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子午:“无证春耕”虽荒唐,但不能只指责“乡下”干部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2-05-19 08:25:1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月16日上午,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的一则内容刺痛了无数网友的心,引发了舆论广泛关注,且被澎湃新闻等媒体报道了出来:

  5月14日13时45分,河北省邯郸市磁县有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留言,问“春耕春管”能否办通行证,磁县县委办公室社情民意办5月15日上午10点28分左右回复称:网友您好,您反映的问题我们感同身受,但是目前我县正处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全县全域必须保持静默状态,民众必须做到足不出户。目前还不能办理通行证。保持静默、足不出户就是为了尽最大努力、尽快将病毒传播链斩断,就是为了尽快将病毒扑灭,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还希望您及其他农民朋友多理解。

  在引发舆情以后,磁县有关方面的响应速度立刻“迅速”了起来,16日上午11点28分左右,留言的网友打出了五星好评:

  感谢县委政府对我的支持,我的春耕春管工作已有镇政府和村委会帮忙解决

  5月17日,“磁力磁县”公众号刊登消息称: 磁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5月16日上午,立即责成县政府主管领导就此事进行了专题研究。经部门和镇村干部的共同努力,该网民承包的耕地全面完成了灌溉,反映的问题彻底解决,回访时网民表示非常满意。

  应该说这位农民大叔是非常“幸运”的,自己的事引发了舆情,立即就能被“高度重视”、“专题研究”、“立即解决”;世间又还有多少不合理的事情,是舆情和公众关切不到的呢?就拿这个“春耕证”来说,磁县并非“首创”。

  笔者在上个月的《防疫“护城河”应该修在哪里?》一文中,已经提到了类似的现象。

  两个月前,河北邢台就搞出了一个“春耕证”,邢台日报还以《防疫不放松农时不耽误 农业生产春潮涌动》为题,将此举当作创新。

  其后,随着某“外省”不断外溢,很多地方紧张了起来,纷纷开始效仿。

  农民到自家地里干农活都得凭证,一次还只能一个人——且不说稍微有点干农活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规定究竟合不合理,更不合理的是,网上吐槽最多的还是某些地方动辄静默、根本办不到证,如磁县的这户农民。

  “持证春耕”——这样的事可谓亘古未有,即便4月21日两部委就已经下发通知,“严禁以防疫为由不让农民下地”,但是,从磁县的情形看,这样的通知似乎并没真正地被发下去。

  5月初,媒体还刊发了一则视频,河北迁安一位农民因为防疫期间下地干活,被要求用喇叭向全村做“检讨”:

  前不久正值小麦灌浆期,今年小麦收成好不好,能否浇够灌浆水、能否做好最后阶段的病虫害防治、抗倒伏等田间管理非常重要,更不用说还有后面更加重要的小麦收割、晾晒。

  资料显示,仅河北磁县一个县,冬小麦的播种面积就在21万亩左右,年均产量9万吨——某些人是不是觉得一个县这9万吨相比全国1.3亿吨的小麦总产量以及近千万吨的进口量,无足轻重呢?

  但这样的情形存在于河北不仅仅是一个磁县,河北去年夏粮总产量1482.7万吨,全国占比超10%,谁敢说“无足轻重”呢?

  而一旦耽误了春耕春管,导致的不仅仅是夏粮欠收,还会严重影响秋粮播种,到时农民又拿什么去“秋收”?如此做法对中国粮食安全的威胁,可比前不久舆论热议的“青贮小麦、毁麦开工、毁麦种树”等现象严重多了!

  而对于个体农民而言,以防疫之名禁止下地,只会让他们前期种子、农药、化肥、田间劳动的巨大投入彻底打水漂,后面的生计就会出现巨大的问题。我们“动态清零”积极防疫,难道不正是守护老百姓的健康与安宁吗?如此做法,又怎么让农民理解与支持?

  笔者在《防疫“护城河”应该修在哪里?》一文中,已经提到过类似的现象,“拱卫京津”的河北省事实上被当作了“护城河”和缓冲带。唐山、廊坊、邢台、保定的一些地方,在没有一例确诊的情况下,接连封控一两个月,措施比北京严格得多。笔者有亲属生活在固安,读初中的小孩已经接连上了快一个学期的网课,而那些要谋生的普通老百姓怎么办?

  笔者在此前的文章反复强调,防疫能否取得最后的胜利,根本上就看能不能把防疫打成一场“人民战争”。没有人民群众的积极配合,防疫措施不可能得到有效的贯彻;没有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把基层防疫技术官僚以及社区工作人员累死,也不可能完成所有的任务。

  正确的做法,明显是应该一手抓防疫、一手抓春耕,毕竟农民在自家农田耕作能引起聚集性传播的风险比农贸市场、城市超市这样的密闭场合小得多,但这也意味着更高的管理成本投入。

  目前河北省全域低风险,而磁县所在的邯郸市已经接连一个月没有本土新增确诊病例,只有零星的无症状,为何还要持续地“全域静默”?

  当然,笔者理解某些干部怕担责的心态。

  4月1日,邯郸再次发现1例确诊病例,为上海务工返乡人员:

  其后短短一个星期,邯郸就新增了20余例确诊病例,数百例无症状感染者。

  4月14日之后邯郸再无新增确诊病例,但病毒传播并未就此停止,零星不断的无症状感染仍旧接连出现;直到4月19日、20日、24日,还接连新增无症状感染者8例、18例、9例。

  5月5日,磁县宣布由封控区调整为防范区,但很快于次日又发现阳性密接者在磁县的活动轨迹;

  5月11日,磁县新增2例无症状感染者,均为“外省”返回人员在隔离点发现……

  4月以来,邯郸人民更是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全员核酸筛查,这些措施老百姓都是高度支持配合的。

  其实,明明只需要掌握了来返人员的活动轨迹,对中高风险来返人员实行隔离及检测措施,完全没必要再在市内、县内搞“全域静态”。一刀切的懒政做法,虽然是“万无一失”了,却只会严重影响工农业生产,增加民生的艰难,增加劳动人民对防疫的不理解、不支持,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消极抗疫”呢?

  当然,笔者认为,“无证春耕”这样的荒唐事毕竟是今年才出现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荒唐事,大家都能明白。

  说到这里,笔者反而要为那些被现在网络上千夫所指的“乡下”干部说说话了。如果不是某“外省”精英在3月初的拉垮错过了防疫黄金期,不是某“外省”对“没有户籍没有固定居所”的外来务工人员的怠慢,没有接连不断、防不胜防的“外溢”,这些“乡下”干部至于搞出这么多的荒唐事吗?

  出现了这些事,挨骂的是他们,挨骂的确不冤枉;但骂他们的人里面很多却是吹“外省”、吹网红专家、看不起“乡下”的,这不奇怪吗?

  这一轮的防疫持续了这么久,不仅是“外省”的老百姓,还有被“外溢”的各地老百姓,都很难熬,都有着很大的怨气。但笔者认为凡事最后还是得有个盖棺定论,找出问题源头,分清主要矛盾、次要矛盾。

  各地的各种荒唐事当然应该被纠正,但这轮防疫结束之后,能把前因后果好好捋一捋,追究一下责任吗?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