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我们有信仰吗?

作者:小庄楼主 发布时间:2022-11-24 10:21:29 来源:八角楼上 字体:   |    |  

  一、

  说一个十分普遍的现象,那就是当大家提到共产主义的时候,或者说当大家提到把共产主义作为一种信仰的时候,会呈现出一种怎样的场景?我遇到的大多数时候关于这个话题的场景实际上是这样的——模糊和抽象。即使很多人出于某种政治正确或者朴素的情感引导,他们的回答也大多是:我相信共产主义,不过那是在很遥远的将来。其实这句话的言下之意还是不相信,至少是不那么相信。对很多人来说,共产主义四个字是模糊和抽象的,这种模糊和抽象甚至使得很多人把这个四个字与乌托邦的幻想等同起来,于是他们只能把它寄托于遥远的将来。实际上,一旦某种信仰与乌托邦等同了起来,这种信仰也就被瓦解和消耗掉了。

  单纯的道德批判非但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毫无力量。如果我们从历史上去看这个问题,就会发现,信仰所包含的具体内容到底是什么,远远比我们追问一个人是否选择信仰它要重要一千倍,一万倍。

  二、

  信仰的建立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历史上红军最早开始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时候,很多革命者关于中国的红色政权是否能够存在这个问题上就发生过严重的动摇。当时的红军根据地非但力量薄弱,而且时刻处于白色政权的四面围剿之中,常常是刚建立起来没多久,立刻就会因为敌人的围剿而失败。红四军当时建立的第一个井冈山根据地,就是因为强大敌人的围剿,而使得红四军被迫转移离开。于是,曾经在红军中弥漫出一股悲观失望的情绪,在这种悲观情绪的直接作用下,很多人提出单纯的游击策略,也就是说大家不要费尽心思去搞什么根据地,也没必要去搞什么艰苦细致的群众工作,只需要四处游击,等待革命高潮到来以后再去发动群众革命就好了。

  从当时的历史条件去看,那时候关于共产主义信仰的具体内容就是红色政权的建立。而红色政权所包含的具体内容其实就是艰苦细致的群众工作,比如打土豪、分田地,制定红色政权里的法律和制度,组织群众,组建人民军队等等。

  于是,当时毛主席在对中国社会的矛盾作了全面深刻的分析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单纯的流动游击政策,不能完成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任务,而朱德毛泽东式、方志敏式之有根据地的,有计划地建设政权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扩大人民武装的路线是经由乡赤卫队、区赤卫大队、县赤卫总队、地方红军直至正规红军这样一套办法的,政权发展是波浪式地向前扩大的,等等的政策,无疑义地是正确的。必须这样,才能树立全国革命群众的信仰。——《毛选第一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所以大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毛主席看来,要树立全国革命群众的信仰的办法是什么?是口号式的呼吁和道德式的批判吗?不是,是一点一滴艰苦细致的群众工作。

  单纯的口号和呼吁,造成的结果一定是抽象和模糊。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共产主义信仰的理论内容是什么他们是不清楚的,但是对于他们是不是分到了田,是不是有了说话的权利,是不是能从高利贷里解脱出来,是不是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他们是会有切身的感受的,这个时候你再去跟他们说:这就是共产主义者的追求和信仰,他们就会选择相信,而且一点也不抽象。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去说,共产主义的信仰首先是什么?首先就是艰苦细致的,一点一滴的群众工作。

  三、

  到了抗日统一战线时期,共产主义信仰的具体内容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发生了变化,比如像打土豪、分田地的内容,在民族矛盾上升的情况下,就调整成了减租减息。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具体内容,实际上它必须依赖于一条保证它可以得到实施的具体政策。

  这个具体的政策在当时被总结成《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在《毛选》第二卷里的那篇《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里写的就是当时提出的具体政策。这些政策的内容包括全民动员、军事动员、政治改革、财政改革、教育改革、外交改革等十个方面,因而被称为十大纲领。

  然而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就是这十大纲领,作为当时共产主义信仰的一个最低纲领,它没有一条是跳出了国民党三民主义的信仰范畴的。也就是说,这十大纲领的具体政策,同样也是围绕着国民党所信仰的三民主义去制定和实施的。每一条纲领政策的实施无一不与民族、民权、民生紧密相关。

  可是问题在于,这十大纲领里的每一条具体政策,国民党都没有去实施,于是毛主席就像他们发出了这样的诘问:你们到底信不信仰三民主义?如果信仰,那么请问十大纲领里面哪一条违背了三民主义?如果没有,那么为什么你们反而不敢去实施?

  所以,毛主席当时就对国民党喊话:

  现在的问题,不是共产党信仰不信仰实行不实行革命的三民主义的问题,反而是国民党信仰不信仰实行不实行革命的三民主义的问题。现在的任务,是在全国范围内恢复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的革命精神,据以定出一定的政纲和政策,并真正而不二心地、切实而不敷衍地、迅速而不推延地实行起来。——《毛选第二卷,国共合作成立以后的迫切任务》

  由此可知:不管是什么样的信仰?三民主义也好,共产主义也好,其实它是需要一定的具体纲领和政策的。而这些政策和纲领是否能真正而不二心地、切实而不敷衍地、迅速而不拖延地实行起来,是衡量这种信仰到底是不是真实的重要标准。

  四、

  从上面两个时期的信仰去看,信仰实际上不仅包含了一点一滴的具体工作,实际上也必须包含一条保证这种工作能够得以实施的纲领和政策。然而这两个方面的内容又恰好能够反映出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你要人家相信这种信仰,那么你自己是不是也相信?

  就像国民党一样,你自己整天高喊着三民主义,可是你自己都不相信,那么你怎么可能让别人也去信仰你所说的什么民族、民权、民生呢?这么一来,三民主义也会变得模糊和抽象。

  这一点也如《毛选》中所说的那样:

  有些人自己对自己加封为“三民主义信徒”,而且是老牌的三民主义者,可是他们做了些什么呢?原来他们的民族主义,就是勾结帝国主义;他们的民权主义,就是压迫老百姓;他们的民生主义呢,那就是拿老百姓身上的血来喝得越多越好。这是口是心非的三民主义者。——《毛选第二卷,青年运动的方向》

  说的和做的不一样,而且南辕北辙,那么这一定是说明了你要人家相信的东西,而你自己却是不相信的,你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人家塑造出坚固的信仰呢?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就好像有的人,嘴上说着相信群众,实际骨子里却始终觉得那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那么这样的群众路线怎么可能走得下去?

  然而同样地,这种现象也绝不是一个单纯的道德层面的问题,它实际上是蕴含着一个极其深刻的矛盾。如果不认识到这种深刻矛盾的实质,说什么塑造信仰,那也不过就是一句口号式的空话罢了。

  那么这种深刻的矛盾到底是什么?《实践论》里早已将这个矛盾揭露了出来,只不过很少有人去认识和研究过这个问题。

  《实践论》里有这样一句话:

  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论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辩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判定认识和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毛选第一卷,实践论》

  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性实际上指的也是它的真理性,强调的是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很多理论学者长时间对这毛主席的这一论述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真理会被打上阶级的标签?既然是真理,怎么又会带有阶级性?

  你把真理带上了阶级性,那么这个真理就具有了鲜明的政治立场,一个有鲜明政治立场的东西,又如何保证它的真理性?于是很多人说:真理是客观的,客观的东西不能带有政治立场的,于是真理性和阶级性是不能放在一起的。

  从这个角度出发,于是就出现了历史数千年来,一个始终摆在大家面前的矛盾,即真理性和阶级性的矛盾。

  数千年来的统治阶级,在历史的发展中,逐步认识到了一个这样的真理:即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尽管他们对于这一真理的认识并不深刻。但是客观的实践告诉他们:没有人民群众的生产实践,他们是什么也做不成的,人民群众不仅是物质生产的主体,也是精神创造的主体(比如:一切艺术来源于生活)。当然,统治阶级并不会将这一真理上升到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这一高度(这里面也是时代局限的缘故),但是他们会有一些十分朴素的认识,比如,即使是封建社会的统治者,他们也会说:“百姓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要爱民如子”、“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等等。

  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正是因为他们认识到了群众的伟大作用这一真理性,于是当他们需要群众为他们服务,为他们生产一切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时候,他们就会喊出很多听上去有利于群众的口号,也会制定一定的符合群众利益的政策,这些口号和政策就构成了他们最初喊出的信仰。但是,这些口号和政策是以群众更好的为他们服务作为不可触碰的原则的,一旦这些口号和他们的阶级利益发生抵触,他们就会毫无犹豫的,彻彻底底的在实际政策和工作中抛弃这些口号,虽然他们嘴上还会继续去喊。

  这个时候,客观真理实际上就与阶级利益发生了深刻的矛盾。于是就会呈现出统治阶级所呼喊的口号,与他们的实际行动南辕北辙的现象。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看到,国民党嘴上呼喊着三民主义,而实际行动却背离三民主义的现象。原因已经很简单了:说明那个时候的三民主义所具有的真理性,已经跟国民党代表的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们的阶级性发生了深刻的矛盾。

  可是当初要群众为他们服务的时候,三民主义的口号已经喊出了去,又不能收回来,于是只能继续喊着三民主义的信仰,同时又继续干着违背这一信仰的事情,于是就出现了《毛选》中记录下来的那些口是心非的三民主义者。这样一来,你说的和做的必然就是不一样的,实际上三民主义的信仰也就在社会实践中被瓦解和消耗掉了。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既具有真理性,同时又具有阶级性(这里的阶级性指的是它公然申明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就是因为真理性只有与人民群众的阶级利益完全统一的时候,才不会发生上诉所说的深刻矛盾。也只有这个时候,真理才会毫无保留的散发出它的光芒,才不会因为真理与阶级的矛盾而沦为空喊的口号。

  所以为什么我们说要始终坚持毛泽东思想,就是因为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这一思想是完全立足于人民群众的利益之上的,它既具有真理性,同时又具有鲜明的阶级立场,它实现了真理性与阶级性的统一,而不是对立。因此,也只有坚持毛泽东思想,才能塑造共产主义的信仰。

  反过来说:否定了毛泽东思想,其实也就否定掉了共产主义信仰。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