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杂谈

流调,流调!

这个贪官40年前的入党申请书很感人:谁打败了曾经的热血?

【三句半时评】:重视朝鲜如同重视自己!

劳动的人是最苦的啊……

原创:老妈的手机“聋”了

明德先生 | 人这一生,无论短暂或长久,都要活得有价值!

前锋:许昌警方敢碰硬,亮剑金域医学业(修改稿)

苗凤军:小餐馆拒安天价报警器被拆燃气表,莫把民心工程做成生意

从中国楼市的畸形发展想起了“人工天河”——红旗渠

懂人才是大学问 聚人才是大本事

疫情背后,那些既得利益者的恐怖面孔

如此狗屁“声明”,是在指责许昌警方造谣吗?!

不要丢了自己的教科书

努力,什么时候都不晚

想炼火眼金睛吗?那就读毛主席的书,学马恩列斯原著吧!

像毛主席那样“真理在谁手里就跟谁”

120万幼童取洋名有感

生产资料所有制是穷富的根源

为什么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无产阶级专政?

我们为什么需要底层文学?

工人维权为何这么难?

苗凤军:绿色矿山不绿色,多彩贵州需要割腐肉

【三句半时评】:天价药是救人还是坑人?

西安疫情反思:医疗为谁服务不得不谈!

汉奸现象,该严肃对待了

这一年,我被老板剥削了30万,还得对其感恩戴德

苗凤军:预花120万在Nature杂志刊校庆,南大校庆铜臭味很浓

当上副主席的诺奖得主莫言大师,为啥不写高梁地里的那点事改为“煲鸡汤”了呀?

阿拉木图小事回忆

只有我们的党,才能培养出真正的“贵族”!

下一页

尾页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