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子午:从毒教材到丁香园插手医院人力资源改革研究……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2-06-20 08:08:57 来源:遥望黎明 字体:   |    |  

  卫健委发展研究中心与丁香园达成合作的消息,令人震惊。

  这就意味着“合作研究”将直接影响甚至决定未来中国医疗行业人才建设与中国医院人事管理的变革方向。

  且不说丁香园顽固的反中医立场(前不久被网友扒出其专栏作者组建多个群发钱“诋毁”中医),会不会“研究”出更加不利于中医的人才建设、人事管理政策,进一步扼杀中医药事业;

  也不说丁香园的自媒体平台对医疗器械集中采购的多次诋毁和攻击(参见笔者之前的文章:丁香园反对心脏支架降价的动机与黑中医完全一致),完全是站在医疗资本利益集团的一方,公然反对医疗改革朝社会主义方向的回归——这样顽固的资本立场搞出来的“政策研究”会对老百姓有利吗?

  就说丁香园背后复杂的国际资本背景:

  挚信资本投资的三橙传媒、科学松鼠会、大象公会、回形针等媒体,已经因为政治立场、涉嫌从事间谍活动或为日本法西斯洗地等问题先后“翻车”

  把关系到未来14亿人福祉的中国医疗人才建设和医院人事管理的制度改革研究这么重大的事情交给这样一个“资本背景复杂”的丁香园,真的合适吗?

  笔者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因为公众的质疑而搁置,但“漏洞”一个又一个接力出现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该好好思考一下,此类事情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前不久,毒教材的事被网民持续关注,网友扒出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学语文读本选文中竟然出现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屠杀中朝人民的美帝国主义军队反动头子麦克阿瑟的“爱国”文章,选文内容称赞麦克阿瑟领导的美国士兵“是世界上最崇高的人物”、“国际矛盾怒潮中的救生员”。

  教科书编写和审定者的此等行径,让18万为祖国、为人民捐躯的志愿军英烈的在天之灵何以安息?虽然这套教材在2020年随着“部编版”语文教材的统一使用而停用,但罪恶和对下一代的毒害已经发生,罪魁祸首难道不该被严厉追究责任吗?

  而更早被网友发现问题的人教版数学教材插画设计方吴勇工作室的吴勇,同样是无数国际荣誉加身,被帝国主义造神之后,出口转内销,被国内有关部门重用;按照吴勇的自述,他打“擦边球”的举动,还满足了很多部门的“恶趣味”而受到欢迎。

  毒教材和教材“西化”的问题发生已经不是一两天了,真正的推手,显然远不仅是这几个“毒教材”涉事的当事人。

  前两天,网友又扒出了一段旧事:

  1985年12月,人民教育出版社与日本光村图书出版社诸事会社签订合作;1987年人教社与日本国际教育情报中心进行历史、地理教科书互审,双方协定,每年轮流进行教科书的相互审查;1990年世界银行向人民教育出版社贷款40万美元,用于引进国外教材……

  而事实上比这更早的,则是1977年后,有人打着引进“国外”(主要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先进文化和科技的旗号,引进美、英、德、法、日等国的教材。

  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科技更“先进”,这个笔者承认;但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腐朽没落资本主义的“文化”哪里先进了,笔者实在想不出来。

  在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教材“接轨”显然是走在了前面;而今天“毒教材”以及“教材西化”的问题源头,不正是“接轨”的结果吗?

  从科学技术领域到人文社科领域,与国际“接轨”的后果正在一一显现:

  在科学技术领域:自主研发的运10大飞机下马了,转而与美国麦道合作,最后被摆了一道;自主积累的独立自主的半导体集成电路技术被自废武功,转而搞起了“攒机”,尖端芯片至今被卡脖子,每年的芯片进口额早已超过了石油……人文社科领域的问题就更严重了:经济学“接轨”了,新自由主义自80年代后期以来登堂入室;更不用说法学界、文化及文艺界、舆论领域的问题,毒教材问题不过是其中一瞥罢了。

  这些还不算,有些在今天看来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在20多年前却是正常不过的:

  1998 年,“新世界哈佛高级公务员培训项目”启动;

  2001年,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联合国内有关方面启动了更大规模的官员培训项目——中国公共管理高级培训项目启动;

  2005年,中国高级卫生行政人员培训项目,即“中国卫生发展与改革国际高级研修班”,由卫生部、清华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共同启动,每年一届,每届培训约25名官员,旨在为中国卫生系统培养高级行政人才……

  已落马的仇和,就是从美国培训归来的,他在宿迁恨不能把公立医院这些全部私有化,赢得了“仇卖光”的外号;已经落马的杨卫泽,同样是改制的急先锋……而今天关于丁香园的这件事,能说跟2005年启动的项目完全没有关联吗?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