇供应,导致人民币汇率严重偏低,致使我国出口价格很低,低价贱卖十分严重。在过去30年,人民币实际汇率甚至不到购买力平价汇率五分之一,直到现在也不过一半左右[3],等于出口产品所得仅为实际五分之一到一半左右。我国如今是世界最大贸易国,甚至超过排名第2和第3的美国和德国总和,每年因低价贱卖损失的财富就高达数万亿美元。2021年我国出口获得3.36万亿美元,但它仅相当于实际价值一半,等于当年低价贱卖导致的贸易损失就高达3万亿美元左右。

  2013年1月8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对外发布《国家健康报告》[4]披露,2011年美国从全球攫取的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96.8%,是攫取红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损失的财富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财富损失的47.9%,是全球财富损失最多的国家。报告指出,中国人均损失财富达2739.7美元,相当于中国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倍;2011年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相当于中国军费开支的33倍、科技投入的44倍、教育投入的16倍和医疗卫生投入的37倍。若按劳动时间计算,中国劳动者有60%左右的工作时间是在无偿为国际垄断资本服务,创造“剩余价值”。

  美国的所谓强大,实际上是依靠欺骗手段寄生在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身上的,甚至所谓的“强大军事力量”也是依靠从中国等进口军事物资。美国国防部2018年的一项研究报告[5]指出,美国弹药供应链中单一供应商数量高得惊人:在美国198家二线和三线供应商中,98%依赖单一的含能材料来源。中国是“大量用于弹药和导弹的关键含能材料的唯一来源或主要供应商”。美国军方使用的无人机,主要依赖进口,其中中国大疆生产的无人机占世界市场70%,是美国军方主要供应者。2021年6月美国国会专门出台法案[6],禁止美国政府采购中国无人机,试图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如今美帝连被世界孤立的阿富汗塔利班民兵武装都对付不了,不得不从阿富汗撤军。

  美帝主要采取威胁恐吓和欺骗手段,让他国默认美国逐步侵占他国利益。其中美帝为世界各国培养了大量经济金融“人才”,实质是迷信美国意识形态的奴才,从而主要借助金融战来侵占他国利益,包括西方盟友。2008年美国发生所谓金融危机,实际是美国倒闭大银行赖账,主要是欧洲倒霉,当时欧洲各国官方和民间都持有大量美帝银行发行的债权,因美国大银行倒闭变成废纸,借给美帝十万亿美元被美帝赖掉。当时欧猪四国濒临破产,其主要原因,就是美国赖账,给他们的损失太大,这也是此后欧盟经济陷入停滞的重要原因。如今美欧制裁俄罗斯,实际上让欧盟损失巨大,通货膨胀猛然上升。这都是美帝强盗本质的必然行动。

  其中关键是推动各国承诺资本项开放。其实质是政府承诺人们拿本币或西方货币都可以到银行相互兑换,而西方和美国银行并不对等实施兑换,仅仅是政府不限制民间的货币兑换,对外宣传是开放,从而让第三世界国家单方面向美欧开放货币主权。更严重问题在于,为了防止兑换导致外汇枯竭,就必须储备大量外汇。否则就很容易出现外汇枯竭,无法进口需要的物资,导致经济崩溃。历史上发生的东南亚金融危机,拉美和俄罗斯金融危机,都是属于这种情况,让各国损失惨重。还使得货币兑换市场上外汇短缺,本币汇率严重偏低,导致贸易上低价贱卖损失巨大。

  美国曾经试图将资本项开放写入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德法两国精英指责这是让他们当美国殖民地[7],阻止了实施。美国退而求其次,和西方盟国,也就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之间搞了个《资本流通自由化通则》[8],是非强制性的,由各国自行决定自由化程度。周小川行长在推进资本项开放时,公开承认,没有公认的标准[9]。美国冷战胜利后,又试图主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动改革《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将资本项可兑换纳入到协定中,成为强制条款[10]。但1997年爆发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其根源之一,就是这些国家实施了广泛的资本项货币可兑换,给这些国家经济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按照当时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公开的说法,就是使马经济倒退20年。这使得西方推动的这项改革无疾而终[11]。

  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精英仍然迷信美帝宣传根源是市场化不充分,仍然继续加大实施力度。中国的资本项可兑换改革一直在不断推进,2012年5月16日,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国际证监会组织第37届年会上发表演讲[12],介绍中国资本项开放时说,事实上可兑换的有16个子项,基本可兑换的有17个子项,部分可兑换的有7个子项,没有完全不可兑换的项目。这也是中国储备3万多亿美元外汇,使得人民币变成美元欧元代用券的主要原因,发行的货币大都免费交给美国和西方。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让美国和西方印钞,就可以到中国兑换人民币,购买中国的各类资产。甚至中国的主要互联网媒体都是在美国上市,资产都控制在美国资本手里,从而成为主要宣传美国意识形态的平台,影响控制中国民心。

  美国号称是世界上“最自由化”的市场经济,对外推销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很自然地“宣传”资本项开放和货币自由兑换了。问题在于,美国政府仅仅不采用行政命令禁止或者限制资本项货币兑换,而金融业实际上做不做政府是不管的。美国的银行是否办理某种货币与美元之间的资本项货币兑换,是由银行自行决定的。银行人手有限,自然不可能办理所有货币的兑换。从实际来看,美国和西方国家号称资本项货币自由兑换,但各国却只有很少外汇储备,例如美国多年来最多仅有4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分到各种西方货币下,就更少了,怎么可能应付得了资本项下的货币自由兑换?看看发展中国家那些真正实施资本项可兑换的小国,一夜之间就能因资本项兑换减少数百亿美元,从而导致金融危机。如果中国完全自由兑换美元,面对的是持有260万亿人民币存款的兑换要求,需要储备的美元高达40万亿美元,比美国发行的基础货币都高一个数量级。如果还要自由兑换欧元、日元、英镑等待,那储备的外汇岂不是天文数字了?我们需要交给西方多少物资,才能储备足够的西方货币,达到西方定义的完全自由兑换要求?所谓资本项美元欧元可自由兑换,是一种金融欺骗。

  美国又大力宣传美国的商业银行都是私有的,它们可以自主决定是否开办资本项货币兑换业务;美国的银行不办理某些业务,这是银行的自主选择,是自由市场竞争下的结果,与政府无关。这就很自然地让他人相信,某种货币是否能够在美国市场进行兑换是美国市场竞争的结果,不是美国行政命令的结果,美国是资本项开放的。而这种“市场竞争”的实际结果,就是人民币在美国市场上很难兑换。美国华人区的小银行,甚至私人都可以从事人民币货币兑换业务,但美国基本上没有一家大银行从事人民币兑换业务,导致人们很难在美国方便地进行美元和人民币之间的兑换。事实上,美国的大银行基本上不储备人民币,不办理人民币与美元之间的兑换。

  实际来看,美国的大银行基本都是政府开办和控制的。由于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各邦经济上是独立自主的,美国的联邦政府仅仅负责外交和防卫,以及协调各邦之间的纠纷,最初只能收取关税。各邦最初开办一家银行,往往都是议会开会审议批准银行章程[13],才能开办的。银行都是各邦政府设立的公共机构,由政府和民众共同出资开办的股份制公司,民众股份往往都很分散,最大股东都是政府,银行也就控制在政府手里。美国历史上早期也用类似方法开办过联邦政府控制的银行,如美国第一银行,联邦政府占20%股份[14],其他都是公开发售,由公众购买股份。如今情况仍然类似,其中更进一步公开上市的大银行就有90家,资产主要被政府控制的养老教育等基金控制。最大的四家上市银行占美国银行业的资本,就高达46%[15]。所谓“市场竞争带来的结果”,是美国主流媒体通过宣传,灌输给人们的意识。美国金融学教科书一直传授的常识,就是大银行不能倒闭,否则会导致经济危机[16]。所谓大而不倒,经营风险是政府承担的,实际是准政府机构。

  简而言之,美国的银行不办理人民币兑换业务,不是美国精英宣传的“市场竞争的结果”,而是美国精英安排美国金融业的结果。美国这样做,不仅仅涉及美国内部管理,更重要的是美国精英推动他国实施货币兑换,从而可以占有他国货币主权。如果美国真的实施了美元可兑换,其他国家也就不需要开放,就可以到美国自由兑换到美元了,但现实显然不是这样。相反,如果其他国家和美国一样仅仅不限制民间,但大银行不实质性提供货币兑换,那美国与他国之间就没有有意义的货币兑换,恐怕连贸易都难以进行了。这也说明,美国根本没有对第三世界国家实质性开放金融。

  此次俄乌冲突,西方没收俄罗斯官方外汇储备,导致俄罗斯停止开放资本项,强制使用卢布结算,反而极大地降低了卢布兑换西方货币的需求。俄罗斯国内的兑换外汇,主要来自进口需求带来的兑换需求,导致市场上卢布汇率增加了,从冲突前1美元兑换91.7卢布到3个月后的63.5卢布,也就极大地减少了低货币汇率带来的贱卖损失。美国和西方还出台多项制裁措施,限制俄罗斯贸易,试图在经济上削弱俄罗斯,但俄罗斯出口给西方的天然气等是刚需,西方难以找到替代者,不得不继续从俄罗斯进口。俄乌战争爆发后,国际能源价格大涨,俄罗斯出口能源收入反而增加。据彭博经济研究院预计,俄罗斯今年的能源出口收入将接近3210亿美元,比2021年增长三分之一以上。这充分显示,所谓美元霸权,实际是建立在沙子之上的大厦,是美国培养的各国洋奴精英支持的结果。

  美国国内早已矛盾丛生,形成以民主党为首的资本集团支持全球化战略,在海外借助金融欺骗,攻城略地,占领市场,也赚得盆满钵满。沿海城市凭借贸易和高科技知识产业,保持了经济繁荣。其结果是美国产业空心化,内陆过去的著名工业城市都急剧衰落,大批工厂关门,大量钢铁设施被废弃,锈蚀斑斑,形成了著名的铁锈带。很多城市宽阔的大街上空空荡荡,连汽车都寥寥无几,一片荒凉。

  2008年以来,美国的4次大选本质上是中部经济衰落地区和沿海经济兴旺地区之间的对抗,是工业资本家与金融资本家的对抗;是不同地区利益集团之间的争斗。2016年之后,美国共和党代表的资本集团和民主党代表的资本集团之间对抗,如今已经到了水火难容的地步,双方斗争的目的似乎不再是4年或8年内不让对方执政,而是要彻底消灭对方。

  有识之士越来越清楚地看清美国走向虚弱的本质。以美国精英精心营造的高科技形象为例,新冠爆发后,美国在新冠疾病测试、诊断、治疗以及疫苗开发方面,都明显行动缓慢,严重滞后,致使美国疫情扩散,只能躺平应对。两年多来新冠病毒一直在美国肆虐,至今美国官方公开承认的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00万,实际感染新冠而死亡的则超过300万人[17],约占美国人口1%。事实上,美国在技术上对中国制裁,会给中国经济造成很多困难,但中国如果对等地制裁美国,恐怕给美国的影响就是灾难了。美国哈佛大学发布的研究报告[18]指出,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高科技产品制造中心。

  “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中央高层近年谈及我国所处的国际环境时,多次强调的一个重要论断。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和西方控制世界的霸权主义即将破产,其经济基础早已不复存在,主要依赖文化欺骗,控制少数精英,越来越被人们所认识。由于美帝高度依赖对各国人民的掠夺,侵犯广大民众的利益,从而成为最反动的一小撮,寄生在劳动人民身上,是最腐朽的资本主义。我们应牢记毛主席总结的论断,美帝就是个不讲理的强盗,连西方盟友都不放过,也是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我们必须针锋相对,才能打消美帝对我国不断增加的侵犯企图。相反,如果我们不能回击美帝,就等于鼓励美帝,从而会被美帝不断增加侵犯,就像台海问题和资本项开放问题。

  当前迫在眉睫的问题是美国资本控制了我国主要网络媒体,它们早已成为宣传美国意识形态的平台,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操纵了我国民心和思想,给我们埋下了动乱的种子。其根本原因是我们承诺开放资本项货币兑换,让美国资本家印钞,就可以兑换人民币,购买我们的资产。我们不应单方面对美国和西方实施资本项货币兑换,而是和友好国家相互对等开放。我们应和美国对等开放,但不实施资本项兑换,就可以将官方储备外汇投入市场,提高汇率,推动使用外汇进口物资,兑现外汇欠条,不仅收回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杜绝低价贱卖,而且使欧盟不能跟随美帝获利,只能单方面被美帝掠夺,很可能像1970年代,使欧美同盟破裂。我们应学俄罗斯禁止在外国股市配售和交易国内公司股权,收回我国网络公司股权控制权,排除美国和西方在意识形态领域影响,才能让人民解放思想,摆脱西方文化侵略影响,为真正实现中华文明的复兴和人类共同体的建设塑造共识,从而打下思想基础。

  我国还应限制美国和西方资本在中国的发展,不再让西方资本家轻易在中国获得贷款。我们应当将发行的货币,包括基础货币和衍生货币,每年高达20万亿元,主要贷给国有和集体企业,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让人民共享发展成果。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和世界。
 

  参考文献

  1. 美国经济分析局, 美国国际投资头寸表 Table 1.1. U.S. Net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Position at the End of the Period 2022.

  2. 余永定. 加大一般公共预算对基建支持力度,扩大国债发行规模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8582108112785450&wfr=spider&for=pc

  2022 2022.3.29 2022.5.23].

  3.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参考中国的PPP汇率http://www.imf.org/external/pubs/ft/weo/2015/01/weodata/download.aspx, IMF, Editor. 2022.

  4. 杨多贵等, 国家健康报告,另参见报道:2011美国攫取霸权红利逾7万亿美元 中国损失最多-中新网http://finance.chinanews.com/cj/2013/01-08/4471109.shtml. 2013, 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 北京.

  5. 宁浦. 美媒:如果不投资这个军工产业,美国可能会在大规模冲突中被击败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30875177573346544&wfr=spider&for=pc. 2022-04-23.

  6. 北京商报. 美国会参议院通过法案,禁止美国政府采购中国无人机,外交部回应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02097347263346225&wfr=spider&for=pc. 2022 2020.6.9 2022.5.23].

  7. 国际关系研究所编, 法美货币战和资本主义世界货币危机,第23,44页. 1965: 世界知识出版社.

  8. 尚昕昕,田园, OECD国家资本流动自由化的管理特点. 中国外汇, 2020(第23期): p. 22-23.

  9. 周小川, 资本项目可兑换并非百分之百自由http://kuaixun.stcn.com/2012/1217/10196087.shtml, in 广州日报. 2012.

  10. IMF, 货币可兑换和金融部门改革(Currency Convertibility and financial sector reform), 罗平编译. 1996, 北京: 中国金融出版社. p. 49.

  11. 崔之元, 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资本帐户自由化的改革. 国际经济评论, 1998. 1998(z3): p. 40-42.

  12. 郭树清,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金融监管研究, 2012. 2012(6): p. 1-17.

  13. 巫云仙著, 美国金融制度的历史变迁. 2017: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4. 杰瑞·马克汉姆, 美国金融史第一卷. 2017: 中国金融出版社. p. 61-73.

  15. 美联储, FRB: Large Commercial Banks-- March 31, 2022 商业银行资产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releases/lbr/current/default.htm 2022.

  16. Cecchetti, S.G., 货币、银行与金融市场. 2007,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p. 20,411.

  17. 美国疾控中心CDC, 美国政府机构cdc公布过去2年与新冠相关的死亡人数是338.1万人,其中媒体报道的84.4万人是健康人感染新冠死亡人数。https://data.cdc.gov/NCHS/Conditions-Contributing-to-COVID-19-Deaths-by-Stat/hk9y-quqm/data#Export. 2022.

  18. Allison, G., et al., 哈佛发布报告:《伟大的技术竞争:中国与美国》,未来十年中国将在半导体、人工智能等领域赶超美国_腾讯新闻 https://new.qq.com/rain/a/20211210a04hjh00, 报告链接:https://www.belfercenter.org/sites/default/files/GreatTechRivalry_ChinavsUS_211207.pdf. 2021.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