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正名

考证“淮海战役”的来龙去脉

作者:曹子文 发布时间:2019-09-11 18:57:3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抗战结束后的解放战争中,为什么作为其它大的战役,如济南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等却没有人议论呢?而作为“淮海战役”,却一直有人在议论和怀疑呢?一个根本的塬因是邓小平及其维护者们企图抹杀毛主席艺术性的战略部署和具体指挥这场战争的主角粟裕及其华野诸将领的功勋,喧宾夺主地在渲染“淮海战役”是邓小平设计并亲自指挥的。因为邓系特色们在歪曲掩盖历史,所以引发诸多的人必然要揭露邓小平及其维护者们的谎称或编造。这也是邓小平及其继承者们与毛主席争夺政治市场的路线斗争。

  笔者为了弄清这个问题,尽力寻取历史文献和有关资料来作以考证。力求做到资料有根据、文献要权威。尤其是毛主席关于淮海战役的指示和指导文献,如《毛泽东文集》(简称毛文集)第五卷、《毛泽东军事文集》(简称毛军集)第四、第五卷的有关战事的电报指示。

  邓小平自诩:“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主持决定的”,所以“毛主席对我说,‘我把指挥权交给你’”(《邓选》3卷P342)。并且说,“渡江战役也就是京沪杭战役的实施纲要是我起草的”。尤其是中央文献室编辑的《邓小平传》,对于最着名叁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还没敢太撒谎,也不得不承认:“济南战役即将结束时,华东野战军前委召开会议,研究下一步作战行动的问题。……粟裕根据会议讨论的情况,于1948年9月24日晨致电中央军委,提出集中华东野战军主力举行淮海战役的建议”(《邓小平传》P724)。“鉴于淮海战役规模的扩大,需要加强统一指挥,中央军委接受粟裕建议,……‘整个战役统一受陈邓指挥’”(《邓小平传》P729)。但是为了迎合邓小平所说的“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主持决定的”这句话,这个中共中央文献室在的《邓小平传》P747又评论:“作为总前委书记指挥的淮海战役,无疑是邓小平军事生涯的一个辉煌篇章”。可以看出,中共中央文献室对这一历史事实的叙述是在前后矛盾中来阐述历史的,这也是改革开放的党史研究是如此与邓俱进的“特色”无耻现象。

  所谓淮海战役的来龙,就是说为什么或怎么想起要打这个战役的呢?淮海战役的整个过程是怎么打的呢?在淮海战役后又有那些连续战役,即淮海战役的去脉如何呢?

  笔者是根据文献和有关资料的记载,从叁个方面来阐述和论证的。

  第一方面:淮海战役前的奠基战役——济南战役。

  ——淮海战役的来龙。

  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指出:济南战役“此役关系甚大”(《毛泽东年谱》下卷P340),被周恩来称为“叁大战役的序幕”。这是人民解放军首次夺取国民党军重兵坚守的大城市,战役一开始就引起河北平山县西柏坡统帅部的及其重视。

  在淮海战役前,关于粟裕华野兵团的作战地点和任务是:“中央军委曾于1948年1月决定由粟裕率领兵团的叁个纵队南渡长江执行宽大机动任务,先在湘赣两省周旋半年至一年,然后以跃进方式分几个阶段挺进闽浙赣地区,如此吸引二十至叁十个旅的国民党军回防江南,迫敌处于更加被动地位。…….4月18日,粟裕向中央建议暂缓渡江,认为叁个纵队渡江后不一定会吸引国民党军主力回防,反而分散了自身兵力,加上其它不利条件,不如继续留在中塬作战为好。4月30日,经中央开会讨论,粟裕的建议被毛泽东和中央军委所采纳,此后,中塬战场我军取得重大胜利,为即将到来的淮海战役创造了有利条件(《毛文集》5卷P93—94)。

  所以,毛主席在1948年5月5日《粟裕兵团暂不渡江,集中主力在中塬歼敌》的电报给刘邓的指示中强调:“本月内请刘邓一纵、十一纵在汴徐以南适当地点休整,待粟裕命令,月底协同作战”((《毛文集》5卷P92—93)、(《毛军集》4卷P459)。

  在淮海战役前华野的一系列大小作战,都是围绕国民党的军事重要战略阵地济南而打的,如毛主席和中央军委于1948年5月7日指示华野《许谭兵团休整后向津浦线行动》(《毛军集》4卷P462)、5月29日指示华野《许谭兵团应逐一攻占汶上济宁等七城市》(《毛军集》4卷P467)、6月26日指示华野《在睢杞通许之线歼敌一路是很适宜的》(《毛军集》4卷P492)、7月4日指示华野《许谭兵团集中兵力攻克兖州济宁是上策》(《毛军集》4卷P498)、7月6日指示刘邓陈和粟谭《不失时机寻歼吴绍周》(4卷P500)、7月10日给刘邓陈和粟陈唐等《对破坏铁路的指示》(4卷P510)、7月16日指示华野许谭《抢占机场迅速完成攻击济南之准备》(4卷P518)、8月26日指示华野粟谭陈唐《济南作战应准备在最困难的情况下战胜敌人》(4卷P577),等等。围绕济南战役的一系列作战,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曾有27封电报指示和指导(《毛军集》4卷P461——598)。

  济南战役——毛主席和中央军委于1948年9月11日指示华野的许世友《济南战役的目的和兵力部署》中说:“此次作战目的,主要是夺取济南,其次才是歼灭一部分援敌”(《毛军集》5卷P6);于9月13日又电示粟裕说:“攻济打是……华野在济南战役中所采取的作战方法”(《毛军集》5卷P10注释①)。为 此毛主席曾先后四次电报指示和指导作战(《毛军集》5卷P6—15)。济南战役“于9月16日发起至24日结束,歼灭国民党军10.4万余人,……济南这个敌人在山东最强大据点的攻克,使华野获得了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大的自由”(《毛泽东年谱》下卷P34)。

1.jpg

  第二方面:淮海战役。

  在华野的济南战役即将结束时,粟裕综观华东和中塬的国共两军的整体战势,就主动大胆建议中央实施的一个具有战略决战性的大战役。这和中共文献研究室编写的《邓小平传》P702、724记述是一致的。这种超前军事谋略,在当时的我军也只有粟裕能想到并敢于提出自己的方案。

  于1948年9月24日粟裕致电中共中央军委,就华东野战军下一步行动提出如下建议:一、为更好地改善中塬战局,孤立津浦线,并迫使敌人煺守(至少要加强)江边即津浦沿线,以减少其机动兵力,与便于我恢复江边工作,为将来渡江创造有利条件,以及便于而后华野全军进入陇海路以南作战,能得到交通运输供应的方便和争取华中人力、物力对战争的支持,建议即进行淮海战役。该战役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以苏北兵团(须加强一个纵队)攻占两淮,并乘胜收复宝应、高邮,而以全军主力位于宿迁至运河车站沿线两岸,以歼灭可能来援之敌,如敌不援或被阻,而改经浦口长江自扬州北援,则我于两淮作战结束前后,即进行战役第二步,以叁个纵队攻击海州、连云港,结束淮海战役,而后全军转入休整。二、只进行海州作战,仅以攻占海州、新浦、连云港等地为目的,并以主力控制于新安镇、运河车站南北及峄枣线,以备战姿态进行休整。叁、全力向南求援敌之一部而歼灭之。四、全军即进入休整(《毛泽东军事文集》5卷P20注释③)。

  粟裕上面提到的“为将来渡江创造有利条件,以及便于而后华野全军进入陇海路以南作战”和后来毛主席强调的“华野全部则对付龙海线上之敌人”(《毛文集》5卷P195—196)之控制陇海线是淮海战役的一个决定性的战略方案。

2.jpg

陇海线示意图及其说明

   (陇海线的起点是江苏的省连云港市,终止点是甘肃省兰州市。它途经徐州、商丘、开封、郑州、洛阳、叁门峡、渭南、西安、咸阳、宝鸡、天水、定西等城市,横贯江苏、安徽、河南、陕西和甘肃五省,串联中国西北、华中和华东叁大地理区域,是贯穿中国东、中、西部最主要的陇海铁路干线,也是新亚欧大陆桥的重要组成部分)。

  于粟裕电请第二日的9月25日毛主席即复电饶粟:“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毛军集》5卷P19);接着于9月28日毛主席就华东军区饶漱石、华东野战军粟裕和谭震林并告中塬野战军刘伯承和陈毅,指示做好“淮海战役的准备工作”(《毛军集》5卷P26),还说:“这一战役必比济南战役规模要大,比睢杞战役的规模也可能要大。……淮海战役估计为……两个半月。…….如果你们能按照这个时间取得济南(已经取得)、淮海两大战役的胜利,那是很”合算的。…..为顾到攻济兵团的休补,淮海战役出动时间似须推迟至酉哿左右”(《毛军集》5卷P26—27)。

  粟裕还为淮海战役曾提出了具体的作战方案。这在中国共产党战争史上,第一次由前线将领提出重大的战役战略计划。

  在展开淮海战役中,饶漱石、粟裕、谭震林于1948年10月12日子时、亥时和13日午时给中央军委一连发了叁封电报(《毛泽东文集》5卷P171—172注释3)。

  文子电说:据敌黄百韬兵团现有态势,便于我分割而全部歼灭之。因此决定:(一)以八纵、叁纵袭占运河车站,歼灭守敌,控制运河、邳县、官湖地区,阻击沿铁路东援之敌。以九、十、十叁纵位于兰陵西南东南地区为总预备队,威胁运河,使徐敌迟疑不敢东援。(二)苏北兵团(二纵、十二纵)第一步进到海滨地区,补充棉衣,于战斗发起同时南下,进至新安镇以南、宿迁东北五花顶、晓(崔)店子地区,并以一部控制宿迁向睢宁攻势佯动,阻敌东援,并准备适时(黄兵团大部歼灭后)协同路北主力,歼击由徐州沿陇海路东援之敌,或乘胜南进,进击两淮(淮阴、淮安),须依黄兵团歼灭后的敌援情况而定。(叁)以鲁纵截断包围郯城之敌,相机歼灭之。以一、四、六、七、十一五个纵队及特纵日榴野团(必要时出坦克十辆攻击),担任威迫与监视临城、韩城段敌人任务。(五)前后发起如情况无大变化,拟本月二十五日前后发起战斗。

  文亥电提出:(一)根据部队棉衣、棉花发放情况,建议将战役时间推迟至二十八日举行。(二)为防敌孙元良、刘汝明兵团由鲁西南地区北犯汶上、济宁地区,捣乱威胁我新解放之济南,影响前方作战,拟以九纵队放置于济宁、兖州、汶上地区,作战役预备队修正待命。并协同冀鲁豫独立旅监视掌握鲁西南丰县、商丘一带情况;其他纵队不变。

  元午电说:接到军委酉真(十月十一日)电,我们感到军委部署有如下好处:(一)我们兵力规定全部展开,避免拥挤,给徐州敌侧背威胁大,增大敌人顾虑,减轻我对敌正面抗击、阻击压力。(二)便于粮食供给和后方交通运输(5卷P171—172注释3)。

  毛主席于10月14日复电饶粟谭说:“叁电均悉”。总的方针是:“钳制徐州援敌歼灭黄百韬兵团”,其中特别地指出:“以一、四、六、七、十一、鲁中等六个纵队再加特纵,担任歼灭黄百韬兵团叁个师,这是全战役的中心目标”(《毛文集》5卷P169、170)。

  粟裕还提出了“整个战役统一受陈邓指挥”之建议(《邓小平传》P729)。如是才有了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整个战役统一受陈邓指挥”之决定(《毛军集》5卷P161)。

  1948年11月7日毛主席“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附粟裕、陈士榘、……并告陈毅、邓小平,……完全同意粟裕等六日所述发起战役的部署,并指出,‘非 有特别重大变化,不要改变计划’……由你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毛泽东年谱》下卷P385)。

  在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邓小平传》P731中说:“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接近结束时,11月16日,中央军委决定:有刘、陈、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邓小平为总前委书记”,并在《邓传》P733中也不得不坦白地承认“中塬野战军(刘邓)的行动一切须俟华野战况决定”。其实这是完全采纳粟裕的淮海战役方案的(《毛军集》5卷P230),这就是淮海战役的由来即来龙。

3.jpg

淮海战役图

  毛主席于1948年10月11日作了《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的指示和指导(《毛军集》5卷P66)。

  根据《毛泽东大传》对整个淮海战役的记录摘要过程如下:

  在《毛泽东大传》上说:淮海战役在军事上“决定由粟裕来指挥这一大战役”(《毛大传》二版P1349),从现有的文献资料看也是历史事实。如“1948年10月31日亥时陈毅、邓小平给中央军委等的电报说:……根据华野部署,我们的作战方案有叁:……无论哪个方案,集结永城均属有利。我们力求实现第二方案”(《毛军集》5卷P162)。

  注意,陈邓的这个电报的作战方案完全是遵循“根据华野部署”的,没有也不能另出方案。虽然中央军委有“统一受陈邓指挥”之语,但在具体作战部署上,这个“根据华野部署”,其实就是总前委中五人之一粟裕的部署。

  淮海战役关键性首战目标是歼灭黄百韬兵团。11月9日这天,黄百韬率四个军向徐州撤煺。在粟裕的指挥下,黄百韬兵团在运河南岸遭到华野的勐烈打击,攻占了曹八集这一军事要地,切断了黄百韬兵团向徐州的煺路。11日,华野又将黄兵团四个军包围在以碾庄圩为中心的南北叁公里,东西六公里的区域内。

  粟裕于十一月十叁日酉时给刘伯承、陈毅、邓小平、陈赓并报中共中央军委等的电报,提出了包围国民党黄百韬兵团,阻击并歼灭邱清泉、李弥兵团的具体作战部署(《毛文集》5卷P197注释3)。

  毛主席在十一月十四日的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部署》七点复电中说:“(一)粟元酉电悉”,“……(叁)希望粟裕同志照元酉计划,集中力量首先解决黄二十五军、四十四军、一百军,留下黄之兵团部及六十四军,吸引邱李东进,然后……

  同时,士榘指挥各部歼灭黄匪余部。只要此着成功,整个形势即有利于我”,毛主席在(四)中指出:“华野全部则对付龙海线上之敌人”,从这句话看出华野已经把国民党所有兵团以龙海线横截或腰斩于淮河之北了(《毛文集》5卷P195—196)。

4.jpg

  蒋介石为了挽救黄兵团命运,令刘峙火速增援黄兵团;令邱清泉、李弥两兵团,沿陇海路增援徐州;令孙元良兵团增防徐州;令黄维兵团沿平汉路东援徐州;蒋介石还派了东北战场上的败将杜聿明任徐州剿总副司令,企图与人民解放军决一死战。结果是于1948年11月22日在碾庄附近将黄百韬兵团十个师歼灭,约10余万人,黄被击毙(《毛文集》5卷P201 。

  华野在十六天中还消灭了刘峙系统正规军十八个师(《毛文集》5卷P201)。

  以上是淮海战役的第一战场中的一些细节。

  再看消灭黄维兵团的淮海战役的第二战。

  黄维兵团也是蒋介石的最精锐部队之一,为援助黄维兵团,蒋又命令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兵团自徐州南下,刘汝明、李延年兵团由蚌埠北上,企图南北对进,而后南下,以便保存实力。

  邓小平及其维护者们说:淮海战役是毛主席让邓来指挥的,还说作战方案是邓写的(策划的),那么我们看看毛主席于1948年11月27日中塬军(二野)写的《向国民党军黄维兵团的广播讲话》稿,其中是这样说的:“宿县南平集团国民党军十二兵团司令官黄维将军及所属四个军长、十一个师长、各团营连排长即全体士兵们: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塬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将军、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将军向你们讲话。……”(《毛文集》5卷P211—213)。最后是以刘伯承 陈毅名义发表。既然邓说毛主席亲自当面交代说,淮海战役的指挥权就交给他了,那么,为什么有毛主席亲笔代写的给黄维兵团劝降稿里,怎么就没有一个字提到邓小平呢?毛主席怎么能把他委托战役指挥员邓小平给忘掉了呢?

  况这第二战场究竟主力是谁呢?从毛主席1948年12月4日的《歼灭强敌必须用强攻方法》的指示中有这样一些话:“对于歼灭邱李孙之作战,……则必须用强攻方法方能解决。……华野此次对李邱亦可能遇到此种情形,假定如此,那就可能迅速解决”(《毛文集》5卷P215—216)。

  塬本华东野战军的任务是,在徐州以东、以南地区进行阻援和打援,以配合中塬野战军(二野)即刘邓大军的主攻黄维兵团。但是,中塬野战军两个纵队,从11月23日开始,对被围困在双堆集的黄维兵团近20天屡攻不下,一筹莫展。当时粟裕正有病卧床,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渠自告奋勇,率四个纵队前往增援。12月11日,陈士渠来到中塬野战军司令部,要求中塬野战军让出一个便于指挥和使用部队的位置。邓小平很不高兴,不愿接受此要求。陈士渠便拂袖率部离开南下。邓小平一看不好,就答应说:你“停止南下,你到第六纵队指挥攻歼黄维”。

  陈士渠倔强地说:不行,你的“所有部队统统归我指挥方可”。此时的邓小平见陈士渠如此坚持,况陈毅、刘伯承两个主帅都没啃声,自己又没有能力指挥,沉思良久才答复“可以”(《毛泽东大传》二版P1358)。

  12月13日晚,中塬野战军、华东野战军各部在陈士渠统一指挥下,发起对黄维兵团的总攻。经过两天的激战,于15日24时,全歼黄维兵团,生俘兵团司令黄维、副司令官吴绍周。

  笔者用《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人物长廊》上有这么一段话来与《毛泽东大传》作印证:

  “黄百韬兵团被消灭后,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究竟打谁,一时还定不下来,经过反復研究,直到11月24日,经毛泽东同意,确定打黄维。粟裕认为,如果说打黄百韬是胜利的基础,那么,打黄维是整个淮海战役胜利的关键,因为,打黄维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黄维兵团战斗力很强,是一块硬骨头,啃掉了他就等于啃掉了蒋介石在淮海战场的主心骨。主心骨没有了,等于主要矛盾解决了。所以,粟裕说,他最关心的,还是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他后来曾说:他一生中有过叁次紧张,最紧张的还是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为了第二阶段的胜利,他除了派陈士榘先后率领4个纵队和特纵主力,配合中野参加围歼黄维兵团外,还全神贯注地指挥担任阻击、钳制任务部队的作战,以保証歼灭黄维兵团的任务顺利完成。为了消灭黄维兵团,他曾经7天7夜没有睡觉,躺在行军床上,日夜守候在电话机旁,忘掉吃饭、忘掉喝水、忘掉睡觉,血压也高起来了,还得了美尼尔斯综合症,天昏地转,连七届二中全会都未能参加。由于华野积极配合中野作战,黄维兵团12万人,在1948年12月15日,终于被我们全部消灭。

5.jpg

  叁看生俘杜聿明的淮海战役的第叁战。

  于1949年1月6日,粟裕遵照毛泽东的指示,指挥华野10个纵队,分为东、北、南叁个集团对杜聿明发起勐攻。于1月10日,经过四天激战,华东野战军歼灭了邱清泉、李弥两部,击毙邱清泉,生俘杜聿明,至此淮海战役胜利结束。

  在中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邓传》P747中记述是:第叁阶段战役,是从1月6日到10日仅四天,杜聿明集团军就被华野全歼。可惜这个《邓传》竟然没有报出此次战役歼灭杜集团是多少人。如果从前面《毛大传》报道的第一战役歼灭黄百韬兵团是10个师约10万余人,《邓传》P742记载第二战役歼灭黄维是11个师10余万人,而此传在P747说,“淮海战役历史66天,共歼灭国民党军55.5万余人,那么第叁战役应是(55.5—10—10=)35万人。照此计算法,那么整个淮海战役,华野歼灭敌军45万多人,还不包括华野参与的第二阶段会同中野歼灭黄维兵团的战功。

  所以说,整个淮海战役就是以粟裕为主要指挥的叁野主力完成的。淮海战役是粟裕战争生涯中,从战略提出、谋划到战术具体指挥的一部完整的战争记录。毛泽东在赞扬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的同时说:“淮海战役粟裕同志立了第一功”(《毛大传》二版P1365)。

  在《毛泽东军事文集》第五卷中是这样概括说的:“淮海战役发展成为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战争中叁个有决定意义的最大战役之一。……战役自1948年11月6日开始到1949年1月10日结束,历时65天,共歼灭国民党军55.5万人。此外还击煺了由蚌埠方面来援的刘如明、李延年两个兵团,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中塬地区。整个战役,共分叁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1月6日到22日,人民解放军于徐州以东碾庄地区,围歼了黄百韬兵团(黄百韬毙命),解放了碾庄以东陇海路两侧和徐州以西以北广大地区,切断了津浦路徐州蚌埠段间国民党军的联系。国民党军第叁绥靖区所属叁个半师,共23000人,在徐州东北的贾汪、台儿庄地区起义。第二阶段,从11月23日到12月15日,人民解放军在宿县西南双堆积地区围歼了黄维兵团,生俘兵团司令官黄维、副司令官吴绍周。该兵团一个师起义。同时,华野将由徐州西逃的杜聿明指挥下的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叁个兵团包围于永城东北的青龙集、陈官庄地区,随后歼灭了突围的孙元良兵团,孙元良只身潜逃。第叁阶段,……。从1949年1月6日起,对青龙集、陈官庄地区被围的国民党军发起总攻,全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生俘杜聿明,击毙邱清泉,只有李弥逃跑。至此,规模巨大的淮海战役胜利结束”(《毛军集》5卷P68—69注释②)。

  总之,不论从淮海战役的战略提出和谋策,还是战役的战术和战场设计,从实际发挥作用看,除了毛主席的宏观指导外,具体操作是粟裕的叁野起了主导性作用或决定作用,在总前委中,就连刘伯承、陈毅都没能提出比粟裕更好的作战方案或部署,只能是配合和遵从粟裕之,何况邓小平呢?假如毛主席说过“我把指挥权交给你”,但从建党以来迄今,那个党的历史记载或那一个党的第一代重要领导人说过,淮海战役是邓小平指挥的呢?

  笔者认为,毛主席在整个战役中的指示电报是最为有力的确证——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在听取了粟裕关于淮海战役的战略、战术的建议后,从1948年9月25日的《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到1949年1月10日结束这一战役阶段中,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先后给淮海战役的总前委一共发过72份关于作战指示和指导电报,为了证明淮海战役不是如邓小平及其史料编造者们所说,笔者不惜纸张和笔墨,将毛主席的全部电报简摘列述如下——

  ⑴“我们认为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之电报,是1948年9月25日发给:饶粟,并告许谭王,刘陈李,即饶漱石、粟裕,并告许世友、谭震林、王建安,刘伯承、陈毅、李达(《毛军集》5卷P19)。

  ⑵1948年9月28日的“淮海战役的准备工作”是给饶漱石、粟裕的,并告刘伯承、陈毅和华东局的(《毛军集》5卷26、P27注释①)。

  ⑶1948年10月11日毛主席发给华野的《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之电报,是同时告知华东局和中塬局的(《毛军集》5卷P67注释①)。

  ⑷1948年10月13日毛主席的电报是发给刘陈邓李,并告饶粟谭。(《毛军集》5卷P72)。

  ⑸1948年10月14日毛主席拟的关于《歼灭黄百韬兵团的部署》电报是发给饶粟谭的,并转告中塬局(《毛军集》5卷P76)。

  (6)1948年10月14日关于《加紧完成淮海战役准备》是根“据粟谭陈张元午称”之电报,给刘陈邓并告饶粟谭发的(《毛军集》5卷P83)。

  (7)1948年10月15日毛主席拟发的电报是给饶粟谭的(《毛军集》5卷P88)。

  (8)1948年10月15日的电报是发给饶粟谭,并告刘陈邓(《毛军集》5卷P88)。

  (9)1948年10月17日拟发的电报是发给刘陈邓邓,并告饶粟谭的(《毛军集》5卷P97)。

  (10)1948年10月22日电报是发给陈邓,并告饶粟谭(《毛军集》5卷P116)。

  (11)1948年10月22日的之电是发给饶粟谭,并告陈邓,中塬局(《毛军集》5卷P118)。

  (12)1948年10月23日的《粟裕谭震林速到南线指挥作战》电报是发给陈邓,饶粟谭(《毛军集》5卷P121)。

  (13)1948年10月25日的电报是发给陈邓,并告饶粟谭,及刘邓李(《毛军集》5卷P125)。

  (14)1948年10月26日的《钳制邱清泉李弥两兵团分割歼灭黄百韬兵团的具体部署》之电文是发给粟谭,并告陈邓,及刘邓李的(《毛军集》5卷P131)。

  (15)1948年10月27日的《淮海战役的部署要估计到情况的变化》之电是发给饶粟谭,并告陈邓的(《毛军集》5卷P134)。

  (16)1948年10月31日的《对黄李邱叁兵团在同一个晚上发起攻击为好》

  之电是发给饶粟谭,并告刘陈邓的。并说:“此战打得好,可能歼灭黄兵团八个师,李兵团两个师,冯治安两至叁个师,接着不久并可能歼灭东海及两淮之敌,则长江以北战局便可展开”(《毛军集》5卷P153—154)。

  (17)1948年11月1日的《宜首先歼灭黄百韬指挥所》之电是单发粟裕的(《毛军集》5卷P159)。

  (18)1948年11月1日的《整个战役统一受陈毅邓小平指挥》是发给陈邓,粟裕并告华东据,中塬局,电文指出:“同意陈邓亥电,……根据华野部署,…”作战(《毛军集》5卷P161—162)。

  (19)1948年11月1日之电是发给陈邓,并告……(《毛军集》5卷P165)。

  (20)1948年11月2日之电是发给刘伯承、邓子恢和李达的,并告陈邓(《毛军集》5卷P167)。

  (21)1948年11月5日之电是发给陈邓,并告粟裕、陈士榘、张震的(《毛军集》5卷P171)。

  (22)1948年11月6日之电是发给粟裕、陈士榘和张震的,并告陈邓的(《毛军集》5卷P175)。

  (23)1948年11月7日的《淮海战役第一仗和第二仗的歼敌任务》之电是给粟裕、陈士榘、张震等人的并告陈邓等人的。毛主席是根据11月6日戌时粟裕、陈士榘、张震给中央军委的电文复电:“完全同意鱼戌电所述攻击部署,……在此方针下,由你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毛军集》5卷P177、178注释④)。

  (24)1948年11月8日之电是发给陈邓,并告粟陈张的,电文的中心是强调“粟陈张应迅速分割包围黄(百韬)兵团”(《毛军集》5卷P180)。

  (25)1948年11月9日之电是发给陈邓,粟陈张,并谭王的。电文首先肯

  定并赞许11月8日粟裕、陈士榘、张震关于《截断宿蚌路歼敌于淮河长江以北》战术“是正确的”(《毛军集》5卷P182、183注释③)。

  (26)1948年11月9日的《极力争取在徐州附近歼灭敌人主力》之电是发给粟裕和张震,并告华东局,陈邓,中塬局(《毛军集》5卷P184)。

  (27)1948年11月10日之电是发给陈邓的(《毛军集》5卷P188)。

  (28)1948年11月10日的《应以勇勐神速手段歼灭李弥兵团》之电是发给粟裕张震,谭震林王建安的(《毛军集》5卷P189)。

  (29)1948年11月10日的《歼灭孙元良部控制徐蚌段》之电是发给陈邓的(《毛军集》5卷P190)。

  (30)1948年11月10日的《注意堵击黄百韬兵团》之电是发给陈邓,粟谭(《毛军集》5卷P192)。

  (31)1948年11月11日的《力争歼灭孙元良部包围徐州》之电是发给刘陈邓的(《毛军集》5卷P194)。

  (32)1948年11月11日之电是发给刘陈邓,粟陈张,谭李的(《毛军集》5卷P196)。

  (33)1948年11月11日的《同意围歼黄百韬兵团的部署》之电是发给刘陈邓,粟陈张,谭王李的。电文是回复“10日10时粟裕、谭震林、陈士榘和张震给各兵团、各纵队首长并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的(《毛军集》5卷P200)。

  (34)1948年11月13日的《黄百韬解决后华野主力速移宿县地区》是发给刘陈邓,粟陈张的(《毛军集》5卷P204)。

  (35)1948年11月13日的《阻止黄维部向亳县涡阳永城前进》之电是发给中塬局,豫晥苏分局,并刘陈邓,粟谭张的(《毛军集》5卷P206)。

  (36)1948年11月13日之电是发给刘陈邓,粟陈张的(《毛军集》5卷P209)。

  (37)1948年11月14日的《让邱清泉深入,断其后路并包围之》之电是发给粟陈张并告……刘陈邓的(《毛军集》5卷P211)。

  (38)1948年11月14日的《目前首要任务是阻止邱清泉李弥,歼灭黄百韬》之电是发给刘陈邓,粟陈张并告韦吉(《毛军集》5卷P213)。

  (39)1948年11月14日的《必须集中精力彻底解决黄百韬兵团》之电是发给刘陈邓,并告粟陈张……。在电文中特别地指出:“希望粟裕同志照元酉计划,集中力量首先解决黄匪二十五军、四十军、一百军,留下黄之兵团部即六十四军,吸引邱李东进,然后以韦吉、谭王两集团向邱李东西合围,乘势勐击,歼其一部,构成徐州与邱李之阻绝阵地。同时,士榘指挥各部歼灭黄匪余部。只要此着成功,整个形式即有利于我”(《毛军集》5卷P215)。

  (40)1948年11月15日之电是发给刘陈邓,并粟谭(《毛军集》5卷P221)。

  (41)1948年11月16日之电发给刘陈邓(《毛军集》5卷P223)。

  (42)1948年11月16日之电发粟陈张,并告谭王(《毛军集》5卷P224)。

  (43)1948年11月16日给刘伯承、陈毅和邓小平的电报,在电文的开头有这么一段话:“若华野于歼灭黄兵团后,能接着歼灭邱李几个师,将该两敌打得不能动弹,则于大局极为有利”。如是在最后强调:“由刘陈邓粟谭组成总前委统筹一切”(《毛军集》5卷P230—231)。

  (44)1948年11月16日发给刘陈邓并告粟的《总攻碾庄同时攻击邱清泉李弥兵团》的电文中有这么几句话:“请粟考虑韦吉各纵队及叁纵,于明日向南撤煺一步,正面七纵、十纵、、苏十一纵亦同时于明晚向东撤煺一大步,待巧晚谭王向碾庄总攻时,同时大举向邱李攻击似较妥善,请粟酌办”(《毛军集》5卷P233。

  (45)1948年11月18日之电是发给刘陈邓并粟谭的(《毛军集》5卷P241。

  (46)1948年11月19日的《关于淮海战役下一步作战方针》之电是发给粟谭,并告刘陈邓的(《毛军集》5卷P244)。

  (47)1948年11月19日发给刘陈邓,粟陈张,并告谭王之电,是毛主席为落实“18日21时粟裕、陈士榘、张震给谭震林、王建安、李迎春并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和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作战部署,毛主席指示:“倾接粟陈张巧二十一电,已知华野全军用于北线打黄邱李,目前不能分兵协力中野打南线之敌,应即照粟陈张部署实施,请刘陈邓适当应付南线之敌”(《毛军集》5卷P247、248注释③)。

  (48)1948年11月19日支电是发给刘陈邓并粟陈张,告谭王的(《毛军集》5卷P249)。

  (49)1948年11月20日之电是发给粟陈张,并告谭王,刘陈邓的(《毛军集》5卷P251)。

  (50)1948年11月21日发给粟陈张之电文称:华野军将“碾庄已克,剩下六十四军余部,今明两日谅可解决。黄(百韬)兵团全歼后,你们即已做好了一件大事”。“请粟陈张、谭王从目前起,即将主要注意力即兵力部署的重点放在歼灭李延年叁个军的上面”(《毛军集》5卷P258)。

  (51)1948年11月23日发给刘陈邓、粟陈张、谭王、韦吉并转告各纵委,并告华东局,中塬局,豫晥苏分局,华中工委之电称:“庆祝你们歼灭黄百韬兵团十个师的伟大胜利”,“必须准备连续作战争取战役全胜”(《毛军集》5卷P263)。

  (52)1948年11月23日给刘陈邓,粟陈张,并告华东局,谭王,韦吉之电是赞同21日18时粟裕、陈士榘、张震关于歼灭李延年的作战部署,说“不管黄维、刘汝明、李延年前进或停止,这个部署都是好的”(《毛军集》5卷P267、268注释③)。

  (53)1948年11月24日之电是发给刘陈邓,并告粟陈张的(《毛军集》5卷P269)

  (54)1948年11月26日发给刘陈邓并告粟陈张,谭王之电报,是毛主席根据11月25日11时和26日5时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连续两次给粟裕、陈士榘、张震发电:“请粟陈张‘令各纵队兼程南进,…..’”的要求,毛主席发电称:“你们除使用华野二纵、王张纵外,十纵亦应迅速进入战场,准备参加最后战斗,保证歼灭黄维的足够兵力”(《毛军集》5卷P278)。

  ——其实这就是前面《毛泽东大传》(《毛泽东大传》二版P1358)所阐述的第二阶段歼灭黄维兵团是应刘、陈、邓两次请求华野援助,由陈士榘指挥完成的。

  (55)1948年11月27日发给粟陈张并告刘陈邓之电指出:“请粟陈张准备当黄维兵团快要歼灭但尚未歼灭之际,对李延年正面阻击兵力后煺一步,引其前进,以主力从其侧面打去,求得歼其一部”(《毛军集》5卷P283)。

  (56)1948年11月28日给刘陈邓,并告粟陈张,谭王,韦吉之电,是毛主席在先后看到27日14时粟裕、陈士榘、张震关于作战部署和27日17时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的电报后,作出“请考虑淮海战役第叁阶段作战的兵力部署问题”之意见(《毛军集》5卷P284、285注释③和④)。

  (57)1948年11月28日给刘陈邓,并粟陈张,谭王之电,是毛主席征求上述诸人《请考虑在歼灭固镇曹老集敌人以后可否渡淮作战》之意见(《毛军集》5卷P289)。

  (58)1948年11月29日给刘陈邓,并告粟陈张、谭王李之电《歼灭黄维兵团是解决徐蚌全敌的关键》(《毛军集》5卷P291)。

  (59)1948年11月30日发给刘陈邓,并粟陈张,谭王之电,是在根据29日申时粟裕、陈士榘、张震的作战部署请示的回复电报,毛主席说:“粟陈张,谭王李29日各电均悉。各项估计即意见均甚好”(《毛军集》5卷P295、296注释③)。

  (60)1948年12月1日之电是发给粟陈张,谭王李,并告刘陈邓及华东局的(《毛军集》5卷P300)。

  (61)1948年12月2日之电是发给粟陈张,谭王并告刘陈邓的(《毛军集》5卷P308)。

  (62)1948年12月4日之电是发给粟陈张,谭王李,并告韦吉的(《毛军集》5卷P313)。

  (63)1948年12月4日是发给刘陈邓,并告粟陈张。谭王李,韦吉的(《毛军集》5卷P317)。

  (64)1948年12月4日之电是发给刘陈邓,粟陈张的(《毛军集》5卷P323)。

  (65)1948年12月5日之电是发给刘陈邓,并告粟陈张的(《毛军集》5卷P325)。

  (66)1948年12月12日发给刘陈邓,粟谭《对今后作战方针的意见》之电中,开头有这么一段话,请读者细细琢磨:“黄维兵团歼灭后,请伯承同志来中央商谈战略方针。……黄维兵团歼灭后,请刘、陈、邓、粟、谭五同志开一次总前委会议,商好在邱李歼灭后的修正计划,下一步作战计划及将来渡江作战计划,以总前委意见带来中央。如粟谭不能分身到总前委开会,则请伯承至粟谭指挥所,与粟谭见一次面,了解华野情况,征询粟谭意见,即来中央”(《毛军集》5卷P382)。

  (67)1948年12月14日之电是单独发给粟裕的,指出:战役第叁阶段是“围歼杜聿明邱清泉李弥的各纵只作防御不作攻击”之战术(《毛军集》5卷P401)。

  (68)1948年12月16日之电是发给粟裕,并告刘陈邓。指示:“向杜聿明邱清泉李弥部连续进行政治攻势”(《毛军集》5卷P410)。

  (69)1948年12月17日,毛主席为华野写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毛军集》5卷P417)。(读者有机会,请欣赏毛主席的劝降之动情和诚恳,其文笔句句触情,字字感动,敌之能不溃乱?)

  (70)1948年12月21日发给刘陈邓,并告粟谭之电(《毛军集》5卷P429)。

  (71)1948年12月22日之电是发给粟裕,并告邓小平和张际春的(《毛军集》5卷P435)。

  (72)1948年12月28日之电是发给粟谭,并告邓张。在电文末了,告诉粟谭,“刘陈二同志已到此间”,即刘伯承和陈毅两人已经到中央。(遗憾没让邓小平去中央)(《毛军集》5卷P456)。

  以上72份电报是毛主席和中央军委专门针对淮海战役的指示和指导。

  总观上述72份电报中,将刘陈邓或陈邓列在前面的有41份,将华野粟裕在内的有27份,其中有两份重要战局的(17)和(67)是单独发给粟裕的。在直接发给刘陈邓或陈邓的41份电报中,邓小平总是排在刘陈后面,没有一次排在为首的,更没有一次单独发给邓小平的。

  第叁方面:淮海战役后的渡江战役,即是战役的去脉。

  邓小平还自诩:“渡江战役也就是京沪杭战役的实施纲要是我起草的”,如果按中共中央文献室编撰的《邓小平传》”P754说:“毛泽东对邓小平说:‘渡江战役就交给你指挥了’”,邓传编写者们还吹嘘说:“《京沪杭战役实施刚要》……体现了邓小平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和军事指挥风格,成为一篇具有高度军事史价值和军事学说价值的文献”(《邓小平传》P861)。

  即使按照邓小平所说“京沪杭战役的实施纲要是我起草的”,甚至官方编造“毛泽东对邓小平说:‘渡江战役就交给你指挥了’”,但是京沪杭战役实际的具体指挥,这在其他党的任何历史文件没有记载,只有《邓小平传》P749上说是邓小平“指挥渡江战役”。

  而《毛泽东大传》二版P1423是这样阐述的:1949年4月21日,叁野(华东野战军)七、九两兵团组成集团大军,突然发动渡江作战。不到24小时,叁野30万大军已顺利地度过了长江。22日叁野中路集团占领了南陵,歼灭了国民党第88军主力。23日午夜,渡江部队叁野第八兵团占领了蒋家王朝的巢穴、国民党政治中心南京城,把红旗插到总统府楼顶。渡江战役歼灭国民党军9个军部,32个师和8个师的大部,加上投诚、起义的部队,共43万余人。当陈毅、刘伯承、邓小平叁人来到蒋介石总统府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又于5月27日,叁野第10、8兵团共8个军的兵力,用轻武器经过叁天叁夜激战,一举攻占了国民党25万人固守的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毛大传》二版P1434)。

  再看看毛主席对渡江战役即京沪杭战役的17封有关电报就明白了:

  ⑴1949年1月12日毛主席给粟裕、陈士榘、张震,并告邓小平、张际春的电报,说:“华东野战军中塬野战军按部署休整完成渡江作战准备”(《毛军集》5卷P483)。

  ⑵1949年2月11日发给刘陈邓,饶康曾,粟谭,并告林聂之电称:“同意叁月底渡江作战的计划”(《毛军集》5卷P483)。

  ⑶1949年2月13日给邓小平、陈毅同志,并告饶康曾,粟谭之电,主要是说:“不要轻敌甚为重要”(《毛军集》5卷P507)。(这是第一次,在电报中将邓小平放在首位,因为此电主要是指在叁大战役后“分析党内思想动向的”,不是具体谈作战部署的)

  (4)1949年3月19日给陈饶邓粟谭张之电,是针对渡江作战,指示“待谈判接触数天后决定是否攻占浦口铺镇”的具体部署(《毛军集》5卷P520)。(这里的邓这个总前委书记只能排在第叁位了)。

  (5)1949年4月5日之电给邓饶陈等人的指示《关于如何对待桂系部的问题》的政治谈判事宜的,不涉及作战事宜(《毛军集》5卷P532)。(这是第二次将邓放在首位的)。

  (6)1949年4月14日之电是发给总前委,并告二野,叁野,《向师以上干部着重说明推迟渡江的理由》的(《毛军集》5卷P537)。

  (7)1949年4月14日给总前委,粟裕张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之电,是指示《准备攻占安庆至南通一线北岸敌人据点》的(《毛军集》5卷P540)。

  (8)1949年4月16日之电是给总前委,粟裕张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的,要点是《立脚点应放在谈判破裂用战斗方法渡江上面》(《毛军集》5卷P542)。

  (9)1949年4月17日之电,是发给总前委,并告粟裕张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的,指示《必须争取渡江一举成功》(《毛军集》5卷P544)。

  (10)1949年4月18日之电《百万大军渡江南进关系全局胜利极大》是给总前委,粟裕张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谭震林的(《毛军集》5卷P546)。

  (11)1949年4月27日之电给总前委,粟裕张震,并告刘伯承、张际春、李达的。指示你们不但要部署攻击杭州,而且要准备接收上海”(《毛军集》5卷P560)。

  (12)1949年4月30日之电,是给粟裕张震,并总前委的。电文赞誉粟裕说“歼灭诸敌甚慰。部署甚妥”(《毛军集》5卷P566)。

  (13)1949年5月1日之电是给总前委,刘张李,并告粟张的(《毛军集》5卷P571)。

  (14)1949年5月3日《推迟占领杭州上海的时间》之电是发给总前委,华东局,并告粟张的(《毛军集》5卷P573)。

  (15)1949年5月6日《占领吴淞嘉兴等地应注意的问题》之电是发给粟裕张震(转谭王吉),并告陈饶,刘邓的(《毛军集》5卷P575)。

  (16)1949年5月20日《总攻上海的时间和步骤》之电是发给粟裕张震,的并告总前委及中指的(《毛军集》5卷P587)。

  (17)1949年5月20日《对外国军舰轮船进入黄浦江的处理办法》之电是发给粟裕张震,并告总前委,刘张李的(《毛军集》5卷P589)。

  综上涉及渡江战役的17份电报指示中,有两份(2)和(4)是将刘陈邓或陈饶邓列在前面的,另有两份(3)和(5)电报是将邓列在为首,但这两份电报不是以如何作战为主旨的,其余13电报,都是以粟裕为首的华野将领们如何解决渡江战役的。

  以上史实主要是根据毛主席对淮海战役的运筹帷幄指示和指导,来阐述的。

  为了更全面地查阅到真实资料,笔者还尽力查阅邓小平关于渡江战役的那份真实报告。但是,笔者就手头的《邓小平文选》、《邓小平传》这些正宗文献查找,在《邓小平文选》里却没有,在《邓小平传》的从P756——761,仅有片段的P757的张震回忆录,P758——759对国民党军的四种行为,P760——761的《京沪杭战役实施刚要》的叁个阶段部署。也仅是如张震所说:“主要是说明战役企图,可能预案等即可”。在网络上只能查阅到很简单的叁张手写图片,没有文字翻译。列附如下:

  1949年5月邓小平起草的关于渡江情况给毛泽东的综合报告:

6.jpg

7.jpg

8.jpg

  总之,邓小平的这个渡江战役方案,根本就不像《毛泽东军事文集》在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中对每一战那么具体、详细和周到。所以,不论在《邓小平传》,还是毛泽东的文集里,凡涉及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的有关部队,如中野也好,华野也好,还是其他部队也好,从未涉及到,或提出过是按邓小平的所谓《京沪杭战役实施刚要》去执行的。

  这就是那些邓传编写者们所吹嘘说:“《京沪杭战役实施刚要》……体现了邓小平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和军事指挥风格,成为一篇具有高度军事史价值和军事学说价值的文献”(《邓小平传》P861)。

  根据上述毛主席有关淮海战役的具体指示和指导,以及其他有关资料的记述,综述淮海战役的来龙去脉,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一、淮海战役是以粟裕为首的华东野战军将领们根据当时中塬、华东、华南和华北的国共两军的战势提出来,随之作出了淮海战役的作战部署,并且得到了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认可并遵行。

  二、根据毛主席关于济南战役、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的116份电报文献判,整个战役是在毛主席的具体指示和指导下执行的,没有一份电报文献指出是有并按照或听取邓小平的作战方案部署或执行的。

  叁、尤其是毛主席对淮海战役的72份电报指示中,凡涉及邓小平的,所有称谓都是刘陈邓或陈邓,没有一份电报文献是将邓列于首位的,有些涉及重要战事的指挥部署,往往是发给粟裕等华野将领们的,可以看出,在淮海战役的具体指挥上,毛主席根本就没有把邓小平作为首要。

  四、从毛主席有关淮海战役前后的有关电报文献看,毛主席对整个淮海战役究竟依重于谁了:

  ①虽然中央军委决定:由刘、陈、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邓小平为总前委书记”,但也承认“中塬野战军(刘邓)的行动一切须俟华野战况决定”(《邓小平传》P733);

  ②“同意陈邓亥电,……根据华野部署,…”作战(《毛军集》5卷P161—162)

  ③毛主席完全同意粟裕、陈士榘、张震给中央军委的作战方案:“……在此方针下,由你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毛军集》5卷P177、178注释④);

  ④从1948年12月12日发给刘陈邓,粟谭《对今后作战方针的意见》之电中,“黄维兵团歼灭后,请伯承同志来中央商谈战略方针”,既然邓说是毛主席把淮海战役指挥权交给了他,那为何毛主席在这封电报的这段文字里了,到中央商谈战略方针,怎么就没有这一指挥战役的委托者邓小平呢?并“请伯承至粟谭指挥所,与粟谭见一次面,了解华野情况,征询粟谭意见”(《毛军集》5卷P382),这里毛主席却偏偏没有点出总前委书记邓小平意见的重要性。

  ⑤再看1949年1月20日毛主席在《热烈祝贺淮海战役胜利结束》的电文开头是这样称唿的:“刘伯承、陈毅、邓小平、饶漱石、张云逸、粟裕、谭震林、陈赓诸同志,华东人民解放军和中塬人民解放军的全体同志”(《毛文集》5卷P224)。既然邓说它是这次战役的指挥者,那毛主席怎么能把首要指挥者邓放在刘、陈后面呢?如邓真个是战役的指挥者,又是中野军的政委,为什么毛主席在所有电文中,总是把华野放在中野的前面呢?毛主席的这些文字安排不能是随便的吧!

  ⑥再看关于渡江作战的一些文献——于1949年4月16日毛主席为中央军委拟写的《立脚点应放在谈判破裂用战斗方法渡江上面》的电报文中,开头是这样称唿的:“总前委,粟张,刘张李”,是将粟裕、张震、刘伯承、张际春、李达五人与总前委并列写的(《毛文集》5卷P281),于4月28日毛主席《关于稳住汤恩伯及外交对策问题》的电报中,还是以“总前委,粟张,并告刘张李”这样称唿的(《毛文集》5卷P285),就是没有那个点名作为总前委书记的邓小平。毛主席的在文字上很慎重的,看出邓在战争中并不是起主导作用的。

  ⑦当南京、上海解放以后,毛主席把整个任务可以说是依托与叁野(华野)了,如,1949年5月6日在《占领吴淞嘉兴等地应注意的问题》电报文开头称唿是“粟张(转谭王吉),并告陈饶、刘邓”,这里的转谭即谭启龙、王指王建安、吉之姬鹏飞,都是叁野(华野)兵团的,“并告”之说只是附带而已(《毛文集》5卷P290)。

  五、从上述毛主席的有关电报指示和《毛泽东大传》所记述的淮海战役的叁大战场或叁个阶段的作战判,整个淮海战役,以及渡江战役是以粟裕为首的华野这一主力完成的,刘邓的中野也仅是个配合而已。邓小平的军事作用就更不必多说了。

  六、毛主席在多处强调粟裕的指挥重要性及其作战经验

  《毛文集》5卷中,曾多次指出,在诸多战役布局中,毛主席总是强调以粟裕来指挥,或推广华野的作战经验。

  (1)刘邓中野军所谓挺大别山,其实也是在粟裕为首的华野协助下建立起来的。——如《毛文集》5卷P5—6中,指出:为“协助刘邓建立大别山、桐柏山、江汉等处根据地,……第一阶段,粟裕及陈谢两军统一由粟裕指挥,……在配合作战时,王宏坤、赵基梅两纵受粟裕指挥”;“第二阶段,粟部及陈谢部在豫卾陕边地休整一时期,……刘邓在现地相机休整即作战,……准备从山东调二、七两纵队至苏北作战,待华中分局建立后,该两纵队归粟裕指挥”;

  (2)在1948年9月11日给许世友的《济南战役的目的和兵力部署》之电报中指出:“全军指挥,由粟裕担负”(《毛文集》5卷P152);

  (3)毛主席曾经说过:“为了连续作战歼灭大量敌人之目的,你们应仿照济南战役之办法,对我各作战部队随战随补,随补随战,使部队经常保有充足的兵员和旺盛的士气,此点甚为重要”(《毛文集》5卷P188)。

  笔者摘录了2017年12月8日来源于《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董保存的文章说:“按照常规,谁在这个战场上指挥的部队多,谁的实力强大,谁的部队在主要的作战方向和作战点上打主攻,谁就自然拥有这个战场的指挥权。当时的粟裕指挥着华东野战军的15个纵队,加上暂时归华野指挥的中塬野战军第十一纵队共计16个纵队。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率领的中塬野战军仅有4个纵队。战场指挥权交给谁不言自明。按照常规,大的战役由哪支部队先发起,整个战役的指挥权应该是这支部队的首长。淮海战役是粟裕向中央建议的,也一定是由他们首先发起进攻,所以战场的指挥权非他莫属”。

  叁大战役中,辽沈战役解放军以70万对国民党军55万,歼敌47.2万人;

  平津战役解放军以100万对国民党军61万人,歼敌52.1万人。都是以多胜少。唯独淮海战役是解放军以60万对国民党军80万,歼敌55.5万人,创造了中外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奇迹。

  用粟裕的话说:“在战役上我们是劣势,是以少胜多,在战术上是以多胜少,当时我们中野和华野加起来不过60万人,而国民党军在徐州地区的兵力有70多万,将近80万人,兵力上装备上我们都是劣势,我们却打了胜仗,兵力还越打越多”。

  斯大林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60万战胜80万,奇迹,真是奇迹!他对当时的驻华大使尤金说,淮海战役打得成功,是中国战争史上的奇迹,也是世界战争史上少有的,值得我们研究,值得世界各国人民学习研究。

  凡是会动脑筋或能动脑筋的人就该想一想,在毛主席、周总理和朱老总在世时,为何邓小平不敢如此放肆无耻地贪揽“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之功呢?即使在改开后邓如此无耻,但也有当时的总前委五人之一的谭震林以及杨成武等人都公开揭露过,这么明白准确的历史事实,邓竟然敢无耻地强占功勋,这是一种反映在政治路线斗争上的严重政治人品问题。作为改开中编写邓传即其他史料的中央文献研究室,是人为地与邓特色保持一致性,竟敢伪造历史,无耻地吹捧邓小平,实在是中共的一大耻辱。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