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什么是“人民”?

作者:蔡长运 发布时间:2018-01-27 14:38:3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共产党人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但某些党的支部书记却认为“为人民服务”不是为公民服务。到底什么才是“人民”呢?社会上所有人中,除了人民的敌人都属于人民。那什么是人民的敌人呢?那我们就从哲学根本上来谈谈“谁是人民的敌人?谁是人民的英雄?”

  习近平同志在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的阅兵仪式上高呼:“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如何理解习总书记的这几句口号呢?什么是“人民”呢?为什么人民与正义、与和平是连在一起的,是统一的呢?人民为什么会必胜?人民要战胜的是谁呢?

  天安门前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中有一句碑文:“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习近平同志也曾指出,“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在“人民”之外还存在一个“人民的敌人”——人民由自己的英雄带领着要战胜的正是人民的敌人。人民英雄指引的方向就是正义的方向、自由的方向、幸福的方向、和平的方向、胜利的方向;而人民敌人引领的方向则是腐朽的方向、沉沦的方向、自我桎梏的方向、痛苦的方向、战乱的方向、失败的方向。如何定义“人民英雄”、“人民大众 ”、“人民的敌人”是事关我们打什么旗、走什么路、最终要到哪里去;以谁做为服务和依靠的对象,以谁做为专政打击对象;明确“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生死悠关的大问题。

  一、各种文化与话语体系中英雄与敌人

  在佛教徒心目中,佛、菩萨就是“英雄”,其“敌人”则称之为“妖”或“魔”。佛与菩萨都是乐于“普渡众生”、“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不渡尽众生,誓不成佛”。沿着佛的指引、学习佛,就能到达“西方极乐世界”。相反,如人人都成魔、成鬼、纸醉金迷、以享受物欲为乐、相互争斗、算计、残杀……那就将堕入地狱——在那里,众生将常年处在极端的痛苦中,而且根本不懂痛苦的根源,没有喘气停息的时间,无暇思考如何才能化解痛苦,并一层层堕落下去,越堕越深……

  在基督教徒心目中,耶稣、天使就是“英雄”,而“魔鬼”则是“敌人”。人如果象耶稣一样:慈悲、行善、爱别人、愿意为别人服务、愿意牺牲自己去救赎别人的苦难;并经常地向神反省自己、提高自己、断恶修善、顺从真理就可以到达“美妙无比的天国”。相反,如果学习魔鬼为掠夺而互相仇视、相互攻击、相互算计,拒绝福音、不顺从真理、堕落、拜兽、充假先知,那就会堕入“永远的黑暗,永远的沉沦”的“最凄惨,最痛苦”的地狱。

  在伊斯兰教徒心目中,穆罕默德、安拉、先知是“英雄”,“魔鬼”则是他们的敌人。人如果都像穆罕默德圣人一样:仁惠大度、公正廉明;刚毅勇敢;谦恭、贞节、知耻、慷慨好施;诚恳爱众、接济亲朋、善待客人;认真实干、爱深思、爱清洁、爱劳动、爱节约;不急、不燥、朴实、虚心……就可以到达“真理的源头”,“没有罪恶,只有爱与良善”;“只有快乐、没有受伤、悲伤、恐惧或耻辱”的天园(也叫天堂)。相反,如果“违抗真主和使者”象魔鬼一样放纵地“饮酒、吃猪肉、迷信、抽签、算卦、占卜、赌博、贿赂、偷盗、浪费、卖淫、嫖娼、行奸、吸毒、放高利贷、近亲通婚、背判他人、挑拨离间”那就将堕入阴森恐怖的“火狱”(也叫“炼狱”)。

  道家的老祖宗老子心目中的“英雄”是:“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最高级的善就象水,自已的存在有利于万物,却不争功、不争利,自己的欲望和需求却保持最小,并乐于把自已放在最卑贱、低下的位置。老子认为做为英雄还应:“见素抱朴,少私寡欲”;“不贵难得之货”;“功成而弗居”,“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常无欲”,“以其终不自为大(英雄),故能成其大”;“以百姓之心为心”;“一日慈,二日俭,三日不敢为天下先”;“利而不害”,“为而不争”。反之,老子所反对的“敌人”则是:那些迷恋“五色”、“五音”、“驰骋畋猎”、“难得之货”的人;那些“自见”、“自是”、“自伐”、“自(骄)矜”的自以老子天下第一的人;那些“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而自己却乐于“服文采,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余”的统治者(“是谓盗竽”)。

  儒家把得“道”之人、“圣人”、“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的人看着是英雄。儒家认为如果人人都得道,都成为圣人,那全社会就“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其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相反,那些为了自己一点眼前的小“利”而背离道、德、仁、义的人就是“敌人”、就是妖、就是小人。如果人人都成小人,那全社将“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身体,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

  我们老祖宗的哲学经典《周易》认为:“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易经•文言传》)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乾阳能以和美利他的特性普利天下万物,而不张扬自己的功劳,真是伟大的英雄啊!“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知崇礼卑,崇效天,卑法地。”(《易经•系辞上传》)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圣人所以成为德高、业广的英雄,是因为他们的智慧总是效法天空——崇高、广大、博爱、深远,而礼节却效法大地——谦卑、包容、坚忍、无私。而相反,即使是已经成为“飞龙在天”,成为具有造就万物的功德的大英雄,但只要一骄傲、一自以为是、一变成“亢龙”,就会走向自已的反面,就必然面对“凶”兆,就必然“有悔”(飞龙在天,乃位乎天德。亢龙有悔,与时偕极《易经•文言传》)。

  春秋时期的管仲在《管子•形势第二》中说道:“能予而无取者,天地之配也。”也就是说,管仲认为能给予(奉献)人们好处而不取回报的人,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而其对立面——只求索取、逃避劳动、不愿奉献的人,则应该就是管子认为的“敌人”了。

  墨家推崇的英雄是“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人——也就是为了天下、为了全人类的利益,从头顶到脚底,都可以放弃的人。而做为对立面——只要有利于自己,可以牺牲全天下利益的人则应该就是墨子心目中的“敌人”。

  庄子心目中的英雄应是:“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庄子•逍遥游》)的人。而其对立面的敌人则应是:至己无人、无功自神、不圣自名的人。

  鲁迅心目中的英雄就是“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就是那敢于“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人。相反,那些目空一切,不劳动却等着收获劳动果实的人;那些欺骗人民、剥削人民、压迫人民的人;那些编造歪理斜说的人;那些横眉冷对劳动者,俯首甘为金钱牛的人就一定是鲁迅心目中的敌人了。

  二、人民英雄

  人民英雄应是最能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最能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最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人。人民英雄应当“具有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能够“掌握正确的方向”,能够带领人民胜利到达和谐、自由、幸福、美好、光明的未来的人。人民英雄“炼就‘金刚不坏之身’”,能够抵御一切腐败“细菌”、“病毒”的侵袭。人民英雄还炼就一双“火眼金睛”,能够识破、并揭露敌人的各种骗人伎俩。人民英雄具有“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神奇功力,因为“自身硬”,所以能“打铁”,能降妖,会除魔——能够批判敌人、打击敌人、战胜敌人。

  人民英雄总是把“毫不利己,专们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追求真理、服从真理;团结合作、乐观向上、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密切联系群众、实事求是;“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等品格做为自己的文化自觉、生活方式、幸福源泉。人民英雄还“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人民英雄“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

  三、人民的敌人

  非洲草原上的狮子常要捕杀野牛,否则就会饿死。这种行为是损了野牛利了狮子,是个损人利己的行为。但如果这些狮子们为了互相攀比谁拥有更多的牛肉而去捕杀野牛;或者为了“娱乐”而去捕杀野牛;或者今天时兴吃牛肝、明天时兴吃牛心、后天又时兴把玩牛角……而去捕杀野牛,其结果是损了野牛但并不是真的利了狮子,从根本上讲是损害了狮子的整体的、长远的、根本的利益。这就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的行为。这些在狮子看来不可思议的行为在我们人类中却是乐此不疲。那些乐于去坑、蒙、拐、骗、抢、偷、贪污、受贿、掠夺、制造污染、剥削别人、压迫别人……仅仅是为了满足某种贪婪、享乐,淫乱、赌博、奢侈、排场、斗富、浪费等无穷无尽的欲望的所有行为不正是损人不利已的行为?

  与人民英雄刚好相反,人民的敌人代表的不是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而是代表如上面所说的损人不利己的,瞎“折腾”式的“发展”要求。人民的敌人代表的是最腐朽、最堕落、最沉沦的、最反动的“文化”方向。人民的敌人代表的是极少数人的、眼前的、表面的、微小的、假的“利益”。

  做为人民英雄的对立面的人民的敌人的“品格”特征是:追求收获却要逃避劳动、追求索取却不愿奉献、要求所有人都要全心全意为自己服务;不相信、不承认人类有共同的利益、有共同的真理、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信念(美其名日“多元化”);他们以享受物欲为乐;以相互争斗、算计、战胜别人为人生目的;他们张扬、妄自尊大、锋芒毕露、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总是试图称王称霸(美其名日“个性”);他们自以为是、从不做自我批评、也从不接受任何人的批评、监督(美其名日“自由”);他们追求成功不要失败;追求快乐不要苦难……就好比《西游记》中的众妖怪,天宫中使用的一些小物什他们可以“炒作”、“包装”成价值连城的、可以解决人生一切问题的“宝贝”;可以把“唐僧肉”炒作成“吃了就会长生不老”,然后为这些“水中月”一样的目标不顾一切地去坑、蒙、拐、骗、抢、偷,最后一个个都碰得头破血流——全都折戟沉砂于这一毫无意义的“奋斗”过程之中。

  所以,那些把为追求:贪婪、享乐、淫乱、赌博、投机、抄作、奢侈、排场、斗富、浪费……而去:争斗、算计、坑、蒙、拐、骗、抢、偷、贪污、受贿、掠夺资源、污染环境、欺侮别人、剥削别人、压迫别人……的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包装”成“文化”追求、“前进”动力、“幸福”源泉,推崇为生活方式的一切“主义”、“思想”、“理论”、“理念”、“制度设计”……都是我们的敌人。如: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为“发展”而发展、为“竟争”而竟争、为浪费而“消费”、把欲望当目标、把自私当动力、把“恶搞”当文化等等。敌人总把谬论当真理,不明白也不顾及自己的行为有损于自己的整体的、长远的、根本的利益。

  四、人民大众

  介于英雄与敌人之间的人们则属于一般的人民大众,如《西游记》中的唐僧师徒四人。其中唐僧与孙悟空则就是人民中的先进份子,他们坚定相信佛和菩萨(人民英雄)指引的方向并坚韧不拔地为之奋斗、不轻易被妖怪所迷惑、勇于跟妖怪做斗争;勤劳、善良、勇敢、智慧、先人后已、为别人服务、帮助别人已成为他们的道德自觉。中国人传统上也把他们称为“贤人”、“君子”。沙僧则可做为一般的好人的代表,他们就是占绝大多数的人民群众,他们善良、勤劳、坚韧、勇敢、能承受很多苦难;他们有着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对妖怪(敌人)的骗人学说具有一定的免疫力;他真诚向往着英雄、维护自己的利益但不会主动侵犯别人的利益;他们经常被妖怪(敌人)欺负但也能与之作斗争;不损害他人是他的道德自觉(“德”是他们做人的底线)。猪八戒则是落后分子的代表。他们能奋斗但又怕吃苦、爱贪小便宜、爱慕虚荣;立场总不是很坚定;自以为很聪明,对佛和菩萨(英雄)指引的方向总不是很理解、不是很相信;经常作出损人利已(缺德)的事来;常经不起妖怪的诱惑、常被妖怪欺骗。但最终,在师傅和师兄的帮助(的批评、斗争)也能跟着走完取经路——转化为好人。

  五、由人民英雄组成的社会就是最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

  一个社会、一个单位、一个团体、一个组织、一个家庭,如果其成员都成“佛”了,那它就是个小的极乐世界;如果其成员都是“天使”,那它就是小的“天堂”;如果其成员都成“真主的使者”,那它就是个小的“天园”;如果其成员人人得“道”了、人人都是“圣人”,那它就是个小的“仙境”、就是个小的“大同世界”、就是个小的“理想国”、就是“桃花园”……

  蚂蚁、蜜蜂除了蚁后和蜂王都没有后代,它们每个小个体都没有自己的利益,但它们乐于天天劳作、奋斗;遇到敌人时一个个都勇敢、顽强、不怕牺牲。相对于它们的群体而言,它们每一个都不失为“英雄”。由这些“英雄”组成的蚂蚁社会、蜜蜂社会就是它们自己的“共产主义”社会。如果我们人类社会每个成员都成了“人民英雄”,那我们的社会就成为最美好的、最光明的、最和谐的、最和平的、最自由的、最幸福的共产主义社会了。

  六、为共产主义事业的奋斗永远在路上

  有人说:人人都成为“人民英雄”的共产主义社会永远也实现不了!这话在一定意义上说也对。毛泽东同志曾说过:夺取全国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也就是说,要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我们还有几千万步要走;一步用了二十八年,那我们还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地艰苦奋斗万万年。即使万万年之后,农民照样要与杂草作斗争;家庭主妇照样要天天与灰尘作斗争;每个人照样要时时与病魔奋斗、与死神奋斗;人民照样要由人民英雄带领着与那时的人民的“敌人”作斗争。那我们是不是因为害怕万万年的艰苦就不奋斗,就投降敌人呢?投降敌人是不是就真的不用奋斗了呢?确实,一个人屈服于病魔、屈服于死神就不用奋斗、不用斗争了——因为生命结束了。同样,人民屈服于人民的敌人那人类也就消亡了。

  正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个人如果被敌人(欲望)诱惑,他面对的就是茫茫苦海,放下欲望、背叛敌人、回过头来向往英雄,他面对的就是幸福的彼岸。社会多一个敌人就多一份黑暗;多一个英雄就多一份光明。由我们真正的英雄引领,往英雄指引的方向努力,我们人类就能不断的,越来越接进自由、幸福、美好、光明的未来。习近平同志说党的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不正说明我们党带领人民向着共产主义目标的艰苦奋斗永远在路上?

  七、以“敌人”为旗帜指引的方向是纷争、战乱、灾难与灭亡的方向

  一个人彩票中奖了就必须以千万人不中做为前提。一个人要当老爷,则要有一群妻、妾、一群丫环、一群佣人为前提。只有把大部分人踩在脚下,才能真正“出人头地”。一个地方只有一个骗子那他的“骗术”很容易成功;如果人人都是骗子,在那地方即使是骗子也是生不如死,他一分钟也呆不下去,因为在那里,没有任何人能真正得利……所以,人民的敌人总是要寄生在人民中间,或者说是骑在人民头上,对立于人民而存在的。在某一时间、某一空间、某一领域内你可以做为人民的“敌人”而去欺侮人民,而在另一个时间、另一空间内你同样会被其他的“敌人”所欺侮,也会随时可能被比你更大、更凶恶的“敌人”所欺侮。在那里,强者欺侮弱者,而弱者又去欺侮更弱者,而最弱者只好……最终,最倒霉的只有妇女和儿童。谁家没女人?谁家没儿童?谁不需要经历童年?谁能在这个环境中真正得利、真正幸福?

  因为你没有,所以我戴着金项链才感觉很“美”;如果人人都戴着一两重的金项链,那我就必须戴一斤重金项链的才算“美”;最后大家都“成功”了、都“富裕”了、有钱了,人人都戴上几百斤重的金项链,那还有人认为是“美”的吗?那项链(比如人人都有的N套房、N台车、飞机、游艇、一大堆的古董)是不是就成了桎梏人的自由的枷锁呢?所以,沿着敌人指引的方向走下去,最后人人都成为“敌人”,那他们之间乘下的只有相互的纷争、相互的残杀——直至一起灭亡。

  宗上所述,人民的敌人引领的方向是腐朽的方向、沉沦的方向、痛苦的方向、自我桎梏的方向、战乱的方向、失败的方向、灭亡的方向。

  八、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空间“英雄”与“敌人”的内涵是不同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就有“好人”也有“坏人”。在天庭:猪八戒和沙和尚甚至孙悟空都属于落后分子,甚至成为专政对象。而在妖界,孙悟空和沙和尚甚至猪八戒都是先进分子,甚至是可以成为普渡众生的佛的候选人。在老一代的中共党员一个个都是可成佛、成仙的好人,但在当时党内天天都有被“斗争”、被“批判”的对象。而在战犯管理所,一群原来的日本法西斯恶魔中也有被表扬的“先进”、“ 模范”。在战场,拿枪的对手就敌人;放下枪后就是人民的一员了。从法律上讲,违法犯罪就是敌人,而其他都属于人民。在一个村子里那些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好吃懒做的男人和生活作风不严肃的女人都可做为人们的批判、嘲讽、唾弃的对象,也可以做为教育子女的反面典型。

  比如笔者,小时候在家总是贪吃、贪睡、不干活,做为全家最落后的一员,沦为全家批评的对象;现在也因为总是好喝一口酒、常不讲卫生、不愿做家务也成为全家最落后的一员,沦为全家批评的对象。在党内,某些坏的作风、某些不良倾向也都属于必须经常批评、批判、斗争的对象。

  所以,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空间“英雄”与“敌人”的内涵是不同的。只有经常地、认真地与“敌人”的倾向作斗争(批评、批判、打击),才能推动全家、全村、整个团体、全社会向着“英雄”的方向前进。

  九、“英雄”与“敌人”也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即使是玉皇大帝也会因一顿斋饭没吃好就下令不许下雨,让整个凤仙郡旱上几年,而犯“官僚主义”错误。唐僧经常错误地批评孙悟空不也是“教条主义”错误?《西游记》中观音禅院的二百七十岁的老方丈,经不起唐僧的那件观音菩萨送的袈裟的诱惑,从而由佛转化为妖——袈裟没得到,寺院却被自己烧了,最终落个撞墙自杀的下场。遇到地振时,范跑跑不仅不照应学生,甚至声称就是自已的母亲也不会管。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他表示也愿意奋不顾身。那也就是说:在女儿面前,即使是范跑跑也不失为英雄。事物也总是一分为二的,每个人的内心即有佛性(神性、英雄性)的一面,也有妖性(魔性、敌人性)的一面。我们不能把英雄看成没有任何缺点的“神”,也不能因为人人都有妖性就将“妖”当成我们的旗帜。那种因吃了地里的萝卜就把狼牙山五壮士当成“敌人”;因捐一点钱就把坏事做绝的黑社会头子称为“英雄”的,都是我们的敌人用来骗人的以点代面、以偏盖全的形而上学的思想方法。每个人内心中的佛和妖即相互共存也相互对立、相互斗争、相互转化。佛性胜了就向上前进了一步,就会更接近自由、幸福、安全、健康的境界——“极乐世界”、“天堂”、“天园”、“仙境”;相反经不起妖的诱惑就向下堕落一步,就会更接近桎梏、痛苦、纷争、腐败的境界——“苦海”、“地狱”、“火狱”、“妖”。要向上,就要奋发努力,在自己的内心进自我批评、自我反省、自我斗争,当然也需要别人的经常的帮助(批评、教育)。

  孔子说过:“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省也”。我们每个人、每个党员只有用人民英雄作为正面的镜子,以人民的敌人做反面的镜子对照自已,才能真正的“正好衣冠、洗好澡、治好病”。

  十、英雄旗帜要统一、要鲜明

  人民英雄是我们的信仰、价值观、旗帜,是我们前进路线的坐标,是我们的引路人。人民的敌人是我们前进中的反向参照坐标,是我们批判、斗争、打击、专政和改造的对象。由我们真正的英雄引领,我们就能在打击敌人、批判落后中不断地、胜利地走向和平、自由、幸福、美好、光明的未来。就文化内涵而言,我们共主党人的“英雄”和“敌人”与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老子、孔子、孟子、墨子、管子、庄子、陶渊明、柏拉图、鲁迅等古今中外的圣贤的追求的目标与批判的对象是一致的。由于我们拥有辩证唯物主义这一思想理论武器,使我们可以在思想上、理论上更有效地指导、教育人民,批判、揭露敌人;由于我们拥有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使我们可以在经济上保护“英雄”,限制“敌人”;又由于我们拥有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使我们可以在政治上弘扬“英雄”,打击“敌人”,我们应该比这些圣贤站得更高、做得更实、走得更远(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员不能信教的道理)。如果在某一领域、某一时间、某一空间,我们树立的“英雄”旗帜的高度达不到佛教徒、基督教徒、伊斯兰教徒、道教徒、儒家信徒、甚至是村规民约的追求的高度,更甚至于把他们的“敌人”当做我们的“英雄”,那我们这个党、我们这个民族不仅不能象毛泽东、邓小平所希望的那样为人类做出较大贡献,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也将无从谈起,而且还将失去道义优势、失去文化影响力、失去政治合法性,甚至会使我们沦为他们的批判的对象、谴责的目标、攻击的靶子(我们很多人到国外旅游,却受到当地人们的批评、指责甚至攻击,正因为这些人呈现出一种很糟糕的、人们都讨厌的、与他们的文化认知格格不入的只信仰金钱的“土豪”式的“精神”面貌)。

  所以:谁是我们的英雄?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我们生死悠关的大问题。

  十一、结论

  世界上的人可以分为五种:

  1、人民英雄。他们的特点是:舍己、利人、快乐——把舍己利人做为自己的文化自觉、生活方式、幸福源泉(都是自己份内的事、理所当然的事)。他们确信自己的行为符合自己的整体的、长远的、根本的利益。热爱劳动、追求奉献、“谦虚谨慎,不骄不躁”、从不自认为是“英雄”等是他们的基本的人格特征。

  2、人民群众中的先进份子(也称为“贤人”、“君子”):舍己利人——他们把舍己利人做为自己的道德自觉和人生追求。

  3、好人(人民大众):利己、不损人——不损人是他的道德自觉,他们是人民群众的绝大多数。

  4、(人民群众中的)落后份子:损人利己——他对损人行为也有道德批判,但人生方向摇摆不定、经不起敌人的诱惑。他们就是我们常说的缺德之人,是“敌人”的主要争取对象。对这种人有必要象观音菩萨给孙悟空戴上个金箍一样,给他戴个“帽子”、贴个“标签”,并经常的给他念念“紧箍咒”;也要象孙悟空常要揪揪猪八戒的耳朵一样,让人民群众戳戳他的脊梁骨——对他进行批评、教育、帮助(站在敌人立场上,把这些称为“迫害”)——即保护他不沦为敌人,又促进他做好人。

  5、人民的敌人:损人、不利己、“快乐”——他们把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做为“文化”追求、“前进”动力、“幸福”源泉,推崇为生活方式和唯一的生存准则。逃避劳动、追求索取、骄傲、娇气、脆弱、自以为是、磕不得、碰不得、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等是他们的基本的人格特征。他们把谬论当真理,不明白也不顾及自己的行为有损于自己的整体的、长远的、根本的利益。他们追求的目标都是虚无缥缈的(如佛教中讲的都是“空”的);他们的“奋斗”行为最终结果都是飞蛾扑火。他们是我们斗争——批评、批判、打击、专政和改造的对象。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