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申鹏:是谁创造了人类文明?

作者:申鹏 发布时间:2022-05-02 07:53:18 来源:平原公子 字体:   |    |  

     首先我们来看一首词《贺新郎.读史》: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这是教员同志1964年的作品,风骨雄健,气盖千古。

  如果我们要谈“文明”,这首词就道出了文明的本质,短短几行字,把人类上百万年的历史浓缩于此,上下四方、古往今来,无数人用血汗铸成的文明,就是这个样子。

  开篇讲“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说的是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人会制造工具、使用工具,人可以通过自主劳动改变世界。如果你有时间去古生物博物馆,看看那些石器、骨器、箭头、瓦罐、木炭......就会明白,数十万年前的远古人类本质上和我们没有太大区别,大家都要生产、生活,都要过日子。

  神话中所谓的盘古开天地,不过是我先民披荆斩棘、筚路蓝缕,用斧斤开辟出让后人得以生活的家园。

  所谓后羿射日、女娲补天、大禹治水,不过是面对可怕的自然灾害时,古老的部落领袖们带领大家齐心协力对抗灾难,拯救自己,拯救众生的故事,所谓救世主,所谓英雄,其实都是战天斗地的人。

  所谓燧人氏取火,有巢氏筑屋,轩辕造指南车,神农尝百草,嫘祖养蚕织布,仓颉造字......不过是我先民中的工匠们为了创造人类的美好生活做出的所有努力。

  文明,说到底就是“劳动者有组织地改造世界”。

  文明,是无法抛开生产者的。

  当劳动人民开始驯化动植物、选育良种、开垦农田、兴修水利、集体居住,大规模种植、存储粮食的时候,当人类从渔猎时代进入农耕时代的时候,文明开始突飞猛进。

  因为更多更充裕的粮食可以养活更多的人口,更多的人口可以种植更多的粮食,形成更大规模的聚居区,人类有了稳定的食物,从此不必迁徙流浪,人类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开始更先进的技术分工,创造更高效的组织形式........于是,有了村落、城邦、王国、帝国。人类就开始修建宏伟的城市,运输的道路和运河,制定法律和利益,进行技术发明,制造精美的器物,留下伟大的文字。

  前几十年,关于农耕文明和商业文明、大陆文明和海洋文明谁更优越,有着不少争论。

  实际上,过去2000多年的历史中,全世界最繁荣、最稳定、养活最多人口、创造了最多辉煌的,就是我们的农耕文明,抑制贵族、鼓励耕战、废分封、郡县制、车同轨、书同文、科举取士.......我们这块土地上创造的制度和文化,当之无愧是古代社会的巅峰,甚至直接影响了欧洲的文艺复兴。我们在近代300年落后了,以至于很多人失去了自信.......

  西方的“商业文明”,在资本主义时代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是一种强制洗脑,欧洲大航海时代的商人,和海盗、殖民者是可以划等号的,成本最小的生意,就是没本生意——屠杀和掠夺。你仔细回想一下,欧洲最初商业发展、工业革命的经济基础是什么?资本主义的文明,建立在战争、屠杀、种族灭绝之上

  你说,是生产、建设更“文明”,还是屠杀、掠夺更“文明”?

  实际上,所有文明都无法回避“战争”,帝国的扩张,民族的融合,地区的冲突,资源的争夺,贯穿了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从原始部落的长矛、骨箭、斧头,到奴隶王国的战车、青铜剑、长戈,到封建帝国的铁剑、甲胄、弓弩、战马,再到近现代战场上的机关枪、坦克、大炮、军舰、导弹。

  “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无可否认,战争和冲突,就是文明的一部分,种族之间的仇恨,国家之间的利益,宗教的狂热,文化的分歧,阶级的矛盾......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没有人喜欢战争,但战争就是文明的一部分,而且决定了文明的结局。

  活着,才有资格谈文明。

  那些被种族灭绝的,那些亡国灭种的,只会被胜利者把他们的“文明”摆在博物馆里。

  农耕文明在古代的富庶、发达,导致了她早早制度成熟、文化先进,产生了较高的道德,她无需对外战争、对外掠夺就能繁荣昌盛,因为她本就是全世界最富裕、发达、稳定的地区。

  实际上从今天看,农耕文明依旧是全世界最先进、最稳定、最和平的文明之一。因为人要吃饭,吃饭就要种地,就要生产,一旦我们掌握了先进的工业之后,让工业反哺农业之后,掌握了更先进的生产力之后,你会发现,世界还是我们的。

  但不要搞错,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是一切的基础,是奴隶们创造了绚烂的城邦文明,是自耕农、雇农们创造了繁荣的封建帝国。文明不只是游吟诗人口中的传奇故事,它是古城上的一块砖,是运河边的一抔泥土,是为盛世刻下千秋碑文的一个工匠的锤子和凿刀。

  教员同志在这首词中写道:“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说的是新中国之前知识分子士大夫们编写的历史,其实不只是三皇五帝,上古先王,还有历史上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名臣大将、英雄贵族......诚然,他们中间很多都是创造历史、改变历史、沧海横流中擎天架海的大英雄,但是,历史不应该只是他们的历史,历史只记得秦始皇气吞万里,不会记得秦国一个小小的士卒“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历史只记得汉武帝雄盖千古,不会记得汉朝一个养马人为国家付出了多少;历史只记得唐太宗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却不会记得他麾下一名平时种地交税、战时为国冲锋陷阵的老府兵。

  你读二十四史,读所有的本纪、世家、列传,你会看到帝王、大将、名相、文人、学者、贵族、富商、游侠、刺客......甚至有名妓、和尚和道士,独独缺了“人民”,“劳动人民”。

  所以,教员同志觉得不平,他写道:“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教员喜欢历史上的反抗压迫者,所以他歌颂盗跖、庄蹻、陈胜、吴广,他歌颂那些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人,他常说“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他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历史,也是真正的文明。

  文明不只在庙堂之上,不只在帝王将相的家谱里,不只在读书人贵族士大夫的诗词歌赋里,还在那些奴隶、农民、工人、贩夫走卒的血泪中、呐喊里。

  所谓历史,既是劳动者们用双手改变世界、创造世界的历史,也是一个阶级反抗另外一个阶级的历史,奴隶反抗奴隶主,雇农佃户反抗地主,工人反抗资本家,这种反抗,贯穿了整个人类文明史,虽然他们未能在历史上留下太多笔墨,但他们证明了,他们来过,战斗过。

  而且,劳动者才是最尊重文明的。

  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不掌握话语权,不会著书立说,所以,史书上没有他们的名字,就算他们创造了伟大的文明成果,最终也不属于他们,在我们的日常话语体系中,“文明”似乎和劳动者无关。

  常常把文明挂在嘴上的,是“知识分子”,他们不事生产,只谈风月,举个例子,诗歌,“文明”吧?但诗歌最初是劳动者喊的号子、战士唱的战歌,“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诗经》本就是劳动人民的创作,结果诗歌到了后世却成了文人士大夫的专利;再举个例子,戏曲小说之类,本来就是勾栏瓦舍劳动人民的自发创作和娱乐活动,但后来就成了文人士大夫的“案头文学”,完全脱离了生产活动。

  更有意思的是,当诗歌、戏曲、小说完全成为知识分子小圈子的玩物时,就会迅速失去生命力,失去那最初的勃勃生机,变得庸俗无聊、冷艳高贵、不接地气、宛若失去了灵魂的僵尸。

  某个当代画家曾经哀叹:“三千年文脉已断”,实际上,断送三千年文脉的,正是他们这些高高在上又不学无术的“知识分子”。

  可以说,某些人篡夺了文明的解释权,还糟蹋了文明。

  所以,《国际歌》里唱:“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是有意义的,要夺回的不只是生产成果,还有思想文化的果实。

  文明,是劳动者创造的文明。

  文明,也是劳动者斗争的文明。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