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校园

李昊益:论无产阶级的个人崇拜(二)

作者:李昊益 发布时间:2020-09-20 08:14:42 来源:复兴网学生群 字体:   |    |  

  为什么写这个题目?主要源于部分同志的离开。我一直在想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不顾团结呢?这些同志和我们的理想信念如此接近,却又结合不到一起,这总是有原因的。后来,我愈发感觉到个人崇拜这个问题对他们有着或多或少甚至重要的影响。我发现越是自认为能力强的,越不大喜欢个人崇拜或者说不喜欢个人崇拜的氛围,对个人崇拜很是抵触。这些问题的实质在于没有正确认识人,对个人崇拜没有一个正确认识,甚至从来就不知道“无产阶级的个人崇拜”。

  面对反动私有资本力量的诋毁,这些同志动摇了,就如“卖拐”一样,明明正常的腿却被忽悠成了瘸腿,你使劲跺脚,你也麻。但是真正需要看到的是,内因才是最主要的,外因只是依靠内因才起作用的,而人内心的私就是内因。归根结底,人的私是阻碍人的进步的。没有真正的个人崇拜,人的发展将是虚无缥缈、没有根基的。在遇到他人所发现的真理的时候内心舍不舍得去掉自己的东西?即使丢掉了也可能是为了更大的私,那么这种发展必然导致将自己凌驾于人民之上,必将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相冲突。连一个人都不去尊敬和真正的崇拜,那么怎么去为人民服务呢?怎么去相互团结呢?怎么去实现自由人的联合体呢?

  毛主席他树立了多少无产阶级的先进人物?讴歌了多少人民英雄?培养多少无产阶级的接班人?又给了那些思想不成熟的接班人多少次机会?答案恐怕很明显!

电影《让子弹飞》截图

  从我党的历史就可以发现,对个人崇拜认识不清甚至糊涂的,终究会犯唯心主义的错误。他们的表现不是事前盲目积极地推动他们所谓的个人崇拜,就是在事后冷漠或狂热地诋毁,但都掩盖不了他们的投机本质。缺少的是实事求是地肯定毛主席、坚决支持毛主席,像周总理那样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友。但最最关键的是,缺少我们无产阶级普通同志之间这种朴实无华又火眼金睛的真善美的无产阶级之间人与人的崇拜。普通同志都能这么做的话,其意义将是革命性的。毛主席总是告诫我们,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地方怎么办?我们无产阶级普通同志怎么办?为什么事后明知道是反向事物,大家却能执行下去?对先进事物还没进行完全地发展就要全面否定,这是极不正常的,是不符合科学规律的。有了人民领袖的坚强领导,有可能保证人民群众之间的互相尊重。现实深刻的教训更证明了,一旦失去了人民领袖的领导,人与人之间的起码尊重都没有了,结果只能是灾难性的。回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保护人民领袖的原点,人民领袖及其接班人又靠谁去保护呢?靠的是投机分子?靠的是国家暴力机关?事实胜于雄辩,都靠不住!靠得住的恰恰是我们无产阶级普通同志之间朴实无华又火眼金睛的真善美的个人崇拜,这是紧紧依靠人民群众的重要真理。

  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可能因为利益关系也可发展为不尊重,这是平等、自由的。但是对人的崇拜哪怕利益再冲突或者再退一步也不能不尊重他人吧。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就是人与人之间崇拜的基石,也可称为缓冲石(就如台阶一样,虽然是硬的,但是缩短了人做功的距离)。个人尊重就是个人崇拜的前提。

  从毛主席这么反对所谓的个人崇拜中,可以总结出,精英和精英拼刺刀不是无产阶级所擅长的,要想避免修正主义,千万不能走精英和精英拼刺刀这条路。在目前反动私有资本力量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我们只能依靠无数个无产阶级的个人崇拜组织起来的、用毛泽东思想所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普通同志。

  如果个人崇拜只限于对一个人的崇拜,那就专制独裁,当皇帝好了!个人崇拜的“一”或者“个”指的是无产阶级人民崇拜无数分之一的“一”,而不是无数人只唯一个人的“一”。这是无产阶级同一切剥削阶级在内的精神文化追求上的根本不同,是显著对立的。这也从分体现了资产阶级等剥削阶级精神或思想上的剥削本质,是落后、反动的人类文明的代表。

  事实是连资本主义都做不到所谓的“唯一”,比它更先进的社会主义文明又怎么可能做到呢?这不是毫无底线地诋毁又是什么?反观无产阶级的个人崇拜的“分之一”,恰恰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失败了不要紧,有了伟大的先驱做榜样,我们都要努力做成“分之一”。有了这个开头,就有实现的具体方法,实现从1到哥德巴赫猜想的最后一步1+1(由于陈景润的贡献,证明了1+2,人类距离哥德巴赫猜想的最后结果“1+1”仅有一步之遥了)。

  陈景润同志的经历很有说明意义,那些修正主义者和右派对新中国科学历史的造谣、诋毁实在可耻。七十年代初期,我国发现一个数学家,证明了一个世界难题,但是他在单位里受到排斥。张春桥说:“还不赶快保护起来。”派去的人到了他那儿,发现他所处的环境一蹋糊涂。陈景润不但在七十年代得到了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关怀,早在1956年毛主席提出百齐放时,就得到毛主席的解放,得以初露头角。所以陈景润对毛主席非常热爱,早在文革前就认真读毛主席的语录了。1974年陈景润参加五一节和国庆节,当选为四届人大代表。1975年就享誉世界了。

  自古以来有不少成就是性格孤僻受现实排斥的人所创造的,并不鲜见。那些知识分子要其他人必须和自己一样地碌碌无为,谁一定要作出一丝成就,那么他们的眼珠子立即就会红了起来,在你努力企图作出成就时,会处处跟你作对,明的不行就暗中脚下使绊子,叫你搞不成。

  这恰恰说明了文化革命斗争的复杂性和必要性,知识分子越是扎堆的领域,对文化革命抵触的可能就越大。很难想象,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有些知识分子都能这么龌龊。陈景润只是一心想搞科学研究,怎么就会影响其他知识分子的利益呢?难道其他知识分子主要精力不是放在研究科学问题上,而是放在个人的名和利上?再说了,陈景润的条件这么简陋,其他知识分子难道比他还差吗?关键是这种差还是这些知识分子故意整的!退一万步讲,哪怕井水不犯河水不行吗?这些知识分子的待遇已经很好了,过好自己不行吗?事实证明,你永远不能低估那些私字当头的知识分子内心的龌龊。看来,越是工农兵的地方,越是能得到人的尊严,越能符合人类的进步,越能接受文化革命的洗礼。知识分子不是在智力等能力上出现问题,关键是思想出了问题。这种思想的问题严重阻碍了他们取得更多、更大的成就。与之鲜明对比的是,在无产阶级的革命关怀下,陈景润同志还坚持不连累党和人民,就这样的科学工作者是他们所能比的吗?

  对于一个人来说做到对人民崇拜其实并不难,但要想做到个人崇拜其实是很困难的。如果是剥削阶级所谓的个人崇拜,那种存在就很容易了,即使你权势暂时还达不到,只要不择手段地去实现就有可能,而且是越剥削就越能达到所有人只唯一个人的个人迷信效果。

  个人崇拜问题实质上就是证明1+1的问题,明知道这是对的,也很难证明。数越多越好证明,但越少越难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实质上就是人类“分”与“合”的问题,分即是合,合即是分,是相互辩证的,相互统一的。分与合如果不能相互转化,那么分与合都是伪命题。没有分哪来的合?不能证明分,也就不能搞清楚合是怎么回事。

  个人本来就是人类集体中的之一,个人崇拜也只能是人民崇拜的之一。至于个人与人类集体的之间的关系,则是不同政治文明的判别标准。无产阶级代表的就是大多数人,个人在集体面前永远是渺小的,但是集体却万万离不开这个渺小的个人。剥削阶级代表的就是少数人甚至就是个人,他们寄生或凌驾于在集体之上,个人就会获得更大的利益,就更能凸显个人的重要性,但自然规律表明他们一旦离开了集体就必然灭亡。他们表面最大的谎言就是个人是最接近集体的,有时甚至超过集体的,即英雄决定历史。实质上表达的是,最能剥削广大人民群众或集体的个人决定历史。这和无产阶级的唯物史观即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完全相反。其实退一步讲,他所谓的英雄到底是不是真英雄?人民群众心理都有一杆秤。

  人与集体的关系是严格遵循数学的科学思想,在量(数)上两者之间的差别是最大的(0除外,没有意义),而且是不可缩小的。我们不能把个人崇拜简单认为崇拜是对一个人的,或者说只有最伟大或最有权势的人值得崇拜,其他人就不值得崇拜了。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即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假设你一个人对任意一个人都能做到比尊敬还尊敬的真诚的崇拜,理论上实现起来并不难,努力做好自己这件事就容易做到,但是你和任意一个人互相之间能做到吗?这是你情我愿的事,不是一厢情愿的事。但也不要灰心,人类文明的进步方向就是大联合,这些个体相加的基础就在于不能否定真正的个人崇拜的存在,一旦否定了,那么连单独的“一”都是海市蜃楼,就没有人去努力实现了,哪怕有人做到了这个“一”,也是无人问津,最终必然走向灭亡。

  由一个个具体的无数分之一联合起来才是真正的人民崇拜,这样的人民崇拜才是货真价实,才能经得起共产主义的检验。在人民群众没有充分组织起来的时候,一定要捍卫我们无产阶级的个人崇拜,不然我们连一个英雄都保不住,又怎么能够复兴中华民族、复兴社会主义呢?在复兴社会主义的关键时期,无产阶级的个人崇拜一个都不能丢掉,而且要逐步发展、稳步发展,越发展每个人之间就越团结,组建的团队就越有战斗力。

  这里不得不提到人民军队,为什么人民军队战士的战斗力如此强悍?从全局来说,和官兵平等、官兵一致密切相关,而更升华的则是阶级感情下的革命战友情。革命战友情的基础是什么?除了平等、一致外,更有人与人之间的崇拜。一个班长为你一个普通的战士挡子弹,这种生与死的高尚革命精神,难道你不崇拜吗?班长冲在第一线牺牲了,你会毫不犹豫地接替班长的站位,继续冲锋陷阵。因为你深刻地明白,班长不是为自己的,是为了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在奋斗牺牲的。在共产党人的先锋模范下,每个战士都是最纯粹最高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在他们之间的是人与人之间最真善美的个人崇拜之情。他们将人民崇拜融入到实践之中,同身边具体的人和事结合成无数个真善美的个人崇拜,最后催生了无数个人民英雄。因此,人民英雄就是人民崇拜与个人崇拜相互转化的化身。反过来无数个普普通通的个人崇拜巩固和捍卫了人民崇拜真理的正义性。为什么毛主席经常号召大家向人民军队学习,就是这个道理。直到现在,解放军仍然保留了部分优良传统。

  为了实现人类文明的进步,当我们无产阶级站在一个人的角度看,实现人民崇拜到个人崇拜,其实是个减法的问题;当我们无产阶级站在大多数人民群众的角度看,就是实现个人崇拜到人民崇拜,这是个加法的问题。一切剥削阶级的逻辑则完全相反!为了名和利,站在一个人的角度看,实现个人迷信到人民迷信,这是个加法的问题;站在大多数人民群众的角度看,就是实现人民迷信到个人迷信,其实是个减法的问题。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