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金庸走了,唯心主义思想泛滥几时休?

作者:蔡长运 发布时间:2018-12-03 14:18:0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什么意思?难道金庸与唯心主义还有什么关系?金庸是写武侠小说起家的;是因为武侠小说和武侠电影而在全国家喻户晓的。其实金庸的武侠小说、武侠电影是唯心主义思想登峰造极的作品;是因为能满足人们的唯心主义思想需求而被人们所推崇的。现在金庸走了,社会上的唯心主义思想泛滥几时休?

  下面我们就来说说这个深层次的哲学问题。

  2018年10月30日,金庸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金庸是因为写了众多的武侠小说而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人物的。金庸的武侠小说,当年笔者也读过多部,也很喜欢,也深受其影响;笔者对金庸老爷子也是充满敬意的。金庸的武侠小说及其编成的电影、电视作品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几十年,使中国人迷信武侠、依靠武侠、梦想成为武侠;使中国人思想逐渐脱离自己的本根、本源、基础;使中国人找不到自己的归属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金庸的武侠小说宣扬的是唯心主义思想。而唯心主义思想一定伴随着机械唯物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总之,是完全背叛人类正确的思想方法——唯物辩证法的。

  一、什么是唯物辩证法?

  1、人类是生活在地球上的一种动物,人是相对于地球自然万物而存在的。人要在地球上生存就要用自己的“心”、用自己的思想去认识自然界及其万物的运动规律(唯物、属“阴”),并用“心”、用自己的思想(属“阳”)主导、引导自己按照客观规律(唯物、属“阴”)办事(生产、生活、奋斗)。这种“心”与“物”的对立着的两方面的、辩证的、和谐的统一在一起就叫唯物辩证法。遵循它就能使人走向成功;背叛它就会使人失败。背叛唯物辩证法就一定同时:一方面表现为唯心主义、另一方面表现为机械唯物主义。把“心”与“物”绝对地对立起来(不承认是辩证统一关系)看问题的思想方法就叫形而上学。

  比如:一个人被困在一个房间里。如果有人说教你一种能够穿墙的“法术”,让你念着“穿墙咒语”就可以穿墙出来,那就叫“唯心主义”。你如果真那样做,非得碰个头破血流不可。如果面对困境束手无策(不用心、不发挥主观能动性去寻求脱困)而是坐着、躺着等死,那就叫机械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者认为,面对这种困境,人就要发挥主观能动性(用心),找到物的弱点(门、窗)、合适的工具(物)、利用自己的物质力量(手、脚)最后打开通道;或根据(用心研究)周围具体(物的)情况,利用自己的物质利量(嘴吧呼叫、用手敲门)发信号等,寻求别人的帮助。

  2、人又是群居的社会动物。人是相对于人类社会而存在的。人在社会之中,一定是处身于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地域、不同民族、不同的国家的相互作用之中……总之,任何人总是要处身于不同的群体之中;任何群体又要处身于其它群体包围之中。

  就一个人来讲,他的头脑、认识、思想是“心”,他的身体的条件与身体需要是客观存在、是“物”;他生存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其他人以及其他人群及其思想)是“物”(客观存在)。人要通过自己的“心”正确认识自己身体的条件与需要;正确认识自己生存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然后指挥着自己的身体融入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之中去生存、去奋斗。像霍金那样一个植物人,不会调查、不会研究,却能写出很多文章、很多书、产生很多“理论”与“观点”。这些“理论”与“观点”一定是唯心主义的、骗人的、没人能看得懂的东西。宇宙万物都在运动,人们如果认为这些万物的运行的规律(除了霍金)别人是不可认知的,那就叫机械唯物主义。

  就一个群体(公司、家庭、民族、国家)来说,他们总是会不断滋生出自己群体的“心”——领导、精英、英雄、侠士来。这个群体之“心”就必须正确认识自己群体的情况、条件与需要,又要认识自己群体处身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其他群体)的情况,然后再团结、组织、指挥自己的群体融入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之中,为了自己的群体的利益,去生存、去奋斗。群体是“心”的归属、存在基础、是物质力量;领导是“心”,是群体的主导、是群体的精神力量。群体在自我奋斗中,自然而然地会滋生出自己的领导来;领导主导的方向必须符合群体的利益。群体是实现领导意图的物质力量;而领导(也就是“心”、侠士)离开了群体是没有任何力量,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这就是“心”“物”辩证统一的唯物辩证法。适应它群体就会健康、兴旺、发达、成功;违背它群体就会腐败、消沉、堕落、失败。

  二、武侠小说中整个思想方法都是“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

  1、人的肌肉、皮肤的强度、硬度远小于岩石、钢铁。那种认为修炼到一定层度(读到了“真经”)人就能用手指在岩石上写字;人的手掌就会比刀、剑、斧头还好用、还历害,就是典型的唯心主义说法。是骗人的、是瞎编的。

  笔者就曾看到过年青人为练这种“武功”(用手掌插铁砂、用头撞墙、用砖头拍脑袋、用铁条拍胸脯)而受伤的。

  2、在武侠小说中,人民群众、百姓们基本没有任何力量,也没有任何作用;整个“江湖”社会的运行也不关他们的事。而“大侠”们念着“真经”就能单人、双掌冲入敌阵,像砍瓜切菜一样打击群敌,而自己却能刀枪不入;然后还口口声声代表百姓利益、群众的利益、国家的利益、江湖利益。这正是“唯心主义”思想的典型表现。

  3、武侠小说中描述的“江湖”社会里的有非观、价值观,都是以比拚武力、比拚功力、比拚“内力”(比拚物理力量)来论对错、定是非、论“英雄”的,而基本上与人的正确的思想、正确的信仰、正确的价值取向、正确的认知、正确的谋划(计划、方针、政策)是无关的。这是典型的“机械唯物主义”(庸俗唯物论)的思想。

  三、到处寻求“救世主”

  在《国际歌》里有段唱词是:“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当年毛主席他老人家要求全国人民,特别是全国的“精英”们要严格遵守唯物辩证法;要“自力更生”、要“艰苦奋斗”、要“谦虚谨慎”、要“自强不息”、要自己“鼓足干劲”、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真正的英雄、真正的侠士正是人民群众自己滋生出来的(如:雷锋、焦裕禄、黄继光、王成、王进喜、陈永贵等)。等到毛主席他老人家一去世,人们似乎马上松了一口气,认为这样太“穷”、太苦了、太麻烦了、太僵化了……于是背叛唯物辩证法的各种“聪明”的“思想”、“理论”、“学说”就开始泛滥了。

  既然认为自力更生、自强不息很苦、很累,那就只能靠仙、靠佛、靠神、靠“圣人”、靠“英雄”、靠“大侠”、靠孔子……来解放自己、拯救自己。

  现实中没有仙、佛、神、圣人、英雄、大侠……怎么办呢?没关系,挖掘!包装!于是,原来历史上的武人、地痞、流氓、强盗、黑社会老大,都成为了中国人影视剧中的救苦救难的“民族英雄”。如:霍元甲、洪熙官、方世玉、武松、海灯法师、陈真、许文强、少林和尚、武当道士、绿林好汉……在这种思想的基础之上,金庸的武侠小说得到全国人的推崇与迷信,也就不奇怪了。

  否定、背叛了人类的最高级、最正确的哲学思想——辩证唯物主义,那自己的思想、理论就既没有了自信,也没有了高度;就只能依靠在别人的(唯心主义)理论体系中寻求依托。于是开始了所谓的“落实宗教政策”。结果是,放任寺庙、教堂、清真寺就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众多的党员、官员不信马列信鬼神……

  四、把“心”当“物”用——把政策当钱用

  洪七公为了能吃上黄容熟的美味,利用自己的武学“心得”教郭靖武功来做为交换。这就是把“心”当“物”用;把“理论”当钱用。

  当年有一句很有名的话:“政府(上级)拿不出钱来扶持你们,但可以给你们以政策,以特殊政策”;“一厂一策”;要“用好、用活、用足政策”……如:水电系统职工都很“穷”,那就给个政策:“凡水电系统的职工用电、用水都不用交钱”;交通系统的职工都很“穷”,那就出台个政策:“凡交通系统的职工乘车都不用买票”……剩下一个教育系统没钱也没有其他资源好用,只好出一个政策:“教育系统内的职工的子女不论考试分数多少都可以进一中”(1978 年笔者参加中考,笔者有几个同学都没笔者的分数高,但因为创他们是老师的孩子,他们都上了县一中,而笔者只能上公社——乡办的高中)。

  政策是思想、是文化、是“心”的产品。认为政策很好用;可以带来钱物;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这就是唯心主义。认为“钱”(物资财富)是最重要的,是可能解决人类社会的一切问题的;为了“钱”是值得牺牲政策的公平性、公正性与合理性的!这就是“机械唯物主义”。这种把政策与钱、“心”与“物”、阴与阳的关系搞乱、搞得不和谐、不正常,就叫“形而上学”。

  五、逐虚名而得实祸

  逐虚名而得实祸。就是说去追逐唯心主义的(虚的、假的、空的)目标,而获得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唯物主义的灾祸。也就是说人“心”主导的方向与人的真正的需要相背离了,那就等于自杀。

  1、有些年青人为了所谓的快活如神仙的“精神享受”,而去吸食毒品。结果不仅花了钱、犯了罪,还搞坏了自己的身体。有些人为了精神刺激去强奸、去搞女人,结果也给自己带来实实在在的牢狱之灾。有些人的“心”在刷手机微信,追求在群里的存在感,却同时还要指挥着身体走路、开车(心不在焉),结果一个不小心就摔跤了、车祸了。

  2、学校教孩子们整天去解“教育专家”们拍脑袋、闭门造车(唯心主义产品)的为了考试而专门设计的没任何实际意义的各种各样的试题;去追逐人为设置的指标——分数、名次,而不顾及伤害学生的身体健康、思想健康、生活能力。

  3、整个社会的运行都去追逐唯心主义的目标,而不顾及伤害、干拢人们正常的安居乐业和社会的健康、和谐(实实在在的社会效果)。如:追逐“增长率”、追逐成为第几大经济体、追逐某某系数、某某指数、某某数字;追逐外国人的什么主观评价、认证、认可、感受、奖项……

  要知道,我们社会运行的根本目标一定是要“为人民服务”的!一定是要为十三亿人的生活服务的!一定是要为家家户户的平平安安过日子服务的!

  4、把心理的感觉当成现实的、物理的、量化的目标来追求,那是永远也够不着的。如全社会的人都去追逐“富”、“贵”、“幸福”、“自由”、“痛快”、“个性化”、“高质量的生活”……健康的心理感受只能来源于人的正确的文化思想(在批判错误的文化思想的基础之上);只能建立在公平、合理、安定、有序的社会环境之中。

  六、精英路线就是“唯心主义”的路线。

  记得小时候我们几个年青学生跟一个公社社员去水稻田里耘田,在工作中有人在山边的田里发现一条蛇。结果那块田我们小孩子谁也不敢去。最后那个公社社员只好一个人去把它做完。当时在我们心目中,那个社会员简直就是大英雄、大侠。

  任何人类群体在生产、生活、奋斗之中,一定会产生出自己的精英(领导、英雄、大侠、主心骨)。在这个群体中,群众要拥护“精英”的领导;“精英”是从群众中选出来的,也要能够随时能够回归到群众之中(可升可降);“精英”要全心全意为群众服务;群众的需要就是“精英”的工作目标。这就是共产党这个“精英集团”的“群众路线”。它是唯物的(群众是基础、是第一位的),又是辩证的(群众是需要有自己的党、有自己的核心、自己的精英、自己的侠士来领导的)。

  反之,则是唯心主义的精英路线。如:

  1、什么是群众的真正需要呢?由专家、学者、教授、公知、精英们去研究、去写论文、去写书。总之,由他们说了算(尽管他们主观上也是很愿意为人民服务的)。

  2、我们该如何为人民服务呢?不靠市长靠“市场”!不靠民众组织化,而是靠“市场化”(民众的碎片化)!市场化了以后,资本、资本家、老板、企业家、精英自然就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市场化之前,只能先强迫群众去为资本、资本家、老板、企业家、精英服务。

  3、(公平地)先让一部份人过上“高质量的生活”、先成为“精英”、先“富”起来、先成为“人上之人”,然后,再由他们带动全体民众都成为“精英”、都过上“高质量的生活”、都成为“人上人”——共同富裕。

  所以,精英路线是“唯心主义”的路线;是虚的、假的、空的;是没有存在基础的;其描述的、许诺的目标是“空中楼阁”,是永远也实现不了的。

  七、唯心主义的文风

  人的思想(心)的成果——知识、理论、概念,一定是要来源于客观实践、来源“物”、来源于人的“行”动的;人头脑中的知识、理论、概念是用来指导人们实践用的、行动用的;人的知识、理论、概念要从实践中来,又要到实践中去(去指导实践,然后通过实践再验证知识、理论、概念的对错;然后再提练出更新的、更高层次的知识、理论、概念)。所以我们才强调要“理论联系实际”;古人才强调要“知行合一”。这种正确的思想方法就叫辩证唯物主义识识论。

  我们现在有些学者、公知、教授、专家们写文章、写书,总是先堆砌各种各样知识、理论、概念、口号;这些知识、理论、概念、口号既空洞又使人看不明白、读不懂。然后再在这上杂乱无章的知识、理论、概念、口号的基础之上,毫无逻辑地得出其内“心”想当然的结论。这种写作方式就是“知知合一”;就是结论(理论)是从理论中来,到理论中去;这就可以叫做唯心主义的文风。

  同样,现在有些学者、公知、教授、专家们写文章、写书,总是先堆砌各种各样的客观事实、社会现像、历史事实,然后再在这些客观事实、社会现像、历史事实的基础之上毫无逻辑地、想当然地得出其自己想要的结论。这种写作方式就是“知与行脱离”;理论与实际脱节,这也可以叫做机械唯物主义的文风和形而上学的文风。

  八、“唯心主义”一定是同时要表现为“机械唯物主义”的。

  “唯心主义”一定是同时表现为“机械唯物主义”的;同时表现为“形而上学”的。比如说:我认为我的想法、我的“理论”、我的主张是最正确的;是不许别人争论的、不许别人妄议的、是不许别人验证的。这就是“唯心主义”。都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了保证我的想法、我的“理论”、我的主张的正确、正当性、权威性,用我的想法、我的“理论”、我的主张去指导实践,其实践的结果是不允许进行理论总结、理论概括的。如有错误,就只能归因于客观情况的复杂和实际困难的不可克服。这就是典型的“机械唯物主义”。

  现在很多专学、学者、教授、公知、精英,高高在上、闭门造车、不接地气、想当然地做着“顶层设计”,主导着改革,这就是唯心主义做法。另一方面,他们的“顶层设计”,他们主导的改革而产生的问题,如社会上的众多的坑、蒙、拐、骗……却要民众每个个体独自去面对(去鉴别、去防范、去应付),而不是组织人民打击之。这就是机械唯物主义的做法。把“心”(专学、学者、教授、公知、精英)的指导作用与“物”(民众)的需要绝对地对立起来,隔离开来,就是“形而上学”的做法。

  所以我们可以说:“唯心主义”一定是同时要表现为“机械唯物主义”和“形而上学的”的。

  九、迷信“制度”也是唯心主义的表现。

  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在《策略》一文中说过:“天下有二患:有立法之敝,有任人之失。二者疑似而难明。此天下所以乱也。”

  我们现在总是强调说:要依靠制度,不能依靠人;要相信制度,不能相信人;要靠法治,不能靠人治……这话对不对呢?

  又对!又不对!

  制度、法律的条文从哪里来呀?是人制定的。也就是说制度和法律也正是人的“心”、人的思想的产物。是人就一定有不同的立场、身处不同的阶层、代表不同团体的利益;是人就一定有局限性;是人就一定有对有错。做为人制定的制度与法律当然也就有好有坏;有对有错。一旦在立法、制定制度上出现敝病,那就是在根源上出差错了;那是会造成天下大乱的。

  制度与法律条款是工具,是死的“物”。这个工具靠谁起作用呢?靠官员、靠干部、靠法官!总之,靠人!所以,如果用错了人(官员、法官、干部),即使有再好的制度,再完善的法律也一样会使天下大乱的。

  综上所述,认为“制度”、“法律”这些人的“心”、人的思想的作品一定是完美无缺的、绝对正确的,这就叫“唯心主义”;认为“制度”、“法律”这些死的、物化的“工具”、条款能自动地起作用,就可以称之为机械唯物主义;这种精神分裂似的思想方法也可统称为形而上学。

  十、“金牌强国论”也是一种唯心主义。

  体育比赛只是为了展示人的体能的一种游戏。这种游戏的名次只是人的心里的一种感觉;一种虚的“名”,而且是瞬态的,不是常态的;是昙花一现的,是没有长时间的意义的。而且,有些名次本身就是人的主观思想评判的产物(如体操、跳水)。金牌、金牌数量并不会给国家、给人民带来真正的物质财富和物质力量。

  国家的强大一定是要靠全体国民“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国民的文明精神应体现在国民的吃苦耐劳、谦虚谨慎、坚韧不拔、自立、自强、团结、合作、奉献、务实、克己、贞洁、批评与自然批评的精神之上;体现在国民的价值观、信仰、意识形态、思想方法的正确而且坚定之上;体现在国民的心理健康、精神昂扬向上之上。相反,全民不劳动、全民玩游戏、全民娱乐至死不仅不会强国,而且会腐败、亡国。

  “野蛮其体魄”应体现在民众的身体健康、身体强壮之上;体现在国民的工作方法(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的正确上。

  十一、影视剧中也充斥着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形而上学。这些思想、思想方法、思维方式,将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子孙后代;将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国家、民族的未来命运。

  十二、品茶、品酒、玩赏石头、探险、寻求刺激……等等过度的追求所谓的“精神享受”,也都可以概括为“唯心主义”。因为它们只有“心”的、虚的意义,而没有“物”的、实的意义。

  十三、……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