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 中国绝不能堵死子孙后代收复钓鱼岛的道路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4-11-08 19:53:0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中国绝不能堵死子孙后代收复钓鱼岛的道路

张宏良

a2d956b3ddaf276f5388d15c7d8b30e3.jpg


        背景:自2012年实行钓鱼岛国有化闹剧之后,中日关系就陷入僵局。中日双方坚持打破僵局的各自底线是:中国坚持日本必须退回到“购岛闹剧”之前的状态;日本坚持绝不承认中日双方对钓鱼岛归属存在争议。今天,日本借APEC会议之机在满足日本底线基础上打破僵局,迫使中国在法律和外交上进一步丢掉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让全国人民感到愤怒和失望的是,今天宣布的《中日四点共识》,实际上已经满足了日本欲望,中国媒体不仅没有愤怒表示,反而玩弄文字技巧欺骗国人。因而发表下列微信表示强烈抗议。
昨天在接受一位日本记者询问对中日高层有可能会谈一事的看法时指出,今天的中日僵局是日本购岛闹剧造成的,如果日本不退回购岛之前的状态,双方就进行会谈,等于是中国在向日本妥协投降。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演绎下去:日本每前进一步,中日就僵持一段时间,然后接受日本强加的现状,那么就不仅仅是会丢掉到钓鱼岛,丢掉东海,甚至还会丢掉南海,丢掉大半个中国。当今中国这种妥协没有任何道理,中国人民极度失望和气愤。

 至于说日本已经退步,承认了钓鱼岛存在争议,那更加是中国外交界单方面自欺欺人的自慰行为,中日四点共识白纸黑字对此写的很清楚,是“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只要不是文盲都能看清楚,日本承认的是,围绕钓鱼岛的紧张局势双方存在不同主张,而不是钓鱼岛领土归属存在不同主张。
这两个说法之间有本质区别,所谓对中日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完全可以解释为因中国侵略钓鱼岛,日本捍卫固有领土钓鱼岛而形成的紧张局势,这个解释与日本坚持“钓鱼岛领土不存在争议”的原有说法,没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冲突,日本更没有对中国作出哪怕是一丝一豪的让步。中国媒体宣扬所谓“日本承认钓鱼岛存在争议”的伟大胜利,完全是欺骗国人的外交自慰,是把单方面的自慰行为,故意说成是结婚入洞房。
中国这个妥协的可怕之处在于,原先中日双方争议的焦点是钓鱼岛的归属问题,而如今争议的焦点已不再是钓鱼岛的归属,而是钓鱼岛的归属有没有争议。这个争议焦点的转换,实际上等于是承认了钓鱼岛是日本领土。如同原先西门庆和武大郎争议的焦点,是潘金莲的归属问题;现在争议的焦点,则变成了武大郎对潘金莲从来就是西门庆妻妾这个问题,有没有不同想法。
作为中国人,没有比这个问题更加让人感到极端羞愤的了。本来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到了邓小平那里,变成了“让子孙后代去处理”(邓说子孙后代比我们聪明,有能力解决领土纠纷问题)的有争议领土;现在日本则干脆连“有争议领土”都不承认了。还站在日本人的立场,编出一套自欺欺人的说法,上骗党中央,下骗老百姓,在事实上开始了中国的解体。
在此我们强烈呼吁,立即彻查相关外交官员,重新拟定中日有关钓鱼岛协议,坚决守住日本必须回到“购岛闹剧”之前的状态这条双方会谈的底线。退一万步来说,即便这一代人没有能力收回钓鱼岛,也要为后来中国人的子孙后代收回钓鱼岛留下外交和法律的依据,而决不能堵死中国子孙后代收回钓鱼岛的法律和外交依据。

 钓鱼岛宁死不能丢!丢了钓鱼岛,就会丢掉东海;丢掉东海,又会丢掉南海;东海南海三分之一国土丢掉,不仅仅会丢掉支撑中华民族复兴的经济资源,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彻底变成黄粱美梦,而且将造成中国在事实上已经解体,亡国大难将不可避免。
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丢掉钓鱼岛,莫说是什么打破僵局,即使是与日本断交,也绝对不能丢掉钓鱼岛。
张宏良微信文章,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2
2014-11-8

  关联阅读:


日本低头 明确钓鱼岛存争议

搜狐综合

  昨天,APEC会议召开了部长级会议、高峰论坛等一系列会议,但舆论最为关注的仍是中日关系的重大进展——昨天,国务委员杨洁篪与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就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

  同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将为两国领导人在APEC期间接触营造必要的环境。

  综合京华时报记者刘雪玉潘珊菊黄海蕾新华社央视

  中日关系

  达成四点共识提出钓鱼岛存不同主张

  昨天,国务委员杨洁篪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

  杨洁篪指出,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日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方一贯主张在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发展中日关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日关系持续面临严重困难局面,近几个月来,双方通过外交渠道就克服中日关系政治障碍进行了多轮磋商,中方重申了严正立场,要求日方正视和妥善处理历史、钓鱼岛等重大敏感问题,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改善发展。

  谷内表示,日方高度重视日中战略互惠关系,愿意着眼大局,同中方通过对话磋商,增进共识和互信,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推进日中关系改善进程。

  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以下四点

  原则共识:

  一、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

  二、双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

  三、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

  四、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

  杨洁篪强调,双方应切实按照上述共识精神维护中日关系政治基础,把握两国关系正确发展方向,及时妥善处理敏感问题,以实际行动构建中日政治互信,推动两国关系逐步走上良性发展轨道。

  谷内表示,上述四点原则共识非常重要,日方愿意同中方相向而行。

  希望相向而行为领导人接触营造环境

  昨天,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日媒称中日双方就两国领导人在北京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会晤达成一致回答了记者提问。

  有记者问,有日本媒体报道称,中日双方就两国领导人在北京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

  议期间举行会晤达成一致。请中方予以证实。

  秦刚说,在中日领导人接触问题上,中方态度很明确。我们希望日方继续与中方相向而行,以实际行动为改善两国关系作出努力,为两国领导人接触营造必要的环境。

  ■解读

  中日为改善关系迈出可贵一步

  分析人士认为,中日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是中日双方为改善关系迈出的可贵一步,为中日关系的未来发展打下了政治基础,但关键在于日方要言而有信,切实履行承诺,真正做到与中方相向而行。

  1

  创造条件改善关系

  四点基本共识中提及的中日四个政治文件,是指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98年的《中日联合宣言》和2008年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

  近两年来,日方违背上述声明,制造了“购岛”闹剧、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等一系列单方面行为,对中日关系造成严重损害。

  “一段时间以来,中日关系每次出现问题都是因为日本在历史问题和领土争端这两个问题上的错误做法。因此,这四点原则共识的达成对中日关系的发展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说。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曲星表示,这四点原则共识概括了中日关系的基础、历史、现实和未来,对于未来中日关系的发展是一个重要政治基础。

  曲星称,四点原则共识之间也有内在的逻辑联系,“前三点都做好了,才能实现下一步对话的重启。如果中日双方能严格遵守这四点原则共识,双边关系就有望向好的方向发展”。

  2

  利于管控地区矛盾

  中日互为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但去年,中日在投资和贸易领域却出现了“双降”现象,政治关系恶化给经贸关系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中日关系无论是共同利益还是结构性矛盾都在同步增加,但是中日之间的相互需求度没有下降。中日两国处于同一个生态环境系统中,这样的先天环境决定了彼此很难相互切割。”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杨伯江说。

  曲星表示,安倍政府在认识侵略历史、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的错误做法不仅让日本与周边国家关系受到很大损害,对日本的国际形象也造成很大损失。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不仅中国、韩国表示反对,俄罗斯、欧盟、新加坡等也纷纷表达了担忧。作为日本的首要盟友,美国对安倍的参拜行为也罕见地公开表示“失望”。

  分析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