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红色中篇小说连载:内伤(十一)

作者: (武汉)姚忠泰 日期: 2019-03-16 09:52:10

11

  随着年龄的增长,杨进文越来越爱回忆往昔岁月的事情。那些往事想起来并不遥远,仿佛就在眼前。昔日杨进文在杨湾小学、高庙中学里读书,学习成绩总是优异担任学生干部,自己是命运的宠儿,多么光荣,考进了江阳一中,自己学习成绩优异依然受到尊重,考进了华中师范学院,人生道路变得曲折,走上社会,道路更加坎坷艰难……早年的好时光,已经永远过去不能重新回来。他经常自嘲可能正因为早期学业太顺利,后期需要补课经历困苦挫折。然而,杨进文补课代价太大,基本弄坏了大脑患了神经性头痛病,实际上就是日常普通老百姓随口说的“神经病”(侮辱性质的称呼)。每年春季他都要时断时续严重头痛一个月,多年以来形成习惯,不仅自己痛苦亲人悲伤,而且还有很多外人看着笑话。在弱智者眼里,似乎杨进文比他们更加弱智更加无用。

  杨进文自从满了四十岁以来,在区财政局机关内工作期间,基本属于按部就班,他如同大多数同事一样平庸度日得过且过,几乎没有创新,不能为国家作出较大的贡献。每月领取高工资,几乎是平常建筑工地体力劳动者的两倍,这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实在没有办法。尸位素餐混日子,他感觉心里惭愧脸红。俗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无功受禄用之不安。生命没有价值的人,恰似行尸走肉浪费粮食,理应受到良心谴责,活着没有尊严。况且,不时有小人明里暗里诽谤杨进文。另外,由于失眠问题越来越严重,有时彻夜不眠,导致白天精神恍惚常患感冒,即使睡着,也是接连做梦。杨进文开始有了轻生念头,但是心里放不下亲人们,包括贤惠温柔的妻子,白发的老母亲,还有那在学校里读书的孩子尚未成人,如果自己死了就会引起亲人们无限哀思……既然已经做了人,他杨进文就要理所当然地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杨进文还想到,多年以来单位里时常侮辱自己的那个小人侯某,长期处心积虑以权谋私吃喝嫖赌,居然活得春风得意逍遥自在。这个侯某颇有心计,傍上区里权贵作为靠山。杨进文很困惑,无才无德的侯某原来是机关小车司机,三次离婚,因为擅长投机钻营而得以当上了区财政局办公室主任,成为负责人的心腹,在外面玩够了风尘女人以后,为了避免再患花柳病,干脆明目张胆买新房包二奶,视老婆如敝屣,反正他有办法捞钱买快活,而且源源不断。侯某除了自己享受齐人之福,还先后把两个读职高的孩子安排在财政局系统内作为行政人员上班,孩子入党提拔也要求优先,同样不在话下。财政局是富裕单位,工作人员经常有机会参加高消费,杨进文不愿意同流合污去娱乐场所寻欢作乐,受到单位少数人特别是侯某的仇视和打击。士可杀不可辱,杨进文有时忍不住进行反抗,他与侯某交恶着,互相敌视。杨进文想,如果自己轻生而死,侯某一定拍手称快,而且还会泼来大量污水,那样的话,他杨进文变成了一钱不值仅仅就是众人茶余饭后笑料。杨进文本身活着累,又要担心自己死了也会被小人看笑话。杨进文想,与其被人笑话不如坚强活着,然而即使自己活着,不能创造价值,也总不能像侯某那个人一样,浑浑噩噩蝇营狗苟厚颜无耻龌龊肮脏地活着糟蹋资源。死去,坚强活着,死去,坚强活着——杨进文经常在生与死两者之间矛盾徘徊着,犹豫不决地痛苦不堪着。无人可以完全理解杨进文内心世界难以理清的忧愁纠结,他经常都在挣扎着,饱受心灵的折磨与煎熬,无可救药。那种痛苦程度,旁人没有办法知道。杨进文自己难受着,亲人们也感觉十分悲伤,财政局大多数同事们旁观不语,个别小人幸灾乐祸。

  杨进文曾辗转搭乘公共汽车再去湖北省中医院内寻访意欲求助高杏林教授,可惜高杏林教授已经驾鹤西去。高杏林教授是雪中送炭的君子,在现实生活里确实比较少见。杨进文想,如果高杏林教授活着就好了。但即使高杏林教授依然活着,也不一定能够治愈杨进文的头部疾病。大脑神经产生严重的器质性病变,谁也无能为力。

  杨进文感恩父母,是父母给了他生命。父亲已经逝世,母亲独自住在乡下老家里。母亲婉拒进城居住,主要是不愿意麻烦儿子们的全家。平生刚强自尊的母亲,总是显得那么开朗乐观地面对生活。

  杨进文懂得珍惜爱情,留恋妻子潘晓玲。自从结婚以来,他眼中的妻子潘晓玲未曾清闲过一天,总是忙忙碌碌,辛苦上班回来还要手脚不停地做好各种家务事情。他清楚地记得,平日里自己遇事难以决断时,妻子经常能够冷静分析情况,提出合理化建议。他是神经病人,妻子从来不嫌弃他,相反,她还总是夸他智商太高否则大脑不会患病。妻子在家里辛勤操劳,只知付出不求回报,经常牢记他的好处原谅他的过错,未曾出恶言伤害他。从结婚那天起,他和妻子性生活质量比较差,特别是妻子潘晓玲,从未真正享受女人快乐。这么多年自己欠妻子太多,难以回报,目前他是四旬壮年,尚且精力不济内外没有作为,随着年龄的变老,只会更加力不从心增添麻烦成为负担累赘。

  2013年夏季,杨阳从江阳一中考取了武汉大学中文系,他的个子,也已经超过了父亲杨进文。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都很高兴,决定举行家宴庆祝儿子高考成功。那天天气晴朗,从清早起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就开始张罗办理家宴事情。中午时分,家里餐厅中已经摆满了香味四溢的酒菜,客人有刘福梅老人和杨进武一家三口,有潘晓玲的父母和潘建新一家三口。总共有十二人,全部都高高兴兴地坐在大圆桌的周围。潘晓玲的母亲热心快肠,紧挨着亲家刘福梅老人。家宴开始,长辈们接连举杯祝贺杨阳榜上有名。杨阳是一个腼腆斯文的男孩子,羞涩地答谢着长辈们的好意。血浓于水的亲情,绵绵深厚。杨进武特别兴奋,衷心地祝愿侄儿杨阳学业有成建功立业,接着回头鼓励儿子杨威,说道:“杨威应该向哥哥杨阳学习,争取考上武汉大学。”杨进武的妻子韩洪霞很健谈,也表达了与丈夫同样的祝愿和鼓励。杨进武韩洪霞夫妇俩的儿子杨威未满十五岁,却是一位身高一米八的英俊少年,也很聪明,已在名校武汉一中内读书,学习成绩优异,当场很懂事地点头答应爸爸妈妈的鼓励。杨进武韩洪霞夫妇俩已经开着一个私营园林公司,是身价数百万的老板。聊天中间,杨进武韩洪霞夫妇俩得知潘建新非常熟悉园林技艺,当场邀请潘建新去他们公司担任技术顾问,态度十分真诚而且许以高薪。潘建新见妻子陈春芳高兴地怂恿他接受邀请,便转身开心笑着点头答应了。原来潘建新以前在江阳区花木公司里曾认真学习过园林技艺,眼下在一个私营花木公司里打工,干得不太顺心,早就想换一个地方,这下好了,能够自由发挥自己一技之长。刘福梅老人高兴地听着晚辈们谈事业,笑得合不拢嘴,感叹自己有福气,两个儿子都很聪明,都凭着本事从农村考了出来,过着城里人的美好生活,而且两个儿媳以及孙子都很聪明孝顺有礼,老人与儿孙们每次见面都很亲密无间。潘晓玲的父母见亲家刘福梅老人心情愉快,自然也都跟着很高兴。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屋子。

  如同当年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上午租车送儿子杨进文去华中师范学院里读书学习,这次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也是在上午专门租车送儿子杨阳去武汉大学里读书。当年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租的是一辆小面包车,这次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租的是小轿车,由于历史总在曲折中进步,经济水平逐步提高的原因。

  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送儿子杨阳进入分配给的学生宿舍里,受到了儿子室友们的欢迎。也许是互相很投缘之故,杨阳立即和室友们打成一片不分彼此了。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满面笑容地告辞出门了,走到了宿舍外面。杨进文很细心,趁此机会携妻在武汉大学林荫大道上面仔细观赏了樱花。姹紫嫣红的樱花争奇斗艳,让他们夫妻俩目不暇接流连忘返。显而易见,他们夫妻俩还情趣爱好相投着呢。后来,他们夫妻俩乘兴而回了家。

  (待续)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