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中国和德国的外卖小哥,竟共同遭遇着这些……

作者:微工荟 发布时间:2018-03-10 08:40:5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45b61e8248f445a746db548f225e074e.jpg

  作者:毛古斯

  现在在路上无论在哪里,都可以看见外卖小哥。外卖是一种很新的产业,很现代的工业。我第一次接触外卖工业是两年前在中国。因为我当年来中国以前,在德国还没看到这种骑摩托车的小哥,所以我对他们很好奇,尤其我去年回国突然发现在柏林大街小巷也有很多外卖小哥。

9eb3ffc044d038344c2f42514a3b737a.jpg

  在德国轻工业和重工业比中国早发展一段时间,但是就外卖类的服务产业来说,中国发展得比较快。很多外卖平台公司宣扬自己的服务特别现代、方便、干净,菜很可口。因此相比两个国家的送餐工人情况很有意思。在这篇文章我就研究一下两个国家的外卖情况有什么异同。

  谁是外卖小哥?很久以前德国的披萨饭店已经有送递服务,你可以给饭店打电话点菜,然后小哥送给你披萨。披萨店雇佣自己的小哥,小哥仅送递他们餐厅的披萨。大概四年以前外卖平台公司开始发展。欧洲最有名的外卖平台就是英国Deliveroo和德国Delivery Hero。Deliveroo 在12个国家在84座城市雇佣起码两万位司机。Delivery Hero差不多一样大。

  中国最大的外卖平台就是“饿了么”与“美团”。这些平台公司跟以前的披萨店完全不一样,它们没有自己的饭馆,自己不做饭,它们只有一个app。顾客在app上点菜,app再发订单给小哥去某一家饭店取菜,然后小哥把菜送给顾客。每个送餐员工都有自己的手机,使用公司的app就是这个商业模式的前提。除了外卖以外,还有其他平台公司譬如滴滴出行,UBER等。
 

c730e60d6d9fb7baae55c398710ce200.jpg

  外卖平台竞争竞得非常凶狂。虽然外卖公司发展很快,但收入并不高。为了发展垄断市场同时吸引顾客,各家平台都打价格战。他们也募集投资,但是投资要求利润这一本性还是会给平台公司很多压力。譬如两年前Delivery Hero就放弃了中国外卖市场,去年百度卖出了百度外卖,因为它们不能继续跟“饿了么”和“美团”竞争。因此企业把压力转嫁给了送餐司机。无论什么外卖平台,都是这样[1]。

c910fe284aa68e501ccbc29f5dba6603.jpg

外卖小哥的工作情况

  谁当外卖小哥?在欧洲和中国,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来当外卖小哥。据美团介绍,他们公司大部分骑手都26以下岁的农民工。他们的老家不在所工作的大城市。

  柏林有大概一千多位送餐小哥,大多也是年轻人,而且大概一半是外籍工人,比如来自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和波兰,很多不会说德语。英国也有很多外国小哥。在柏林,很多外籍年轻人当小哥,因为他们不会说德语,做其他工作比较难。在中国有一些以前当快递小哥的司机,之所以他们跳槽了,是因为快递工资逐渐在缩水。

7181cd01dc8eb2f5eba599525dd1fd7f.jpg

  谁在送餐平台点单?中国的情况是,大多是在办公室工作的人,还有学生和大学生,他们经常用“饿了么”等点菜。德国的大学生买不起Deliveroo的菜,最大的消费者群是白领员工。德国外卖小哥自己不上网点菜,因为工资很低,而且菜太贵[2]。

  外卖小哥的工资制和工作时间很复杂。在欧洲,有一些送餐工人接受计时工资,有的接受计时工资加奖金,有的接受仅计件工资。柏林Deliveroo的计时工资就是每小时9欧元,跟最低工资差不多。在伦敦Deliveroo只有计件工资,每个订单3.75英磅,每个小时送两个订单就是英国最低工资。

  在英国,小哥当自由职业者,他们零小时工作合同,意思是公司不需要保证一个月的起码工作时间,如果消费者点菜点得少,工作时间就少。柏林的情况是,有的是自由职业者,有的是公司雇员。前者必须自己投医保,后者有计时工资和公司投的社保。

  中国外卖小哥的工资非常不稳定,而且休息时间比较少。大多骑手不被平台公司雇佣,而是被派遣公司雇佣,或者干脆当自由职业者。一个经常工作的外卖小哥一个月可以挣3000-8000元[3]。一个月休息只三天,而且每天配送35订单,他会拿到6000元, 一天也不休息就能挣7000[4]。

  根据北京大学生的研究,小哥的工资大概3000-5000 元 ,所以平均工资大概4000-5000元。因此可见中国配送员的工作时间相比欧洲的长,但是前者可以挣当地最低工资两三倍多,而欧洲小哥只能拿到当地最低工资往上一点的程度。

  德国英国小哥的工作时间不固定,冬天和下雨时顾客很多,夏天时订单比较少。如果订单少,一位小哥一个星期以内只能工作二十个小时,因此薪水是不够的。在柏林和伦敦,一位小哥一个小时以内会送1到3个订单,平均是两个左右的订单。中国的小哥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以内,大概送40个左右的订单。好像他们的压力比欧洲小哥的大。

  小哥和平台公司的经理很少见面,因为经理使用app管理小哥。app不但分配订单,而且监督小哥的位置和速度。每个订单有限定时间,如果小哥迟到,他就无法获得奖金或被罚款。这种app很不透明,经理不公开它的算法,所以小哥只能得知结果。

  中国外卖平台的奖惩制度非常严厉。如果小哥超时被顾客投诉,他就会被扣掉半天的工资。这样一来公司强制要求司机尽快送订单。柏林平台公司奖惩制度没有中国这么严肃,在柏林,app也催小哥尽快送订单,可是超时的话,没有罚款。

  在德国英国如果经理认为一位小哥太慢,他们就少给他一点工作时间,因此他一个月的收入总额就不够花。总之为了强制司机,中国公司用罚款的方式,欧洲公司则用减少份工作时间的方式。

03d300e6b66663587944937336a79c04.jpg


  在欧洲,公司给员工配备的只有背包和夹克,骑手自己买摩托车,自行车和手机。在柏林,大部分小哥骑自行车,他们需要自己修护自己的单车。如果他们在路上出事,很可能公司就不愿意赔偿他们的医疗费。在中国,大多小哥骑电动自行车,大部分的车也是小哥自己买的。无论中国的还是欧洲的,小哥都须要配备自己的手机。

  外卖小哥最大风险就是车祸。根据上海警察部门公布的数据,今年六个月以内有76起车祸涉及送餐司机。南京警察公布的是,六月以内发生三千起外卖小哥的车祸。警察警告送餐公司应该提高司机的安全水平,但是公司不愿意降低送餐压力。

fb2f25bbfcaeeed07c928a816de5b611.jpg

  中国送餐工人自己承担责任风险,那么每天要自己投三元/天的保险。如果小哥遭遇事故受伤很厉害的话,他就无法继续工作,而且平台公司很可能不赔偿医疗费。虽然小哥花钱投了保险,但保险公司经常说小哥没遵守交通规则就拒绝赔偿。中国小哥的车祸比德国的多。在德国,如果公司雇佣司机,司机的医保可以赔偿医疗费,不过如果他当自由职业者,公司就无需为他投医保也不赔伤病款。

  除了上述和送餐员工有关系的问题之外,外卖平台还引发其他问题。第一个是垃圾,第二个是食品风险。在德国和中国,饭店用塑料盒子包装食品,加上筷子,塑料勺子或塑料刀叉。吃完以后消费者把塑料盒子等都仍出来。中国外卖消费者每天造成大概2400万个塑料废品[5]。

  此外,外卖平台不容易保证食品安全。在平台上看,每个饭店的照片都很好看,但我们对厨房的真是情况是茫然不知的。我们亲身去过一家非常脏的饭店,在那里你肯定不想吃他们的饭,但是上网点菜我们没有亲眼的印象,很有可能就点了他们的菜。有的饭店跟送餐平台合作,他们只在平台上售卖,在饭店里是没有客户的。据悉最近有不少这种饭店厨房卫生不达标[6]。

adbfdf060acb6ed6321b413a92b6437c.jpg

外卖小哥的反映

  虽然在送餐平台点菜很方便,但它对外卖小哥有很多坏处:工作与工资不稳定、交通风险、奖惩制度的压力、没有社保或者工作工具、在日晒雨淋下骑车以及要爬很多阶梯。小哥对这类情况满意吗?当然不满意。不管在什么国家,都有外卖小哥发很多牢骚,也有罢工的情况。

  去年伦敦Deliveroo 小哥第一次在欧洲罢工。八月份平台公司变计时工资为计件工资。小哥认为这样一来工资减少了,工作更不稳定了,订单越少,奖金越少,也无法保护计时工资。于是他们就用手机通讯工具组织野猫式罢工。最后公司又妥协了。在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外卖小哥也罢工。

  这四个国家和德国的送餐工人成立了一个小小的工会[7]。在柏林,送餐工会成员经常组织一些骑自行车的游行示威。他们要求提高工资、改变配备工作时间制度以便更透明更稳定、赔偿工具包括自行车保修费和手机。然而迄今为止外卖公司还没真的开始跟小正是哥谈判[8]。

  在中国也发生很多送餐司机罢工的事,尤其是拖欠工资情况下,小哥很容易厌烦然后罢工。八月份宜兴美团员工罢工,因为他们对工资和受伤赔偿不满意。他们把脚上的疤展示给公众,埋怨罚款造成工资过低[9]。在其他城市也有这类的罢工[10]。

525ef519bcbf44c9120f6e0d7f776d2f.jpg

平台工作的未来

  送餐平台是一种新型的服务业,也是一种用手机app和互联网的典型产业。一方面平台公司利用网络的便利,给消费者非常方便的点菜方法,另一方面又用不透明的软件和计算方法管制员工。

  一方面消费者受惠于app,另一方面app的奖惩制度让骑手“压力山大”。配送员的工资不稳定,而且还有交通意外的潜在危险。平台公司将这种不稳定的送餐市场转嫁给小哥,小哥只能冒险。其他类似的平台服务业下也是这样,欧洲称之为平台资本主义。

  虽然中国和欧洲外卖小哥的情况有一些不一样的方面(工资、工作时间、奖惩制度),但是由于全球化的发展,他们的工作差不多一样不稳定、又危险等。虽然平台资本主义表示他们会怎么用智能模拟的方式管制员工,然而国际市场上,外卖小哥的故事也相应地展示了这种情况如何坑人。骑手的运动还没停止,我们可以好奇,想知道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1] http://tootopia.me/article/7217
  [2] https://www.taz.de/!5428832/
  [3] http://tootopia.me/article/7217
  [4] http://hxnews.com/news/gn/gnxw/201705/10/1213802.shtml
  [5] http://igongyi.ifeng.com/44668783/news.shtml
  [6] 譬如 http://tootopia.me/article/3113
  [7] http://tootopia.me/article/7786
  [8] https://jungle.world/artikel/2017/27/viel-verschleiss-wenig-lohn
  [9] Reuters Special Report,september 28, 2017, Speed over safety? China's food delivery industry warnedover accidents
  [10] http://v.yntv.cn/content/99/201709/08/99_1555310.shtml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