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举世奇葩——美国总统选举制度

作者:方鲲鹏 发布时间:2021-02-19 10:48:4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本文前三节写于2020年12月12日,当时以为美国总统大选已尘埃落定了。2021年1月6日发生川粉攻入国会山庄事件后,再增补介绍宪法相关奇葩内容。)

  (一)

  大约二百三十多年前,美国一群奴隶主绞尽脑汁,写出了一部宪法,美国人至今仍奉若神明。这部宪法出世时,是顺应国家发展的需要,在使美国成长为一个强大国家的过程中,也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是任何事物被神化后,就僵化了,不能与时俱进,渐渐地走向历史的反面。川普上次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这次竞选口号是“让美国继续伟大”。这些“伟大”都是空中阁楼,因为美国本世纪以来连一个正常国家都算不上,美国的当务之急是“让美国再次正常”,然后才能追求“伟大”。而阻止美国重新成为正常国家的一副桎梏,就是这部被奉若神明的宪法。这部宪法里好些重要条款,问世时没有很大的问题,但到了21世纪还在当作圣经顶礼膜拜,无疑可以视为政治不正确。本文只谈关于总统选举的条款。

  由于2020年,2016年和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异常热闹,因此凡是对美国政治稍感兴趣的人,都知道美国有个选举人制度。宪法规定全国共538个选举人,名额分配给各个州,总统由选举人投票产生,获得超过半数选举人票的总统候选人,即至少270张选举人票,当选总统。所以美国选民11月选的是选举人,后者在12月投票选举总统。选举人投票只具形式意义,因为一个州的全体选举人(选举人团)按照赢者通吃的原则(只有两个无足轻重的小州不采用赢者通吃),投票给哪位总统候选人,已经在11月的全民选举中确定了。

  因为赢者通吃,总统竞选就只在几个州进行。民主党或共和党肯定占优势的州,选举总统如置身事外,十分冷清,没有造势集会,电视上也几乎没有竞选广告。双方阵营都全力拼搏选民倾向于民主党或共和党都不是很占优势的几个州,这几个州称为总统大选战场州或摇摆州。

  选举人制度还有一个弊端,即违反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原则。这里举一个例子。怀俄明州分配到3个选举人,其2019年人口数为578,759 ,相当于每192,920人分配到一张选举人票。加州分配到55个选举人,其2019年人口数39,512,223,相当于每718,404人分配到一张选举人票。换言之,加州的选民没有获得与怀俄明州选民同等的总统选举权,约相当于4个加州选民折抵1个怀俄明州选民。就像这部宪法早先规定一口黑人折算为五分之三个人(见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款),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口黑人折算为五分之三个人,就是把黑人当牲口,不认为是人类的条款,后来用宪法修正案废掉了。然而,一个宪法修正案通过的门槛极高,美国的政治生态发展到如今,已经完全没有可能性采用宪法修正案来纠正宪法中存在的重大问题。因此,这部宪法里一些条款,在牛仔蛮荒时代无碍,但如今严重撕裂、危害美国现代社会,如选举人制度,拥枪权,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等等,都成了解不开的死结。除非把这部宪法废止,这些条款会持续撕裂、危害美国社会,并且无药可解。

  (二)

  怀俄明州1个选民相当于加州4个选民已经够荒谬了,美国宪法还设计出了更奇葩的通道,可以让怀俄明州1个选民拥有相当于68个加州选民的总统选举权。本星期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个案子,就是原告想打通这条路径。

  11月3日大选之后川普阵营不认输,以选举舞弊为由不停地打官司,力图翻盘。川普阵营的官司在各州初审法院都输了,程序上可以逐级上诉,直到联邦最高法院。而实际上,也只有联邦最高法院拥有反转选举结果的权柄。但眼看拜登就要登基,显然没有时间逐级上诉了。于是,川普阵营打出一张相当新颖的牌。在星期二(12月8日)下午,德州检察长代表德州向联邦最高法院呈交诉状,以宾夕法尼亚、佐治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州的选举法违宪为由,要求最高法院下令这4个州的选举人票无效。

  这个案子以联邦最高法院为审判法院,原告是德州,被告是宾夕法尼亚、佐治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4个战场州。联邦最高法院是最高层次的上诉法院,对于没有适合的下级法院可以审判的极为罕见案子,联邦最高法院才会作为审判法院受理。例如,两个相邻州的领土纠纷,因为它们各自州的法院不适合裁决,这种纠纷就可能直接提交联邦最高法院审判解决。联邦最高法院的审判结果,既是初审判决,也是终审判决。

  这次总统大选,拜登得306张选举人票,川普得232张选举人票。宾夕法尼亚、佐治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4个州总共有选举人票62张,都被拜登拿下。如果按原告的要求,最高法院宣布这62票无效,拜登还有244票,仍然比川普的232票高。所以,川普翻盘的策略已经不再试图让自己的得票数反超拜登,而是要让拜登的得票数达不到宪法规定的至少270票。宪法规定如果没有候选人达到270票,就由众议院投票在候选人中选出一人为总统。本届众议院民主党是多数党,新选出的下一届众议院的多数党还是民主党,怎么作为共和党枪手的德州检察长,在为民主党做嫁妆?当然不会。宪法又奇葩地规定,在由众议院选举总统的情况下,每个州只能派一名众议员投票(见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由于共和党势力多集中在小州,但在州的数量上占优,如果众议院按宪法的这个规定投票选总统,川普将获胜。

  因为宪法规定不考虑各州居民人数多寡,一律每州派一名众议员投票,即无论加州有55张选举人票,还是怀俄明州只有3张选举人票,这两州都是派一名众议员去投票选总统,这就相当于让怀俄明州1个选民拥有68个加州选民的总统选举权。

  宪法设计的选举人制度已经够混乱了,它还设计出怎么废了选举人,用一州一票的方法选总统,给乱上添乱开了方便之门。可见,我赞美国选举制度是举世奇葩,确实没有过誉;而美国可以利用蓄奴合法年代出品的宪法,将现代民主选举玩到如此肮脏的地步,也令人叹为观止。

  在德州检察长递交诉状后几小时内,川普就发推表达支持。从川普选前选后的推文看,川普阵营早就策划排演过用哪些方法,包括德州检察长的起诉,可以逼使联邦最高法院介入挑选总统。

  向联邦最高法院送诉状不是想干就能干的,要先递交请愿书,获允许后才能呈送诉状。显然德州检察长没有理睬这一套,而是仗持身背后有川普总统,大模大样直接送进去了。实际上,这时最高法院可以用不合程序为由,拒绝受理,那么这个案子就到此为止。然而,在德州检察长送了诉状后,最高法院的反应是下令4个被列为被告的州递交答辩状。这似乎传递了准备受理此案的迹象,给川普阵营打了一针鸡血。川普立刻向最高法院申请加入此案,要做共同原告。17个共和党控制的州随后跟进,也申请成为共同原告。126个共和党国会议员紧接着起舞,向最高法院递交一份联名签署的声援状(Amicus Brief,中文媒体翻译为“法庭之友”),请求最高法院批准原告的诉求。川普选前已经在推特上向保守派大法官喊话,特别是,话中有话向被他强行塞进最高法院的3个大法官打招呼,形同召唤家臣。这个时候他又赶紧发推文,称此案非同寻常,是美国有史以来最重大的联邦最高法院案子,还转推川粉的推文,指名道姓地提醒那3个大法官应知恩图报。

  这来势汹汹一波又一波的施压,看来把最高法院着实吓了一大跳。在星期五(12月11日)晚上,最高法院匆匆发布判决,驳回此案。驳回的理由很简短,就是那4州的选举法与德州无关,德州无权状告它们。历任美国总统满世界对别国的事情指手画脚,发号施令,德州检察长有样学样,对别州的事情指手画脚,结果遭到最高法院“不得干涉(别州)内政”的训斥,是不是有点滑稽?

  (三)

  美国宪法有选举总则,但联邦政府没有出台选举法,而是由各州制定州的选举法。如果共和党认为宾夕法尼亚等4个州的选举法有违宪之嫌,这些州的共和党人可以向州法院提告,然后必要的话,官司逐级打到联邦最高法院,因此这个问题不是“没有适合的下级法院可以审判的案子”。德州检察长向联邦最高法院起诉其它州的选举法,是显而易见的越俎代庖,并且不合程序,最高法院理当一开始就不接受诉状。但这是法院抓权扩权的机会,是摆显权威的时光,最高法院没有即时拒绝,而是立案并下令被告4州呈交答辩状。而实际上,3天后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诉状的理由,与被告的答辩没有一丝一毫的关联,但这期间最高法院享受了无上的权威风光,特别是126个国会议员自轻自贱,组团向最高法院恳求,请最高法院让川普再坐4年总统大位。

  美国宪法问世时,国会除了立法,也掌握法律解释权。如果国会不同意最高法院的判例,可以通过制定新法律予以纠正。如果总统不同意国会的立法,不予签字,国会可以通过三分之二多数来否决总统的否决,使得法律能不经总统签字生效。所以,当时国会是三权分立中最强的一权,法院是相对最弱的一权。时至今日,法院通过自我扩权,夺取了法律解释权,已成长为最强的一权。而国会生态成为两党寡头政治,两党势均力敌而互相牵制,难以形成一致的力量,致使将国会制约总统和法院的宪法设计,沦为空谈。现在国会已失落到连三权之一都排不上了,只能算个小四吧。从这次大选可以看出,所谓无冕之王的媒体有挑选谁成为美国总统的能量。媒体权力上升,与总统和法院并列,成为左右美国政局的三权之一。

  宪法设计的三权中,总统的权力也在扩大。川普根本不把国会放在眼里,干什么都可以用总统行政命令绕过国会。川普不仅与民主党的国会议员狂斗,就是同党议员稍有微言,也逃不过川普的霸凌,连参众两院的共和党领袖也不能幸免。川普演讲煽动力很强,他是靠煽动共和党草根民众起家,这一大帮子草根,就是特别爱听他骂人。他骂到哪个共和党议员,这个议员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民调马上直线坠落,因此共和党议员都怕他。而在川普淫威下,共和党议员看到他噤若寒蝉,只有唯唯诺诺。这次126个共和党议员联名向最高法院请愿,其实是一次向川普表忠心的举动。

  川普上任初期,状态百出而口无遮拦,众院议长和参院多数党领袖(两人都是共和党人)略微表达了不同意见,他就开骂。结果众院议长2018年被迫放弃竞选连任,而参院多数党领袖从此对川普的言行不闻不问不评论,像个缩头乌龟。将参院多数党领袖比作乌龟,有不雅之嫌,可能是因为我受到了美国总统的影响。我昨天访问川普的推特,恰巧遇到他在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局长,像“一只大、老、慢的乌龟(a big, old, slow turtle)”。

  相比较而言,尼克松时代的美国政治比现在要开明得多。川普扣住国家的巨额援助款项,意图要挟、收买乌克兰充当他的打手,打击他的总统竞选对手,其犯法性质和程度比尼克松在水门案中的犯行,至少高出一个数量级。尼克松迫于国会弹劾压力辞职,而川普视国会弹劾为儿戏,全然不在乎。

  宪法和法律是什么?全由法官说了算。从这次大选和这件德州起诉案可以看出,如果有媒体协助,制造舆论,给民众洗脑,联邦最高法院能够轻易地搞出一个软性政变。略微考察就可以发现,在两党寡头政治下,国会没有实质的宪法权力,用以制衡法院。这个现实,是对美国宪法三权分立构思的重创。虽然多数大法官与川普有着共同的“价值观”(意识形态的代名词和面纱),但媒体不站在川普一边,联邦最高法院这一次没有轻举妄动,但态度相当暧昧,先是给根本不该接受的诉状立案,而后虽驳回,但没有写法律意见书。

  在2016年川普上任之初,川普曾向媒体伸出橄榄枝,试图招安媒体。可是双方没谈得拢,而且关系越来越恶化。拜登是美国政坛老将,几十年的表现一直像白开水,没有吸引选民的魅力。这次总统大选,如果没有媒体全力护航,拜登很难获胜。

  美国媒体玩的惯用伎俩有两个,一个是选择性报道,另一个是夹带假新闻。以前为了取信于国内民众,美国媒体会掌握内外有别的度,对内玩伎俩比较隐蔽。比如夹带假新闻,国内新闻我估计夹带10%到15%,对不友好国家的报道,这个比例是倒过来。但是这次总统大选期间,媒体助拜登心切,顾不上内外有别的度了,偏袒和假新闻明显到一般民众也能看出来。拜登只是险胜川普,说明全国有近一半的选民不再相信美国媒体的报道了。

  川普不是传统型的美国总统,他的4年任期将司法独立、法官超然于政治,以及新闻独立、媒体客观等等冠冕堂皇的美国面纱,撕得稀巴烂,还为美国主流媒体钉上一块“假新闻媒体”(Fake News Media)的金字招牌。这些功绩,历史会记上一笔。

  (四)

  (笔者注:原以为德州案败诉后,川普已无计可施了。岂料,发了上面的文字后,1月6日发生川粉攻入国会山庄的更奇葩事件,故而增补以下文字。)

  美国宪法在选举方面的奇葩规定还没完。国会每两年换届,宪法规定新国会于1月3日中午12点举行开幕式,而当选的总统和副总统则要等到1月20日上任。宪法又规定副总统兼任参议院议长。由此可见,如果原副总统没有继任,在1月3日至1月20日期间,是由即将下台的副总统主持新选出的国会。这些奇葩规定为德州案败诉后的美国选举乱象埋下伏笔。

  在11月选举之后,当选总统上任前还有3个程序要走:

  宪法规定,大选之后,于12月第二个星期三之后的星期一,各州选举人在各州首府投票选举总统。对于2020选举年,这一天是12月14日。

  选举人投票后,将选票封好了寄送国会。次年1月6日,由参院议长(即副总统)在参众两院联席会上开封验票。这是一个选举认证程序。

  选举后次年1月20日,举行就职典礼,总统和副总统正式上任。

  这3个程序性质上是走过场的例行公事,本不应该有惊奇,但在川普眼里有机可乘。他主要是利用宪法语焉不详搞事,最终不仅出惊奇,更是爆出川粉攻陷国会山庄的惊天动地事件。

  在12月14日之前,川普努力策反选举人。大选之后各州选举人一般由州议会或州长指派。对一些拜登赢得大选,但州议会或州长由共和党控制的州,他用尽一切资源,施压这些州挑选挺川普的选举人,要他们在投票时,自作主张投票给川普。但大多数州都制定了严格防止选举人不按照11月选举结果投票的法律,川普的策反没有成功。

  在选举人投票之后,川普阵营瞄准了国会认证程序。川普在多个场合,包括发推文,反复宣称:“副总统有权拒绝通过舞弊手段产生的选举人。”川普不断施压副总统彭斯,命令他以不实的选举舞弊为由,认证时拒绝计入拜登赢得的战场州选举人票。川普的翻盘方略还是与德州案相同,要让拜登达不到270张选举人票,进而由众议院一州出一名代表选总统。

  宪法规定,“参议院议长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全体议员面前开拆所有选举人票,然后计算票数。(见宪法第12条修正案)”宪法没有赋予参议院议长(即副总统)拒绝选举人票的权力。不过川普和支持他的议员们不管这三七二十一,反正不严谨且语焉不详的宪法可以任意发挥。现任副总统也常是下届总统的候选人,如果川普的说法成立,选总统落败的现任副总统可以利用清点选举人票的机会,挤掉赢得选举的候选人,把自己扶正。这也太夸张了。彭斯婉拒了川普的要求。

  同时,川普极力煽动各路红脖子英豪进京勤王,以此向各方面,特别是对副总统彭斯进一步施压。1月6日中午,当彭斯召集参众两院议员联席大会,准备履行认证选举人票的宪法职责时,川普在白宫椭圆形草坪的防弹玻璃后面,向在此集会的川粉们发表演讲。这个集会是极右团体召集的“拯救美国游行集会”。我在电脑上观看了,集会有一个明显特点,就是参与者基本上都是红脖子。川普语无伦次,没有演说应该有的层次、逻辑、连贯性,只是反反复复大叫你们的选举被偷了。这么不着边际嚷嚷一个多小时后,他突然大叫道,我爱死宾夕法尼亚大道了!(笔者注:这条大道连接白宫到国会山庄)让我们去宾夕法尼亚大道,向国会进军!我和你们一起去,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厉害!说完他转身返回白宫,而川粉军团就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向国会方向挺进,但川普并没有一起去。接着就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川粉攻陷国会,企图狙击国会认证选举结果的事件。

  国会设有专门的警察局,一年的预算高达4.6亿美元,配备超过2300名警察,可称为一支装备精良的庞大警察部队。川粉游行队伍的前锋不过几百人,一下子就冲破了国会山庄警察的三道防线,长驱直入,很快国会大厦到处飘扬写有川普大名的旗帜和内战时的南部联盟国旗。美国2号和3号最高领导人(副总统和众议院议长)走地道仓皇逃离,但大批议员撤离路径被不断涌入的“爱国者”堵住,只能困守原地,险遭“俘虏”。有一些议员困守了惊心动魄的5个小时后,才获警察解围。

  全国川粉会师首都华盛顿,要在1月6日进行游行,早已广为告知。显然国会警察局掉以轻心,他们有多次应对黑人大游行的经验,所以没有把川粉游行当回事。岂料红脖子非黑人可比。攻打国会山庄的只是几百人以旗杆为武器的乌合之众,而保卫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最高政府机关的警察部队,竟然被红脖子一击即溃。倘若这一次是有目的有组织的攻打国会,很容易劫持大批国会议员作人质,动摇国本,震撼世界。

  在1月6日的国会大厦攻坚战中死了5个人。一位是警察,被暴徒打死,不幸殉职。有一个川普口中的“爱国者”急先锋,被警察当场击毙。这位铁杆女川粉35岁,在美军基地服役了14年。她没有丧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服役期间,却因徒手翻窗强攻,倒在国会山庄的“窗头堡”前,冲锋未捷身先亡,长使川普泪满襟。有两个中年男性川铁粉,因突发心脏病死于国会山庄,估计是听了川普号召,进军到国会后激动万分,超出了心脏承受度,他们可以算为川普“殉情”了。最后还有一位34岁的女性,被向国会大厦发起冲锋的川粉军团踩踏而死,这位川铁粉死得最莫名其妙。

  有一个攻打国会的“爱国者”为了没有带上自动步枪而懊悔不已,他说不然的话,要把他们打得跪地求饶。美国枪支泛滥也是宪法惹的祸。无耻的枪械制造商、说客、政客,为了钱疯狂鼓吹宪法让人民有拥枪的自由。他们在玩火,有朝一日红脖子持枪攻打政府时,希望能把他们打醒。

  美国宪法不仅问题多多,又不严谨,易于各取所需,任意解释。比如说,总统不受限制的特赦权,不仅其合理性备受争议,而且对于可否特赦还没有起诉的罪行,可否特赦总统本人等等怪异问题,都可以随意解释,任意发挥。几乎可以肯定下台前,川普会特赦他本人、儿子、女儿、女婿以及亲信们在下达特赦令前的所有罪行。假定以后发现他们中有人几年前犯有现在还没有察觉的罪行,即使是极其严重的罪行,检察官也不能起诉。

  本世纪才过了20年,现行宪法已经令美国2次当选的总统不是获得选民票数最多的候选人,已经使3次总统大选出尽洋相,被全世界当成笑柄,爆满全球新闻的头版头条。而这一次川普选后不认输,凭一人之力闹腾了两个多月,闹出这么大的宪政危机。如果美国不废了这部过时的宪法,另行制定适合现代社会的新宪法,美国就将永远处于“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状态。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