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评:全世界都反共产党,我不反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4-08-05 13:06:5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张宏良评:全世界都反共产党,我不反

ef311ff446bd1b01972a6aab3867757e.jpg

  吴辉对共产党的态度,反映了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的态度。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智慧的人民,对于来自极左和极右两个方面的反党主张,一概加以排斥。这绝不是因为老百姓不知道前后30年的共产党已不一样,而是老百姓十分清楚,只有共产党才是当今社会稳定的唯一力量,并且只要挂着共产党这个牌子,就有红色翻盘的希望。这就是中国人民最伟大的地方。
  那些故作聪明的所谓左翼人士,总是喋喋不休地说什么共产党已经变质,抱怨中国老百姓不觉醒,其实不是中国老百不觉醒,而是他们自己太弱智太自私太狭隘,根本不去了解老百姓为什么会这样。大家看一下中东北非乌克兰的惨烈景象,就会深深理解中国老百姓的伟大和智慧。
  中国老百姓比任何故作聪明的左翼人士都更聪明,今天老百姓拥护共产党,不是因为共产党和30年前一样好,而是因为共产党没有象那些反党力量那么坏。今天来自左和右两个方面的那些反党力量,是非对错暂且不论,单就道义而言,绝大多数都是一些没有底线的极端下流龌龊之辈。这些人对同道中的不同观点,都无所不用其极地要置于死地而后快,他们对人民大众会怎么样,也就可想而知了。这也是绝大多数老百姓依然站在共产党一边的一个重要原因。
  可以说,今天巩固共产党执政地位的,与其说是共产党自身的优点,倒不如说是反党力量的缺点,更加准确。

  关联阅读:

全世界都反共产党,我不反

来自吴辉的个人网站 www.wuhui01.com  作者:吴辉

  一、国家对我们的恩情有多重?

  国家对我们的恩情有多重,这是很多人都不明白的问题。
  还恩情?苛捐杂税,物价上涨,房奴车奴,腐败盛行,还恩情?我真是震惊了。
  我小时候对父母也有过类似的情绪,父亲打骂我,打骂我母亲,对家庭不负责任,我觉得父亲就是个大坏蛋,每次父亲恶狠狠骂我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念叨,长大了要报仇。
  还恩情?我真是震惊了!
  直到自己结了婚,当了爸爸,为生计操劳,才感觉到当父亲的不容易。父亲的缺点很多,对家庭也不够尽责任。但如果没有了父亲,就不会有这个家,也不会有我。
  弟子规说,亲有过,谏使更,怡吾色,柔吾声。谏不入,悦复谏,号泣随,挞无怨。这是对父亲过错的正确态度。要指出父母的过错,但是不能和父母对立。
  我四十岁才懂事。我爷爷2008年去世,大年三十的凌晨两点我接到父亲的电话,赶紧起床和弟弟打车赶回四十公里外的老家,走到爷爷身边,摸着爷爷的额头,发现爷爷的身体已经变凉了。爷爷走的时候,只有父亲一个人在身边。从那时候起,我才知道,尽管父亲有很多错,但是我和父亲,父亲和爷爷,其实是血脉一体的,是不能对立和分割的。父亲是爷爷身体的一部分,我是父亲身体的一部分。
  我再也不责怪我的父亲,他有诸多缺点,诸多唠叨,诸多要求,我再也不埋怨,不反感。凡属父亲要求的事情,我都尽力去满足。亲所好,力为具。亲所恶,谨为去。
  因为,我长大了。我四十岁了,父亲七十岁。这个家是我说了算,该由我做主了。家道再差,待遇再坏,那都是我自己没做好。怨不得父亲。
  什么时候我们对祖国的态度,也能像对父亲一样呢?
  不管国家出现什么样的危难,不管受多大的委屈,不管遭受多么大的不公平,我们不抱怨,不埋怨,我们只是用自己的耐心,去解决问题。因为,我长大了,我是祖国的一部分,我可以改变国家,我们不仅是历史的旁观者和责骂者,我们也是历史的创造者和改变者。
  如果说国家出现问题,我要做的不是埋怨,不是谩骂,不是煽动推翻国家,而是尽一个公民、一个儿女的责任,去改变国家,去让国家健康起来、中兴起来。

  二、国家与民族不是一回事吗?

  至少三次接到过陌生电话,要求我“退党退团”,说共产党如何邪恶,只有退党退团才能保平安。每次我接到这样的电话我都会耐心听完,然后我告诉他,把共产党的位置让给你,你能保我的平安吗?你凭什么?
  你有两弹一星吗?你曾经用铁血打败过美国吗?你曾经驱逐了侵略者建立了国家秩序吗?
  都没有。
  不但没有打败过美国,这些人还是美国的附庸。没有美国人出钱养他们,他们一天也维持不下去。
  因为美国人出钱,他们就几十年如一日向中国老百姓打电话,煽动退党退团,煽动分裂国家,煽动仇恨共产党。
  问题是,还有很多人相信他们!相信他们所说的话,说共产党腐败,暴政,无能,共产党的罪恶罄竹难书。
  很少有人能清醒地换位思考,如果让这些煽动推翻共产党的人来执政,他能让天下清平吗?他能建立一个没有腐败、没有暴政、没有罪恶的社会吗?他凭什么?他能改变人性吗?他能保证不启用任何腐败分子吗?他能让所有的人瞬间变得清廉吗?就凭法轮功那几把刷子?弥勒伸腰,如来灌顶,能做得到吗?
  不是的啦。法轮功不过是一个健身组织,参与政治之后投靠美国,才获得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啦。
  跟着这个组织,最终是要服从美国的国家战略的啦。
  跟从美国的国家战略,我们就成了附庸,资源将会被榨干,国家将会被拉美化,甚至切尔诺贝利化。这是一个悲惨的前途。叙利亚埃及利比亚墨西哥阿根廷巴西,都是资源被榨干、政治被搞乱的样本啦。
  甚至有人说,国家和民族不是一回事。国家灭亡,只是共产党灭亡,我们会过得更好。
  这真是愚不可及。日本如果要灭亡中国,也会说,共产党灭亡,中国不会灭亡,只是让皇军统治,那样腐败就没有了,暴政就没有了,罪恶也没有了。房奴不用当了,通货不膨胀了,强拆也消失了,总之,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放弃抵抗吧!说的对呀,这世界太不公平,太操蛋了!让共产党早点灭亡吧!把国家交给日本统治,交给美国来统治!交给李洪志来统治!噢耶!!
  一些受到不公正待遇底层民众,非常容易接受这样的逻辑,而自动解除对侵略者的警惕,说国家和政党不是一回事,共产党垮台,我们的生活只会更好!
  真是这样的吗?

  三、万恶之源在哪里?

  真相是,如果共产党垮台,让外国人来统治中国,那么,腐败问题、房奴问题、通胀问题、强拆问题、暴政问题等等罪恶,都不会消失,而只会更严重!
  腐败,财富积累的马太效应,历朝历代都有的,只是有的来得快,有的来的慢。中国目前的腐败,之所以如此集中爆发,主要是经济的急剧发展,发展是硬道理,大搞开发,大印钞票而促成的。毛主席统治二十七年,我父亲的工资一直是29块5,通货膨胀是0,这是最佳的状态,那么有人暴富了,主要是印钞,加上从地底下挖资源办工厂,财富增长而造成的。这个增长是有资源代价的。
  放开管制,滥挖资源,大家都吃子孙饭,污染环境,大上项目,大肆出口,甚至借银行的钱不还,造成了少数人暴富,也造成了权力寻租的腐败。
  所以要管制住腐败,关键要有可持续发展的国策,要管住资源,禁止滥发钞票,发展慢了,权力寻租自然小。腐败的渠道自然小。当然,如果完全不发展,民众自然的逐利冲动得不到释放,也会有问题,中国的资源会遭到外敌的觊觎,人家都耗光光了,你还有几千亿吨煤炭,人家会用种种办法来挖你的资源,这个发展的潜力,几乎是无法阻挡的。
  但是中国目前的发展,单向出口的发展,是畸形的。简单地说,如果没有央行强行印钞,兑换美元,美元在民间被接受,土包子们拿了美元发现买不到东西,就会拒收美元。美元不是实体财富,只是一张向美国讨还财富的借条。美元一旦被拒收,那么出口商赚来的美元没人要,出口就自动关门。单向的出口一天也不能持续。因为央行的固定汇率,无限制印钞,储备美元借条不去贴现,才导致了出口的单向持续,导致外汇储备急剧增长。
  事情还没有到此为止。因为中国单向出口积累了大量美元,美国为了搞掉中国的美元,又不愿意用商品来交换,只好向中国输入热钱,在中国建工厂,用中国的资源赚中国的钱,再换走中国人的美元。
  所以热钱的输入,就导致了外汇储备的几何增长。以2005年的汇率改革为标志,之前中国的外储,十几年的积累,只有区区6000亿美元,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外储翻了一番,达到1.3万亿美元。这就是输入热钱而导致的“几何增长”。
  然后,大炒股市和房市,拿地,强拆,腐败,等等罪恶就一并出笼了。还有通货膨胀,因为央行兑换美元,即向美国代理人交付了人民币,美国拿了人民币抢购货物,自然就物价上涨。央行拿了美元却购买美国国债,不进口商品,上涨的物价又无法回跌。通货发放,货物流出,进口受阻,当然中国境内就会物价上涨。
  所以,万恶之源在哪里呢?
  腐败,根源在中国消耗资源单向出口之后,美国向中国输入热钱吹泡沫,用中国的资源赚中国的钱以回收美元,而产生的权力寻租。急剧腐败的动力之源在美国。
  通胀,根源在中国消耗资源单向出口之后,美国向中国输入热钱吹泡沫,而中国的美元购买美国国债,不能进口货物以回收人民币。人民币向中国境内单向发放而无法回笼,当然造成物价上涨。通胀的输出之源也在美国。
  强拆,根源在中国消耗资源单向出口之后,美国向中国输入热钱吹泡沫,大建房子,用中国的资源赚中国的钱。根源还是在于美国的资本入侵。
  房奴,根源在中国消耗资源单向出口之后,美国向中国输入热钱吹泡沫,美国人用房子泡沫,回收中国人手里的血汗钱。根源还是美国的金融入侵。
  暴政,根源在中国消耗资源单向出口之后,美国向中国输入热钱吹泡沫,遭遇到人民的自然抵抗,美国人通过印钞机印刷的大量钞票,收买少数政府官员,对人民进行强行抢夺所造成的。根源还是在美国入侵。
  腐败、通胀、强拆、房奴、暴政,都是美国金融入侵的结果。现在美国最害怕的,就是中国发现问题,所以要发动颜色革命,彻底控制中国的政权。或者是搞多党制,煽动中国的内斗!
  我们把所有这一切罪恶,都归咎于共产党,因此期盼美国人来统治,请问,靠谱吗?
  既然一切罪恶之源都在美国,难道让美国来统治,还能有好果子吃?!

  四、谁能征服美国?

  共产党的问题,是在走懵懂运。没有发现发展的边界,只想发展是硬道理,只想通过发展,让国家迅速强大起来。共产党的心是好的,策略上却上了美国的当。
  如果共产党发现问题,发现新能源不可行,发现发展的资源代价,发现单向出口是美国在汇率上做了手脚,发现通胀、房奴、腐败、暴政、强拆,都是美国在“用中国的资源赚中国的钱”,发现中国资源急剧消耗之后,整个拉美化,城市断水断电,没有任何出路——那么,共产党一定会改弦易辙,不会再听美国的使唤。
  那么美国霸权将无可挽回地崩溃。
  但是,如果我们不是唤醒共产党回到正确的战略上来,而是帮倒忙,打倒共产党,那国家就会动乱,除非再出一个毛泽东,否则就别指望上一轮从甲午到建国的苦难中兴。
  中国不会再有毛泽东。动乱的结果只能是,整个民族灭亡。
  说国家与民族不是一回事,国家灭亡了,只是政权灭亡,我们会过得更好。真是太天真了。
  请问,我们如果过得更好,那么是不是,美国人会倒过来贡献给我们资源呢?日本人会倒过来贡献给我们资源呢?
  我们的苦难来自美国榨取资源的谋划,搞垮共产党是为了彻底让中国失去讨回资源的后续手段,怎么可能,在共产党垮台之后,日本美国良心发现,自发向中国奉献资源?
  你以为生存资源可以无限充裕吗?你以为吃穿住行、柴米油盐不需要土地承载吗?你以为我们的土地和资源没有人觊觎吗?
  不是的啦。美国人一直觊觎我们的资源,是抗美援朝,才彻底打败了美国人的野心。越南战争,美国人在越南投下800万吨炸药,超过二战总投弹量的三倍!也是因为觊觎我们的资源啦!至于日本人,就更不用说了,日本进入中国,大肆开矿,挖矿还不给钱,矿工病了死了丢进万人坑,这是真实的历史啦!
  所以说,共产党垮台了,只是国家灭亡,民族不会灭亡,那是什么样的情况呢?那就是,必须新出来一个毛泽东,带领大家八年抗战,抗美援朝,死掉四千万人,才能阻住美国日本觊觎中国资源的野心,我们才可能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
  出不了毛泽东,就别想更幸福。死不了四千万人,就别想更幸福。“国家灭亡了,民族不会灭亡”,那是做梦!国家都灭亡了,却指望美国日本能发扬风格,主动把中国的资源让给中国人自己,让中国人过得更幸福!对不起,那是做梦!!
  国家灭亡了,我们等着被奴役,等着社会动乱。三男邺城戍,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我们家有三兄妹,我和我的弟弟,都得去死。
  国家灭亡,我和我的弟弟都得去死。
  要想有幸福,不能盼国家灭亡,更不能盼在国家灭亡之后,美国日本良心发现,自愿向我们奉献资源!
  要想有幸福,只能靠我们自己去改变,去唤醒人民,靠共产党调整战略,凝聚人民的力量,征服外来侵略者!
  李洪志能靠得住吗?他能带领我们征服美国,让美国人跪下,可能吗?
  一个美国的走狗,怎么可能征服美国呢?
  但是共产党可以征服美国,习近平总书记可以征服美国!因为我们有毛泽东的旗帜,因为我们有四千万烈士垫底,因为我们有两弹一星,因为我们有十三亿人的支持!
  因为共产党的基因里,一直就是流动“为人民服务”的血脉!

  五、黑色记忆

  失去共产党,国家是要遭殃的。
  中国文史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黑色记忆》,记录了一位叫周道祥当事者,对解放前贵州匪患的回忆:
  贵州织金县化起镇是我的家乡,1948年春节,邻居李金贵结婚刚三天,我和张明善、李隆凤在李金贵家里掷色子玩,到了深夜1点左右,突然听到两声枪响,一时整个寨子二十多户人家便慌乱了起来,张明善腿上生着疮,跑不动,我就背着他躲在李金贵家牛圈楼上的一堆乱稻草里,不一会几个土匪冲进屋来,喊叫“不许动”,并且乱砸东西。不知怎么搞的,他们竟把李金贵捉住了!土匪们知道他刚结婚,就把他的衣服裤子全脱光,把他抬到煤火上去烧,他杀猪似的惨叫。土匪逼他交出大烟和银钱。我和张明善听到李金贵的惨叫,吓得全身发抖。一个土匪站在楼梯上,用电筒朝我们的草堆扫了几下,吼了几声就走了,没搜着我们两个。土匪把李金贵烧的昏死过去才松手,最后把他的结婚衣服全抢走了。李金贵的屁股烧烂了,医了几个月才好。但右脚终归跛了。后来听他说,他睡的太死,他媳妇跑的时候拉他起来,他又倒转去睡,这样就被捉住了。这一次,我们寨子里被抢的有四家,我家被抢去的东西最少,记得只有瓷碗三副,腊肉两块,鸡四只,大米一小袋。
  《黑色记忆》还提供了一些珍贵的图片:

75c18781c8855f63d0848e4496ffbb1e.jpg

图一:1934年3月,土匪将受害者的首级悬挂示众

f2b73bb462eda4cc9d18c6c96e6816d1.jpg

图二:1931年9月,为匪所杀之儿童



  恐怖吧?如果大家觉得这是在讲故事,那么我再给大家看一张图片,这是我的车的左前灯,7月29日下午17:55分,我在涟钢一大桥附近,不小心碰到了前面的一辆摩托车,我的左前灯碎了,嘭的响了一下,但对摩托车没有构成任何伤害。这时,摩托车上下来一对男女,身上都有纹身,凶神恶煞一般,开始向他的伙伴们打电话,不到十分钟,一下来了十几个年轻人,清一色的纹身,光膀子,一个个凶神恶煞,要我先拿3000块钱,送他们去医院。

5ccb3e979844b214365f7084302000ae.jpg

图三:7月29日事故被碰坏的车灯



  我孤立无援,知道来不得硬的,只好赔笑脸,给他们敬烟,赔不是。然后,我说我入了保险的,交警会过来处理。然后我报了警,也报了保险公司。这样一来,我的力量一下壮大起来了。我起码自己的人身安全有了保障,他们不敢当着警察的面,对我动手。
  我知道他们完全是讹诈,我的对策是先拖着,最好能去派出所调解。同时我也把我弟弟叫来了。我弟弟对于形势没有一个战略性估计,这个事情本来是必须拖,拖到不能再拖了,在形势对我有利的时候,再出钱和解。但是他和对方谈赔偿,结果对方说少200块,要我出2800,我当然不答应。
  交警来了,做了笔录,查看了双方的驾驶执照,然后把双方的车都开走,我怕对方扣我的车,巴不得交警把车开走。因为对方要求去医院验伤,交警也无可奈何,暗示我们报派出所。他们处理交通事故,只能这么做。如果对方故意讹诈,就由派出所处理。
  在派出所到来之前,我希望交警不要走,拖的时间越长越好。但是我弟弟当兵出身,他说不怕,让交警走。我们去医院,他们不敢乱来,说天还没黑!
  交警一走,我的谈判地位立即一落千丈。如果真的去医院,对方虽然不敢乱来,但即便是不乱来,这么多人围着你,在没有警察在场的情况下,我的心里是无论如何扛不住的。为了防止不测,我只好妥协,说愿意出2000块钱。对方围着摩托车司机,要求摩托车出800块,摩托车司机一个穷苦人,我估计他要倒大霉了。
  好在这时候派出所警察赶来了,警察看到我们已经达成和解,正准备离去,我说你们先别走,摩托车司机被这十几个人控制住了,待会我交钱的时候,你在场,我做个顺水人情,要求他们放过摩托车司机。就这样,我多出了200块钱,一共出了2200块,当着警察的面,要求这波人放过摩托车司机,这个事情就此了结。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一个朋友说,吴辉你总是说共产党好,你看今天的情况,共产党好吗?交警不作为,派出所也没作用,共产党真的好,今天就应该替你主持公道,你不应该出一分钱。
  我说,如果没有共产党,大家对公理没有基本的敬畏,那我今天就会像李金贵一样,被这些人抬去烧了屁股。车子没了,钱也会抢个精光。
  这些人之所以不敢动手,不敢来横的,是因为我已经报警了,有交警在场。我之所以不得不赔2200块钱,就是因为交警走了,我的谈判地位下降,为了避免进一步的损失而不得不作出的决定。共产党是一种精神的存在,一种无形的镇压,镇压着整个国家的公民,必须按规则、按法律行事。如果失去这个镇压,那么盗匪横行,人口锐减。
  交警作为共产党政权的具体存在,不能偏袒任何一方,这也是规则。因为我是共产党的子民,对方也是。偏袒是不可能的。做笔录,提示我在对方讹诈的情况下报警,这是交警正常的执法程序。如何最大限度维护自己的利益,那是我自己的事情,这样才能对双方公平。这也是社会安定的基石。而共产党的存在,恰恰是提供了这个基石。

  六、放弃自我中心

  六四的时候,我十九岁,大学四年级。也跟着大家上街游行,骂共产党,污辱国家领袖,觉得这个很有意思。
  三十二岁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西方式民主等于没有饭吃》,恶毒攻击江泽民同志。
  四十岁了,我爷爷去世,我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必须扛下一切痛苦和挣扎,没有任何资格去埋怨,我才不得不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认识我的父亲、我的国家和我自己。
  2014年,今年3月20日,我酝酿已久的忏悔终于表达出来,我写了一篇《向江泽民同志道歉》,对我当初的年少无知表示忏悔。
  骂共产党很容易,但是把总书记的位置交给你,你能把事情办得很好,这才能算是建设性的贡献。
  这时候,你就不会骂共产党,你就会想到共产党的难处,你会替共产党分担忧愁,因为你不再是一个孩子,你已经四十岁了,长大成人,你没有资格责骂,你只有责任去改变!
  共产党确实有千万个不是,但交给你来办,你能处理好吗?如果因为共产党的问题,而去搞垮共产党,那么共产党垮台,是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呢?
  是不是共产党垮台,腐败、通胀、强拆、房奴、暴政都没有了,国家的资源不再流失,遇到讹诈,也不用出一分钱?
  共产党存在,国家就不会乱,一切皆有秩序可循,这是共产党天一般的贡献。对共产党天一般的贡献视而不见,却极度自我中心,说共产党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说共产党腐败、无能、邪恶,说共产党所做的一切,都应该如我的意,我才是全宇宙的总裁判——这不是正确的态度。
  家道贫困,父母无能,我们该怎么办?是发愤图强、艰苦付出,去改变自己的家庭?还是埋怨父母、怨天尤人,或者是把自己的父母杀了,以解决一切问题?
  父母杀不得,共产党不能垮。
  一句话——
  全世界都反共产党,我不反!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