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反思不能再等了

作者: 梅子 日期: 2018-07-13 08:01:03

  被波澜壮阔地“解放思想”所催生的“不求所有、但求所在”说白了就是扒光胖子比胆量,发展到极致就是“零价格转让”乃至“赔钱转让”,它所造成的恶果,并不比“白猫黑猫”和“先富”小。

  网友转过来几句话,那是老师留言,这段话是这么说的:

  海航的资产目前已达到与安邦大致相同的规模,也是1.9万亿人民币。其中航空资产只占很小一部分,虽然海航有一千多架飞机。其中绝大部分资产都是其他行业,它的集装箱规模世界第一、机场配送规模世界第一、板材产销规模世界第一,排名由2016年世界500强的170位,上升到2017年的80位,这种跳跃程度世界第一,他们声称,如果没有2017年的海航事件,他们明后年就能够跳跃到500强前十位。可以说海航是安邦之后又一个神话,与安邦不同的是,安邦里面的国有资产说不清楚,而海航里面的国有资产十分清楚,可是这些资产已经没有一分钱姓公了。按照海航公开信的说法,海航高管去世后,所有股份都捐给美国一家慈善机构,海航也就完成了资产的三级跳:中国所有——私人所有——美国所有。情况相当严重。

  目前海航第一大股东是一家慈善机构,注册地在美国,持股超过50%,是名副其实的美国公司。

  关于海航我原本是准备一句话不说的,只是由于考虑到未来左翼的团结问题,才在小范围之内提醒一下。不会再说海航的情况。其实群里很多同志比我更了解海航的情况,只是保持沉默而已。

  读完再不震惊,已经被震惊了太多次。没有最大,只有更大;没有最糟,只有更糟;没有最脏,只有更脏。这些年咱都习惯了。

  但是,这件事如果确实,再不反思政策,那就啥都晚了。

  美国搞苏联:一边派精英顾问团帮戈尔巴乔夫策划“休克疗法”及路径,一边真金白银地杀过去捕捉猎物,以完成对前苏联金融和实业的夺命一击。当“全民持股”画好了靶子,当高官变作大老板,尤其当卢布猝然升值1.7万倍对民间吸血完毕,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们这才悄然出手,只需对那些刚刚完成华丽转身的大老板输送微利,就基本把前苏联数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的成果收割殆尽!至此,前苏联解体已是必然,并且为叶利钦下台、戈尔巴乔夫上台埋下了伏笔。东欧剧变由此发轫,华约解体,所有这些大大影响了国际局势和历史进程。

  美国搞日本:几乎把刀架在日本首相的脖子上逼迫他签署城下之盟,这就是所谓“广场协议”。“广场协议”的中心词肯定是“日元升值”,其潜层含义就是“自愿出口限制”。当时的日本与现在的中国差不多,对美国保持着巨大贸易顺差,但日本人既具“狼性”也具“鬼性”,爱国能爱到剖腹,抱团能抱到变态,表面上点头哈腰,私下里偷鸡摸狗,这种民族,割他们稻子不好割,可美国当时的那些政策对日本之所以能够成功,部分原因在日本对自身产生误判,也采取了不正确的宏观经济政策,包括没能及时处理财政和货币问题等。为了减少对美贸易逆差,日本实行了所谓“自愿出口限制”,它本身可是岛国呢,岛国经济必以外贸为主,该举措掏空了它的经济实体,同时为非贸易部门提供了过度保护,其结果,就是陷入长期的经济停滞。

  美国搞韩国:谁都知道,全世界所有国家中,一个日本,一个韩国,他们的国家政策不但“一路重商”,而且“独厚大企业”,他们叫“做大民族支柱产业”,所以理论界一直认为它们搞的是国家资本主义而不是自由资本主义,这些大企业不归国家、归个人,但国家发展靠它们,于是从资源和政策上极力倾斜,不但危机时国家财政为其补血,而且危机深重时不惜动员国民捐献家中细软,给予支持,这就把这些大企业养的兵强马壮。可这些大企业一旦进入华尔街金融大鳄的法眼,其本身就意味着灾难。相比下,日本还行,个头大,抗摔,加之多年来经济处于停滞状态,没多少泡沫;但是韩国就完了,当东南亚经济危机席地而来,“财政补血+全民捐献”,他们还是玩这套,当狂风巨浪卷过去,数家底,清产核资,竟发现71%的大企业已被美国控制!这意味着数十年努力,多半成果,为美国人做了嫁衣裳。

  再不唠叨太多了,最近这段时间,我之所以拿着三个例子不厌其烦地反复讲,因为我发现美国对付中国不单纯,这三个例子看哪个都像在中国重新演绎,而且布局更深远,说明是一套组合拳,美国对付中国相比对付苏日韩更稳更狠更要命,因此更应该提高警惕。安邦的例子意味深长,钱来路不明,人来路不明,唯有骗术最高明,好在现在抓了人也离了婚,或许用不了多久,咱就能数清它已经迈入美国几条腿;海航的例子很沉痛,公司成立的背景是:第一,海南建省开发初期,全国各省市均有大量的热钱进岛参与开发,举个极端例子,当时金融不先进,某经济大省居然违规用集装箱装现金船运进岛,另有江西拆借平台,由于海南大开发,每天处理的货币量,居然比央行还多,以至于引发大混乱,国资拥堵。第二,海南的发展三期三落,遭遇经济危机后泡沫破裂,各省热钱往回抽,经济形势,急转而下,项目烂尾,哀鸿遍野,在此背景下海南为截留热钱,省政府一举成立九个直属单位,其中就包括海航——这一过程,决定了成立之初海航的企业性质是纯国资,产权属于相关省市。就连公司的创始人,当时也不占有任何股份。第三,海航的起点很低,飞机靠租赁,最初只有四架或者六架,具体数字我忘了。当公司初步获得发展,他们搞过管理者持股和员工持股,这我知道,符合国家政策;成立股份公司上市前进行投资主体多元化改造,这也不可避免,但国资何以消失,我不知道。离开海南太久了,到本月16日整整十年,很多消息听不到了。

  如果说海航的发展起步低,海南的发展起步就更低。建省前的1988年,全岛财政收入三个亿,看绝对值还不如现在一个经济条件一般的乡镇;即便建省二十年后的2008年,全省财政收入也不过才140亿,提不起干部工资,故不得不向中央财政再拆借140亿用以提薪。所有这些都为时不远,相信所有亲历者,都还没忘记,可这次海南大方啊!一次性把雄踞全球许多个第一的海航全部产权无偿捐献给美国,而且在中美贸易战即将开打的背景下,这是什么行为?1.9万亿元人民币,这笔钱是三十年前全省财政收入的6000多倍!是十年前全省财政收入的135倍!是特朗普第一次发誓对华提高惩罚性税收的6倍!大约与特朗普追加对华贸易战准备弹药的总标的持平!这笔钱不但高于海南全省的现有全年GDP,而且是全年全省GDP总值的4.3倍,相当于在经济战略机遇期全省人民四年四个月的努力不吃不喝白搭了,如果说这不是汉奸行为,怎么做才是汉奸行为?这简直不叫卖国贼而叫“送国贼”,专门在关键时期,冲国家心脏部位捅刀子!

  谁都不能否认:海南的发展速度非常快,海航的发展更快,这都是“解放思想”、“超常规发展”带来的结果,但海南富起来的基本不见海南人,犹如海航发展起来实质富了美国却坑了国家差不多,这种玩法,正常人绝对想不出来,更不会主动去做或支持别人光明正大积极地做。搞企业由人而起、因人而止,人起人止——这正是“企”的含义所在,由此,决定了搞企业的目的就是赚钱,就是真金白银地攫取利益;而政府“不求所有、但求所在”,就是先把淘金的“耙子”和“篮子”送给别人,真金白银地送出去,完全丧失主动权,这种做法看似为了增加税收收入,可企业一旦决定外迁,请问地方上还能增加什么?即便企业不外迁、税收能增长,它所带来的结果不就是干部收入能提高、公务员队伍大发展、办公大楼大建设、官商结构更紧密吗?须知:在由政府、企业、人民构成的国民经济中,能形成广大市场的是人民,能创造价值的也是人民,所以对人民要懂得报答、要靠转移支付实现二次分配,而不是长期搞逆向转移支付,无论追求企业发展还是找人为决策失误埋单,全靠人民输血,全都算在老百姓头上。

  企业有荣枯,市场有起伏,行业有盛衰,整体呈现波浪线。这符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原理和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所以没发生过危机却能直线发展的企业不可能存在、不用培育却能一直兴盛的市场绝对没有、无需升级却能长盛不衰的朝阳产业根本就是骗人,偏偏咱中国人又有“做大”的嗜好,500强就是500大,企业做大,杠杆增多,负债率上升,杠杆就是债务,去杠杆就是去负债,因为负债本身就意味着危机,加杠杆就意味着更大危机,产生更大的经济泡沫和市场恐慌,这就带来问题了:由枯到荣这一段,行业生机勃勃,整体呈现上升时企业是宝贝,市场前景广阔,这时你让它做大多缴税,咬着牙负债;可由荣到枯这一段,行业失去生机,整体上危机高悬时企业变作“僵尸”,市场前景黯淡,你把它“零价格转让”甚至“赔钱转让”,法人就被置换了。更要命的是荣枯起伏盛衰所形成的波浪线周而复始,其周期性,不可避免,决策者不从自身决策的对错成败找原因,而是一成不变地搞一锤子买卖,长此以往,国有资产还存在吗?

  写这篇文章我不点名,点了名就太敏感,我担心发不出去。可我已经注意到:依海航公开信的说法,他们的高管去世后,所有股份都捐给了美国一家慈善机构,可你知道海航高管是怎么去世的吗?

  不多说了,封嘴大吉乃至吉与不吉,或成千古之谜!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