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与机体自动控制相悖的医学干预必须反思、更张

作者:一溉之功 发布时间:2023-01-19 08:11:4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生物的产生、物种种类及出现先后纯是由适应大自然提供的环境由简到繁与优胜劣汰所决定的结果。 据说35亿年前就出现原核微生物——古细菌,迄今微生物物种不100000种。 而人类的出现据世界各地考古者推测至多不过几百万年,可见人类是在承认、适应微生物物种的先在性而后才出现的。所以人类若视微生物为不共戴天之敌,势必灭绝之而后快的想法是愚蠢的。而整个生物界是在没有任何自作聪明的什么现代科学医学的干预下,在由与周围环境的相互作用中所产生的内在需要来自我决定、自我发展、自我繁衍进化出200多万种生物的。充分证明没有人类干预只由自然规律作用下的世界是和谐共处生机盎然的。 而人类在现代「科学」名义的干预下,近200多年已有571种植物已灭绝、100万种动植物濒危。近百年来全世界已灭绝22种动物 、使全球森林减少50%,这种毁灭性的干预导致的环境突变,使许多物种失去相依为命、赖以为生的家——生态环境,沦落到灭绝的境地,而且这种事态仍在持续着。在现代「科学」名义下的过度开发、环境污染包括电、磁、噪音、污染等极大的破坏着生物生存环境,极大的损害着生物的有机体, 现今世界无处不被所谓「科学」所涂炭着。譬如每个人切身感受到的各种粮、 菜、花、果质、味都已变成陌生的入口即厌之物 。而与之相关的各种西药的「研发」应用及不断更替以致各种怪病横生,呈现出一种社会越「进步」科技越「发达」;科技越「发达」各种生物疾病社会疾病就越多越新奇的丑陋怪异的景象!所以,人的所谓「主体性」必须受到严格限制!

  之谓科学者不是自封、自诩、自我标榜,更不是挟武蛮断!它只能是对自然、社会、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性认识 。它无任何神圣可言,亦不具强人接受之权。要在主观必须与客观相符,则不求其信而信自立;否则,强求人信难于见天帝! 自然界各系统是统一和谐的齐头并进发展着的,就像人要全面发展,植物要根、茎、叶、花、实互为条件协调发展一样。反观现在的蔬、果都弄成厚硬的皮,这究是什么样的「科技」?譬如某人、某国能使某一个体只增长、增宽其一足或只增大其头, 能头重三百,这能意谓科技发达吗?这种要么头重,要么脚轻,肚如象腹四肢纤细,只知、只顾其一,不知、不顾其余的行为后果究能使社会和谐还是能使机体和谐?这是对客观实在的一般规律性认识?能配冠以先进、「科技发达?这只能说它与自然和谐造物相去太远,只会造怪物。 即或是经济,为什么毛泽东时代提出有计划按比例的发展? 自然界的发展在不言中求其平衡,自为的人类社会更当如此。系统内部系统之间要和谐一致相偕同进。所谓西方的「科学科技」 都是些离开整体一致性,相容性下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四邻不靠悬在空中的支离破碎的互相为敌、相互掣肘的玩意!它们每弄出一样新的东西大多都是在事与愿违中发现的——编筐编不出中——弄出个屁股垫子;想逮狐狸没逮着中——逮个兔子!这种目的与结果总是相悖的个人与民族有何可钦羡的?

  在这种「科技」趋势下发展出的西方医学绝不能独善其身,必定也是千疮百孔。自从弄出了个显微镜,发现了微生物后便执信只要有致病微生物的存在人就一定会生病?! 死抱机械决定论不放 。 总而言之它们除去机械力学稍强于东方外其它悉皆是疯狂荒唐的儿戏!一言以蔽之——没有显微镜就无所谓现代西方「科学科技」, 就无有譬如细胞学、分子生物学、基因重组等等。或说它们只有显微镜学!它们的高明手

  段就四样——组装、 嫁接、勾兑、提纯! 如今的所谓「科学被操此业者糟蹋的已臭不可闻!仁者唯恐避之而不及。它早已离开了探索之路而忙不迭的直奔黄泉。 人类的认永无止境, 它不断的被否定、被更替、修正、补充,没有不容置疑、不容否定终极科学,霸道科学! 无论何业,成功的前提之一就是坚持正确的,否定、批驳谬误的。作为医学,关乎生命,更应严谨。因此,必须坚决否定、纠正、摒除以往的错误的认识与对应方法。

  人类伴随周围环境(包括各种有、无害微生物,有、无害也是相互过渡的。)经过几百万年反反复复适应、反反复复修正、补充、完善才进化发展为在结构上极其复杂精密、功能上极其精细、精当、完备、密闭的自动控制的有机统一体。这一结论已经被证实。

  有的人一生从未经过医疗,终生不病,为什么? 一,是持身措生得理, 二,是在持身措生得理前提下的机体自身自动控制的 精密精细的准确精当的机能未被打乱破坏的结果。人体始终处于动态的平衡与不平衡运动之中, 日常的身体不适在自身自动控制机制未被打乱、破坏情况下,自身很快调解回常态,用不着人为干预,原因就这么简单。

  认识论决定方法论,方法论反过来又指导认识论,认识与方法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 , 二者的根据是实践,都是实践的派生物。

  这不能仅归因于追求利润以掩盖其愚蠢,而是有其深刻的认识论根源——笛卡尔的分析是致命的要害。 孜孜汲汲于孤立拆析; 倾心专注于个别结构、 过程、构成成分的发现上。其次还原论、机械论、直线论,加之躁竞之心,渋希静之途,露骨的反映了他们认为人体只是各种部件组装的一架机器而已。对机体的有机整体性系统性和辩证性十分淡漠,至于不顾,甚至排斥!

  西方临床医学理论是建立在对动物的急慢实验基础上即都是对离体或半离体下的器官组织的实验观察。已知有机整体的某一器官组织哪怕是某一细胞,它的活动都不是孤立的、互不相关的在进行,都是协调一致、密切配合特别是在中枢整合下的协调统一的,整体性生理活动。而这离体的器官组织的活动已失去在完整统一体下由中枢整合结果所表现出的生理功能的活动状况,充其量只能说明离体下孤立的脏器自身代谢活动。 况且这些还只是从动物体、 动物体还只是从某种动物个体、 某种动物个体还只是在特定条件下所观察到的一时状况反映。 这种实验观察结果能给临床医学提供什么样的指导? 能得出普遍适用于人的一般性认识? 我们承认事物差异再大亦有共通之处,所谓同中有异、异中有同 ,但决不能忽略即或同一个人此一时亦不同彼一时。 更何况这是对特定动物的观察结果。将这些特定之物、特定条件下之观察结果作为一般原则粗鲁的应用于临床实践,其结果将会如何? 迄今西方医学对人体生理、生理病理现象、过程尚有许许多多未知和很不清楚的地方。 并非全部否定西方临床医学理论,其中也有值得予以肯定的地方,如解剖学,生理病理学中关于各脏器组织的位置、形态、结构等一般基本功能,神经体液调解的反馈机制等这都事先给人一种提示、参照,做到心中有数来正确领略、处理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关系。而机械者把它当做金科玉律,那就过了,而由有这种意识观念人来操持决人生死之权是生命的大不幸!

  西方医学的预防治疗的处置给药方法太简单、粗暴。将药物直接注入机体,直接立刻与细胞组织发生作用,且其药又大多是提纯之物,性专而悍,这机体无疑是有害的。一切生物都是通过生理屏障与外物相接触,还未闻有将其细胞、脏器直接裸露在外与外物接触的。这本是生物生理之常情,是自然赐予的保护方式,不然多此生理屏障作甚? 譬如一以口入,则胃肠、肝脏对之先进行一番解毒、减毒,以对细胞脏器先行保护,起到缓冲作用 。这种给药方法是剥除你的屏障保护,不顾你的感受与承受能力,有害也不允逆转。 不了其如何形成这种给药方式? 另,大冬天400m1 、800m1 或更多的20左右度的氺伴着神药注入静脉这究竟是治病还是添病 ? 按医学微生物学,凡刺激机体免疫系统发生免疫应答,产生抗体或致敏淋巴细胞 ,并能与相应抗体或致敏淋巴细胞在体内外发生特异性结合反映的物质都可作为抗原而被清除, 一句话,就是具有免疫原和反映原性的物质都可被机体免疫系统所清除。 被清除与否不在有无记忆,即以前未光顾者也照清不误。既然如此,缘何多此一举?西方人的思维,中华文明无法理解。所以,「记忆说」与抗原说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以「记忆说」做必接疫苗防理由不成立。如果生物体都得通过接种疫苗才得续命,那自然界还那有生物吗? 至于现今流行

  的“新型罐装病毒”只暂信其为RNA病毒。微博中有说尚未分离出该病毒,故不予置言。不过据医学微生物学教义中说对RNA病毒迄今尚无有效药物(包括疫苗)。

  我父亲57年曾给一七级干部的孙子接种疫苗,大概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刚上学时,记不清了)导致其孙死亡,调查几个月才算了案,不诉。所以冒着生命风险只为得一「记忆」是不值当的。 非自身组ruo织成分进入机体都能刺激机体免疫系统发生免疫应答,都能耗损免疫机能,试想一个机体不间断的进行免疫应答,即不间断的发病,她将会怎样?

  下面仅略举几则西方医学也承认的常识, 以供有心人思考,比对,判断西方医学的医疗干预方法是否能达到如机体自身所愿那样的自动控制下的相应、相同、那样周全完美的调解结果。

  机体每一最简单的组织结构都是有深意的:例如动脉的侧枝循环,主管道阻塞侧枝担负起供血,而人为铺设管道没有备用,阻塞就停水停气。 再如心室为什么极少迷走纤维分布,而心房则否? 这虽无意识的预谋, 但却都体现深思熟虑恰到好处的结果。 西方医学事先是否想得到做得来 ? 又如心脏节律适应性、血压、盐水、体液、消化液的分泌、体温、血细胞生成、凝溶血的动态平衡、各种激素的分泌与正负反馈等等等等的调解的严密性虽无人的意识的参与设计, 但却都显得那么周缜严密, 西方医学的医学干预能否与之相应、做得如上精细周密?又譬如最简单的乙酰胆碱的合成释放,乙酰铺酶A与胆碱在乙酰化酶催化下合成乙酰胆碱分泌至终板间隙,机膜除极后立刻被胆碱脂酶分解为胆碱 、乙酸回收入轴突小体与线粒体供下次再合成。外周中枢神经递质的分泌只是针对一定受体且有量和作用时间限制,西方医学的给药方式能否做得到? 而西方医学用化学药物的浸泡式或如消毒一样普遍喷撒的治疗方式与之是否相悖?是否引起其它恶果? 作为整体存在与活动的有机体,为了完成某一生理活动,她的各个相关部分是在中枢神经体液整合下的密切配合与协同的统一活动,西方医学的干预能否得出如上结果? 在大脑皮质神经元胞体上有30000个突触,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胞体有2000突触, 做出某种指令要经过综合许许多多的信息将各组织系统调整为统一的一无遗漏行动,西方医学能否做得到?( 现今所有的医学都做不到。而先进与落后或说正确与谬误的差别只在于哪种医学对有机自动调解的保护、维持与打乱、破坏程度而已。)

  西方医学若无法做到如机体自身自动控制的严密性精确性恰当性,那就可以断言以往的西方医学的干预大多数都是错误的,那就也必然使原有病症未能治愈又平添许许多多医源疾病。所以,再原谅、委婉、说的再好听点也逃不脱西方医学极不成熟的结论!正因以上,也就难怪乎网上报有希腊医护罢工一星期,结果比未罢工前少死几万患者的笑话。

  为什么已明明知道人体是个闭合环路的完备的自动控制系统,而自己的医学干预适得其反,还要执意而为之? 难道还不能从的脏器组织由植物神经来调解,而四肢肌肉才由随意神经来支配之中醒悟吗? 还不反照自己多么的肤浅、幼稚、渺小 吗 ? 夫悠悠者焉可成功?

  上世纪用去甲肾上腺素、甲氧胺等兴奋a受体治疗休克不知夺去多少人的生命?这些冤魂可换得、惊醒西方医学的自照与回头?五十年代前至六十、七十、八十年代对休克起因的反反复复混乱的认识——诸如什么组织胺、前列环素、溶酶体、鸦片样物质、肿瘤坏死因子、血管内皮素、Ca+的沉积、再灌注损伤到硬造出个细胞因子风暴,把以上说成是休克的起因。其不知这种情况很多都是临床医生鲁莽、草率的杂毒(药物)乱投、迭样干预、乱中添乱、乱上加乱所造成的结果,乃致出现不救之结局。 现今该争论有否定论不详,稍释其忧的是七十年代后是654—2的应用。总而观之,从其对休克的认识说明对有机体还很不理解,还很不敬畏! 青霉素作为第一种抗菌素用不到一年发现其有超感染性;四环素或四环素合并其它抗菌素可誘发绿脓杆菌感染,并易致败血症,而这种败血症对大多数人都是致死性的;念珠菌引起的心内膜炎大多发生于抗菌治疗后;一种抗菌素的使用使另一种共生菌暴增: 某种抗菌素是另种细菌的依赖物 ;有些抗菌素如氯霉素直接抑制抗体生成;四环素的抗合成作用可抑制免疫反应;皮质激素可使静止的结核病灶重新复活;使本来轻微的疾病如水痘严重恶化而致死;使细菌感染扩散导致败血症;使肺炎肾炎发生率增加;使炎性反映减弱,抗体生成障碍等。为什么邓铁涛老先生治‘非典’未出现什么白肺、休克肺而西方医学方式干预出白肺、休克肺?这都说明了什么? 这些西方医学可都吸取教训了吗?西方医学总是不从整体的系统功能出发来认识、判断、干预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痴心不改地始终认为只要找到某种有效对付某一疾病或杀死某一微生物的药物,所有的疾病问题就悉数解决了。西方医学以上种种干预与机体的虽是无意识的但对当时自身整体状况的需要所做出的非常恰当的自我调解是否相悖?且其知、行能否胜任? 难道这些还不足以反思与更张?

  下面再稍谈对中华医学之我见

  中华医学是集古代朴素的唯物论辩证法、古医学、天文、气象、历法、生物、地理等多方面知识于一身之宏奥之学。 她的独到理论思维与认识方法是中华文化的精髓, 在中华哲学发展史中占有重要地位。 因此,要想弄懂理解她与是否肯定她首先从哲学入手,观其是否符合辩证唯物主义,以决褒贬、取舍。

  兹仅列一二梗概以示《内经》之旨,以袒余之浅,借以为玉耳。 关于气的概念《素问·气交变大论》 “善言气者,必彰于物”。以说明整个自然界包括人都是由气和气化作用所产生,既世界的物质性,坚持了唯物一元论。《素问·五常政大论》“ 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 ,气布而繁育,气终而象变,其致一也”。说明万物的蕃萎生灭皆因气的升降化散所引起,这对任何事物都无例外。 因气(物质)运动是绝对的,没有凝固不变的东西, 静止是有条件因而是相对的。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阳化气 ,阴成形” 这种气化成形 ,形散为气的两种相反运动过程意味着矛盾各方可相互过过渡, 否认事物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 鸿沟。“气无形无患” 同辩证唯物论的运动是物质自身的运动 , 物质不灭同一道理。《灵枢·小针解》“上守神者,守人之血气有余不足, 可补泻也。” 守神就是守血气这不仅是诊治之要津同时也说明气兼有生命物质和生理功能的双重性质, 排除了另有一种非物质性的纯功能之气, 即不存在脱离物质的运动与功能。《素问·灵兰密典论》“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不通,形乃大伤。” 使道指经络,行使反射、反馈职能,最早证明有机人体是个闭合环路的自动控制系统。 关于阴阳概念 《 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 天为阳 ,地为阴;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 ”互为条件,相反相成,既对立又统一的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现象之中,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才组成对立的统一体。《素问·阴阳离合论》“ 阴阳者,数之可十 …… ,不可胜数。”事物之间的关系无论多么复杂多样都是阴阳矛盾的统一体,都可纳入阴阳对立统一之中。《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 万物之綱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指明阴阳之动乃自然界运动变化的规律,一切事物都受此总原则的制约,是生成变化毁灭的根源。体现矛盾的同一与斗争是事物自己发展的内在源泉动力。 “ 阴阳匀平, 以充其形 九候若一, 命曰平人。”任何事物始终处于动态的平衡与不平衡之中,平衡是是有条件的,对于需要维持不需要打破的统一体应力求维护其平衡条件。“ 且夫阴阳者,有名而无形。”阴阳只是对事物现象、 属性机能的抽象概括 非指某种特定构成物质, 诚如恩格斯所言‘认识了物质的运动形式,也就认识了物质本身’,划清中医学

  概念与虚妄迷信的界限。《 内经 》阴阳概念正确的反映了辩证法的实质与核心问题——既同一又斗争贯穿于一切事物发展过程之始终。

  《内经》的五行学说 认为整个宇宙是按照五行关系构成的循环往复运动统一整体, 突出时间空间、 时空与物质运动的统。 要求从结构关系的总体及其与外界环境的联系上来把握事物, 而不是孤立地考察个别事物及其构成成分与个别过程。 体现着纯正 厚朴的系统论思想。 特别强调《内经》的五行学说是取彼之象所建立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相互制约关系的系统论学说 。她所说明的是关系,而非如古希腊、印度、两河流域等早期哲学把水、火、地、风当做构成世界本源的元初物质概念, 这点必须加以澄清区别。 《素问·气交变大论》 “夫五运之政犹权衡也,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化者应之,变者复之,此生长化收藏之理, 气之常也。”证明 无问自在、自为世界抑或生物体意识到与否,都有、都在为为稳定整体平衡存在的内在机制与活动, 暗合耗散、自组织理论与机体的自动控制理论。 内经的内容宏广,先哲独特的思维方法——譬如以近知远、司外揣内、果之于因、义之于象、影之于形、响之于声等等所形成的缜邃周密理论历两千余年犹凿凿而莫替, 依然为临床圭臬,频烁异彩。《 五脏别论》 “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 天之生风者,非以私百姓也, 其行公平正直, 犯者得之,避者得无殆,非求人,而人自犯之。” 明白无误的否定鬼神的存在, 天不干预人事, 而人自为, 所以,有妄言中医学为迷信者不是无知必为邪僻!

  中华医学对有机体的结构、生理、病理认识是是以整体的系统论、矛盾论为立足点,着重强调天人运动的时空统一。所揭示的是一般关系,并不专注其细微结构与构成成分怎样。恩格说:“纯粹的量的分割是有一个极限的,到了这个极限它就转化为质的差别;物体纯粹由分子构成的,但它是本质上不同于分子的东西,正如分子又不同于原子样。”因此,对细微结构与构成成分的研究已失去宏观系统的一般指导意义。至于预防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云:“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素问·上古天真论》:以“ 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 ”“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杜绝病所由生。而治疗“上守神者,守人之血气有余不足, 可补泻也。” 对疾病转归《素问·生气通天论》“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中医汤液醪醴,皆由口人,业经胃肠肝脏解毒减毒; 针砭导引物理疗法, 故治疗方法是安全平和的。 中药有近三分之一是谷、菽、果、蔬, 其作用多是以某一植物的整个系统以助矫正脏腑之偏。 要知道,某一味中药都是以整体的形式发挥其作用的,它的某一成分价值只能是在整体中才能完美体现, 这与西药的提纯完全不同。 中其余不常食的中药有植物、花草、贝壳、矿物、昆虫等类其有「大毒」也就那么几样——巴豆、續随子、藤黄、狼毒:马钱子、福寿草,青礞石、斑蝥、青娘子、蟾蜍、轻粉,谨则无虞。

  《内经》之蕴,发不胜发,述不胜述,兹不及蜻蜓之点水。以上为余对中华医学之肤见,诚盼斧正!

  上所简议中西之医,意非褒贬,只欲扬长摒短,拯危而扶安!因之而予骂予善,悉听尊便!

  对于人的自然寿命是多少? “至于导养得理,上获千余岁,下可数百年,与羡门比寿,王乔争年,可有之耳”。 至于措身失理,亡之于微, 积微成损 成衰,从衰得白,从白得老,从老得终是自取之耳。而据西方比较生物学,人的自然寿命命160—140岁。可见嵇中散之说不妄也!

  自然界对每一个体只赋予一次生命,足见生命弥足珍贵。生命是自然界赋予的,所以只能由自然与其个体的相互作用的结果来裁其去留。(不涉刑律)因此,任何个体都无权以各种借口、各种方式剥夺干预之。每一个体当无分贵贱愚智,其生命都要受到同等保护、尊重、珍惜之!因为你也是生命!以自然地来体现其因顺应、适应其规律而生;又因顺应、适应其规律而亡的运动过程。使各得其所,无怨无悔。

  这次疫情,譬如潮汛。但多数人不明专家因何料事如神。可笑的是诅咒放开的瞬间成了多数,对此疫情潮汛仍然闷若无端。迭进的严峻性还在后面,下次再来潮汛或许方清!

  吕览》有言:“物故莫不有长,莫不有短,人亦然。故善学者,假人之长以补其短,故假人者遂有天下” 作为求是者,以之而自勖勉又有何难哉?

  责言冰冷, 秉心火热 ;将我做彼 ,悔愧反侧 !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