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平局 | 真实的“曼哈顿博士”恐怖人体实验,美国可有底线?

作者:平局 发布时间:2021-02-11 09:51:09 来源:平局 字体:   |    |  

  史海钩沉:美国有一部电影叫做“曼哈顿博士”,这部科幻影片中畅想了在军方实验中诞生了一个神级超人“曼哈顿博士”。曼哈顿博士可以从粒子层面随时重组自己,可以在太阳上散步,在整个宇宙中无所不能。虽然电影只是电影,然而现实中却真的有一个“曼哈顿博士”计划被实施过。

  我当时在看这部片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这个不伦不类的“曼哈顿博士”到底是在隐喻什么呢?毕竟我深信这个世界上一切文化产品都含有极大的宣传目的,或者宣扬什么,或者掩盖什么。这种特效电影是耗资巨大且代表着人类工业化最高水平的文宣产品,它不可能是毫无目的的娱乐片。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直到我看到了现实当中与电影差不多同步同时期发生在美国“曼哈顿计划”期间一起令人毛骨悚然的人体试验。

  1945年,美国军方科学家十分想知道所谓的核辐射究竟会对人体产生多大的影响,虽然有了数据但是没有办法拿到实测和实验结果。没想到参与“曼哈顿计划”的美军方面竟然直接联系了芝加哥大学医学院的医生,并且在芝加哥大学医学院的高度配合下,从该医院住院的病人当中挑选了三人,代号“博士”,并由身穿防辐射服的士兵在给病人实施麻醉之后秘密地给这三名病人体内注射了高剂量的钚。

  钚是最为恐怖的放射性元素之一,它从基因层面摧毁生命。众所周知,我们人体细胞是不断更新的,而控制细胞更新的就是基因。换句话说就是:人体基因确保了我们长成什么样子,且人体细胞维持着我们的身体更新换代。如果人体DNA被破坏了,那么这个人虽然还活着,但是却从细胞层面开始腐朽,整个人连皮带肉带骨头都会开始腐烂,但大脑却保持清醒的意识,能感受到自己整个身体慢慢变成一滩毫无形状血肉模糊的恶臭稀泥!

  这一幕会有多恐怖呢?1999年9月30日上午10点35分,一名叫做大内久的日本人受到了核辐射材料的照射,在被送往医院后不久他就开始腐烂了,大片大片的皮肤开始脱落腐烂,肌肉从骨头上剥离且无法再生,他的胃部和内脏开始糜烂分解,胃液将内脏搅成了一堆血肉烂泥。同样日本为了得到核辐射人体数据而并未给他实行安乐死,而是将他安排在无菌病房“治疗”了整整83天,这段时间里大内久的大脑感受到了比地狱还恐怖亿万倍的超级痛苦与折磨。在“治疗”期间,呼吁给他实施安乐死的示威人群从来没有散去,但日本医院方面充耳不闻。

  美国曼哈顿计划也是如此,那三名莫名其妙被选中的病人,同样经历了这种极端恐怖和难捱的终极痛苦。他们没有成为电影里“因祸得福”的粒子超人,而是在无边的痛苦中化为了一滩恐怖血泥,这就是真实版本的曼哈顿博士。后来美国拍摄了这部电影,不知道是不是承受不了良心折磨的魔鬼们在自我安慰还是虚伪忏悔。这种毫无人性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请问这样的美国还能有什么底线存在?

  不仅如此,美军1954年时还在没有通知本地民众转移的情况下,在马绍尔群岛附近引爆了一枚核武器,并欺骗当地群众说是地震,随后美军频繁展开此类实验,最终导致当地居民饱受核污染之苦,当地的儿童大头畸形、痴呆、癌症患病比其他地区高出几十倍之多,很多人一出生就在痛苦中挣扎,然后在绝望中死去。来到人世一场,却如在地狱中走了一遭。

  同样是50年代,美国中情局为了审讯犯人方便,于是出台了一个“蓝鸟计划”。蓝鸟计划就是用自己人来做人体试验!在整个蓝鸟计划期间,美军一共通过诱惑和欺骗的方式让7000名美军士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各类型号成分不同的致幻剂,并最终导致1000多名士兵精神失常或受到永久性损伤,而这些士兵和他们的家人统统都没有得到任何补偿。美军对自己人都这么狠毒,都这么毫无人性,可以想象对其他民族会怎样。

  哦!我想起来了,美国还拍摄了一部差不多背景的超级英雄电影,其主角就叫“美国队长”。在电影里,瘦弱的美国士兵被注射了一种药剂之后,就立刻变成了可以手撕坦克、盾牌砸飞机的超级战士。不知道这是不是和“蓝鸟计划”有关。这难道又是始作俑者受不了良心折磨而进行的某种自我安慰式的宣泄表演吗?毕竟按照美国的宗教传统,做了坏事只要忏悔一翻就可以洗清罪恶,实在是方便得很。又或者这些都不是忏悔行为,而是某种炫耀。正如那些喜欢玩火的偷欢者那样,总是很享受那种在危险和曝光边缘试探的刺激感。

  美军的罪行还不止这些,仅仅有据可查的公开解密资料就有:

  1955年,中情局在佛罗里达释放了大量百日咳细菌,造成大批群众感染,并最终导致12人死亡。

  1956年,美军选择在几个南方城市社区内释放了几百万只携带登革热的蚊子来测试传播黄热病和登革热,并最终导致数百名居民被感染。

  在1960到1971年间,美军又再次重复了放射性实验,美军用很少的钱诱骗了一些流浪汉和穷人、从医院里找了一些不知情的病人、又从监狱直接提走了部分犯人,然后对他们进行了各种惨无人道的放射性实验。

  美国对自己人狠,对别人更狠。美国让加拿大政府找来一些普通加拿大人,并声称他们都是精神病,然后在医院内对其进行电击脑部以及注射致幻剂的实验,最后这些人就真的成了精神病。

  美军为了测试新药的有效性,还故意在危地马拉散播梅毒病菌,并在短时间内导致近千人感染严重的梅毒,很多人因此致残或终身未愈。当然了,危地马拉人也别觉得不公平,毕竟此前美国政府就在自家亚拉巴马州的梅肯县实施了“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美国政府以免费医疗和免费午餐为诱饵,诱骗了399名患梅毒的黑人和201名健康的黑人参与实验,然后将他们关起来进行交叉感染实验,错误治疗实验,并详细记录感染、病发、糜烂和死亡的过程。

  美国此类实验从未停止,即便到了七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甚至是千禧年之后都未结束,迄今为止美国还在全球设置了200多个生化实验室,并拒绝公开任何资料。比如美国臭名昭著的MKUltra人体实验计划,仅目前公开的部分就延续到了七十年代,这些实验除了常见的致幻药剂、物理刺激和电击之外,还包括开颅手术、切除前额叶或破坏大脑皮层等等,受害者有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公民。

  同时,上海交通大学江晓原先生出版的《美国的儿童人体医学实验》图书当中更是用详实的证据表明美国不仅对成人下手,更是连儿童也不放过。美国一直有利用一些孤儿或他国收养的弃婴来进行儿童人体医学实验行为,手段主要是欺骗或利诱。

  很多美国的医院和研究机构都曾经在中情局的指示下,故意让孤儿院或流浪儿童感染淋病、梅毒、肺结核甚至是被注入放射性元素。然后这些悲惨的儿童就被当成是用于发病观察记录的耗材使用。

  对这些问题,美国人自己倒不怎么避讳。前总统特郎普也经常明目张胆地支持种族主义,认为白人至上、白人最优秀,且还公开把贫困人口骂成是“垃圾人”和“失败者”,在谈到疫疾带来的大规模死亡面前,美国精英更是直接耸耸肩表态说这也许就是人生吧。

  从以上这些事实我们可以看出,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冷漠和反文明反人类的东西在美国社会看不见的角落里流淌,也正是因为如此,面对这样一个从里到外,从历史到现在都有危险国格和反社会倾向的国家,我们为什么不能对他多一些怀疑和警惕呢?

  至少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