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毛泽东亲自编辑的《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

作者:张其武 发布时间:2020-08-10 09:05:02 来源:旁观者更清 字体:   |    |  

  笔者收藏有毛泽东亲自编辑的《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的第二集、第三集。第一集、第二集于1920年11月30日同时编定付印,第三集于1921年1月上旬编定付印。这是弥足珍贵的早期革命文献。

  新民学会是五四时期的重要进步社团,1918年4月14日,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等人于湖南长沙建立。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和“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的宗旨和方针。学会经常讨论时事,研究俄国革命的经验,寻求改造中国的道路与方法。中国共产党成立前,该会是湖南省反帝反封建的核心组织。萧子升为总干事,毛泽东为干事。萧子升1919年留法勤工俭学后,会务由毛泽东负责,会员最多时达70多人。新民学会对1919年的五四运动、1919年11月至1920年6月的驱逐军阀张敬尧运动、1920年9月至12月的湖南自治运动,以及早期的马克思主义传播都起了重要作用。1920年下半年,许多会员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和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遂停止了活动。

  《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是毛泽东编辑,新民学会出版的内部刊物。据当年的新民学会会员罗章龙回忆:

  “新民学会会员有50多人,后来发展到70多人。会员与干事会通信,这是学会给会员规定的义务。每个会员一年要给干事会写一封信,这样一年至少就有好几十封。干事会以毛泽东为主。会员与会员之间的通信数量最多。这些信由毛泽东收集汇编成册,现在看到的有三集,还有个附录。”

  《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是学会的内部刊物,印量很少。毛泽东在《<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发刊的意思及条例》中说道:

  “发刊不定期,大约每两个月可有一本。同人个人人格及会务固宜取绝对公开态度,但不宜标榜,故通信集以会友人得一本为主,此外多印了几十本,以便会外同志之爱看者取去。”

  由此可见,《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每集只印了100本左右。1920年至今已百年,当年的新民学会会员已无人在世,能保留下来的《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少之又少。

  据有关资料考证,目前发现的《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仅中共中央宣传部存有一套。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湖南省委1990年编辑出版的《毛泽东早期文稿》,在编后记中特别介绍了这件事。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的老师和挚友黎锦熙,在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承担很大风险,保存了毛泽东给他的三本《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和一批信札稿件等。1927年4月李大钊被害后,黎锦熙听说张作霖反动政府将进一步采取搜查行动,他便把这批珍品密藏在衣柜里,才使这一珍贵文献免遭毁灭。新中国成立后,黎先生于1952年把这批文献献给了中共中央宣传部。《毛泽东早期文稿》的部分内容,就是依据黎锦熙献出的这批文献刊印的。

  笔者收藏的第二集、第三集《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是32开平装本,用黄报纸铅印,繁体字竖排。为了保护书籍,原收藏者用浅蓝色纸张(现已退色)装订了书衣,并盖有红色宋体字“内部资料、编号”的印章,编号有手写“党2/1”字样,旁边还分别印有“0581”、“ 0582”的深蓝色数字编号。书衣上有手写的书名。书的封面的左上方从右至左竖排三行红色印刷体宋体字,分别是“新民学会会员”、“ 通信集”、“ 第二集(第三集)”,其封面简洁大方而醒目。

  目前发现的三集《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共收录会员通信50封,其中毛泽东致会友12封,另有毛泽东起草的启事、前言、说明、序和评述7篇。现将第二集、第三集的主要内容作以介绍。

  第二集58页,共收录新民学会会员之间的通信28封,其中有毛泽东写给会友的信5封,信后述评3篇。1920年11月25日、26日两天,毛泽东分别给留法的向警予、欧阳泽、罗学瓒,南洋的张国基和北京的罗璈阶(罗章龙)等会友写了5封信,并起草了《新民学会启事》、《<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第二集序》各一篇,还有在易礼容、肖子暲、李思安信后的述评各一篇,共收录毛泽东的文章10篇。其内容非常丰富。

  《毛泽东给向警予》。向警予(1895-1928),女,湖南叙浦人,是留法的新民学会会员之一,也是蔡和森的革命伴侣,后来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女权主义领袖,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第一任妇女部长,由于叛徒的出卖,1928年5月1日被国民党反动政府杀害,年仅33岁。毛泽东曾称“她是中国共产党唯一的女创始人”。这封信是毛泽东领导了包括驱逐军阀张敬尧和湖南自治等运动之后,就湖南问题而写给向警予的信。毛泽东在信中分析了湖南建设运动,说明湖南省尚缺乏一种国民教育,人民的智力未开,认识觉悟很低,从而导致湖南建设运动中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提出“另辟道路,另造环境”,鼓励向警予引导大批女性走向社会,“多引一人,即多救一人。”

  《毛泽东给欧阳泽》。信中写道:新民学会尚没有深固的基础,所以应注意加强固有同志之间的联络,以道义为中心,进而联合全中国的同志乃至全世界的同志,以共同谋解决人类各种问题,主张应采取“潜在切实,不务虚荣,不出风头”的态度,因为要成就大事业必须要有基础,而这基础是建立在这种“潜在的态度”之上的。这封信对新民学会的健康发展具有促进作用。

  《毛泽东致罗璈阶》。罗璈阶即罗章龙(1896-1995),湖南浏阳人,新民学会会员,后来成为杰出的政治活动家,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政治家,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毛泽东于1915年以“二十八画生”名义发出征友启事,罗章龙是最早的响应者,从此与毛泽东、蔡和森过往甚密,积极参加爱国青年活动。1918年4月,他与毛泽东等发起成立新民学会。毛泽东给在北京的罗章龙的这封信中主要阐述了三个问题:一是湖南问题解决办法是湖南省完全独立自治;二是要给中国创造一种“新空气”,不但要有刻苦励志的人,而且还要有一种为大家共同守信的主义,新民学会应成为“主义”的结合,而不仅是人的结合;三是湖南教育的希望寄托于学生自决。这封信实际上是引导罗章龙等会友加入共产主义小组,也就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的秘密组织。

  《毛泽东给张国基》。张国基(1894-1992),湖南资阳人,于1915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与毛泽东是同学,1919年加入毛泽东等创立的新民学会。1920年为了宣传国内的新文化运动,受新民学会派遣,远渡重洋,前往新加坡道南学校教书,从此开始了他的海外教学生涯。1927年1月回国,受毛泽东之邀到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授课,并由毛泽东、周以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参加了南昌起义,任独立第一师之长。起义失败后,他于1929年再次出洋任教,1958年回国定居,仍致力于华侨教育事业,曾任第三届全国侨联主席,为推动中外文化交流,促进海外侨胞的爱国热情做出了重要贡献,被誉为“华侨教育家的典范”、“ 弘扬中华文化的杰出人物”。毛泽东给张国基的这封信中讲了三个问题:一是会务问题,复信表示赞同张国基的主张,内容包括会报的发行、会友的加入、会所的确定、经费的筹措等方面;二是湘人去南洋应采取的态度是国际主义,而不是殖民政策;三是南洋文化运动,宜以发展南洋文化为己任,应派会友多人前往南洋参与运动,以达到民族自决、世界大同。这封信表明毛泽东已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思想,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

  《毛泽东给罗学瓒》。罗学瓒(1983-1930),湖南湘潭人,与毛泽东为同班同学,是1918年4月新民学会成立的第一批会员,并成为骨干,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春,陪同毛泽东对各地农民运动进行实地考察,为毛泽东撰写《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一文提供了许多十分有价值的素材。1930年因叛徒出卖,在杭州被秘密杀害。毛泽东在给罗学瓒的这封信中也谈及了三个问题:一是中国读书人多体弱的原因有主观、客观两方面,除社会方面须设法改造好环境外,个人方面须养成读书和游戏并行的习惯;二是感情用事、以偏概全、以一时概永久、以主观概客观,都是犯了理论上的错误;三是以金钱为基础的婚姻制度禁止自由恋爱,提议组成拒婚联盟。此信表明青年毛泽东的求学原则和自律精神。

  第三集46页,共收录新民学会会员的信7封,是三集中收录信最少的一集,但最重要。正如毛泽东在本集正文前的一则编者说明所言:“这一集以讨论‘共产主义’和‘会务’为两个重要点。信的封数不多,而颇有精义。”第三集主要是毛泽东同蔡和森之间有关共产主义理论和建党问题的讨论。

  《蔡林彬给毛泽东》。蔡和森分别于1920年5月28日、8月13日、9月16日给毛泽东写了3封信。蔡林彬即蔡和森(1895-1931),湖南双峰人,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重要领导人,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宣传家,1931年遭叛徒出卖被捕,牺牲时年仅36岁。他给毛泽东的这封信主要是讨论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和建立共产党等重要问题。蔡和森给毛泽东的这封信,为当年毛泽东在湖南建立共产主义小组进行了理论上的探讨和准备,具有重要的中国共产党党史研究价值。

  《萧旭东给毛泽东》。萧旭东即萧子升(1894-1976),湖南湘乡人,他和蔡和森、毛泽东都是湖南一师的高材生,同为杨昌济的得意弟子,人称他们为“湘江三友”。毛泽东、蔡和森两人后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都成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革命的领导人,而青年时代的激进分子萧子升则坚持信仰无政府主义,解放后长期旅居国外从事文学教育事业。他“自7月中旬写起,至8月初才完”的给毛泽东这一封信,主要是报告赴法会友在蒙达尔尼开会的讨论会友发展的意见等情形。毛泽东对他这封信很重视,加了编者的话:

  “子升这封信,报告赴法会友在蒙达尔尼开会情形,并发表对于同志进行及会务发展的意见,颇关重要,是会友人人应该注意的。”

  《李维汉给毛泽东》。李维汉(1896-1894),湖南长沙人,新民学会会员,后来成为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党的早期领导人之一。李维汉于8月28日给毛泽东的信,主要讨论“不赞成俄式革命的问题”。可见当时的李维汉还处于信仰无政府主义和教育救国的认识阶段。

  1920年7月,新民学会留法的新民学会的会友17人,在蒙达尔尼举行了为期5天的会议,提出了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的方针,但是对用什么方法到达到此目的,意见分歧。蔡和森、向警予等主张组织共产党,使无产阶级专政,走俄国式的革命道路;李维汉、萧子升不赞同“俄国式的革命”,主张“温和的革命”,用教育做工具。

  毛泽东接信后,即写了回信,讲明了自己的观点。《毛泽东给萧旭东萧(蔡)林彬并在法诸会友信》中赞同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方针,“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方针,正与我平日的主张相合。”接着,毛泽东阐述了“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方法问题,明确表示“深切赞同”蔡和森走俄国人的道路,组织共产党,经过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以达到改造中国社会的目的。毛泽东不同意“温和的革命”,他认为想通过教育的方法,使资本家信共产主义是不可能的。总的结论是要“改造中国与世界”,必须走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必须建立共产党。毛泽东在1921年1月21日复信给在法国的蔡和森,表示完全赞成蔡1920年9月16日写给他的信,信中写道:

  “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党一层陈仲甫先生等已在进行组织。出版物一层上海出的《共产党》,你处谅可得到,颇不愧‘旗帜鲜明’四字。”

  这也就是告诉蔡和森,关于组建共产党一事陈独秀等正在进行,并称赞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出版的月刊《共产党》杂志“旗帜鲜明”。

  毛泽东与新民学会会员的通信,标志着他们由激进民主主义者向共产主义者的转变,逐渐形成了一批信仰共产主义的先进分子。1919年底,毛泽东第二次到北京,与李大钊等马克思主义者进一步接触,阅读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的书。1920年4月,毛泽东从北京到上海,与正在筹建共产党组织的陈独秀交谈多次,并建立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联系。陈独秀把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情况告诉毛泽东,并把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创办的《共产党》月刊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寄给他。毛泽东在1920年8、9月间,创办了长沙文化书社,组织俄罗斯研究会,开始筹建党组织,成立了长沙共产主义小组,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之一。1920年底,许多新民学会会员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共产主义小组。新民学会在毛泽东主持和引导下,发展了一批共产主义者,有近30名会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包括毛泽东、蔡和森、向警予、蔡畅、何叔衡、谢觉哉、李维汉、罗章龙、易礼容、郭亮、夏曦等。毛泽东和何叔衡代表湖南共产党组织参加1921年7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重温《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毛泽东青年时期的思想和心路历程,不仅可以了解毛泽东“改造中国与世界”的伟大理想,而且也可以了解毛泽东“潜在切实、不误虚荣”的求实作风;不仅可以了解毛泽东“另辟道路,另造环境”的改革精神,也可以了解毛泽东为理想信念“旗帜鲜明”、“精神一贯”的坚定意志。这是毛泽东后来领导中国革命之所以成功的内因,是研究中国共产党早期历史和毛泽东思想的重要史料,也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

  作者张其武,著名毛泽东研究专家,红色收藏家,现任国家移民管理局驻三江县扶贫顾问,原公安部边防管理局政治部副主任,武警大校警衔。1957年2月出生,河南息县人,中共党员,在职硕士研究生,曾参加过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任排长,带领全排出色完成作战任务,荣立集体三等功;参加香港回归安保工作,荣立个人三等功;参加汶川抗震救灾,荣立个人三等功,并获公安部汶川抗震救灾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曾任社会兼职:中国毛泽东军事思想学会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管理学会统筹研究会理事,中国收藏学术研究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人文研究所特邀高级研究员,原武警学院(现警察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原公安边防部队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原《中国边防警察》杂志编委、副总编辑、编委会主任,《人民日报》特邀记者等,曾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经济日报》、《法制日报》、《人民公安报》,《半月谈》、《解放军政治工作》、《政治指导员》、《中国边防警察》、《党风》、《作品》、《收藏》等报刊发表文章百余篇,编著政治教材、理论研究、文学作品等书籍十多本,多次参加全国、全军学术研讨会,在省、市和全国多次获奖。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