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 正文

古来圣贤皆寂寞

作者:士心  更新时间:2022-09-09 12:38:32  来源:民族复兴网  责任编辑:石头

  先行者,尤其是具有前瞻性的哲人,必定是孤独的。他能看到人们看不到路,蓬莱小径为我开,崎岖山路不徘徊。山穷水尽疑无路时,​毛泽东往往能带领众人达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而今,众人脱离了生死之地,生活日渐好转要歇息时,毛泽东依然要赶路,先前追随他革命的,不愿再陪伴,毛泽东形孤影单。但他依然认为,目前只是路宽了一点,但未脱离险境,应该继续带领人民前行,走向真正的康庄大道。然而,领头的这群人,能与毛泽东眼界看齐的寥寥,为了人民,毛泽东几乎是孤行者​。​

  人至暮年,死亡的阴影无时不在。毛泽东深知,文革成果并不结实,有很大漏洞,有心补天,无奈 此树婆娑,生意尽矣, 时不我待。“木叶落,长年悲”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且行且寡,何以为继?年轻时,与庾信经历不同,然暮年心境如一。中年璀璨,老年孤单,吟咏郁郁, 天鹅临终之鸣,凤凰涅盘之声,昆龙临终之哀音。凡人不忍闻,闻之心颤,再闻催肝胆,催鼻咽,难禁泪流满面。

  ​念奴娇登多景楼(南宋,陈亮)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长江,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真正的爱国者应当象东晋的祖逖那样,中流击楫,义无反顾。全词议论精辟,笔力挺拔,大有雄视一世的英雄气概。

  毛泽东一生自许‘干了两件事’。后一件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共产党高层中赞同者寡,他担心在血雨腥风中交权,毁掉人民革命胜利的果实。诚然,社会主义应该是经济政治文化三位一体的革命,只涉及文化和政治的文革有所欠缺。许多人把文化革命的负面影响归结于伟人,但是武斗绝不是毛泽东挑起的,为了平息把自己的秘书和书生罢免乃至送进监狱。枪支是军人的生命,没有军阀的默许,绝不会流落到社会。少量流出是偶然,大规模的泛滥则是有意纵容。社会主义是对私有制社会的彻底‘反动’,要创造一个劳动者管理的社会,这必然是对管理精英们的挑战,杜绝管理阶层固化的决战。蜕化分子,继承传统思维者必然运用一切手段反抗,包括伪装成正义的、马列的下作手段。文革是席卷全国的运动,一切传统的污泥浊水必然为之搅动,沉渣泛起,代价惨重也是必然的。就像法国大革命,先进的思想与传统决斗,必然付出血的代价。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毛泽东曾带领革命先烈叱咤风云,他曾带领人民建国立业,他曾带领倔强战士抗击美帝侵略,他曾带领人民取得经济硕果。为了巩固这一切成果,保住人民利益的体制,由多数人执政,确保生产资料公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他带领人民进行了文化大革命。现在人已老,连仅有的亲密战友​去世,他都无法前行悼念,身不由己。曾经的辉煌,英姿勃发,与现今的孤独无奈形成巨大落差。

  这种落差是英雄的悲哀,也是英雄的骄傲。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没有曾经的高耸,就不会有如今的失落。一经展翅,翼若垂天之云,扶摇直上,鲲鹏达九天,他曾俯瞰人间。英雄的落差与其达到的高度相关,大英雄,才有大悲哀。陈子昂不同凡响,有千古忧思,登幽州台怆然涕下。诗仙李白登凤凰台有伤感。而辛弃疾心怀民族,登高而咏,境界又高了一层。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何处望神州? ·····千古兴亡多少事?也许这神州千古兴亡事,与故人‘窑洞对’涌上心头,难道脱不开历史怪圈?毛泽东进京赶考前,坚信中国共产党能打破命运乖蹇,一定带领中国共产党挣脱历史怪圈。27年,弹指一挥间,毛泽东使出浑身解数与命运做斗争,看似花荣锦绣,实则危机无限,战友们与他渐行渐远,·········。

  ​辛弃疾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

  吟唱几回,搅动伟人心绪。伟人之忧,伟人之思虑,伟人之恸哭,与小人之烦忧,与不忘子孙福有天壤之别。燕雀曾飞几丈高,见过几多境,怎比鲲鹏。古来圣贤皆寂寞。

  毛泽东对唐山地震之悲痛,让人民难以忘怀。他与人民相连,与人民在一起,与天地同辉!试问有几人临终吟咏,青史留名,后辈争相墨染,传颂不绝,绘成人世间悲怆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