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干啥都不容易!货车司机夫妇辛苦4天下来还倒贴4500元

作者:新华视点 发布时间:2018-02-02 19:43:2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9f01fb216a51ff8b5a6b39ec242a881f.jpg

        据统计,在公路运输上,一块钱的货里就有三毛多钱的运费。运费贵在哪儿了?年关岁末,记者在杭州传化物流港找寻可以跟踪采访的货车司机,偶遇42岁的司机孔令建和他的妻子王艳青,历时4天、行程800多公里进行了跟踪采访。

6991ef643ef066a83a1f6106a1b83402.jpg

1月17日,在浙江省杭州市的一家工厂,孔令建(右)和王艳青在驾驶室里吃饭。 新华社记者才扬摄

        在传化物流港的停车场内,记者费力爬上了这辆“巨兽”。这是一辆红色的解放牌新悍威,由牵引车和挂车组成,车高约4米,全车近17米,重近10吨,可以拉近30吨的货物。

  记者坐进货车驾驶室,放眼望去,周围全是这种重型卡车,场面震撼。

  1月16日上午,记者跟随孔令建师傅出发,从杭州前往武汉,开启了这段历时4天的旅途。

  感冒药、暖瓶、水杯、面包、饼干、鸡蛋、还有一盆花,孔师傅的货车就仿佛是第二个家,一切都是为了生活。

ad80682683229d6ba4d184f7d87f7918.jpg

  1月16日,在杭州传化物流港,货车司机孔令建开车去厂家拉货,驾驶室里是他和妻子养的绿色植物。新华社记者才扬摄

  驾驶舱内摆着一大盆绿叶植物,副驾驶的脚下放着一个家用的大暖壶,驾驶舱后面是一个横着的休息铺位,孔师傅和王大姐跑车的时候就睡在这里;车里还备有导航仪、手电筒、撬棍等工具。

  这个行驶中的家,是办公室与卧室,也是厨房和客厅,更是孔师傅夫妻俩的饭碗。

  孔师傅戴着一副眼镜、模样文弱,由于常年患有类风湿,走路很慢。他以前干过建筑小工、在集市上卖过衣服。

  2001年开始跟车搬货,2007年起给别人当司机开大车,直到2015年借钱买了自己的大货车,现在跑杭州往返武汉的专线,主要运送大理石等货物。

  跟着跑车苦不苦?“饥一顿饱一顿,休息时间极不固定,但苦不是问题,关键是跑车的烦心事不少。”王大姐说,货车一年的保养费1万多元、保险3万多元,算下来每年至少有4.5万元基本支出。

  “还好没有出过事故。最惊险的一次,在高速上气管坏了,我拿着手电筒晃了一宿,防止后车追尾。”王大姐说。

  运费、高速费、油钱都是固定的,司机只能从自己生活中抠着省钱。

  “货车司机挣钱的秘诀就是,从自己嘴里省,从住的地方省。有的朋友买十块钱油条能吃一天,剩下来的钱才是挣的。”孔师傅说,货车司机们每个月大概有10天能住旅馆,20天睡在车上。

  实际上,孔师傅患有类风湿,阴天下雨膝盖特难受,受不得凉。

f949f57a1d95ce5c12d69c90692cd6e6.jpg

  1月19日,在湖北省武汉市郊区货物目的地的工厂旁,孔令建夫妇赶在工厂开门前在车中小睡。 新华社记者才扬摄

  “跑车的烦心事不少。”孔师傅说,司机跑运输没有协议或者凭证,一般是货到付款,希望双方能有个凭证,付钱和货到,拉货要么是选择熟悉一点的“老板”,要么是从信息部等黄牛手里找活。

  孔师傅接的这趟活,货主发货价8000,孔师傅只得到5800元,信息部挣2200元,此外还收了孔师傅200元信息费,孔师傅此单过路费与油费共花去4200元,理论上最多只能挣1400元。

939b880383e0b11fc1341674d7ff2f3e.jpg

  实际上,孔师傅接的这趟活不太顺利。在杭州工厂装车后出发后不久,货物发生严重倾斜,这种情况下,车随时都会侧翻。

  孔师傅给物流信息部的人打了电话,对方迅速补买了一份货运保险,并说路程太远手头也没有车,请孔师傅自己想办法解决。

  让人欣慰的是,通过向附近司机工会求助,发布了求助信息后,住在附近的4名热心司机来到现场。

4cd6fe51f9fd57d3f87d18d79a5228e6.jpg

  司机们从附近找来两台叉车和一台货车,将货分散到其他车上,整个过程近3个小时,等孔师傅辗转将车开回厂区,已经是半夜2点半,孔师傅夫妻俩筋疲力尽。

d6f0dc61abea4baaffd9944832e41878.jpg

  车返回杭州厂里后,孔师傅夫妻俩当晚就睡在车里。当天夜里很冷,王大姐在睡觉前哭了,但她感激今天帮助他们的人。

7fcc7a802aef8637a1cf250a51ea0ac6.jpg

  1月19日,司机孔令建驾车行驶在杭州去武汉的路上。 新华社记者才扬摄

  孔师傅自己倒贴了运费返回杭州厂里重新装车,因为货物发生了损毁,到了武汉的工厂交货时,物流信息部拒绝交付运费。

  孔师傅不但一分钱没拿到,反而自己垫付了4500元的油费、过路费。

1cf47749d02f111a3f34092d1345825e.jpg

  这次运输耗时4天,油费、过路费已经花了4500元。孔师傅和王大姐夫妻俩十分着急,一会儿给信息部一个电话,但是总是没说几句便被挂掉,对方也不跟他们沟通。

  情急之下,孔师傅拨通了110报警。民警说,这属于事发地杭州的经济纠纷,想解决得回杭州,建议双方协商。

72711dcee141593f280502a02b951853.jpg

  事已至此,孔师傅觉得耗不起了,最终把货卸下,准备回老家。“这次就当买个教训,我想回家了。”他说。

0cf8abe4ba4a9ce6acc82a75288c49da.jpg

  1月18日,在浙江省杭州市的一家工厂,因为货物倾倒,王艳青再次装货。 新华社记者才扬摄

  货交付以后,孔师傅把车开到湖北麻城的一个物流配送站停放,打算年后再来找货拉货,人坐火车回老家。

  为了省90块钱,王大姐买的硬座,孔师傅身体不好买了硬卧,行李基本都是王大姐拉着,一包衣服加上车里的杂物。

  1月21日一早,火车抵达衡水火车站。经过拼车和搭车近3个小时,孔师傅和王大姐终于回到了位于河北沧州市献县本斋村的家。

  俩人已经有3个月没见到孩子了,虽然平时有视频聊天,但也还是想。

6be60f66545486fb583f9ee129be230b.jpg

  1月21日,在河北省沧州市献县的家中,孔令建夫妇吃着家中的饭菜满脸是幸福的微笑。 新华社记者才扬摄

  孔师傅家里有3个孩子,平时都靠孔师傅的父母照看,一家七口人的生活,孩子上学,基本就靠这辆货车赚钱。

  “家里的钱是儿子一米一米开回来的。”孔师傅的父亲说,货车司机是个高风险职业,命在裤腰带上拴着,他希望儿子能改行。

d97e109de0c1c8b13543964fe27826b1.jpg

  1月21日,在河北省沧州市献县的家中,孔令建夫妇和家人在吃饭前合影留念。 新华社记者才扬摄

  “2017年平平安安没出事故,希望2018年平平安安,然后再挣点钱。”孔师傅希望,家里的3个孩子能尽早独立。等大女儿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家里的负担就能轻一点。

  春节后,孔师傅和王大姐将坐上火车回到武汉,再次上路跑车。(记者 赵文君、才扬)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