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我们不想让民族再次重演历史悲剧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22-11-13 07:53:4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我们撰写和推荐这篇文章,是不想让我们民族再次重演历史悲剧。当西方文化占据历史优势时,我们抱着没落的封建文化不放,结果差点儿亡国灭种。现在东方文化开始复兴了,我们又抱着没落的西方文化不放,再次成为世界弃儿。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千万不能河西好的时候在河东边,河东好的时候又跑到了河西边,翻来覆去都是倒霉蛋儿。

张宏良:要正确理解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

  多年来我们已经习惯了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这个口号,但是许多人却并没有正确理解这个口号。我们说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是指中国所拥有的东方文化必然会取代西方文化的主导地位,彻底消灭西方文化所固有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兽性法则,推动世界完全进入人类社会。而绝不是指中国在西方文化所固有的圈子内战胜西方国家,成为兽性法则和丛林社会的赢家。也就是说,21世纪中国将会带领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整个世界摆脱丛林法则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类社会,而不是成为比西方国家更加强大的兽类国家。虽然按照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兽性法则我们也有能力打败西方国家,但使中国崛起的意义并不是要成为兽性法则的赢家,而是要消灭这个世界千百年来的兽性法则。

  这次刚刚结束不久的珠海航展就证明了这一点。这次珠海航展与以往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在现代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方面的完备性和先进性,已经稳稳地领先于世界,由此而镇住了西方,触动了世界。可以说,在西方国家领先世界数百年的物质技术这个层面,在西方国家近代以来侵略中国所依赖的船坚炮利这个层面,中国已经赶了上来并且正在超越西方,无论是航空航天还是芯片基因,中国人将很快不会再有任何对手,依靠物质技术来打败和统治中国的时代将一去不会复返,并将永远不可复返。只要中国自己不犯颠覆性的根本错误,不偏离马克思主义和东方文化相结合而形成的人类大道,就不再会有任何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能够打败中国,更不可能奴役和灭绝中国。珠海航展告诉了整个世界,东方文化不屑于用兽类世界的暴力法则来征服其他国家,但是并不能说明我们没有能力用暴力征服其他国家。

  要知道,今天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用来征服世界的火药、指南针、纸张和印刷术这“四大发明”,全部来自于中国。中国之所以把这四大发明用于人类社会的发展而不是用来征服其他国家,绝非仅仅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是因为愚昧,而是因为中国不想把科学技术的发展用于人类之间的相互杀戮,不想把人类变成一个杀遍天下无敌手的最大兽类,而是要推动人类社会彻底告别兽类社会。东方文明的基本理念与后来马克思主义的文明理念基本相同,就是不再把物质文明和技术进步变成相互杀戮的手段,而是要变成消灭相互杀戮、实现和平发展的手段。使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不再像兽类社会那样完全取决于暴力强弱,而是取决于道义力量的进步与否。所以我们老祖宗发明了火药才用来敬神而不是杀人,发明了指南针是为了寻找天下朋友而不是要把其他种族变成奴隶。为此,中华民族付出了极其惨烈的巨大代价,屡屡差点儿亡国灭种,就如同现实社会中谁做好人谁倒霉一样。

  我们怀抱着其他国家和民族所没有的天下责任,也付出了其他国家和民族所没有付出的天大代价。当我们这个民族不想再继续付出这种几乎亡国灭种的巨大代价时,中华民族与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冲突也就不可避免了。这种冲突迫使中华民族为了自身生存,只能在西方文化设定的丛林法则的轨道上与西方竞争和赛跑,虽然最终凭借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毅力肯定能够在西方设定的轨道上打败西方国家,能够在西方唯一承认的拳台上战胜对方,但是这种胜利只能是限于物质文明方面的胜利,限于科学技术方面的胜利,限于西方文明的低层次上的胜利,归根到底仍然是兽类社会的胜利。但是,由于奉行天道文化的中华民族不适合于这种兽性法则的竞争和胜利,必然会在这个低层次兽性法则的胜利过程中丧失掉天道天理这个中华民族千百年来赖以生存的内在凝聚力,在精神上陷入一盘散沙,最终会在拥有最先进科学技术和最先进武器装备的情况下,被在经济、科技和武器上远远落后于自己的敌人所消灭。结果就是还没有来得及欣赏和享受自己所创造的辉煌先进的物质文明成果,就被那些物质文明方面落后的野蛮人变成了奴隶和尸体。

  北宋是这样,南宋是这样,明末是这样,晚清是这样;如果我们不能接受历史教训,那么今天的历史结局将有可能还是这样。我们一定要牢牢记住,中华民族崛起的历史优势和伟大意义在于要用东方文化取代西方文化的主导地位,而不是在西方文化的竞技场上打败西方国家,变成比西方国家还要西方化的国家。就如同人类社会出现的伟大意义在于取代兽类社会,而不是要成为兽类社会的最大兽类。如果我们今天的目标仅仅是成为兽类社会的老大,成为在物质文明方面超越西方的老大,那么早在汉唐时期我们就已经做到了,包括王朝最悲惨的北宋时期,中国在经济、科技、文化和军事装备方面领先于西方的程度,绝不亚于今天美欧领先于非洲的程度,就连武大郎这样一个小商贩的生活水平都超过当时西方国家的许多贵族。但是,历史早已告诉我们,单靠经济、科技、文化、军事的力量来实现国家的强大,这条道路走不通,至少是中国走不通,如果这条道路能走通,中国1000年前就已经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了,根本不可能经历后来那么多亡国灭种的历史惨剧。

  可见,西方人能够走得通的道路,中国人未必能够走得通。并且就历史长期而言,就人类整体而言,单靠武力来解决人类矛盾的道路同样走不通。当今人类社会被核武器和生物武器带到了文明灭绝的边缘,就是单靠武力解决人类矛盾的结果。所以21世纪人类社会才会重新大洗牌,要用和谐共生的东方文化取代弱肉强食的西方文化成为人类文明的主导文化,用道义来支配科技,支配经济,支配法律,支配秩序,把所有这一切全都变成人类和平发展的推动力量,而不再是人与人之间的杀戮和征服力量。就这一点而言,中国宋朝的发展方向是对的,就是把所有物质文明的发展,无论是科技发明还是文化创新,全都用于社会发展而不是用作战争手段。宋朝的灭亡无论是北宋还是南宋,问题不在于没有把先进的科学技术变成战争手段,而是在经济和社会发展过程中失去了天道天理,最终造成了社会内部腐朽透顶,没有了任何内在凝聚力和战斗力,被落后的野蛮民族一击即溃,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地陷入了灭亡。本来一个岳家军就能灭掉金国,结果却是全国军事力量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眼睁睁看着父子两位皇帝被金国俘虏而去。

  可见宋朝灭亡非战之罪,而是罪在失去了天道天理的社会根基。如果单就当时宋朝的科技、经济和军事力量来讲,即便是把当时的金国、辽国和蒙古等所有落后国家加在一起,也绝不是宋朝的对手,然而结果却是仅仅其中一个落后国家,就能够轻松灭掉宋朝。这就是天道的力量,绝非科技、军事等人力因素所能抗拒。当岳飞被杀于风波亭,林冲雪夜上梁山,武松被千里流放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大宋王朝必然灭亡的历史悲剧,即便是把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武器全都交给大宋王朝,结果也仍然是无力回天。如今大家为中国所担心的也恰恰就在于此。前面我们所说的目前在物质技术领域里中国巳赶上并且正在超越西方,指的是在西方领先数百年的传统物理学领域里中国已经赶上并正在超越西方,虽然在芯片等领域中美国等西方国家还在卡中国的脖子,但是这种卡脖子并非是中国技术落后造成的,而是政治文明方面的原因,因为中国的航空航天证明了中国的芯片并不落后,否则不可能满天布满北斗卫星,中国各大医院里充斥着进口仪器也是同样原因,不是中国技术落后造不了,而是进口更加有利可图。总之,中国在传统物理学领域已经不再落后于西方,想用传统物理学领域中的技术和武器打败中国已不再可能,现在我们所担心的已经不再是建立在西方传统物理学基础上的技术和武器,而是建立在东西方文化交叉边缘上的现代物理学为代表的新科学、新技术和新文化。而这些新科学、新技术和新文化从本质上来讲,完全属于东方文化的范畴,如果中国在这方面再次落后于西方,那么不仅将会被彻底淘汰,而且会被淘汰得死不瞑目。

  像“量子纠缠”、“蝴蝶效应”、“基因图谱”、“元宇宙”等现代科学发现,已经完全突破了西方文化的时空概念、生命概念和宇宙观,对现有世界完全做出了新的解释和新的安排,从西方科学的角度也印证了东方文化对世界本质和生命本质的理解是正确的,印证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相互残杀的历史属于“史前史”的大同社会的设想是正确的。而建立在私有制是最神圣天理基础上的整个西方文化对世界的解释是完全错误的;把生命特别是人的生命看作是一个简单物质过程和物质现象,从而把人与野兽共同的感官追求看作是终极幸福的西方文化,同样是完全错误的;在这种错误的宇宙观和生命观指导下建立起来的整个世界秩序,也就必然是错误的罪恶的黑暗的,是与正确的光明的符合人性的人类社会格格不入的。所以千百年来所有追求光明的富有人性的正义人士,全都与这个黑暗的罪恶世界格格不入,宁可牺牲生命也要改变这个黑暗的罪恶世界。因为真正的生命,真正的人性,真正的人类社会,就是被压在这个错误的黑暗的罪恶的世界之下,只有推翻这个错误的黑暗的罪恶世界,人类才能得到解放,人性才能得到弘扬,人生才能得到实现。东方文化的辉煌和光明就在这里,西方文化的黑暗和罪恶也在这里。或许有人会说,马克思主义也属于西方文化,为什么我们把马克思主义排除在西方文化之外?道理很简单,马克思主义作为99%人民大众的意识形态和世界观,是错误的西方文化内部形成的自我否定因素,是人类所有文明成果的最优秀结晶,特别是后来又有了作为5000年东方文明成果的毛泽东思想的历史提升,马克思主义已经概括了东西方文化的最优秀成果,成为宇宙的最根本真理,成为最先进的政治文明。如果在东西方文化同时证明了马克思主义是最根本宇宙真理和最先进政治文明的今天放弃马克思主义,那将会真的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我们今天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原因。

  我们的信念来自于这里,我们的担心同样来自于这里。昨天,当数百年来西方文化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当西方科技成为最有效杀人武器和征服手段的时候,当宪政文明成为当时最先进政治文明的时候,我们抱住封建文化不放,误把数千年来包住东方文化内核的那层封建文化的外壳当做东方文化来坚守,结果导致近代中国差点儿亡国灭种。今天,当毛泽东思想剥去了东方文化的封建外壳,让东方文化放射出了能够照耀人类未来千年发展的辉煌光芒的时候,当我们拥有了远远超越西方宪政文明的最先进的社会主义大众政治文明的时候,当这种先进的政治文明必然会战胜西方传统的物质文明的时候,当西方征服世界的“船坚炮利”已经被淘汰的时候,如果我们反而抱住“船坚炮利”的西方文化不放,企图用这种旧的西方文化去对抗与新科学新技术相适应的新的大众政治文明,那么我们就会像近代社会被船坚炮利的西方文化所打败那样,被新的大众政治文明所打败。当年我们发明了火药大炮,最终却差点儿亡于火药大炮;今天我们也会发明了大众政治文明而最终亡于又失去了大众政治文明。这绝非是危言耸听,而是我们所面临的现实选择。21世纪的大众政治文明就像19世纪的科学技术一样,是决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死存亡的最重要因素,也是决定中国21世纪崛起还是毁灭的最根本因素。

  这个问题我们讲了许多年,大家也听了许多年,最初我们担心很多人会不明白这个问题,现在看来大家已经明白了这个问题。大家已经明白了这个问题的主要标志,就是一谈到这个问题大家就沉默不语,不像在谈到中国在西方文化和传统科技的跑道上已经赶上并超越西方国家时那样气氛活跃,讨论热烈,个个都有说不完的话。这种极端沉默和极端热闹之间的强烈反差,表明大家已经完全理解了我们所讲的21世纪道义和武力对国家崛起的不同作用。只是数百年来中国人所特有的“南京式聪明”,使大家对这个话题选择了沉默。“南京式聪明”是历史上清军和日军两次南京大屠杀给中国人留下的负面民族特征。就是大家都知道最先反抗的人必死无疑,但是结果会使绝大多数人活下去。所以大家都在等待最早反抗者死后绝大多数能够人活下去那个结果。由于大家都在等待他人反抗而自己绝不反抗,所以最终谁也没等来那个结果,大家所等来的就是全被杀光。这就是中国人深深知晓的“枪打出头鸟”的“南京式聪明”。大家只谈中国人武器强大超过西方人,上下左右都高兴,可是一旦扯到什么道义问题,就有可能被送上风波亭。大家都不愿意上风波亭,所以就都扯着脖子大谈没有任何风险的慷慨激昂的话题。虽然这种绝顶的个人聪明保护了中国人的个体安全,却在整体上把中国人陷入了越来越没有战斗力的弱势环境,大家都不来保护国家,国家自然也就没有能力保护个人,中国人就是在这种恶性循环中拿着世界最先进的武器,凭着世界最众多的人口,成为了全世界任何帝国主义都敢于侵略并且能够侵略的弱势国家。

  在中国人拿着世界最先进武器被动挨打的上千年过程中,比“南京式聪明”更加糟糕的就是华老栓的人血馒头。华老栓的人血馒头中国人吃了上千年,从北宋一直吃到民国,把中国人的血性和壮志全都吃没了,把无数革命者的意志品质和牺牲精神全都吃没了,无数仁人志士和革命者在华老栓的人血馒头面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为谁而战,为谁而流血,为谁而牺牲。这种政治上的困惑和茫然对革命者意志品质的摧毁力量,可以说超过了任何监狱和刑场。在马克思之前欧洲最伟大的辩证法大师黑格尔曾经说过,对于革命者来讲,真正的悲剧并不是被敌人所处死,并不是为理想的事业而牺牲,这种牺牲是革命者的正剧而不是悲剧,革命者真正的悲剧是他的牺牲并不为他所为之献身的人民所理解,他不是作为人民的战士而牺牲,而是作为人民的敌人而牺牲,这才是革命者真正的悲剧。华老栓的人血馒头所造就的就是这种革命者的真正悲剧。革命者为解放华老栓这些底层人民而牺牲,而华老栓所想的只是去刑场用蘸着烈士鲜血的馒头给儿子治病。如果说鲁迅那个时代的华老栓只是因为愚昧而用蘸着烈士鲜血的馒头给儿子治病,那么现代中国的华老栓去刑场喝彩则已经不是因为愚昧,不是因为亲情,而是为了让行刑者和围观者记住自己的嘴脸,以便事后能够获取各种名利。

  中国革命之所以比其他国家更加艰难,历史进步比其他国家代价更大,就是因为中国比其他国家有更多这种“南京式的聪明”人,有更多等着用馒头去蘸烈士鲜血的华老栓。可见,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包含两个方面,既包含人民是推动历史进步的根本力量这个正面内容,也包含人民的不觉悟会延缓历史进步这个负面内容。如何把不觉悟的人民大众变成有觉悟的人民大众,把延缓历史发展的负面因素变成积极推动历史进步的正面因素,就是伟大历史人物的伟大作用。毛主席就是其中最伟大的历史人物。正是毛主席最后发现了中华民族的无边智慧之所以会表现为个体的“南京式小聪明”,华老栓之所以会愚昧地拿馒头蘸着烈士的鲜血给儿子治病,修正主义之所以要复辟资本主义,把社会财富重新据为私有,就是一个私字在作怪的结果。原先大家都认为这个私字是在人身外部,是人身之外的社会制度,只要通过革命消灭私有制,人类就能够获得解放,人民就能够当家作主。后来毛主席发现,私字这个大魔并不在于外部,而在于人的心中,心魔不除,即便是消灭了外在的私有制,心中的私字仍然会外化为新的私有制。这就是人类有史以来一代又一代革命无论胜利还是失败,最终永远都在重复私有制的根本原因。这也是许多国家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不过几十年又会复辟资本主义的根本原因。所以毛主席晚年才发动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彻底的继续革命的运动,发动了人类历史上第1个以“斗私批修”为内容的大众政治革命,其目的就是要拔除人们心中的私魔,彻底铲除私字的根源,形成维护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观条件。通过千百万公有制主人翁的主观斗争,以维护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客观存在,保证社会主义公有制不改变颜色。否则即便是把全世界的生产资料全部公有化,也会在一夜之间重新返回私有制。后来全世界社会主义公有制重新私有化的历史悲剧,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回顾整个社会主义革命从胜利走向失败的历史挫折过程可以看出,铲除外魔容易,铲除心魔很难;消灭私有制容易,消灭私有观念很难;《共产党宣言》第一个决裂容易,第二个决裂很难;批判身外修正主义容易,勇斗心中私字很难……所有资本主义复辟的这因素那因素,其实都不是真正的因素,只有心中的私字才是真正的因素。毛主席晚年的大众政治革命越到后来,革命的目标和内容越是从外部敌人转向内部私心。样板戏的发展顺序就反映了这一点,早期的样板戏《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等的革命对象都是外部敌人,而后来的《海港》特别是到了《龙江颂》,革命对象和矛盾斗争完全上升到了解决思想领域的私字问题,“斗私批修”成为贯穿全局的主要矛盾,革命触及到了灵魂最深处,开始着手解决与私有观念彻底决裂这个最深层次的革命问题。只可惜这个问题还没来得及彻底解决,毛主席他老人家就离开了我们。而没有了毛主席之后,再想解决这个问题就更加困难了。

  但是无论多么困难,我们都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历史之所以把复兴社会主义的希望,把人类社会摆脱兽性法则的希望,把未来社会发展的希望,把世界重新大洗牌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中华民族的崛起上,就是希望中国用辉煌灿烂的东方文化,用毛主席创建的最先进的大众政治文明,来彻底铲除作为万恶之源的私有制这个外魔,以及与这个外魔相联系的更大心魔私有观念。这就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历史使命,也是中华民族崛起的伟大意义。离开了这一点,中华民族的崛起将没有任何意义,也不可能实现崛起,而只能会像毛主席生前所说的那样被“开除球藉”,在世界重新大洗牌中被彻底淘汰。

  (在民族复兴网微信群聊天摘录)

  2022年11月21日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8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