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谢茂松:美国正在失去自我调节能力?

作者:记者 发布时间:2021-01-01 10:00:18 来源:环球网关注 字体:   |    |  

  2020-12-16 05:20

  新冠疫情在美国的第二波感染高峰,让这个国家的政府治理和医疗卫生能力受到更严峻的挑战。迄今为止,疫情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突破30万,近段时间单日新增感染人数平均在10万以上。半年多以来,面对持续不断的疫情,对于是抗疫、保全生命优先,还是维持经济优先,美国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矛盾不断,而这中间又掺杂着民主与共和两党之间的不合作。

  当前,美国社会内部种族之间裂痕加深,大选暴露出空前的社会撕裂,所有这些叠加在一起,加剧了美国在面对疫情时的政治失能。这种在疫情中的政治失能是一时的现象,还是美国体制开始失去它一直炫耀的自我调节能力?这个问题一方面要分短期、中期来看,另一方面又要对大趋势做出判断。

  三个逻辑决定疫情应对

  从短期来看,美国在疫情中的政治失能,的确暴露出美国体制失去自我调节能力的征象,尤其体现在作为美国体制核心的联邦制、两党制在面对疫情时的混乱与互相指责、互相推诿。需要进一步深思的是,为何美国政府对于疫情的不断恶化无所作为?这本质上是自由资本主义的逻辑所决定的。在对生命优先与经济优先做出排序时,自由资本主义的逻辑无疑选择后者。但它没有想到选择后者的结果却是当不能切实采取隔离等措施有效抗疫,而让疫情不断蔓延、恶化时,经济也无法保全、不得不面临停工。更准确地说,它不是没想到,而是按其彻底的自由资本主义逻辑以及按其联邦制的体制,二者实际都难以实现。美国难以做到举国动员、百姓自觉居家隔离。

  除了资本的经济逻辑,还有文明底层结构的逻辑以及宗教的逻辑,都使得美国的政治、经济精英在骨子里其实是漠视甚至无视疫情的。西方一些国家在疫情发生时不约而同地抛出“群体免疫论”,其在面临医疗资源紧缺时优先救助的原则是救助年轻人而非老年人。“群体免疫论”的文明底色是残忍的、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西方文明史上每一次大灾疫活下来的多是身强体壮者,老弱病残者则被无情淘汰。在这次疫情中,美国精英有充足的条件得到更好的保护,而弱势群体、收入水平较低的少数族裔以及老人则更容易被“自然”淘汰。这在西方文明的底色里并不令人惊讶,所以新冠疫情一开始特朗普就说这不过是“大号流感”,死亡控制在10万至20万人意味着“做得很好”。而中国的抗疫表现以及背后的制度和文明,凸显了美国抗疫的低效,暴露其制度的失灵。没有这种对比,美国政府对于抗疫的无所作为可以很自然被民众接受。

  就美国新教的宗教逻辑而言,有些人觉得疫情就是“上帝的审判”,上帝已经注定了,自然接受就是了。所以,我们看到以上各种合力造成了美国政府对于疫情防控在根本上的懈怠。

  如果不是抗疫战争,而是面对真实战争,美国还会这样漠视吗?当然不会,只不过当美国淡漠疫情而无所作为,任疫情自然淘汰弱势群体时,却造成了社会的巨大撕裂。而这一切也极大地破坏了美国的自我调节能力,这大概是美国的政治、经济精英始料未及的。但除却疫情,世界也看到当处于疫情第一波严重期时,在几艘航母出现大量人员感染病毒的状况下,美国的军机、军舰却还在世界各重要区域巡逻,以显示维持军事威慑的存在。因此,如果美国真的面临战争时,切不可低估其战争动员力。我们要把疫情考验下与真正的战争考验下美国是否有自我调节能力区分开来。这就是短期来看美国是否失去自我调节能力的答案:既是,又不是。

  霸权未来难以为继

  就中期而言,至少接下来的十年,美国会进入内部调整期,会对其国内经济、社会政策以及国际外交政策做出调整。在调整之后的第二个十年,美国的经济会有一轮发展,显示出调整的效果。但在更长期,或许是接下来的第三个、第四个十年,美国的问题会再度集中暴露,这是其自由资本主义内部不可避免的危机。美国的自我调节能力在一再受挫之下,尤其是其作为帝国霸权的自我调节能力将捉襟见肘、难以修复。这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很可能是那时世界已走向多极化,令美国无法再享受独有的世界霸权带来的超额利益。而到那时,美国内部的分裂会进一步加剧。

  美国在一战后,实力已超越当时的英国,而在二战之后则真正接管了英国的霸权。近百年的霸权已然不短,而美国在占据霸权百年之久后,由于霸权长期运行本身所具有的内在不可克服的弱点,将使得其难以解决内外危机。

  最终,美国将难以维持独自享有的全球霸权。在此之后,美国还是会保留作为一个大国而非霸权国家所需要的自我调节能力,这与后者所要求的自我调节能力是不完全相同的。

  何为真正的大国

  综合短、中期而言,百年未遇的这场重大疫情,很可能会成为文明及大国兴衰的加速器,疫情也许会成为美国失去自我调节能力的破口。虽然接下来的十年美国会做出自我调整,但这只是自我调整能力下降大趋势下的短期反弹,而大的趋势或许难以改变。不过,同时也要看到,一个维持了近百年的帝国霸权退出历史舞台,也要经历一段较长的时间。

  从人类文明长河来看,真正的大国都需要有历史积淀,需要有历史的纵深,需要经历起落。中华文明作为唯一连续未断裂的原生道路,经历了一次次的兴衰起落,但总是能衰而复兴,就是因为其深厚的历史忧患意识背后有着忧患中对于德性的锻炼与坚持,这造就了中华文明的可大可久之道。(作者是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中国文明和中国道路研究中心主任)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