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泰新创纪实红色中篇小说《莫忘根本》连载(二)

作者: (武汉)姚忠泰 日期: 2019-03-18 21:00:20

  刘汉桥上了初中之后,功课成绩一直保持优异。初二时增加了物理这门功课,他的物理功课成绩还是优异。初三时增加了化学这门功课,他的化学功课还是优异。刘汉桥虽然功课成绩优异名列第一,但是他缺乏足够的组织能力,只能担任学习委员而不能担任班长,没有组织才干。在初三时,刘汉桥依旧担任学习委员。可能是逐渐进入青春期之故,刘汉桥的性格缺陷开始明显暴露出来。那个时期,初中各个年级都有快慢班之分。所谓快班,就是功课成绩比较好的学生所在班;所谓慢步,就是功课成绩比较差的学生所在班。松林中学初三(一)班,是刘汉桥上学读书所在班,而且这时,他在这个班里最初担任着学习委员职务。这个班的班长吴克明,功课成绩总是在班上名列第二或者第三,虽然不能排名第一,但是他具有相当好的组织能力,很善于团结人,很像他那担任松林乡乡长的父亲吴山峰。吴山峰曾经担任松林中学语文教师,也曾担任校长。在这个初三(一)班里,刘汉桥与吴克明原本没有什么矛盾,随着同班学习时间推移和各自好胜心驱使,他们两人互相之间暗中较劲,一部分是为了功课学习,更有一部分是为了美丽的校花副班长肖茉莉。肖茉莉是松林乡副乡长肖安宁的女儿,德才貌都很好,每次考试功课成绩,在班上如果不是名列第二就是名列第三。这也就是表明,这个初三(一)班每次考试功课成绩排名第一是刘汉桥,排名第二和第三由吴克明和肖茉莉轮流着来,他们两人功课成绩水平比较接近。看来,吴克明和肖茉莉真是奇缘。

  在同一个班内,学生们的年龄基本相仿。由于家庭条件各异,学生摄取食物营养不同,这样一来,导致学生身体素质有差别。吴克明出生于干部家庭条件优越食物营养丰富,体型适中;刘汉桥出生于农民家庭条件拮据食物营养缺乏,体型瘦高。刘汉桥吴克明各有长短,基本属于难分高低,但是,他们同时喜欢着文秀的副班长肖茉莉。从各方面情况看,吴克明占有利因素,然而,刘汉桥不愿意服输。既然这样,情况变得严重起来。青春期的中学生们,发生矛盾是不可小觑的,如果等闲视之,那么势必酿成冲突。同是班里学生干部,由于工作需要,肖茉莉既要接触吴克明,也要接触刘汉桥。吴克明与刘汉桥暗中对立,肖茉莉有时很为难。吴克明和肖茉莉相好,是非常方便的,他们既是同学,又是邻居,况且,他们的父亲是同事。刘汉桥与肖茉莉仅是同学,按理他只能欣赏她。刘汉桥心想自己功课成绩胜过吴克明,于是眼里经常流露出敌视的目光。吴克明很敏感自尊,报以鄙夷不屑的目光。长此以往,两人的矛盾必然激化。肖茉莉很善良,不愿意伤害他们两人中间的任何一个,她喜欢吴克明,也很同情刘汉桥。

  在一天下午体育课打篮球活动中,刘汉桥与吴克明发生了正面冲突。那是秋末一个天高云淡的下午,体育课老师安排初三(一)班男生进行篮球比赛,女生在旁边观看。体育课老师安排完了之后赶紧转身去校长室谈论什么重要事情,离开之前嘱咐班干部们注意维持体育课秩序。偏偏体育课老师不在场时,篮球比赛中发生了问题:刘汉桥等五人为一队,吴克明等五人为另一队;因为抢球吴克明无意中撞着了刘汉桥,而没注意,如果吴克明清楚自己撞了人,一定会主动道歉,刘汉桥认为吴克明挑衅,不禁随口轻声骂出一句“狗仗人势欺负我”,吴克明听罢明白了,也不服输,顿时火往上撞,嘲笑着大声回复了一句“本人不记小人过”。刘汉桥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冲过来要与吴克明打架,吴克明也不甘示弱,针锋相对。结果,他们两位重要学生干部扭打在一起,肖茉莉在旁边着急地连续喊叫“你们两人不要打架”,并且让男同学们上前拉开两人。一会儿后,刘汉桥与吴克明被男同学们拉开了。刘汉桥的额头上有伤痕,吴克明的牙齿也流了血。班主任李老师闻知消息迅速赶了过来,把他们两人带进办公室内严厉加以训斥一番责令反省,直到他们两人都承认错误并且写了检讨书,才让他们离开办公室内去继续上课。

  刘汉桥放学回到大姑姑家里,寡言少语。王土敢刘秋菊夫妇发现侄儿的额头上有伤痕,心情不是很好,猜想他与人打了架,便共同走过来问起了具体情况。听完侄儿的叙述,王土敢刘秋菊夫妇都责备侄儿不应该首先出口伤人。刘汉桥心里觉得十分委屈,怨恨大姑父大姑妈胳膊肘往外拐,一气之下,背着书包跑向刘湾村家里,不打算去学校里上晚自习。刘汉桥的身后,传来大姑父大姑妈的接连喊声。

  刘汉桥背着书包突然气呼呼回到家里,夜幕已经降临下来。刘新友吕翠莲夫妇都很吃惊,不约而同地望着刘汉桥。“哇”的一声,刘汉桥开始哭了起来。汉桥悲戚的哭声,使刘新友吕翠莲觉得心痛。吕翠莲轻轻走过来,抚摸着儿子的肩头,问道:“汉桥,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吃没吃饭?”慈母的亲切问候,更加引起了汉桥的无限伤感:“没有吃饭。在学校里,我被同学欺负。在大姑妈家里,也受责备。我不愿再去大姑妈家里了,也不愿再去学校里读书了。我回来跟着你们种地,养活自己……”听着汉桥的抽泣声,刘新友转身去厨房里为他烧火做饭,吕翠莲轻言细语劝解儿子,说道:“汉桥,你这是耍小孩子脾气,冷静想一想看,亲人之间也有矛盾。同学之间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嘴巴长着,就是说话用的,况且,那位同学也是随口回复一句。你们打架,班主任老师批评是应该的。大姑父大姑妈责备你,也都是为你好。你不知道,大姑父大姑妈每次来我们家,都曾夸你懂事,辅导志纲志海功课学习。农村孩子想有出息,都要通过考学才可以实现。你今天没有去学校上晚自习,可能不好交差。等会儿在家里吃了晚饭,让叔叔骑车送你去大姑妈家。明天清晨早些起床,再让大姑父送你去班主任老师面前说明情况。大姑父认识班主任,应该没有问题。”刘汉桥听着妈妈这些话,心里舒坦多了。他点着头,愿意明天早晨照常上学。这时刘新友把热腾腾的饭菜端出来放在堂屋桌上,叫汉桥快点吃饭。汉桥应了一声,端起了碗开始吃饭。小汉云刚从好友晓兰家里串门回来,看见哥哥汉桥回了,格外高兴。一边嘻嘻笑着,一边看着哥哥吃饭。汉桥吃饭的时候,刘新友一直坐在旁边和颜悦色地劝告汉桥:“在学校里注意尊重老师和同学,遵守学校纪律;在大姑父大姑妈家里注意礼貌,不要任性……”汉桥一边吃饭,一边点头。

  刘汉桥吃完了饭,由叔叔刘新友骑车驮着送到了大姑妈家。刚进门时,汉桥有些不好意思。大姑妈刘秋菊笑着走过来,迎住了侄子汉桥。大姑父王土敢喜欢开玩笑,故意大声喊道:“欢迎侄子凯旋归来!”大姑父大姑妈的热情,使刘汉桥倍受感动。刘新友的心里,也很高兴。王土敢刘秋菊夫妇的两个孩子志纲志海争先恐后跑过来,分别喊着“舅伯”“哥哥”。在王土敢刘秋菊夫妇的招呼下,刘新友和刘汉桥坐了下来。刘新友转告了妻子吕翠莲的嘱咐,让妹夫王土敢明日早晨跟随汉桥去松林中学一趟,见一下汉桥的班主任李老师,解释有关的情况,让汉桥继续安心上学读书。王土敢熟识李老师,很有把握地答应了刘贤友托付的事情。交待清楚之后,刘贤友笑着道声再见,出门骑车离开,返回刘湾。

  次日清晨,王土敢跟随刘汉桥走向松林中学。他们进入李老师办公室的时候,学校早自习铃声还未响。王土敢笑着招呼并且解释汉桥情况,李老师接连点头表示理解。早自习铃声响起,李老师拍了刘汉桥的肩头让他立刻去班里参加自习。刘汉桥道声再见,转身跑向了初三(一)班自己的座位上。学习委员刘汉桥的重新到来,使同学们倍感欣喜。如果没有学习委员刘汉桥,初三(一)班的同学们就会非常遗憾。

  吴克明和同学们一样,为刘汉桥的重新到来而高兴。昨日晚上刘汉桥没有过来上晚自习,吴克明十分内疚。刚才,他还和同学们一样急切盼望着刘汉桥能够重新回到班里。吴克明心里很清楚:昨日晚上刘汉桥不来班里上晚自习,必定与他吴克明有关系,他吴克明昨日下午在体育课篮球场上回复了那句话而且动手应战,作为班长真是欠缺一些修养,自己出身干部家庭见过世面胆子大脸皮厚,刘汉桥出身农家丧父之人自卑胆子小脸皮薄,如果刘汉桥辍学,那么就是他吴克明犯下的罪过所致啊……

  刘汉桥重新上学了,真好。吴克明很高兴,同学们都很高兴。吴克明和同学们都明白:刘汉桥非常勤奋刻苦学习功课成绩总能名列前茅,只是过于敏感自尊。

  从此以后,吴克明自觉善待刘汉桥。吴克明的主动示好,保护了刘汉桥的自尊心。刘汉桥礼貌回报吴克明的同时,保持着一定的心理距离,把吴克明视作一个假想敌,竞争对手,时时刻刻牢记着,自己一定要与吴克明比个上下高低。班里每次功课考试成绩,大多数排名是刘汉桥第一,而吴克明第二,肖茉莉第三。刘汉桥的功课成绩第一,并不意味他的综合素质最好。

  松林中学很重视共青团工作,要求在初三学生中发展共青团员。消息传来,吴克明肖茉莉等功课成绩好的同学纷纷认真写了入团申请书,都被学校团支部批准吸收进去。刘汉桥对加入共青团没有多大兴趣,让师生们感觉莫明其妙。按照常理学生加入共青团是大好事情,是学生积极上进的表现,然而刘汉桥却置之不理,他还在想:我要凭自己的优异功课成绩展示出实力,而不请求得到什么东西,例如我这个学习委员职务,是被大家按照功课考试成绩公开选举出来的,如果不是被大家按照功课考试成绩公开选举出来的,我就不当这个学习委员。我不去申请成为共青团员,申请来的东西不香……刘汉桥的这套逻辑理由,可谓独出心裁也很让人不可理喻。班主任李老师出于关心学生进步,决定做刘汉桥的思想工作。班主任李老师做刘汉桥的思想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直到初三下学期过了一半,经过班主任李老师做苦口婆心的思想工作,刘汉桥才动笔正儿八经地写出了入团申请书。由于学校爱惜人才,很关注他。他被学校团支部吸纳了,成为一名共青团员。班主任李老师笑了,功课成绩名列前茅的学生刘汉桥终于加入共青团,否则的话,道理上似乎说不通。被劝着加入了共青团,刘汉桥暗自得意:班主任李老师再三劝我加入共青团,我勉强写了一份申请书,立即被学校团支部批准,脸上多有面子。

  刘汉桥的自尊心几乎变成了虚荣心,虚荣心不是好东西,一旦变得严重,必然摔跤跌跟头,近在眼前,远在将来某个时候。

  刘汉桥初中时期一直在大姑姑家里住着,王土敢刘秋菊夫妇都很爱怜这一个失去生父的侄儿,无微不至地关心着他的饮食起居,总是告诫自己的两个儿子尊重刘汉桥这个大表哥。志纲志海兄弟都很懂事,非常尊重汉桥哥哥,每当他们在功课上遇到疑难时,都会礼貌请教汉桥哥哥,这时,汉桥也会仔细帮助解答。初三期末迎接中考,那即将是一场激烈的竞争。为了使汉桥不输在起跑线上,身体营养充足精力旺盛,王土敢经常叮嘱妻子刘秋菊千万注意供应汉桥饭菜营养,关键时刻不能节约。在刘汉桥中考前的两个月内,王土敢让妻子刘秋菊每餐饭中都特别替汉桥蒸一个鸡蛋汤补脑子。志纲志海兄弟两人觉得爸爸妈妈偏心向着汉桥哥哥,王土敢刘秋菊夫妇都会在两个儿子面前解释:“汉桥哥哥即将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考试,目标是考进县城重点高中学校,喝了那鸡蛋汤,才可以考得上重点高中学校。将来如果你们长到了汉桥哥哥这么大,也要参加这么一个很重要的考试,爸爸妈妈也会替你们两人蒸鸡蛋汤补脑子,好吧。”听着爸爸妈妈的这种话,两个儿子才都笑着点头。亲人们的悉心关怀,极大地促进了刘汉桥的功课学习,他始终坚持勤奋学习努力奋斗以苦为乐的精神状态,向着既定的中考目标前进。

  江阳一中是整个江阳县唯一的重点高中学校,高考升学率百分之二十。江阳县普通高中学校六所,高考升学率均为百分之二左右。江阳县初中毕业生如果不能考进江阳一中,那么高考成功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江阳县初中毕业生拼命竞争考入江阳一中。江阳一中也是距离刘湾村最近的一所高中学校(距离有十公里),刘汉桥坚决瞄准了江阳一中这个奋斗目标。他的功课考试成绩一直在松林初三年级名列前茅,如果中考发挥正常那么进入江阳一中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根据历届的松林中学初中毕业考试情况,这个学校每届都有五六个初三学生可以考入江阳一中。

  1985年6月上旬,初三学生中考的日子即将来临。考试之前的那一个下午,吕翠莲手提一竹篮子鸡蛋来到了王土敢刘秋菊夫妇家里。舅嫂来了,王土敢刘秋菊夫妇特别觉得高兴。正在房内复习功课的刘汉桥听见妈妈亲切的声音,也很高兴,他起身走过来喊了妈妈,回头进入小房内继续复习功课。王土敢把一个木凳子递给舅嫂吕翠莲并且让她坐下,刘秋菊端来了茶水。吕翠莲和王土敢刘秋菊夫妇都坐在堂屋内,开始聊起了家常话。吕翠莲过来目的,就是为儿子汉桥中考鼓劲。吕翠莲心里想,自己应该尽力促使儿子汉桥考进江阳一中。如果汉桥考进江阳一中,那么他就是成功通过第一道大难关,今后再过大难关,他就有了成功经验。通过难关,他才可以走向成功。

  (待续)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