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疫情甩锅论:官僚主义的民族性与“普世性”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0-03-30 22:04:2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20年3月底,新冠病毒在美国加速蔓延,美国政客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指责该病毒来自中国,所以要求中国替美国承担巨额赔偿。由于病毒来源问题至今尚未在世界各国专家合作抗疫的过程中达成最起码的共识,美国政客转而指责中国官方针对疫情施策不当(主要是官僚主义作风作祟)导致该病毒未能被及时扼杀在摇篮里,所以中国还是要替美国承担巨额赔偿!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新中国的小学语文课本里的“狼和小羊的故事”?美国政客将疫情责任甩锅给中国的第一条“理由”由于证据不足而根本不值得深入讨论,那么第二条呢?这就涉及官僚主义的民族性抑或“普世性”之争了。如果官僚主义纯属“中国特色”之民族性使然,那么中国替美国承担巨额赔偿也就赖不得账了。然而,美国政客内讧而一再贻误遏制疫情蔓延的最佳时机早已是举世瞩目的事实,其他国家政府处置疫情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可见官僚主义的“普世性”不分东西南北。尤其是最近已有国际顶尖专家团队宣称该病毒有可能早已在世界各地传播多年,只是最近才变异到了人传人且有一定的致死率的地步,如果这一观点在世界各国专家合作抗疫的过程中达成共识,这就更与官僚主义的民族性八竿子打不着了。既然官僚主义有“普世性”,美国政客将疫情责任甩锅给中国的第二条“理由”也就同样是站不住脚了。至于官僚主义何以会有“普世性”,其中难免涉及复杂的国内国际政治博弈而剪不断理还乱,这里就不深入讨论了。下一步值得讨论的则是疫情蔓延之后中美两国的补救措施孰优孰劣?合作抗疫有没有“普世性”?

  一、知乎精选:如何看待美国将疫情责任甩锅给中国的官僚主义特色?

  提问者:根据美国《野兽日报》网站的披露,美国国务院近日向多个美国联邦政府机构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他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统一口径”,将新冠病毒的责任全都推给中国,并将中国说成是导致疫情在全球暴发的祸根。

  Boris:政治家的权威会被这场疫情摧毁掉,未来一段时间,世界上最耀眼的人会是医者。当然,我不怀疑政治家搅局的能力,特朗普做事不计后果。

  NSIC九天国际:很明显仅靠特朗普一人之口已不足以把甩锅一事做实了。一方面在这次疫情中,特朗普的政绩全部崩塌,经济衰退、股市崩盘、防疫不力、贸易战未卜。之前所有特朗普引以为傲的成就都荡然无存,对于他来说能不能再次当选已然成了一个问题。在内忧时政治强人通常会把矛头转向国外,试图通过制造外部矛盾以实现同仇敌忾的目的。就如同1980年代的阿根廷加尔铁里军政府与那次著名的马岛战役一样,特朗普也希望借由对中国的敌对上升到国家层面,以企图转移国内民众对本届政府的不满。毕竟没有比中国更合适的假想敌了。如何看待特朗普近日在推特中使用“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一词?对于特朗普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赢得选民的支持,在此大选之年没有什么比保住下一个四年任期更重要的事了。此次疫情的糟糕应对是特朗普政府无法回避的硬伤,早在1月22日特朗普就表示相信中国方面的疫情信息,同时表示美国的疫情完全是在控制之中。而在2月25日他又再次表示新冠疫情已几乎完全得到了控制,可就在此时美国的病例人数已突破了2万人。虽然特朗普是一个酷爱变卦、话被打脸的总统,但此次做法实在过于偏激,明显有着剑走偏锋之意。面对2020年11月03日的大选投票,这也许是特朗普最后的一搏了。

  知乎用户:各国对待疫情的态度可谓潇洒,但他们的病例却在激增,之前挪威写什么种族主义儿歌,现在又来求助……真的,这群人的脸面是屎糊的么?而且还写儿歌?从孩提时期就开始荼毒?既然他们觉得自己这么牛,高我们一等,不会被病毒搞死,那就让他们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好了,千万别给他们送物资!有也不给他们!不要干以德报怨的事,因为权威不是靠德,而是靠威,要靠自己争取,指望别人施舍你是不现实的。要是他们靠自己没能活下来,只能说明他们没自己想的那么强大,适者生存嘛。再说了,病毒在替我们消灭发出不和谐声音的杂种,何不袖手旁观呢?干什么非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只有死人才不会乱嚼舌根,他们一走世界不就清净了?何乐而不为?看着这群人变成乱葬岗里的尸体才真是大快人心,才叫天道好轮回呢。反正几百年后大家都死了,何必让这些恩恩怨怨打扰到我们的清净日子?记住,他们这么多人感染是在政府已公布公开了信息的情况下,是政府的无能加上群众安全意识的淡薄造成的,能有这个下场完全是自食其果。政府那边完全就是佛系对待,没啥靠谱的政策,好不容易有人提出建设性意见还讨论来讨论去,再投个票,要么就是因为利益相关有人反对,玩玩内斗,基本黄花菜都凉了。就算政策好不容易出台也基本上形同虚设,因为没有坚实的武装力量去贯彻。而人民的态度呢,谁带口罩谁宅家里谁才是loser……春暖花开不出去玩,更待何时?…这边现在别说戴口罩隔离了,连最基本的老实在家呆着都做不到,聚众开趴的、乱逛的比比皆是,这跟我们意识形态完全是天差地别。我有一次不得已出去一趟,路上的人比平常还多还热闹,有说有笑还扎堆……他们能有今天,完全是他们的错,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因为病毒的发源地是随机的,是天命,该来的总会来,吃野生动物的国家也不止我们一个,这病毒起源在任何一个国家只怕都会演变成比今天更糟的局面,但控制得怎么样却是事在人为。所以大家千万不要被他们给带偏了,他们这叫blame the victim,玩的一手逃避责任甩锅,把内部矛盾转移成外部,我们千万不要接这个锅!他们本来应感谢上苍让病毒降临在中国,中国的高压封锁政策以及良好的民众意识给各国争取了时间,结果他们自己搞砸了大好机会反倒跑来赖我们,真的是把白人的双重标准与愚蠢表现的人淋漓尽致。而且去Twitter或Facebook上看一看简直能把人气死,西方人的惯性思维是,他辱骂你,你不能反抗,这叫言论自由,你若骂他,则不可以,这叫作侵犯他的人权。所以解决办法就是不与傻瓜论短长,就静静地看着他们完蛋即可,我们独自美丽就很好 ,毕竟谁笑到最后才是赢对不对?少一分少一秒都不算的。而且白人的种族主义早就深入人心,没在明面上说出来的都还是要脸的,但心里总有隔阂与傲慢,这一点是个白人就有,目前我在这边生活这么久还没找到反例。所以我们最好接受事实,默默强大自我,同时不要太在意白人的看法,反正狗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

  曹多鱼:防疫他不行,甩锅第一名。

  知乎用户:假设全球是一个由骨牌排列起来的圆圈,每一个国家都是其中的一块骨牌。这时,有一支手伸出来,推倒其中的一块,那么其它的骨牌也会跟着崩塌。使所有骨牌崩塌的,是推倒第一张骨牌的手,而不是被推倒的第一张骨牌。米国政府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他们现在要为防疫不力找个替罪羊而已。

  柯坈(知乎段子手,却又偶有严谨):很难想象一个国家首领在危难之际想到的不是本国人民,而且通过激起民愤,发展种族主义,洗脑群来转移矛盾。

  匿名用户:推卸责任用的理由是什么呢?你贴出来咱分析一下对不对不就知道了?互相指责肯定是唇枪舌剑,但也得摆事实讲道理,泼妇骂街鬼都不信。而且更显没理。所以,光给结论不提证据让人怎么谈看法?问的无厘头,答的不负责,知乎上充斥着这类问答。推卸责任是一种不平等,是权与利的不平等。究竟谁在制造它呢?你得通过证据去推导。基本上谁回避提出根据谁理亏,如果双方都不提理由,不对理由反复驳斥,那我们根本就没必要看。

  二、由《纽约时报》评估疫情的双重标准引发的封城“普世性”思考

  从中国的“封城”到美国的“甩锅”再到英国的“集体免疫”,哪个更有“普世性”?面对新冠病毒(COVID-19)“全球化”,《纽约时报》3月8日在推特(Twitter)的两则推文,经中国内地各媒体包装转发,引发了关于“双重标准”的质疑。不过在此之余,《纽约时报》的评论更反映出了一些西方世界真实的忧虑及反思。《纽约时报》当日在Twitter推广了自己的两篇文章,分别讲述意大利北部米兰、威尼斯各市及中国武汉各自封城的措施并各自配上一段短评。

  意大利的封城措施被《纽约时报》评价为“冒着经济风险试图遏制欧洲最严重的疫情”;中国的封城措施则被评价为“对近6,000万人实施封锁,并对数亿人实施隔离与旅行限制,为人民生计与个人自由带来巨大损失”。

  遍览两篇文章内文,其措辞亦有很明显的差异性,针对意大利的措施较多采取中立用词,针对中国的措施则较多采取贬义用词。毫不意外,《纽约时报》这种明显双重标准的操作,令读者或调侃或愤慨。

  不过,《纽约时报》在看待中国政治、社会、经济发展时,一直秉持着这种“以美国自由派价值观评判中国”的立场,符合其价值观的就褒赞,不符合的就批评,多数时候是不符合。这值得批评,《纽约时报》应认清“美国自由派价值观”真的就只是“美国自由派价值观”,并非“普世价值”,在评判中国乃至各国发展进程时,应设身处地,“站进对方的鞋里”予以评判。

  对此司空见惯的我们也不必专门批评其双重标准。这篇文章想讨论的,是《纽约时报》那两篇文章中透露出的另一个维度的思考:什么是现代性?

  《纽约时报》的两篇文章颇为真实地反映了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社会中的迷思:如果各自封城是落后而粗暴的应对措施,那么什么才是“现代”与“先进”?面对疫情这类特殊情况时是否应合理地舍弃部分西方社会核心价值观?

  从中国1月23日开始在湖北实施“封城”措施,在其他各省市实施严格人员流动限制至今,已一个半月有余。相较于2月中下旬疫情处于峰值状态时每日2,000多例的确诊与百多例的死亡病例,从数据来看,湖北疫情已有明显好转,而全国其他省市也已逐渐解封。相比之下,疫情正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爆发。根据“丁香医生”整理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12日17时,中国之外的确诊病患已高达37,294例,死亡1,444例。在此之余,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3月11日在美国联邦众议院监督委员会(House Oversight Committee)针对美国疫情的听证会上,回应众议员哈雷・罗达(Harley Rouda)的询问时表示,美国确有一些有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的死者被误诊为季节性流感。不难预估,至少在未来两周内,COVID-19疫情还会进一步在各国加剧。

  面对这种情况,忙于自救的各国政府正采取各异的手段。美国、日本等国严控病毒检测规模,指导轻症患者自我隔离,以免大幅增加的病例为医疗体系带来无法承受的压力,导致重症患者无法获得医治;韩国依赖其全球领先的移动科技水平确保民众的日常健康上报,并设立免下车(Drive-thru)测试站,在10分钟内完成检测,数小时内取得结果的方式,对数十万民众完成了检测。韩国国民遇见危难时的团结性,亦再次得到彰显。在这些措施与民族因素综合下,韩国每日新增病例也逐渐由2月下旬的每天过500人下降到3月第二周的每天200余人。移动科技不如韩国发达普及,国民并没有那么团结的意大利等国,则选择参考中国的封城经验实施了类似措施。意大利总理孔特(Giuseppe Conte)周一(9日)宣布,将封城措施由伦巴底(Lombardy)等北部地区扩大至全国范围,隔离检疫的人口亦由约1,600万大增至全国约6,000万,并持续至4月3日。3月11日,孔特进一步宣布该国即日起将关闭除药店与食品店之外的全部商业设施。意大利外长迪马约(Luigi Di Maio)在3月10日同中国外长王毅通话时还表示,“当前意大利疫情形势十分严峻,意政府正密切关注与学习中方抗疫的成功经验,采取有力举措阻止疫情扩散。意方面临医疗物资与设备短缺的困难,希中方帮助解决燃眉之急”——参照武汉的经验,未来两周将是意大利疫情最关键的时段。然而,意大利可是七国集团(G7)成员国,是欧盟重要组成部分,更是西方文明的一大代表,恰如《纽约时报》该文所述,“面对欧洲最严重的疫情,意大利采取这等严厉措施,释放了一则重要讯号,也即这些与西方民主社会核心价值观相抵触的限制性措施,或许是管控并击败病毒的必要方式”。

  一目了然,在《纽约时报》双重标准操作的背后,显现出的是西方社会当下正经历的矛盾心态——西方社会不想承认中国这种生硬古老的防疫措施是唯一有效的方式,更不想看到意大利这种西方国家正选择套用类似措施。

  在西方社会看来,封城与否的关键决定因素不在于其是否有效,而在于个人自由与政府权力的博弈,在于是否应在特定情况下合理地舍弃部分西方社会核心价值观?这是个老问题了,从二战期间、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的“红色恐慌”期间、冷战期间、到反恐战争期间都曾一再肆虐。归根结柢,其矛盾根源在于人民与政府之间的信任度,以及社会对“人与政府”之间关系的定义。

  欧美这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一旦决心发动国家机器,皆能展现出强大的动员能力,其充沛的资源与较高的国民素质(虽然近年来有退化的趋势)也是其优势。问题在于,这些国家有共识地限制了国家机器的能力。

  这是一种主观选择,既关乎欧洲对法西斯集权政府的记忆创伤,又源于美国自立国伊始起对“大政府”这个概念的抵触,乃至根植于欧洲中世纪强大的地方封建力量,与近几百年资本家逐步崛起过程中对政府权力的约束——持续削弱政府,原本就是欧洲乃至西方的政治大趋势。这个趋势遇到过不少挑战,但更多是战争与冷战类型的举国对峙。而今的疫情显然又是另一种挑战。

  2009年爆发于美国的H1N1猪流感疫情并未受到过多报导与关注,而今世界进一步命运相连,一国遭殃则所有国家都逃不掉。这也就让人们赫然发现,原来人类所取得的文明成就还未“现代”到足以应对疫情的高度,原来人们理想中“文明”而“现代”的防疫措施而只能很有限度地在诸如韩国这种拥有特定民族性的情况下实施,原来“先进”的人类文明在碰上疫情这种挑战时除了最原始的、本来是该被淘汰掉的手段竟然别无他法,以至于有人诉诸于对自身政治制度的反思,甚至有人诉诸于信仰与宗教,至于特朗普式甩锅论就更不靠谱了。

  三、特朗普即便能将疫情责任甩锅给中国也救不了美国的超级大国威信

  2020年3月底,特朗普与他的执政团队似乎完全枉顾世界卫生组织对新冠疫情COVID-19的正式命名以及他们有关“不要在命名或称呼该病毒时表现出对任何特定国家、人群的歧视”的善意规劝,多次使用“中国病毒”(China Virus)这一带有明显种族歧视色彩的提法。与此同时,他的同僚——共和党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则公开向总统先生建言“迫使中国支付新冠病毒给美国造成的负担与成本……总统应迫使中国减免一大部分美国债务。”而在民间,据说还有美国律所宣称“要对中国政府及部分政府机构发起集体诉讼”,“要求中国政府对现在席卷美国的新冠病毒负责并赔偿数十亿美元”。

  以上种种怪象,不仅给本已脆弱的中美关系投下新的阴影,更给全人类共同的抗疫大业造成完全不必要的误导与妨碍——更本质地说,这两种趋势最终也将同样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以及总统先生自己的竞选事业。

  尽管目前在中国民间也有不少质疑美国在此次疫情中所扮演角色的声音,但中国政府却从未在官方的正式声明中将此次病毒成为“American Virus”;此前从美国爆发进而席卷全球、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伤害的如艾滋病、H1N1病毒等,中国人也从来没有给他们贴上如特朗普这般明显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标签。因此,笔者从国际关系专业视角与知识分子的良知出发,认为中国同时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大国,应对当前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的趋势负起责任来,从而摒弃前嫌,精诚合作。而为达此目的,我们要首先弄清一些基本的事实。

  第一,关于新冠疫情的性质与危害。此次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是人类文明进入20世纪后所遭遇的最严重的烈性传染病之一。面对这一全人类所必须共同应对的致命挑战,世界各国要的是团结而不是内讧,是相互合作而非彼此拆台,是加油鼓励而非埋怨甩锅——否则世界各国将一同蒙受更大的损失,而成千上万的无辜人民则将为那些无良政客们的自私与短视付出生命的代价。美国仍是世界上国力最强、影响力最大的国家,其政治领袖显然有责任与义务认识到疫情的严重性与各国命运紧密相连的现实,并审慎地采取务实措施加以应对。

  第二,关于中国在疫情中的角色定性。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新冠疫情中,中国并不是加害者或施暴者,而是第一个受害者。目前病毒源自何处,尚无定论。无论病毒源自哪里,中国同其他出现疫情的国家一样,都是病毒的受害者,都面临阻击疫情蔓延的挑战。中国人民在自救与救他的过程中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也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得到世界卫生组织与整个国际社会的充分认可与高度赞誉。

  第三,关于中国在抗击疫情中的表现。在疫情爆发两个月后,中国的疫情已基本得到有效控制,在无外来输入性病例的情况下国内疫情可望于今夏结束。自疫情爆发以来的60多天里,武汉市“封城”、湖北省“封省”,近一千万武汉市民与六千万湖北省居民为此忍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与心灵煎熬,在病魔的侵袭下顽强抵抗,在飓风的中心逆风前行。同样,十四亿中国人民也与武汉市、湖北省人民一道同呼吸共命运,相互支援,方才取得这来之不易的阶段性胜利。他们的付出与坚守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的尊重与敬佩;稍有人类起码良知与文明底线的人都断然不忍、不会、不敢戏谑他们的苦难,并以此染红自己头顶的桂冠。

  第四,关于所谓“中国道歉论”。世界卫生组织早已多次表示,国与国彼此间的“污名化”比病毒本身更危险。十年前,美国爆发的H1N1流感蔓延到214个国家与地区,当年就导致至少18449人死亡,中国从未要求美国就此向本国及世界人民道歉或赔偿。然而,十年后的今天,当相似的情形再度出现时,中国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以至于要被美国如此巧取豪讹,这般以怨报德?针对新冠疫情的医学研究已充分表明,人类遏制该病毒的“战争”很可能是一场漫长且充满艰辛与不确定性的持久战,因而更要世界各国保持高度的战略定力,以及彼此间持之以恒的袍泽之谊与守望相助。反之,相互埋怨、推诿不仅于事无补,而且最终必将使本国公民与国际社会为其错误决策而付出惨痛代价。

  第五,关于中国的愿景与决心。中国政府与人民真心期待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体国际社会、各国人民精诚合作,携手应对新冠疫情。历史上,美国曾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领导作用,并由此奠定了战后七十年的世界格局与全球秩序。七十年后的今天,特朗普总统认为美国国家实力与国际影响力都在下降。对此,笔者不置可否;但对于他所理解的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以及改进方案却着实不敢苟同。笔者能理解特朗普及其团队制定的有关“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宏伟目标,但笔者仍坚持认为那种回归孤立主义、以邻为壑、自我封闭、将本国复兴建立在他国受难、将解决本国就业问题寄希望于靠疫情“倒逼”他国工作岗位回流的种种做法与妄念,不仅在道德上可悲可耻,更在现实层面毫无可行性可言。恰恰相反,在道义上更高尚、在实践上更可行的路径是,美国的领袖与有识之士们在擘画美利坚民族伟大复兴蓝图时,能更有历史的智慧与眼光,以罗斯福、艾森豪威尔那一代伟人为榜样,重新高举国际主义的大旗,在全球抗疫的伟大战场上再次发挥领导作用。而中国亦将如七十多年前那样,成为美国的盟友,全力应对整个人类文明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新冠病毒。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中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视角看,还是就美国“普世价值”的观点来谈,各国之间,尤其是像中美这样的大国彼此间,捐弃前嫌、同舟共济,为抗击病毒的侵袭、保卫人民的生命而并肩战斗,这种行为都是毫无争议地高尚而伟大的。尽管还面临种种技术上、制度上的困难与阻碍,但我们对中美两国最终破除彼此间的偏见与疑虑,重拾我们的祖辈于七十年前在那场伟大斗争中用鲜血所凝成的友谊,始终抱有最乐观的预期与最执着的信念。

  尽管现在的全球抗疫大业似乎刚刚陷入“至暗时刻”,然而中国等国已在此前艰苦卓绝的“独自抗战”中摸索到一些行之有效的防疫经验与方法。尽管我们曾为此付出过巨大的代价,但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神,我们此刻依然愿完全、毫无保留与世界各国分享,愿在本国尚未完胜时伸出援手,帮助此刻同样遭受疫情苦难的美国人民。期待中美两个同样伟大的国家、坚强的民族,继承祖辈当年横跨浩瀚太平洋而共同建立的分享、担当、互助、守望之精神遗产,掌一盏灯,筑一座塔,携手将这黑暗的长夜一同打破。

  四、疫情补救靠偏方(民族性):“灯塔”(普世性)可奈“小虫”何?

  随着2020年新冠病毒“全球化”,世界各地近二百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首脑都不得不走进此次疫情“考场”!谁考得好,谁考得坏,一目了然。以前太平无事,滥竽充数还过得去;如今疫情无“国界”就不行了,全露馅了。

  第一,这次疫情“暴露”了社会主义的先进、文明、效率高、能力强。由于帝国主义与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对社会主义的无孔不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抹黑,中国似乎只能“承认我们不行”,社会主义就是落后、贫穷、愚昧的根源,似乎只有彻底毁弃社会主义、彻底“与国际接轨”、接受“普世价值”、“做三百年殖民地”才是中国人民的唯一出路。现在看来,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个真理在这次疫情中又一次“水落石出”,为全中国、全世界人民所共知。所谓引进外资、市场化、与国际接轨、接受普世价值都是死路一条,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世界,包括美国。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无非是帝国主义的一种公开欺骗、自我安慰,“过坟场吹口哨——给自己壮胆”。帝国主义的命运只能是灭亡,何来伟大?仅用20多天,中国就能靠举国动员反击疫情打赢人民战争,仅用一个月多一点就基本上控制了全国的疫情,中国人民的防疫重点则由“内防扩散”转向“外防输入”。中国人民的抗疫也有官僚主义作祟,但在其他国家也是在所难免的,何况中国还有很多官僚买办、封建残余与私企新贵?他们都会制造这些问题,干扰甚至故意破坏人民的抗疫斗争,中国人民清除这些反动势力还要长期艰苦地斗争。但总体上,中国相对于所有资本主义国家来说做得最好,比美国、日本、韩国、英国、法国、德国等所有“文明”“发达”“先进”“民主”“自由”“人权”资本主义国家要好得多,因为我们还有社会主义余温,还有受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经群众运动锻炼的人民群众,依然是“六亿神州尽舜尧”“遍地英雄下夕烟”。社会主义做到的事,资本主义无法做到,客观上因为反动、腐朽、无能而做不到,主观上因为反人民、反人类、维护资本利益,也不打算做。所以,即使有中国依靠社会主义残余而提前两个月“闭卷”完成抗疫取得伟大胜利的经验让资本主义最先进、最文明、最优越、最发达的美国“抄作业”也抄不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抹煞不了也淡化不了。面对疫情蔓延,如果说还有“诺亚方舟”可循,那么现有的“诺亚方舟”就是尚有社会主义阵营遗留的中国、朝鲜、古巴等非西方国家!社会主义的优越、先进、文明、强大让全世界尤其是美国这样所谓发达、文明、先进国家的人民羡慕,那种言必“承认我们不行”“公有制效率低”“国营企业退出竞争领域”“与国际接轨”“中美关系是中国什么的前提”“与国际接轨”的公知还能念什么咒?抗疫伟大胜利的事实打了他们一记记耳光,余音绕梁,可能是万年不绝,让中国的后世子孙都能听到。

  第二,这次疫情暴露了资本主义的反动、腐朽与无能。面对此次疫情,美国的先进、文明、发达、进步、民主、自由、人权、免费医疗在中国已被粉饰得无与伦比、无以复加,成了中国一举一动的榜样。洋奴们的宣传让好多中国人对美国心向往之,对中国则心生反感而自贱自卑自暴自弃,事事瞧不上,做什么都是错的,总想着邯郸学步,移民美国成了很多富豪、精英、学者、专家、媒体人、戏子等上等人梦寐以求的梦想。没有实力机缘去美国的就只能羡慕嫉妒恨了:羡慕别人怎么就生在了美国,嫉妒那些有机会往美国留学、出差、绿卡、移民的,恨自己的爹妈怎么就没有把自己生在美国,恨中国怎么就不向美国学习,怎么就不加速、全面、彻底地“与国际接轨”,怎么就不彻底接受美国的指导,怎么就不对美国俯首帖耳。他们扬言,“尽管美国希望中国在贸易方面所做的让步,有90%以上实际上符合中国自身的改革目标”。这次疫情很难防范吗?不难,不是疫情太恶劣,而是帝国主义太无能!看看被帝国主义贬为落后、封闭、愚昧的社会主义朝鲜、古巴,不费吹灰之力就防止了疫情,充分说明疫情并不如帝国主义宣扬的那样无法战胜。美帝国主义面对疫情只能反复掩盖、手忙脚乱、束手无策、任其肆杀民众,只能到处“甩锅”。但即使甩锅成功也不意味着本国人疫情得到控制。在美国等“文明”“发达”“先进”“人权”灯塔国,与其说是新冠病毒导致了这场疫情灾难,不如说是帝国主义反动政府与资本联合制造、扩大了这场灾难!华尔街财阀与白宫的政客才是制造这场灾难的真正黑手,新冠病毒,无非是其工具耳!特朗普安慰美国人民,80%没事,掩耳盗铃,一直拒绝采取任何防范措施。先是千方百计掩盖,说这是“电子烟肺炎”“新型流行感冒”,故而“密不发丧”,蒙骗全世界人民,后是开动舆论机器并指使其豢养的中国国内的汉奸媒体专家作家主持人,把疫情根源诬为中国。最后,美国总算是要采取点措施了,而且是有钱有权有势的人先检测,无钱、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不检测或晚检测。尽管美国早在2019年8月就率先出现疫情,尽管有朝鲜、古巴、中国十几亿人提前两个月一齐“吹哨”开展抗疫伟大斗争并成功战胜疫情的榜样,美国疫情依然在无限制地扩散。“灯塔无奈小虫何!”美帝国主义的反动、腐朽、无能、卑鄙在此次疫情中暴露无遗,“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欧盟”“美日韩同盟”内部更是如何对自己的盟友竞相“截胡,!有谁能从中找出“文明”“先进”“人权”“民主”“自由”“发达”?没有,只有落井下石、互相拆台!即便如此,一提到这些丑恶的事实,中国的公知们却说不能“嘲笑”,因为“国情与体制”不同,中国的做法别人抄不了,也无须抄,他们对帝国主义主子极尽温柔体贴之能事。有位姓郑的著名智库学者曾批评中国“没学会做大国”,要中国“向世界看齐”。看来,我们很会做大国,做得非常好。向“世界看齐”?似大可不必,我们要向美国“看齐”草菅人命吗,看齐它的掩耳盗铃吗?看齐它的贼喊捉贼吗?

  第三,这次疫情暴露了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的阴险。中国、朝鲜、古巴社会主义抗疫取得的胜利是受到全世界包括美国人民的高度赞扬与充分肯定的,美国资本反动政府在控制疫情上的反动、无能、腐朽则是受到全世界包括美国人民的揭露、讽刺、痛斥的。既然如此,社会主义的优越、先进、文明、强大理应得到媒体的赞扬、肯定、宣传,帝国主义“发达”“文明”“先进”“优越”之类骗局、谎言都应充分揭露。但在中国官僚买办资本控制的媒体、专家、学者、资本家的舆论中,似乎朝鲜、古巴、朝鲜人民抗疫的胜利不但不值得庆贺,反而应“哭丧”,要向全世界“道歉”。美帝国主义的无能、腐朽、反动不但不要向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道歉”,反而继续大谈“灯塔”的“普世性”!于是,把中国人民的抗疫胜利被判定为“没有胜利,只有结束”“我们付出的只有代价”“瞒,瞒,瞒”“错,错,错”……美国则是支援中国抗疫一个亿,特瑞西韦是唯一的特效药,美国疫苗已研制出来,35艘方舱医院,“造谣美国者,抓!”……各种替美国洗地的噪音充斥中国媒体,中国人民还必须继续“与国际接轨”!中国抗疫及成功,在文化上依赖于为人民服务、党员带头、群众运动、人民战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集体主义等革命文化而不是依赖于“普世价值”,更不是依赖“与国际接轨”;在人力上依赖的是公有制企业、解放军医院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而不是依赖私有制慈善,尽管把所谓私人慈善吹得山响;在组织上依赖的是各级党组织,而不是NGO、私立医院,倒是美国NGO、私立医院众多,但与其抗疫无任何补救,中国的私有制医院(社会办医、私有制企业)不但未为抗疫提供一人一弹之支援,而且极尽破坏、干扰之能事;在经济上依赖的是人民群众的积极、无偿的支援而不是“政府购买服务”,市场也拒绝提供这种服务,即使提供一点,政府也买不起这样的服务,即使买得起,这样的服务也没有什么效果。但疫情未了、灾难未已,鼓吹私有制的声音逆势而起!甚至有公知说“企业家的作用毋庸置疑”、“要注重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确实重视民营经济的发展”,企业家(比如莆田系、和睦家)在这次抗疫中发挥作用了吗?一点也看不到,怎么就“毋庸置疑”了呢?“中国统一大市场”,无数志愿者、社工、工人义务参加抗疫行动,是市场行为吗?讨价还价了吗?“消费升级”、“确实是重视民营经济的发展”,看来只要疫情一结束,“引进外资”“开放市场”“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取消公立医院医护人员事业编”“限制公立医院规模”“瓦解国有企业”的反动政策就要继续深化,继续制造国难、以便发国难财。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恶意抹煞公有制的公立医院、解放军医院医护人员的中流砥柱作用,对广大人民群众自愿参加抗疫行动继续用“政府购买服务”“市场化”,对各级党组织强大的动员能力视而不见,继续推动“大社会小政府”,直至摧毁全中国的动员体系。

  五、小结

  处置疫情的官僚主义问题有“普世性”,但疫情补救要靠民族性“偏方”,“美国优先”排斥“人类命运共同体”,若“中国优先”则美国独木难支。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