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关于杀人案,胡锡进应该首先问个“为什么”

作者:红色卫士 发布时间:2021-10-29 08:12:41 来源:红墙往事 字体:   |    |  

    胡锡进很忙,忙着在网上指点江山。

  李云迪嫖娼了,他要表示一下惋惜和同情;山姆大叔哪里又越线了,他要给予严正警告;武汉发生了杀人案,他急着要谴责凶手,并声称要“追到地狱里去谴责”

  他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风向标,在八面来风的舆论场转来转去,但始终能指出最正确的方向。

  这一点我们不得不佩服。然而能够指出正确的方向,其实和风向标本身无关,那是由风的大小和方向决定的。老胡能及时反应,只是说明他抹的润滑油足够多。

  可惜风向正确的标准是什么,不同的人群却有不同的答案,你看看老胡微博的评论区就知道了。

  比如有群众会说,“老胡,这明明刮得是西北风,为什么你指的却是东南风?”莆田杀人案,大批群众同情欧某,老胡却不许。

  更神奇的是,风还没刮起来,风向标就自动转了起来。不是风吹动风向标,而是风向标掀起大风。

  近日杀人案件颇多,让人感觉有些发慌。莆田欧某之后,25日凌晨武汉又发生一起灭门惨案,一村支书家五口被杀,两名无辜路人遇害,凶手跳入长江。官方通报并未透露出更多信息。

  老胡就此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莆田欧某案时的态度一样,一是要法律严惩,二是要严厉谴责杀人行凶的行为,即便凶手死亡,到地狱里也要谴责他,同时强调了社会美好和瑕疵有待改进。

  杀害两名无辜路人当然应该谴责,但在案件详情尚未公布,不分青红皂白地谴责一通凶手有什么意义呢?

  凶手为什么要杀人呢?如果不问原因一味谴责,那和“杀人者说是刀杀人而不是我杀人”又有何区别呢?

  欧某求助五年无果,正常的程序没有给他一条出路,他才被逼走上绝路。如果不去解决杀人的根源,甚至想掩饰问题的存在,那么只能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这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然而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老胡开出了两副药,一是“法律严惩”,二是“道德谴责”,效果怎么样呢?

  法律最多不过将人处以极刑,杀人偿命大家都知道。但当人走上杀人泄愤这条路时,就说明他几乎已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道德谴责呢?我只能呵呵。人死都不怕,还怕你骂几句?当然,如果想胡编说得那样追到地狱里去谴责,说不定鬼会良心发现,下辈子做个“好人”了。

  胡编的这两幅药恐怕是治标不治本,然而老胡还抱着美好的期待。

  不知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老胡确实应该补补课去看看《水浒传》了,“武松血溅鸳鸯楼”和“鲁提携拳打镇关西”受到谁的谴责了呢?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在受到欺凌的情况下,无人为自己伸张正义,人们就只能忍气吞声?

  笔者这么说,当然不是为凶手开脱,而是反对胡编的“杀人必受谴责论”。不用说历史上无数敢于反抗的英雄好汉,几十年前的一则杀人案也打了胡编的脸,某报也要问个“为什么杀人”。

  1978年,到石河子支边的知青蒋爱珍受到欺压,持枪打死三个诋毁迫害她的人。一审她被判死刑,经过媒体的报道后,人民纷纷上诉,认为不应该判决死刑。最后结合真实情况和群众意见,改判为15年有期徒刑。

  不知道胡编如何看待这个案件,要不要问个“为什么”呢?

  40多年前对杀人案能够问个为什么,而不是一致谴责杀人者。为什么几十年过去了,竟然又出现了胡编这种论调呢?

  所以笔者强烈建议胡锡进补补课,看一看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吧。

红色卫士

2021年10月26日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