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堆中知真心

作者: 赵丹锋 日期: 2018-01-07 16:42:17

——当好排长有讲究。请听赵排长带兵体会

周冠峰绘

 

  “烧起来,烧起来……”这一听就是有人在约牌局了。

  2011年,我从军校毕业分到部队,每到周末听到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而说起新排长经历,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跟战士一起玩的那些牌局。

  刚到部队,我一心急于打开工作局面,于是轮番找战士们谈心。可战士们似乎总与我有隔阂,难以推心置腹。

  “听不到真心话?那是你离他们还不够近。”我将自己的困惑和盘托出,结果指导员就给我撂下这么句玄玄乎乎的话。

  天天吃住在一起,还要怎么近?我疑惑了。

  那会儿,一到休息时间,不少战士都喜欢打“够级”。一张小桌,六个板凳,夏天热不散,冬天冻不跑。

  这天周六,刚吃过晚饭,我听几名老班长商量着要打牌。老班长尹邵宇,是连队最老的兵,在战士中威望极高。看我一脸跃跃欲试,他很快薅了五六个人过来开了局。

  打“够级”,我是初学乍练,大家教给我这个“牌渣”一些基本的诀窍:“发牌先出四,尽早处理单……”

  “够级”打得好,全靠两眼瞟。为了防止被“偷窥”,大家伙儿各有各的招,有的撩起衣服把牌藏里面,有的把牌捂在迷彩帽下面,还有的干脆揣裤兜里……

  “排长别耍赖,不出‘老千’我们还可以做朋友!”我死活记不住牌,就频频抻着脖子左右偷瞄,怎料这雕虫小技根本躲不过这帮老油条的法眼。

  这个周六的晚上,我们宿舍里就像炸了锅,新兵老兵齐上阵,打牌的、围观的座无虚席,欢笑声、甩牌声不绝于耳。

  慢慢的,当“牌长”时间长了,我悟到了指导员话里的玄机。

  这天,大家伙儿厮杀正酣。六班长贾永龙本来摸得一手好牌,结果每次出牌都“横冲直撞”,最后成了“大落”,他把扑克往桌子上一摔,起身便走。

  贾永龙是我排里的班长,素质顶呱呱,处事气度大。最近也不知咋了,脾气突然暴躁起来。之前我专门找他谈过,但我兵龄比他短,年龄比他小,道理讲了一箩筐,都是烂板子搭桥——白搭,啥也没谈出来。

  “贾班长心里有事烦着呢,大家继续玩……”尹班长招呼大家牌局继续。

  心里有事?看来尹班长知道点啥。

  于是,我有意无意地绕着这个话题闲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原来,贾班长最近正和家属闹矛盾呢,他原本计划休假回家“灭火”,不料连队士官休假比例已经饱和。一时回不了家,他心里正烦呢。

  从这次牌局上,我还得知一个重要信息——贾班长结婚至今,一直欠着家属一个求婚仪式。

  这是个做工作的好机会呀!我主动与嫂子联系,邀请她来队探望。在嫂子来队探望期间,我一边极力劝解调和,一边策划求婚仪式。那一晚,心形烛光里,手持玫瑰花,贾永龙和嫂子成为最幸福的人。

  五班的小李和小朱总闹矛盾,时常爱拌嘴斗气。打牌时,我就有意安排他们“联邦”。没想到,这俩人打牌还挺有默契,连续赢了好几把。更没想到的是,连着几天,都听不到俩人拌嘴的声音。拽过来一问,俩人不好意思了。小李挠挠头,说:“我俩都是‘联邦’了,还吵吵闹闹,多影响团结。”

  战士堆中知真心。重新回味指导员的话,我发现“够级”的魅力不仅在于“起花”时的愉悦,“争科”时的惬意,“烧牌”时的畅快,更在于走近战士生活、走进战士心里。打牌时间一长,战士的家庭情况、思想动态、爱好性格,在牌局里都有了答案……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