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鹏云:从农民工返乡摩托车队谈起

作者: 倪鹏云 日期: 2018-02-15 07:43:41

  春节将临,央视再次报导沿海地区农民工骑摩托车回内地家乡过年的图片与访谈,从表面上看,这么多农民工能够骑自己摩托车回乡过年,似乎中国农民工的生活状况还不错,但细想起来,中国广大农村的亿万农民背井离乡流入城市给中外资本家打工已持续二、三十年,农民工骑摩托车返乡过年的报导也有多年,这究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进步表现还是资本主义复辟的结果?许多问题值得我们进一步深思与分析。

  私有化改革是亿万农民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基本原因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推行私有化,在农村解散集体所有制的人民公社、推行包产到户,虽然头几年受小农自发资本主义思想刺激,农业经济有一定程度发展,但这种小农个体生产肯定不能适应农业现代化规模生产的要求,个体农民由于家庭劳动力的差异,必然产生贫富分化。大部分包产到户的个体农民无法在自己小块土地上解决温饱,大批流入城市打工谋生;

  私有化改革,同时在城市对国有企业通过股份改制、破产变卖几乎一风吹地被改为私企,少数国企干部摇身成为私企老板,许多党政军学机关也括起一股下海经商风,利用他们原有的权力、地位、知识、关系也在国企私有化大潮中当上了老板和资本家,由此在中国迅速形成了一个新生资产阶级,加上开放拥入的大量海外、国外资本家,正好把农村私有化赶入城市的亿万农民工作为廉价劳动力使用。

  农村大量劳动力流入城市打工,原包产到户的许多土地因缺乏劳力而荒芜,于是“土地流转”逐渐大规模地集中到少数“农业大户”“粮食大户”“种植大户”手中,形成“中国特色”的新型“大地主”、“农场主”,最近报导:湖南、江西等地出现外地“农户”来抡租土地的热闹情景,一些外资也开始关注和介入中国农村土地的经营,在中国农村跑马圈地。许多原为农村集体所有的山林、渔塘、水库甚至很大的旅景点也都被承包给个人。改革开放初期包产到户小生产经营的农民或者流入城市成为出卖簾价劳动力的农民工,或者受雇大户成为新的“雇农”!

  农民工潮就是在这城乡私有化改革双重挤压下形成的!近三亿的农民工加上他们在农村的留守家庭,可能已超过中国人口的一半以上,他们本来是中国共产党依靠的最基本劳动群众,现在被推到被剥削、压迫的最底层,成了私有化改革的最大受害者!

  农民工的贡献最大

  *在各大小城镇林立的高楼大厦中;

  *在全国飞速发展的高铁、高速公路的交通网中;

  *在世搏会、奥运会鸟巢等一系列宏伟建筑中:

  *在许多开采煤、锡、铜和稀土金属的阴暗矿洞中;

  *在美、英、法、德、日、韩和中国台湾等外资企业、商场中;

  那里没有农民工辛勤劳动的身影,那里不是渗透了农民工的血汗?

  农民工的辛苦劳动直接推动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和GDP的增长!

  农民工的血汗也养肥了中外一大批大资本家、大富豪和贪官污吏!

  劳动创造财富,不是资本创造财富!这应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农民工的苦难最深

  *农民工长年累月的在外打工,农民家庭长期分离,造成许多家庭与社会矛盾。网易新闻的一篇报导:“留守妇女长期处于性压抑状态”,反映已婚农民工长年在外打工,农村留守妇女长期性压抑带来的问题和社会矛盾..,前不久,也看到一条新闻:广东某地一个农民工集聚的棚户区出现一种专为解决男性农民工性饥渴形成的廉价性服行业,也报导了城市农民工中“临时夫妻”的现象…。

  *农村留守儿童生活艰难;由于长期得不到父母直接的关怀,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教育等都有很大问题,前一段报导贵州五个留守男童一起冻死在垃圾箱内,一安徽留守女童两年遭受十多次性侵犯,以及腾讯新闻报导一留守儿童因盼不到父母回家看望而自缢身亡….;少数从农村到父母打工城市的流动儿童,在城里也得不到同等受教育的权利,住在站不直腰见不到阳光的顶棚的生活,也令人心酸….。

  *农民工到城市打工处于出卖劳动力、受剥削、向资本家“讨饭吃”的经济地位,基本劳动权益难以保证,他们住最简陋的工棚(没找到工作时,可能还要露宿街头),吃最简单的伙食、干最重的活,劳动时间最长,有时干了一年还拿不到应得的起码血汗工资。山西黑媒窑的奴隶工、富士康的十几跳、开胸验矽肺等等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农民工和他们家庭子女的教育、医疗条件也长期处于社会最底层,农民工的子女由于经济条件很难有机会受到更好的教育,经济的贫富两极分化,也造成文化高低的两极分化,而文化的两极分化又进一步推动经济贫富的分化,农民工将沦为社会两极分化最贫困的一极。

  *几十年来农民进城打工已进入第二代,第一代农民工年纪大了,干不动了回家成为孤苦的留守老人,第二代年轻的农民工进城继续成为被剥剂的廉价劳动力。

  这批基本上已失去土地的亿万农民工的前途何在?是继续流落城市打工与农村家庭长期分离?是携农村全家迁入城市落户?是重返农村当农民?

  假如毛泽东时代的人民公社没有被解散

  中国农村是走合作化、人民公社道路还是走包产到户、个体经营道路?一直是建国以来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焦点问题。1981年历史决议不仅彻底否定文革,也基本否定了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革命。因此,决议以后,私有化改革首先就是从全国解散人民公社开始启动,人民公社一解散,迅速导致城乡私有化的全面推进,也事实上形成了当前亿万农民工的严重困境。

  如何解决当前亿万农民工妻离子散的困境?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人民公社没有被解散的情况:

  *人民公社集体集中经营的土地可以更有利于大规模的机械化科学种田,发展现代农业:

  *人民公社工、农、商、学、兵一体化体制可以统筹经营各种社办企业,各种合作社、组织农业劳动力到自办工厂成为新型农民工;

  *人民公社的赤脚医生、卫生院、小学、中学为全体公社社员提供基本的医疗、教育保证。中学毕业生或者回公社做有文化的新型农民和工人,或者以与城市学生同等机会甚至更优优越机会上大学;

  *在现代化集体生产的基础上可以组织剩余劳动力参加集体和国家的大型经济建设,包括各种水利建设、交通建设、大型建筑、新型工厂等。

  我对上述人民公社的“假如”,对现在有些没有经历过人民公社年代的年轻人,可能感觉有点“天方夜潭”,但我在1975.7 – 1976.1到湖南鼎公人民公社关山大队罗公屋小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与公社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近半年,确是我亲历的体会!也是我亲历的历史事实。

  在解散人民公社浪潮中坚持集体经济体制的华西村、南街村等农村不仅自己过上了共同富裕的美好生活,还吸引了不少外地农民加入。最近报导土地经营权流转回归集体经营重组合作社的塘约道路,不仅迅速发展了农村经济,也吸引了该村原外出打工的农民工返村参加合作社…。

  可见,解决亿万农民工困境的根本途经应是认真反思改革开放以来私有化改革的错误方向,参照南街村等与塘约道路的经验,在全国农村逐步回归与重建农村的集体所有制经济体制,这可能也是推动城市私营经济回归公有经济的基础。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