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子午:哪里有什么“热射病”,明明只有“穷”病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2-08-02 07:36:1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这两天,老妖婆佩洛西窜访台湾的事被网络刷屏;相比而言,54岁洗碗厂女工、农妇韦巧连热射病死亡却无法认定工伤死亡的事件,却没有引起主流媒体关注与讨论。

  一个可笑又悲哀的舆论现象是,要么主流媒体一片装聋作哑,要么如某主流媒体官微的做法,借着“科普”热射病蹭上了#54岁洗碗厂女工热射病死亡#的话题标签:

  在被网友批评之后,就灰溜溜地开启了精选评论模式,并删掉了#54岁洗碗厂女工热射病死亡#的标签:

  这个事件的重点是在“热射病”吗?

  “热射病”这个名词很多群众的确不知道,但中暑几乎还是人人皆知的,而中暑的原因无外乎是“热”!

  有记者联系到了韦巧连前工友庄燕华,她在去年7月已离职,据她回忆,韦巧连所在的众碗公司的洗碗车间非常大,却仅有一个冷风机悬在头顶,“制冷效果也达不到”,“热得很”,除了包装车间,其他车间没有空调,厂里也没有针对高温工作的管理规定和防暑措施,也没有高温补贴等待遇。

  但为了有一份工作养家糊口,韦巧连明知道热得受不了也没得选,只能硬抗。

  厂里没有工休、节假日和周末,有事请假扣一天工资;平时一天干8小时,加班15块一小时,法定假期加班费不变;上班时间也不固定,厂里拉了工作群,常是提前一小时通知开工,有次晚上6点开工,干完就是凌晨了。

  为了拿到每月两百元的全勤奖、少扣一点工钱,韦巧连几乎从来不请假,如此拿到两三千元的工资。几乎全年无休——此等境况,恐怕连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家都要直呼“厉害了”。

  难道韦巧连不会觉得累吗?但是为了给儿子攒彩礼、攒房子首付,也给自己攒点养老钱,她同样没得选。

  所以,韦巧连哪里是死于什么“热射病”,明明就是死于“穷”病。

  当看到周公子炫富秀权、中金员工妻子晒工资单,笔者忽然理解了某些人所谓的“与国际接轨”的真实意思了:一些人占有的财富与第一世界接轨,而更多人则是与第三世界接轨或者说是与马克思所处的年代的第一世界接轨——

  当资本家把工资压低到仅仅够维持劳动力温饱的地步,为了让其家属(儿子)能够实现劳动力再生产(结婚),劳动者只能“自愿”地选择加班、甚至是“乐”于加班。

  没有节假日、没有高温补贴、也没有节假日加班费,没有工伤保险,更不可能有所谓“五险一金”,这不是已经违反劳动法关于劳动时间和劳动待遇的规定了吗?劳动法难道就管不到这样的血汗工厂吗?

  还真管不到!

  韦巧连几乎全年无休地在厂里工作,每个月都在工厂领工资,竟然连一纸劳动合同都没有;她的身份对于雇主来讲,只是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临时工”。

  也正是这样的“临时工”身份,让韦巧连的工伤认定陷入困局。韦巧连7月21日火化那天,仍欠着6万多医药费,厂房一开始只垫付了医药费近8万元;韦巧连身亡以后,厂方曾对家属称出于人道主义只赔偿23万,扣除已垫付和欠缴的医药费,就只剩下9万元。家属多次找厂方要事发当天监控记录、韦巧连工资流水账单,及要求厂方签署工伤证明书,厂方均未答应……

  笔者为何对主流媒体在韦巧连事件中的表现耿耿于怀?

  “临时工”身份只是资本家为了逃避自身责任的一个托词,从道义上讲,韦巧连因工伤死亡,其家属理应得到赔偿;如果没有公众的关注和社会的监督,让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家庭自己去跟厂房打官司,最后大概率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就在今年的7月5日,也就是20多天前,西安建筑工人王建禄因热射病在收工的路上死亡,同样因为王建禄只是“日结工”,工地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最后工地方拒绝认定工伤及相应的赔偿。

  而王建禄之所以选择做“日结工”,就是因为其在工地此前一年的工资一直被拖欠,为了拿到现钱才打零工;王建禄是家里的顶梁柱,儿子今年高考马上就要上大学,王建禄必须拿到现钱给儿子交学费……

  老板给王建禄的欠条承诺6月30日前付清欠薪,但并未兑现

  在王建禄工伤死亡的案件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到两点违法现象:一是拖欠民工工资;二是非法的用工制度。

  最终在媒体报道以及社会广泛关注的舆论压力下,王建禄的家属才拿到了过去一年的欠薪以及工伤赔偿。

  舆论的围观,改变不了一个阶级的命运,但至少可能改变这个阶级中的个体命运。

  显然,对于农妇韦巧连的家属来讲,他们亟需的不是什么“热射病科普”,而是有媒体出来主持公道,是法律援助,是对监管部门和执法部门的舆论督促。

  而更大的问题是,像韦巧连和王建禄遭遇的用工现象,仅仅是个别问题吗?众碗公司这样的血汗工厂仅仅是个别存在吗?建筑工地普遍存在的问题就不说了,就说在很多一线、新一线大城市建厂的超级工厂富士康,它里面又有多少流水线工人是短期工、临时工?富士康对接的只是黑中介,而这样的工人一旦出现薪资纠纷,所能面对的也只是那些随时可以卷钱跑路的黑中介……这些大量存在的现象,监管部门和执法部门就真的不知道吗?

  “临时工”的身份,不仅仅意味着工伤无法认定,更意味着更低廉的工资报酬、更灵活的加班,以及对社会保险等企业应负责任的逃脱。而那些把企业家当作“衣食父母”的人,只会对违法用工的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号称驾驭资本的人,反过来被资本驾驭,讽刺不?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