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斯大林逝世以后,毛主席的思与行有何变化?

作者:济学公共号 发布时间:2022-12-06 08:06:3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李克勤(jixuie)题记:从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去世,到赫鲁晓夫上台,再到1956年2月赫鲁晓夫作“秘密报告”,一条背叛列宁斯大林的修正主义路线开始逐步在苏联推行,毛主席在器层面给予了全面细致的观察分析研究,在道层面作了深入的带有历史穿透力的思索,同时,在道器结合上,毛主席通过对苏联修正主义的批评及批判,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理论与实践作了新的归纳和总结,从而建立起基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斯大林领导的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结合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际的新的思想理论体系,代表作有《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以及老人家一系列讲话(谈话),还有老人家亲自定调亲自组织写作班子写的像“九评”那样具有历史影响的理论文章,这是斯大林逝世后,毛主席领导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道器变通的成果,是毛泽东思想在社会主义阶段的新发展,是毛泽东文化的发扬光大。回顾这样的历史进程,我们是否可以考察一下,毛主席在思与行上有哪些发生了变化,哪些又没有变呢?


劳动人民建设社会主义苏联的情景

01

毛主席在世的时候,我国一直挂着斯大林像

  1953年3月5日苏联人民的伟大领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导师斯大林同志不幸逝世,举世震惊,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全体中国人民为此十分悲痛。毛主席3月9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悼念文章《最伟大的友谊》,其中有一句话在今天依然是说得通的——“斯大林同志全面地划时代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把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推进到新的阶段”。斯大林本人从来没有将自己和列宁并列,也从来没有提过什么“斯大林主义”。然而,从斯大林在列宁逝世后,领导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进行的社会主义实践,那完全是开拓性的,他的想法说法做法,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思想理论体系是确定无疑的,在列宁主义之后,应该是可以提一个类似“斯大林主义”的说法,也是说得通的。不过,斯大林终生也没有这么做,“斯大林主义”是在他逝世后,主要是一些西方学者的说法,而且多数是带有对斯大林攻击性质的。

  毛主席对斯大林的态度是真诚的。

  在赫鲁晓夫之流大搞历史虚无主义的时候,面对国际性的疯狂否定斯大林的逆流,毛主席旗帜鲜明维护了斯大林的尊严,历史已经雄辩证明,毛主席当年的想法说法做法,是完全想得通说得通行得通的道器变通。

  就思与行而言,在道层面的思,毛主席的基本思想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坚持马列主义基本原理的;在器层面的行,毛主席是有鉴别地继承了斯大林的好的做法。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一下,毛主席对于斯大林开展的党内路线斗争的想法说法是充分肯定的,只是在方式方法上,毛主席吸取了斯大林的经验教训。

02

  斯大林反对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是完全必要的

  斯大林在《论联共(布)党内的右倾》里面,就列宁关于机会主义【7】的一段经典论述,作了他比较多独特的解读。他是这么展开说的——



  我们再来想一下,斯大林逝世后,毛主席在批判修正主义的时候,对我党历史的梳理,是不是始终注意批判历史上的机会主义呢?

  我们比较熟悉的是王明机会主义,既有“左”倾机会主义,也有右倾机会主义。

  还有一点,也是需要注意的,毛主席晚年对折衷主义的批判,也是很有特色的,这同样也是对列宁斯大林在思与行上的继承与发扬。

  从列宁斯大林,到毛主席,为什么都这么重视批判机会主义?

  而赫鲁晓夫则不搞这些,这又是为什么?

03

毛主席的原则性和灵活性的把握,堪称一绝

  毛主席第二次访问苏联期间,1957年11月6日下午4时,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大会在卢日尼基体育馆继续举行,各社会主义国家代表团团长致词。第一个致词的是毛主席。毛主席一出场,全体与会者起立致敬,讲话中掌声不断,讲完后全场再次起立,长时间地鼓掌致敬。

  毛主席在讲话中鲜明指出了这一点:

  下面请看毛主席这个讲话的全文。


 

毛主席在苏联最高苏维埃庆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会上的讲话

(1957年11月6日)

  亲爱的同志们:
















  (毛主席的这个讲话,1957年11月7日《人民日报》刊印。)

  注  释


  李克勤后记:毛主席掌握唯物史观的大师,一贯是坚持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这就是先搞清楚社会存在,然后才有社会意识嘛。斯大林逝世后,毛主席对赫鲁晓夫有一个观察过程,但对赫鲁晓夫的倒行逆施,毛主席无疑是最早察觉,也是最早采取措施的。毛主席先是给予善意的提示和批评,这些都是作为兄弟党之间非公开进行的。但赫鲁晓夫这个人的确十分差劲,也就是做人上很不像话,是他公开挑起两党之间论战的。毛主席完全是被迫给予还击的。这是必须要讲清楚说明白的。以上之所以把毛主席1957年11月6日在莫斯科纪念十月革命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展示出来,不是为了别的,就是要说明在公开的场合,毛主席是给足了赫鲁晓夫面子的。也就是说,我们的毛主席在道层面的原则问题上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而在器层面的具体做法上,则是十分灵活的。

  由此完全可以说,毛主席的思与行,在道层面的想法也好,说法也好,做法也好,都是讲原则的,决不会搞修正主义者那样的机会主义、折衷主义【15】那一套,毛主席领导的党在坚持马列主义基本原理上,从来就是旗帜鲜明的,不存在一丝一毫的含含糊糊;而在器层面,在一些非原则性问题上,毛主席和他领导的党则是有充分的灵活性的。审视这么多年的历史沿革,正反两方面经验证明,毛主席的那一整套想法说法做法,是符合马列主义基本原理,是顺应历史潮流变革趋势的,也就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实践证明,那是想得通说得通行得通的道器变通。

  最后不得不说一点,赫鲁晓夫之流花了那么大的气力,用了那么长的时间否定斯大林,结果是怎样的呢?历史最终是由人民决定的。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人民从痛苦的教训中,看清楚了赫鲁晓夫之流的丑恶嘴脸,他们依然认为斯大林是伟大的,是赫鲁晓夫之流无法比拟的。

  我们不要忘记了,毛主席在评价斯大林这个问题上的远见卓识,那是赫鲁晓夫之流能够比的吗?

  把握了道层面的原则性,才会有道器变通之根,也才会有原则性指导下的灵活性;同样,没有原则性指导下的灵活性,那也就谈不上什么道器变通之变,道器变通之源也就无从谈起的。而能够将原则性灵活性有机联系,游刃有余加以掌控,这是对伟大领导者能力的基本要求,也是领导者道器变通之器,此器就是下一轮道器变通之基,这个基础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必须是能够让被领导者深深印在脑子里,才能让他们心悦诚服跟着领导者一起干事情,也就是说,只有在这样的情形下,领导者和被领导者才可能一起进入到“推而行之谓之通”的境界和状态。

  通,道器变通之魂。

  通是贯穿道器变通全过程的,想法说法做法,都得想得通说得通行得通。

  被领导者不通,用强制的办法,用反动统治者“抓壮丁”,搞“法西斯专政”那一套,搞得了一时,搞不了一世。

  还有些人始终不想放弃蒙骗群众的做法。

  你蒙骗了一时,你还能够蒙骗得了一世吗?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旦群众识破了你的鬼蜮伎俩,你可就遗臭万年了。

  历史上的那些反动统治阶级都是奉行唯心史观的,凭着自己的主观意愿企图来左右历史发展进程,那最终还是行不通的。

  历史,最终不是由少数的所谓“英雄”来创造,历史最终是由人民,由普通的千千万万个老百姓来创造的。

  谁能够让老百姓想得通,谁的话在老百姓那里说得通,老百姓才会跟着他走,他的做法才行得通。

  那样才会有符合历史潮流的道器变通。

  马克思恩格斯的忠诚继承者列宁和斯大林领导的苏联社会主义事业如此。

  马恩列斯的忠诚继承者毛主席领导的中国社会主义事业也是如此。



 视频链接:http://kzx1.360kan.com/xxl-kzx-bj/077206da0d1518ee9af71b3ccfa02eb9-0-1655272745.mp4?sign=ce567e5ae810ece56e55cee074aa5681&time=1670266617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