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有一种失败叫占领:国民党部队占领了延安,却陷入了泥潭

作者:瞭望智库 发布时间:2017-05-17 08:07:3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435ceb9cb4accee12a8f8a248b44a6a.jpg

        1947年3月,国民党部队在解放战争中对陕北和山东进行重点进攻,胡宗南的20万大军攻占了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表面上看这可是空前的大胜利,但是随后胡宗南的部队在陕北的山谷沟壑中却如陷入泥潭,有力使不出,最终在只有两万的解放军打击下连战连败,一年多以后解放军收复延安,重点进攻被彻底粉碎,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1 有一种失败叫占领

  毋庸讳言,放弃延安对解放军来说,肯定会挫伤士气,于是毛泽东在动员大家撤离延安的时候就极为豪迈地说,“蒋介石打仗是为了争地盘,我们就给他地盘,我们打仗是为了消灭他的有生力量,今天我们放弃延安,是为了拿延安换取全中国”。

  似乎是为了印证毛泽东的话,就在解放军撤离延安后的第六天,即3月25日,解放军以第2纵队、第1纵队第358旅、教导旅及新编第4旅共5个旅的兵力,在青化砭伏击了正由咸(阳)榆(林)公路北进的第31旅,只经过1小时47分钟的战斗,就干净利落地全歼31旅旅部及第92团共2900余人,俘虏旅长李纪云,取得了撤离延安后的第一个胜利。

  虽然取得了青化砭伏击战的胜利,但2900人的损失对于进攻陕甘宁边区的20多万国民党军来说,根本算不得伤筋动骨,也没有改变双方兵力相差悬殊的状况,对解放军来说,局势依然十分严峻,因此3月29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将中共中央机关一分为三,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的精干人员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刘少奇和朱德率领一部分中央委员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华北,负责中央委托的工作;叶剑英和杨尚昆率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部分人员组成中央后方工作委员会,前往晋绥解放区开展工作。

  4月初,国民党军在延安以北地区连连扑空,十多万重装部队在陕北的山谷沟壑中武装大游行,兵疲粮罄,只得以整编第76师守备延川、清涧,整编第15师第135旅守备瓦窑堡,主力于4月5日南返蟠龙、青化砭休整补充。6日,整编第29军第12旅在永坪遭到解放军攻击,损失600余人。后来又发现解放军主力位于蟠龙西北地区,立即以8个旅的兵力,于12日由蟠龙、青化砭地区直扑蟠龙,并以整编第76师第72团接替第135旅在瓦窑堡的防务,第135旅沿瓦窑堡至青化砭大路南下策应主力,以围歼解放军于蟠龙、青化砭西北地区。解放军将计就计,以第1纵队2个旅伪装主力,牵制胡宗南主力向蟠龙西北地区进攻;集中第2纵队和教导旅、新编第4旅共4个旅于14日在子长县城西南羊马河地区伏击了孤军南下的第135旅,经过6小时的激战,全歼第135旅4700余人。

ed8ea2c493749cacc1feece78fc159f7.jpg

  羊马河战斗后,解放军迅速秘密转移至瓦窑堡附近休整。国民党部队则错误判断中共中央机关及解放军主力仍在绥德地区,便调集整编第1、第29军共9个旅的兵力,于26日由蟠龙、永坪地区分两路向绥德地区急进,并命令驻榆林的第22军南下,企图南北夹击,将解放军消灭于葭县、吴堡地区,或逼过黄河。

  但这样一来,胡宗南在陕北最重要的前进补给基地蟠龙就只剩下整编第1师第167旅(欠1个团)和陕西保安第3总队等部队守备,兵力相当空虚。解放军立即抓住战机,以第2纵队第359旅一部、第3纵队独立第5旅及绥德军分区部队伪装主力,引诱胡宗南主力继续北上;以第1纵队独立第1旅、警备第3旅各一部组成南进支队,威胁其侧后;集中第1纵队第358旅、独立第1旅和第2纵队独立第4旅及新编第4旅共4个旅的兵力攻取蟠龙;另以教导旅位于蟠龙以南,第359旅主力位于永坪以东准备阻敌主力回援。

  5月2日,胡宗南主力进占绥德。但就在当天黄昏,解放军突然对蟠龙发起攻击,经过两天激战于4日午夜攻占蟠龙,全歼守军6700余人,缴获面粉1.2万余袋、服装4万余套及大批武器、弹药,使解放军获得了大量物资补充。

  解放军在放弃延安之后,短短50天之内三战三捷,总计歼敌约1.4万,扭转了被动局面,也用事实诠释了“有一种胜利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而国民党部队在占有10倍以上的兵力优势情况下,却如无头苍蝇一般在陕北高原乱冲瞎撞,就是找不到中共中央机关和解放军主力,完全就是陷入泥潭有力无处使的节奏。

b661638157e366f679966972fc2f1fc1.jpg

  1947年8月7日,蒋介石乘坐“美龄”号专机来到延安视察,第二天他还特意去看了毛泽东在枣园住过的窑洞,这是蒋介石一生中唯一一次到延安

  8月7日,蒋介石乘坐“美龄”号专机来到延安,第二天他还特意去看了毛泽东在枣园住过的窑洞:门窗没有任何油漆,窑洞里墙面斑驳剥落,榆木桌子的桌面坑洼不平,院子里居然还有架纺车,看着这样近乎简陋的窑洞,蒋介石感到十分震惊,他无法想象毛泽东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指挥战争,当天就离开了延安,这也是蒋介石一生中唯一一次到延安。

  蒋介石来延安的时候,陕北的战局正向国民党部队越来越不利的方向倾斜。7月31日,解放军西北野战兵团扩编为西北野战军,下辖3个纵队9个旅,总兵力4.5万人。8月6日,也就是在蒋介石到延安的前一天,西北野战军发起了对陕北重镇榆林的攻击。紧接着,西北野战军集中3个纵队在沙家店伏击国民党军整编第36师,歼灭36师师部及123旅、165旅共6000余人。沙家店一战不但重创胡宗南部队三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36师,更彻底扭转了陕北战局,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至此被粉碎,解放军在陕北开始转入了战略反攻,至1948年4月22日,解放军收复了沦陷一年多的延安,更是标志着国民党军在陕北战场的失利已经无法挽回,仅仅一年时间,就已然是天上人间。

2 胡宗南的渣指挥

       胡宗南指挥34个旅约25万人,重点进攻陕北,虽然一度占领中共首脑机关所在地延安,但最后却被只有2万多人的解放军西北野战军打得连战连败,损兵折将,最终丧师失地输了个干干净净。这样的结局自然令人难以相信,因此1950年5月,台湾“监察院”陕西籍委员李梦彪等46位“监察委员”联名以胡宗南“受任最重,统军最多,莅事最久,贻误军国最巨”提出弹劾,在当时轰动一时。时任“行政院”院长陈诚与胡宗南长期不和,在接到弹劾后,陈诚不愿给人公报私仇的口实,就先去探探蒋介石的口风,见蒋介石无意处置,也就不想借此事加深彼此矛盾,便将弹劾案交“国防部”处理。同时胡宗南的朋友和部下四下活动,108个“立法委员”联名上书,为胡宗南评功摆好,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应免议处落幕。

84727dc365680d0c3da6ef7c3d975ac8.jpg

1947年,胡宗南(中)

  虽然胡宗南逃过了被弹劾,但有人还是觉得他在西北战场的表现用“志大才疏”,甚至用能力太烂都很难解释得通,因此臆测胡长官是地下党。

  胡宗南几次三番将部队送入解放军的口袋里:青化砭之战4天前,解放军就已经在青化砭设伏,而胡宗南的整编31旅是在前一天,才接到胡宗南的命令赶去青化砭。据31旅少将副旅长周贵昌的回忆,他们还未到青化砭,就已经发现有解放军设伏,当即电告胡宗南请求改道,但胡宗南却回电斥责:“贪生怕死,畏缩不前,非军人气概,绝对要按计划北进,迅速占领青化砭,否则以畏缩不前论罪。”31旅只好明知有埋伏也硬着头皮往前,结果被全歼。

  青化砭战斗等于暴露了解放军主力的位置,但胡宗南却仍然不向东北方向进军,反而借口中共首脑机关要过黄河,命令部队向东占领距延安近100公里的延长,然后再向北占领延川、清涧。而此时毛泽东率领的中央机关却在向延安西北的瓦窑堡进发,毛泽东在向西进发时,还规定了“行军计划”:一天走六十里,十五里一小休,三十里一大休。轻松愉快就像是去远足郊游,直到毛泽东离开瓦窑堡7天后的4月3日,胡宗南的部队才由清涧姗姗来到瓦窑堡。

06ce89c68a5010f416952bcdd9c7b966.jpg

1947年4月,延安机场,阅兵仪式上的胡宗南部炮兵与骑兵

922e3acf3a7b79ca666ad945451c6036.jpg

  胡宗南部队中的战车营,虽是轻型坦克,却仍然是国民党中少见的重装备。该部原在宜川附近待命,随后进入延安,尽管火力强大,但在陕北高原的特殊地形中作用有限

  蟠龙作为全军的补给基地,如此重要的地方,胡宗南却只派167旅的一个团加旅部直属队守备,而把原来在那里的七个半旅派往远在北方的绥德,主力从蟠龙出发两天后就发现解放军好几个旅的大部队正朝蟠龙运动。他们提出“部队不宜继续向绥德前进”,但胡宗南仍坚持命令“向绥德急进”,5月2日到达绥德,那里当然没有解放军的主力,就在同一天解放军开始围攻蟠龙。

  蟠龙守军167旅更是在几天前就已经发现四周出现解放军大部队,立即报告胡宗南“我们判断解放军主力确已在蟠龙地区集中,并有积极围攻蟠龙的企图”。但胡宗南却认为167旅是“有意夸大敌情”根本不予理睬。

  解放军占领蟠龙,囤积的物资便全部落入解放军手里。据国民党部队的连长徐枕回忆:“由于物资尽失,部队主食靠空投,天气热了,还脱不下充满血腥味和汗臭的冬衣,单军装都因为储存在蟠龙而落到共军手里。士兵没有鞋穿,只好从腐尸中脱取布鞋,虽然竭力清洗,依然恶臭扑鼻。疾病蔓延,但是药品也都随蟠龙失守而丧失,对战力之损耗,实难以估计。”

  从撤离延安到沙家店歼灭整编36师,在长达5个月的时间里,毛泽东的活动范围非常狭小,就在以瓦窑堡为中心,东西不超过50公里,南北不超过100公里的区域,其中在瓦窑堡以西的王家湾住了一百天之久,每天大功率电台和全国各地无线电联系不断,但胡宗南就是发现不了。

  最典型的是宜川战役,解放军围攻宜川,胡宗南指定整编第29军走经过瓦子街的洛宜公路增援,途中整编第29军军长刘戡已经发现解放军主力在瓦子街设伏,便要求先打伏兵再去解围。但被胡宗南一口拒绝,要求刘戡按照原定计划迅速前进。于是明知前有口袋也不得不走,全军士气沮丧到极点,刘戡失望地对部下说:“算了,算了,打完了事!”两天后,整编29军3万人在瓦子街陷入重围遭到全歼,整个西北战局也为之一变。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